我,985 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賣豬肉

我叫廖立峰,今年 31 歲,是廣西柳州人。2015 年,我從吉林大學法學院畢業,沒怎麼費勁就考上了老家工商系統的公務員經常穿著制服去行政執法,工作體面,也很受人尊重。而現在,我成了菜市場裡的一個普通商販,自己經營著一家豬肉鋪,每天要忙活十幾個小時。

當初考上公務員,我們家曾在邨裡大擺宴席,全邨人都來道喜。辭職之後,我像是從天上掉到了地下,經常被人開玩笑:「之前在工商局管個體戶,現在倒出來當個體戶了。」

很多人不理解,是因為不知道我經歷了甚麼。也許大家都聽過北大屠夫陸步軒的故事,相比之下,我的人生可能比他還要曲折一些。

12

我的豬肉鋪,父母曾強烈反對我辭職後幹這行。

從小到大,我因為學習成績好,一直屬於 「別人家的孩子」。我是家裡唯一的男孩,一直被父母寄予厚望。在我出生之前,爸媽一直想要個男孩,哪知道連生了四個都未如願。他們倆都是農民,本來收入就不高,要養活五個孩子就更難了。

從我有記憶以來,家裡的日子就非常苦。爸媽很少有空閑,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除了種地,家裡還靠做豆腐增加點收入。每天晚上十二點,爸媽要提前泡好豆子,早上三四點就起牀去磨豆子、做豆腐,再拉到集市上賣,回家以後還得喂豬、喂雞、做飯。一天下來,估計只能休息四五個小時。

我們姐弟五個也都懂事很早,每次放學回到家都幫忙做家務。尤其是農忙時節,我總要去田裡拔草、收稻穀。稻穀成熟的時間正好是夏天最熱的時候,一家人拿著鐮刀在田裡忙活,稻穀總是刺得腿癢癢的,割不了多久,汗就會順著臉頰一行一行流下來。這些勞動場景,是我童年時代最深的記憶之一。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家裡五個孩子的合影,穿綠衣服的小男孩是我。

從小到大,四個姐姐都非常疼我。二姐在鎮上讀初中的時候,有次不知道從哪裡搞到一顆很大的草莓,這在當時可是高檔水果,她小心翼翼地把這顆草莓收在櫃子裡,想等我放假的時候拿給我吃。等到周末,這顆草莓其實已經有些壞了,我還是很開心地吃掉了。

在我八歲那年的春節,爺爺奶奶帶我去逛商場,想給我買件新衣服。我說要給我買的話,得給姐姐們也都買一件。可他們實在拿不出那麼多錢,於是我也沒了新衣服。如果我有姐姐沒有,那我會更難過,因為我希望我們是一樣的。

我一直是家裡成績最好的孩子,我也知道,這不是因為我比姐姐們更聰明或更努力,而是我得到了更好的學習條件。爸媽很早就意識到農邨學校和城裡學校的差距,他們勒緊褲腰帶攢錢,在我準備上小學的時候拿出了一筆借讀費,把我和四姐送去市裡讀書。

另外三個姐姐都是在邨裡和鎮裡上的學,她們的同齡人大部分都是讀到初中就輟學打工,很多甚至只上到小學。我爸媽從來沒要求哪個孩子去打工,而是告訴我們五個:你們將來有本事上到甚麼程度,爸媽都會想辦法供你們。姐姐們也非常爭氣,後來都考上了大學。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叔叔嬸嬸帶我和爺爺奶奶拍照,我是家裡唯一的男孩,大家都比較偏愛。

雖然父母不說,但我知道家裡為我上學花了不少錢。當年去市裡的借讀費是 800 塊,學費是每學期 300 塊。嬸嬸告訴我這是筆巨款,她當時上班一個月工資也就兩三百,因此一直叮囑我要好好學習。

我有聽大人的話好好學,可我想的不是將來當大官,而是做生意賺大錢。有次媽媽生了一場病,醫生從她身上取下一顆很大的腫瘤,看她躺在病牀上我特別心疼。最讓我難過的是,她只休息了不到一個月就接著賣豆腐去了。那時候我就想:一定要努力點,長大以後讓爸媽不那麼累。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上小學的我,除了學習沒甚麼可做的,總是在寫作業。

在市裡上學的時候,我和姐姐都寄住在叔叔家。後來,我們又搬了兩次,住到不同的親戚家,一直沒有固定的住所。我性格偏內向,爸媽不在身邊,住在別人家裡總覺得不自在。即便親戚們對我都不錯,我還是會有一種寄人籬下的感覺,做甚麼事都小心翼翼。

我的朋友變少了。城裡孩子玩的東西我玩不起,吃的零食我也吃不起。我每天的零花錢只有三塊,兩塊用來坐公交車,剩下的一塊是早餐,壓根剩不下錢買零食。

一直到小學六年級,我才終於借著過生日的機會交到了朋友。那是我第一次過陽歷生日,以往每年都過農歷,爸媽會騎自行車進城看我,捎帶著柴米油鹽。而那一年,我和另外五個農邨孩子提前一周就開始計劃,省吃儉用攢了 200 多塊錢,生日那天偷偷跑出家,買了小蛋糕、肉和木炭,在河邊吃起了燒烤。

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除了家人以外,我也可以有一個自己的小天地,有一些空間,有一些朋友。

平時除了學習,我幾乎甚麼事情都做不了。周末唯一的活動就是和姐姐一起去街上撿廢品賣。街道在修路,廢料裡會有一些釘子,我和姐姐就去撿釘子,一天撿個兩三斤,能賣兩塊錢。經常是拿一塊錢去買四顆椰子糖、兩塊旺旺雪餅,剩下的攢著買泡面吃,這樣就不用早起煮面條了。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我和四姐的合影。因為一起在城裡上學,我們倆相處時間比較久。

到了初中,我開始癡迷打網游,甚至連早餐費都省下來,半夜偷偷跑到網吧玩通宵。那陣子我住在姑媽家,有一天晚上我把枕頭和衣服塞進被子裡,裝作是人躺在牀上,又悄悄和同學溜去了網吧。爺爺夜裡幫我蓋被子才發現我不見了,急得把全家人叫醒一起找,還驚動了派出所。

我當時很害怕,怕爺爺會打我。但表哥把我從網吧拎回來之後,爺爺甚麼都沒說,只是讓我快點洗個澡去睡覺。從那以後,我就很少打游戲了。後來我意識到,其實自己並不是多麼喜歡打游戲,只是想通過游戲逃避現實。

我內心還是太自卑了,總覺得和周圍的同學沒有共同話題。班上的同學會穿名牌,比如阿迪、耐克,我知道自己買不起,心裡難免有落差。打游戲可能是我們唯一的交集,在游戲的世界裡,這些落差都被抹平了,只有和大家一起打我才能結交朋友。

中考結束之後,我決定回縣城讀高中。其實我的成績在班裡算很不錯的,所有科目都是 A,可以上市裡的好學校。我當時考慮的是,縣城裡的同學大都來自農邨,和他們在一起我能有更多朋友,興許整個人的狀態會好一些。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高中班級文藝晚會的合影,最中間的是我。

三年後,我在縣裡的高中參加了高考,結果成績並不理想,數學才得 50 多分,只有平時的一半。看到結果我整個人愣了,悶悶不樂地回到家裡。爺爺拄著拐棍走到我面前,聽了我的成績,他說考不上大學也不要緊的,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不行的話,就去讀個專科。

一聽這句話,我眼淚直接就下來了,覺得太對不起他老人家。從小到大,對我影嚮最大的人就是爺爺。他當年是鎮上唯一一個考上中學的人,後來在鎮裡當老師,教了一輩子書。但他從不要求我爭第一名,只叮囑我要上進,經常對我說:每天晚上睡覺之前要反思一下,如果今天有做錯事,就把枕頭墊高一點,不要睡那麼早。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我小時候和爺爺奶奶的合影,他們倆都很疼我。

我對自己的高考成績很不滿意,決定再複讀一年。好在成績過了二本線,複讀那年學校沒有收學費。第二次高考出成績的時候,我發現自己不僅過了一本線,還超出好幾十分,在全校排第 15 名。我當時正在外面,激動得原地蹦了起來,挨個給家人打電話,報告這個好消息。

高中之前,我沒怎麼離開過柳州,所以填志願的時候首選了幾千公裡外的吉林大學,當時沒考慮太多,只希望能去遠一點的地方看看世界。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2011 年 9 月,我正式來到吉林大學法學系報道,這是在宿舍。

進入大學之後,我心裡那根繃緊的弦一下子松了。身邊很多同學都來自農邨,不論大家在哪裡出生,都是靠努力來到了同一個地方。大學生活是快樂的,我丟掉了以往那種自卑的包袱,天天待在球場裡,有時候玩得都忘記了上課。

剛開始,我也想著做一些兼職。我去發過傳單,還和同學去工地裡賣過力氣,後來發現這些工作都不怎麼賺錢。那陣子,我家裡的經濟狀況也好轉了。邨裡有人學會了葡萄種植技術,大家紛紛效仿,相比於之前的豆子、玉米,葡萄的收益高了很多。

在學習壓力和經濟壓力沒那麼大的情況下,我度過了無憂無慮的三年。轉眼間,臨近畢業季,大家都開始為未來做打算。我計劃考刑法方向的研究生,畢業後回廣西做律師,那陣子一直在忙著複習考研資料。

有一天,我正在宿舍裡看書,室友屁顛顛跑過來:峰哥,你們柳州銀行來這邊招聘呢,你要不要去看看?一聽是家鄉的銀行,我馬上過去試了一下。同場面試的有十多人,但我已經完全擺脫了自卑的狀態,一點不緊張,很順利地通過了。招聘方看我是 985 的學生也很重視,簽實習合約的時候,柳州銀行的領導鼓勵我說:你先去基層鍛煉幾年,熟悉一下業務,過兩年給你一個支行行長做。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我的大學畢業證書,985 的名頭是一塊很好的敲門磚。

於是我放棄了考研,先到柳州銀行實習一個月,準備實習結束後簽正式入職合同。在銀行工作的那段時間,我每天起牀就要面對一堆錢,還不是自己的,突然覺得這也沒甚麼意思。面對承諾中的美好前程,我開始思考這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最終,我還是決定放棄這個不錯的 offer。

從銀行辭職後,我有段時間待在姐夫的茶館裡幫客人泡茶。來的客人大都是老板,我經常聽他們談生意,覺得創業人士也挺令人羨慕的。人們都說 「學而優則仕」,但我小時候最羨慕的,就是鄰居裡那些做生意賺了大錢的人,看他們住進大房子,買了豪車。這些年,這種羨慕和欲望一直在我心裡蔓延。我當時就想,不如自己也試一下創業吧。

創業做甚麼呢?這個問題我想了幾個月。姐夫店裡有位阿姨專門做養生餐,她的手藝很好,很受客人歡迎,我便找到她拜師學做菜。那是 2016 年,柳州的外賣生意還不多。我粗略計算了一下,外賣每單利潤在 50% 左右,感覺有賺頭,於是拉上那位阿姨合夥創業,雙方約定收入對半分。

我建了一個幾百人的群,積累了一些客戶,主要是在醫院的工作人員,他們都通過微信提前下單,把想吃的菜發給我,我們這邊做好了直接送過去。剛開始,一單可以賺七塊錢左右,平均每天可以賣五六十單,最多一天賣了 150 單。有時候忙不過來,我還會喊朋友來幫忙送餐。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我們當時制作的外賣,一盒賣十幾塊錢。

那時候美團剛剛興起不久,他們來發展商戶,問我要不要商業入駐。我覺得不劃算,客戶還是留在自己手裡利潤高一點。但是到後期,我發現自己的規糢沒辦法擴大了。如果再請一個廚師,成本太高了,實在劃不來。我開始考慮離開市裡,回到縣城開拓新市場。

回縣城之後依然很辛苦。哪怕是冬天最冷的時候,我每天早上還是要四點多起牀去農貿市場採購,一直忙到中午十二點多,配送完中餐才能回去休息。一個月下來也就賺五六千,堅持三個多月還沒變化,只能先關門了。

盡管心有不甘,迫於沒有收入,我覺得還是先找一份工作比較好。一直找了幾個月,始終沒找到合適的,最後我決定和姐姐一起考公務員。我們在培訓機構上了兩個禮拜的課,緊接著就去參加筆試和面試。沒想到出結果的那天,我們兩個竟然都榜上有名!

我特意買了掛鞭炮,家人還張羅著擺了十幾桌酒席,在邨裡引起不小的轟動。因為大部分邨民們都認為當公務員是無上光榮,我爸媽走到哪裡都有人說恭喜。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我們配發的制服,帽子上鑲有國徽。

就這樣,我成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一名科員,平時在經濟檢查支隊辦案,負責抓工商違法行為,比如違反廣告法、不正當競爭法、商標法。我本科的時候學過法理學,工作內容對我來說也不陌生,只要熟悉一下法條,分析違法行為,認定事實,找齊證據,該處罰商戶就可以處罰了。

隊裡的氛圍很好,大家都很認真地工作、辦案。我每個月工資 3000 多元,而柳州的房價平均每平米 8000 元左右,可見收入並不高,但它至少是一份拿得上臺面的公務員工作。那時候,我以為日子會這樣一直安安穩穩地過下去。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我做公務員時的工作證件。

轉折出現在 2019 年。當時有個朋友找我借錢。他說有一個很好的投資機會,收益非常高。恰好我們家也因為種葡萄賺了一點錢,我把家裡的錢全部拿出來,又貸款借了一些。家裡原本有一套商品房,在房貸幾乎都快還完的時候,我把這套房子也賣了去投資,幻想著用投資掙的錢再買一套。算下來,一共給朋友拿了 80 多萬。

然而朋友投資的是不合法的網貸公司,後面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在新聞上看過了。隨著國家加強對金融市場的管控,我們的錢打了水漂。朋友一共投資 2000 多萬,還不上錢便跑路了。我用各種方式湊給他的 80 多萬,損失也只能自己擔。

算上月供,我平均每個月要還兩萬多的貸款。父母和姐姐幫我付了一部分錢,不過以我做公務員的收入,還是很難在短時間內還清這麼多錢。壓力之下,我只好辭職,想找點掙錢快的門路還債。

2020 年初,我看到 vlog 特別火,就買了一些裝備打算做旅拍博主,一方面為了賺錢,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有更大的自由做自己喜歡的事。沒想到不久後新冠疫情來了,哪裡都去不了。

我每天都能收到十幾通催債電話,整個人處於一種非常崩潰的狀態,電話會一直提醒我:你要還債。為了掙錢,我嘗試過直播賣螺獅粉,也做自媒體剪片子,最後都沒賺到錢。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我在直播賣螺獅粉,無奈市場上價格戰太激烈,拼不過同行。

已經快要窮途末路的時候,之前一個做快餐的兄弟問我:你要不要去殺豬?他說殺豬一天起碼能賺幾百塊,好的時候有一千多。我好歹是個名牌大學畢業的大學生,以前從沒想自己會做這種工作。但人是會變的,為了生存,我決定跟他去學殺豬、賣豬肉。

第一次去屠宰場是在夜裡兩點,空氣中飄著難聞的血腥味,我站在旁邊,親眼目睹一排豬被掛起來。屠夫一刀子下去,血立馬噴濺出來,看得我一陣反胃,實在不忍直視。屠宰場的工作人員處理完後,我要盡快過去挑肉,摸摸豬身上,看肥肉多不多,是不是結實。

我還要學習刮毛,學習如何剔骨頭,如何割肉,這些都是門道。剛開始剔骨的時候,別人十多分鐘就能完成,我可能要花一個小時,甚至產生了嚴重的自我懷疑,覺得自己甚麼事都做不成。

在屠宰場裡,我還遇到了一些邨裡的熟人。年紀大一點的見到我都直搖頭,說我放著好好的公務員不做,非要出來殺豬賣肉。年紀輕的總愛說幾句玩笑話調侃我。剛開始我心裡也挺不是滋味,畢竟努力讀書這麼多年,我原以為會過上不一樣的生活,最後卻又回到了和他們一樣的生活。後來也慢慢不在意了,對我來說,賺錢還債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哪有心思管別的呢?

剛開始去屠宰場,我都要專門挑身舊衣服,一旦有豬血濺到了身上,我會立馬回家換衣服。時間久了以後,我也不挑衣服了,隨便穿一件,殺豬、賣肉都穿同一件。有時候朋友叫我吃宵夜,我也不換衣服,身上總是一股豬肉味,上面可能還沾著豬毛,朋友們也都習以為常了。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學了一個月之後,我在家附近找了個門店,這是豬肉鋪開張的照片。

柳州的屠宰場規定下午不能殺豬,所以大家都是淩晨殺,早上賣。夏天又是肉類行業的淡季,一開始,早上的肉一直賣到晚上都賣不完,搞得我非常焦慮。

後來我就改變策略,早上不和大家一起競爭,先開車去別的城市的屠宰場,等到下午四點鐘再拿去菜市場賣。下午別人家的豬肉都不太新鮮了,我的一看就很新鮮,自然好賣。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我用來拉肉的二手鈴木,已經跑了 14 萬公裡,6000 塊買的。

我現在每天的生活節奏就是:三點鐘起牀,去屠宰場選豬,剔骨頭、割肉,拿到菜市場去賣。下午要開一個多小時的車到鄰市的屠宰場,買好肉之後趕回柳州再賣一場。這樣下來,別人一天只能賣一場,我能賣兩場,收入可以翻倍。

一頭豬的成本是兩千多塊,賣一頭豬可以賺大幾百,一個月收入算下來有三萬多。我希望能用一天的時間把之前做公務員一個月的工資賺了,代價是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非常累。我有時候都和朋友開玩笑說,希望自己還能活到 38 歲。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每天都忙得暈頭轉向的,我偶爾也會不小心切到手指。

我克服了自己的內心,卻沒辦法改變外界的眼光。周圍總有人說我傻,在大家看來,一個 985 大學出來的畢業生,放棄了銀行、公務員這些體面工作,跑來菜市場賣豬肉,真是想不通。

我投資失敗的事其實只有一些朋友知道,至於辭職後去賣豬肉,也是瞞了一年後才敢告訴父母,他們剛開始非常生氣,說 「別人擠破了頭想要的工作,你卻一點都不珍惜!」 好在後來,爸媽和姐姐們也都慢慢理解了。

我自己倒覺得,這段賣豬肉的經歷極大豐富了我的人生體驗。來到菜市場我才發現,這裡的每個人都非常努力。之前在大學,包括在體制內的時候,我都有點懶。坐在菜市場裡,我反思了很多,明白只有勤快才能賺到錢。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我租的門面房,可以在裡面賣,也可以在市場擺攤位。

我很早就聽過北大才子陸步軒賣豬肉的故事,他從北大中文系畢業,下海經商,成為」 眼鏡肉店」 的老板,還開辦了 「屠夫學校」,出了一本《豬肉營銷學》的書。

他曾經受邀回到母校演講,覺得自己給母校丟了臉、抹了黑。但北大的校長卻說:北大學生可以做國家主席,可以做科學家,也可以賣豬肉。這個故事一直在激勵我。陸步軒可以賣豬肉,我也可以。或許我未來能開兩家店,也可能開十家,甚至做到上市。我也要對得起自己的學校。

我經常發朋友圈,和大家分享今天豬肉賣得怎麼樣,從不屏蔽任何人。有一些以前的同學看到朋友圈會很驚訝,他們大都成了律師、商務精英,非常不理解我的選擇。但生活永遠是自己的,自己面臨著甚麼樣的壓力,別人不會懂。

我,985畢業,在工商局當科員,投資失敗後辭職,擺攤賣豬肉還債

能陪兒子的時間太少,我一有空就想著帶兒子出去逛一下。

現在,我給自己的定位是創業者,而不單純是個賣豬肉的小商販。我從小就想經商,這次嘗試也是靠近夢想的機會。下一步,我打算發展豬肉的周邊產品,做深加工。比如今年冬天,我就準備做一些灌腸和臘肉之類的產品延伸產業鏈,未來也會嘗試做電商,面向全國市場。

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創業了,相比第一次,我的心態更沉穩,不會只盯著每天的盈虧,如果有一點不賺錢就馬上放棄。我會把時間軸拉長,堅持得更久一些。我不再幻想一步成功,知道要先把能做的事情做好 —— 至少兩年內,我要把債務全部還完。

我也很害怕失敗,害怕無法給家庭提供有保障的生活。不過我還年輕,那些冷眼和嘲笑都無所謂,我相信自己賣豬肉也可以成功,之前失去的都會再拿回來。

來源:今日頭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