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祕書長針對中共的特殊信號

文:沈舟

6月7日,北約祕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在比利時總部宣布了他的北約2030計劃,概述了北約未來10年的戰略。

他說,「展望2030年,我們需要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如澳大利亞、日本、新西蘭和韓國更加緊密地合作,捍衛我們數十年來保持安全的全球規則,捍衛在太空和網絡空間、新技術和全球軍備控制方面的準則,最終要維護一個建立在自由和民主之上而不是在欺凌和脅迫之上的世界。」

北約的未來10年戰略,已經超越了歐洲的範圍,延伸到了亞太地區,還要聯合亞太盟友,展開全球戰略,很不尋常。

北約祕書長再談中共挑戰

在談論未來10年戰略的同時,斯托爾滕貝格斯再次劍指中共,他說,「中國(中共)的崛起,從根本上改變了全球力量平衡,加劇了經濟和技術至上的爭奪,對開放社會和個人自由的威脅倍增,並爭奪我們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他還說中共病毒(Covid-19病毒)大流行「擴大了我們現有安全方面的緊張局勢和趨勢」。

斯托爾滕貝格再次說,中共的軍費開支現在已居世界第二,需要30個國家的北約組織採取「更全球化的方法」來對抗中共,「他們在網絡空間中離我們越來越近,他們在北極、在非洲(擴展力量),對我們關鍵的基礎設施進行投資」,「而且他們與俄羅斯的合作越來越緊密,所有這一切對北約盟國造成安全威脅」。

歐盟剛剛取消了9月份的中歐峰會,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的說法,無疑給中共再度一擊,釋放了特殊信號。按照《金融時報》的分析,斯托爾滕貝格的講話反映出,這個具有71年歷史的冷戰期間建立起來對付前蘇聯的軍事聯盟,現在正在把焦點對準中共。

當被問及中共現在是否是北約的「新敵人」時,斯托爾滕貝格否認了這個說法。但他指出,去年12月北約領導人在歷史上首次達成協議,談到如何應對中共崛起對安全的影響,其中包括其在研製可以到達北約盟國的導彈。

去年北約《倫敦宣言》首提中共威脅

去年12月4日,北約70年慶典在英國倫敦落幕,並發表了《倫敦宣言》,第一次專門提到了應對中共的挑戰,《倫敦宣言》中寫到:「為了保持安全,我們必須共同展望未來。我們正在努力應對新技術的廣度和規模,以保持我們的技術優勢,同時保留我們的價值和規範。我們將繼續提高社會彈性,包括關鍵基礎設施和能源安全。北約和盟國在各自的職權範圍內,承諾確保我們的通信,包括5G在內的安全性,並認識到需要依賴安全且具有彈性的系統。我們宣布太空是北約的一個業務領域,並認識到,在堅持國際法的同時,這對保持我們的安全和應對安全挑戰的重要性。我們正在增加應對網絡攻擊的工具,並加強我們的準備,制止和防禦旨在破壞我們的安全和社會的混合戰術能力。我們正在加強北約在人類安全中的作用。我們認識到,中(共)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和國際政策,帶來了我們作為一個聯盟需要共同應對的機遇和挑戰。」

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當時還對此做了詳解,他說,「北約歷史上一直專注於蘇聯和俄羅斯,因此,中(共)國崛起後,對我們的安全產生了影響,現在,討論這些,並不算什麼新鮮事。但是我們必須這樣做,因為中國現在是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國防開支國。」

他還說,「他們(中共)最近展示了許多新的先進軍事武器系統,包括能夠到達整個歐洲和美國的新型洲際彈道導彈,包括高超音速武器、滑翔機,還部署了數百枚中程導彈,如果把中國納入《中程導彈條約》,這就違反了條約。」

北約祕書長當時否認會採取直接的軍事行動,他說,「這並不表示,北約會進入南中國海,而是要考慮到,中(共)國正在接近我們的事實。我們在北極看到他們,我們在非洲看到他們,我們看到他們在歐洲基礎設施上進行了大量投資。當然,我們在網絡空間也看到了他們。」

隨後,祕書長進一步展示了其國際視野,他說,「因此,中(共)國的崛起,​​既有機遇,也有挑戰,我們需要共同面對它們。我認為歐洲和北美共同去面對,是一件好事。因為我們在一起,北美和歐洲佔全球GDP的50%,全球軍力的50%。因此,只要我們在一起,我們就會比任何其他潛在對手更強大。」

北約的承諾

1949年,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英語: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縮寫NATO)成立,簡稱北約組織或北約,以抗衡前蘇聯爲首的社會主義陣營,即長達半個世紀的「冷戰」(Cold War),1991年蘇聯解體後,西方普遍認為,冷戰結束。

隨後,北約成了一個地區性防衛協作組織,不斷有新成員加入,目前北約總計有歐洲和北美的30個國家組成,主要是協同防禦俄羅斯。

《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規定,歐洲或北美的一個或數個國家,若受到軍事攻擊,即視為針對締約方全體的攻擊。一旦發生,各國應單獨、並會同其他締約國,採取必要行動,包括使用武力,協助被攻擊的一國或數國,恢復並維持區域安全。

北約於2001年10月4日,第一次引用北約憲章第五條,認為911針對美國的襲擊,是針對全體成員國的攻擊。2003年8月,北約進入阿富汗,開始了歐洲境外首次軍事行動。北約也參與了伊拉克的軍警培訓工作。

北約再度警覺

北約當然看到,中共趁美軍羅斯福號航母染疫後撤,忽然出動「遼寧號」航母穿越第一島鏈,並在南海動作頻頻。美軍隨後派出B-1B轟炸機、神盾艦前置部署,中共不敢再挑戰。美軍航母已經重返太平洋,美中軍事衝突的風險明顯升高。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美國取消了香港的特殊地位,美中進入全面對抗。

按照北約的規定,一旦美國受到中共攻擊,北約國家有義務與美國一同作戰。這一點,6個月前的《倫敦宣言》和北約祕書長的談話,都得到了確認。

不僅如此,中共隱瞞疫情造成的瘟疫全球流行,同樣洗劫了歐洲。斯托爾滕貝格指責中共和俄羅斯散布有關中共病毒大流行的虛假信息。他說:「我們有一些來自莫斯科和北京的聲明的例子,這些例子是不正確的,它們試圖破壞北約盟國的凝聚力,並且以絕對錯誤的方式描繪北約」,「試圖將北約盟友描繪成我們無法保護自己的老年人,或者我們無法共同努力,我們正在共同努力,這正是我們所做的。」

中共先後多次甩鍋美國、歐洲,大搞口罩外交,不但不承認也沒疫情,還要求世界感謝,這不僅嚴重傷害了美國,也嚴重傷害了歐洲。

6個月前,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中(共)國的崛起,​​既有機遇,也有挑戰」。6個月後,北約祕書長的談話中,只剩下了「挑戰」和「威脅」,「機遇」已經消失了。

北約不但力挺川普,還要聯合亞太盟友,共同對抗中共。在前蘇聯解體後,北約準確找到了新定位,並可能成為新的擴大性軍事聯盟組織,應對一場針對中共的全新的冷戰。北約也將在當今世界這場正邪大戰中,履行其應有的使命,體現其價值。

來源:大紀元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