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了4套房,創業12年,如今負債1億,無家可歸

賣了4套房,創業12年,如今負債1億,無家可歸

我,叫王榮輝。

一個失敗的創業者,一個負債累累的Loser,一個被人唾罵卷款跑路的騙子。

實際上,我是傾盡所有,但仍舊在崗的老板。

在我被人唾罵踐踏之前,也有過人生的高光時刻。而且,仿佛就在昨天。

圖片.png

我挺著9個月孕肚在輪融資發布會上發表感言

2009年,我賣了一套房開始創業,打造了一個口碑不錯的早教機構。

2011年,我賣了第二套房,壯志勃勃地拓展第二家、第三家早教機構。

2013年,我開辦了第一個托育園,口碑好到爆棚,學位一票難求,很快,我就開了第二家,第三家。

2014年,我在線講課,育兒課程賣到全網第一,可以說,我是知識付費頭一批吃螃蟹的人。

2016年,我再賣一套房,用來拓展更多托育園,第五家,第六家,第七家……伴隨嬰兒潮,我就像坐上了火箭,越做越好。

圖片.png

我們的老師和孩子

2017年,我拿到了投資,一口氣開到了十幾家分園。

2019年,我把公司做成了全國最大的托育直營連鎖品牌。珠三角擴展到近40家園,估值達5個多億,前來合作的風投絡繹不絕,我接待了一批又一批。

我的公司經營得非常順暢,成本控制得相當好,團隊凝聚力一流,客戶口碑更是超級好,滿園率達到95%,從來不愁生源,全靠家長推薦。

圖片.png

我和我的團隊年會

當我事業成功時,伴隨而來的,還有一堆榮燿與光環。

我被各大衞視邀請擔任育兒節目嘉賓,被權威機構聘為特邀專家全國巡講,我還參與高職教材撰寫,與高校共建托育專業進行職業培訓。我甚至站在了世界兒科兒保大會上做專業演講,現場一片掌聲。

所有人都尊敬我,欽佩我,仰慕我。

同行口中,親切地稱呼我一聲王老師。

同事眼裡,我是甚麼問題都能解決的「大神」。

孩子們心中,我是引以為傲的園長媽媽,可愛多也常常跟同學炫燿「我媽超厲害!」

我站在體育中心的高級寫字樓落地玻璃窗前,俯瞰整個城市,內心篤定,充滿信心。

我認為我所有的努力都值得,所有的付出終將有回報。

我堅信我的公司,我的團隊,會在我的帶領下,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跡,未來可期。

我非常拼搏,幾乎把所有的時間精力都投入在工作上。

我這麼做,不僅僅是要創造事業的成功,獲得令人矚目的光環,我更想為孩子創造豐厚的物質財富。

每當大馬抱怨我不回家、不陪孩子時,我就告訴他,我們很快就能買珠江新城的豪宅,送孩子去頂級私校上學,請再堅持堅持。

圖片.png

我被中國宋慶齡基金會聘為特邀專家

時間來到2020年2月,疫情爆發了。

全國人民都措手不及,也包括我和幾十家直營的保育園。

接下來,就是關園停課。

這一關,就是6個月。

500多名老師,3000多名孩子,全被疫情打亂。

不能經營,沒有收入,但園區的租金、物業、老師們的社保工資卻需要照常開支。更要命的是,疫情停課還引來一波退費潮,前後退費超過3000萬,同時還有物業租金2000多萬,老師工資社保2000多萬,一筆一筆只出不進。

公司再大,也經受不起疫情的反複沖擊,很快我們就耗空了公司多年積攢下的現金流。

為了保證公司正常經營,老師員工不流失,家長能及時退費,我不僅把全家的積蓄拿出來,還個人擔保找銀行貸款1000多萬。

圖片.png

疫情期巡園,孩子們叫為「園長媽媽」

我這麼做,是因為我以為疫情就跟當年非典SAS一樣,抗一抗,就過去了。

我的親朋好友得知我有資金困難,紛紛解囊相助。我的閨蜜們想盡辦法、東拼西湊,往我賬戶打來十幾萬,幾十萬,甚至上百來萬。我的團隊骨幹們也主動掏錢助力。

我很快就以私人名義,集資了上千萬現金來保障公司運轉。我真的非常感動,感激之情,難以言表!

只是,令我沒想到的是,疫情反反複複,一波又一波襲來,一次又一次關園停課。

我就像一次次被懸掛在梁上,一次次被疫情吊打,可我卻死不屈服。

我不停地籌集資金往園區填坑,以各種形式找銀行貸款。

到最後,我不得不賣掉我自住的房子,繼續投入。

我就像一個瘋狂的賭徒,掏空一切押註,只為最後一搏。

圖片.png

園區交租延期被業主強行鎖門

我就這樣,不認命,不屈服,在生死存亡線上掙紮了將近三年。

是啊!誰都想不到,疫情快三年了!

人生有多少個三年啊?!

我傾盡全力,力挽狂瀾,想要護住我花了12年心血打造的托育夢想。

但我終歸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普通的40多歲中年女人,在疫情面前顯得如此渺小無力。

我「賭完了」全部家產,負債累累,禍不單行。

圖片.png

被二房東強拆鏟平的園區

園區因無法及時支付租金,遭到業主暴力鎖門、停水停電。

二房東為了霸占政府的拆遷商戶安置補償,直接把我的園區鏟平。

園區地產商見我園區經營不錯,違約強行收回辦托育,不賠償,不退押,不安置,我自行處理入托退費。

工資不能及時發放,員工老師分崩離析,罷工的罷工,離職的離職,投訴的投訴。

投資機構起訴我,仲裁我,我的股權被凍結,微信零錢被鎖定。

家長也開始唾罵我,侮辱我,詛咒我,上門敲鑼,拉橫幅圍堵,上門脅迫退款……

42166d224f4a20a424a54709effd9328700ed0fa.jpeg

面對這些,我只能說一句:對不起。

當然,絕望中,我也有很多感動。

有的園區業主動給予了降租,希望我們不要倒閉。有的員工幾個月沒準時發放工資還堅持到崗,對孩子盡職盡責。有的家長在負面輿論中依舊選擇信任,照常送孩子入園。餐飲供應商也盡可能地寬容我們支付期限。投資方的幾個老朋友想盡辦法幫我盤活,鼓勵我一定要堅持下去……

真的很感謝你們的幫助,你們的善意,你們的信任。

圖片.png

無力交租,清場辦公室,搬去園區
 

無數個夜晚,我坐在園區門口哭泣。

無數次直播,我擦完眼淚繼續講課。

我有無盡的委屈,卻不知何處訴說。

我孤獨,心痛,難過,沉默。

我難過的,不是物質財富歸零,而是我做出了那麼多努力,最後,還是一敗塗地。

是不是我太倔強?太執著?太不甘心了嗎?

如果疫情一開始,我就及時止損,收縮運營,停止投入,直接關店歇業,會不會得到更好的結果呢?

閨蜜安慰我,說我沒做錯甚麼,這是天災人禍。

可是,誰又願意承認這是天災?我只能承認這是我的失敗。

圖片.png

搬家前,我的孩子站在窗邊發獃

搬離賣掉的房子那天,廣州下起了大雨,稀裡嘩啦,仿佛在替我哭泣。

我不滿4歲的小女兒趴在窗前,神情悲傷,好像知道了一切。她安慰我說「媽媽,沒關系,以後我賺錢養你。」

我摟著女兒,眼淚再也止不住。

我很愧疚,對不起為我驕傲的孩子,對不起默默支持我的先生,他們被我折騰到無家可歸,風雨飄搖。

  ……

疫情又來了,全國蔓延,多處再停學停課……

此刻的我,就像一個在ICU重癥監護室的病人,手無縛雞之力,無力抗爭,無法辯解,只能保持呼吸,試著冷靜,努力活著。

我不會跑路,不會躲避。

我確實失敗了,但我還有豐富的專業知識,深厚的管理經驗,我還有深愛著我的家人和朋友,我不會向命運低頭。

只要我活著,我就會承擔起一切我該承擔的責任,努力償還一切我該償還的債務。只要我活著。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

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感謝所有。

——王榮輝  寫於2022年3月17日晚,於廣州。

(王榮輝快樂育兒)

來源 市場資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