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大重置」背後的祕密

(大紀元專欄作家Justin Haskins 撰文/曲志卓編譯)近幾個月來,數以百計的大公司和金融機構聚集在左派周圍攻擊保守派,甚至制定政策直接針對保守派的觀點。

例如,2021年4月14日,包括亞馬遜、谷歌、網飛(Netflix)和星巴克(Starbucks)在內的數百家全球最大的公司和金融機構簽署了一份聲明,反對旨在提高選舉安全性的「歧視性立法」(「discriminatory legislation」)。這顯然是針對像喬治亞州最近通過的常識性選舉改革,其中包括要求選民在投票前提供駕駛執照或免費州身分證來證明自己的身分。

同樣,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MLB, Major League Baseball)最近宣布,將一年一度的全明星賽遷出喬治亞州,以抗議該州新的選舉要求。

2021年2月,可口可樂公司為員工提供了激進的多元化培訓,要求他們「不要那麼白」。根據洩露出來的演講幻燈片,這個培訓涉及到「減少壓迫」,「與白人決裂」。

2021年2月和3月,美國六大銀行宣布,他們將逐步要求所有和他們有融資業務的企業實施二氧化碳零排放政策。這實際上使化石燃料公司以及拒絕「綠色」的任何其它企業無法獲得貸款,也無法從美國最大銀行的各種其它金融服務中受益。許多其它規模較小的銀行也已簽了約。

為什麼這麼多大公司和金融機構如此左傾,而疏遠了數以千萬計的保守派美國人?雖然可能有幾個重要原因,但最大的原因是權貴裙帶關係——但不一定是我們所熟知的企業領導人和政客之間老式的幕後交易。

近年來,貨幣政策的急劇變化,加上銀行家、投資者、政府官員和企業之間的協同行動,開啟了權貴裙帶和社會經濟決策集中的全新時代,而對個人自由構成重大威脅。

這一變化的基礎是美國和歐洲的中央銀行最近推行的印鈔量迅速增加。在短短幾年內,貨幣供應量增加了數萬億美元。

一旦政府官員意識到他們現在能夠花幾乎任何他們想要數量的錢,而不必增稅;當銀行了解到,他們可以從中央銀行按需獲得源源不斷的新印鈔票,這兩個強大的團體就得出結論,他們可以有效地管理大多數經濟活動,而不必通過一系列新的法律、稅收和限制。

大公司和投資者不是抵制這些變化,而是發現他們可以從這種變化中獲益。他們所要做的就是附和中央銀行、北美和歐洲各國政府及其政治盟友的胡作非為。那些政治盟友大多數是左翼激進團體和工會。

我知道這聽起來可能像一個狂野的右翼陰謀論,但證據是相當壓倒性的。2020年6月,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與來自大公司、實力雄厚的銀行家、國際機構、工會領袖和維權人士的首席執行官和總裁合作,發起了「大重置」(Great Reset)計劃,旨在徹底改革全球經濟。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在一篇有關該倡議的文章中寫道:「從美國到中國,每個國家都必須參與,從石油和天然氣到科技,每個行業都必須轉型。簡言之,我們需要資本主義的『大重置』。」

這種大重置究竟將如何發生?正如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那樣,公司和銀行將把左翼社會正義政策強加於社會,政府、中央銀行和投資者將給予這些公司獎勵,而這些政府、央行和投資者也將從政府印製的新現金流中賺取巨額利潤。

我們知道,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不僅是因為公司和銀行已經開始與左翼目標一致,儘管他們知道這會令其大部分客戶群感到沮喪,還因為公司廣泛採用「環境、社會和治理標準」(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 EGS standard)將社會正義目標系統化。

(註:EGS標準是公司運營的一套標準。投資者使用這些標準來篩選潛在投資。環境標準考量公司作為自然管理者的表現。社會標準審查它如何管理與員工、供應商、客戶及其運營所在社區的關係。治理標準涉及公司的領導、高管薪酬、審計、內部控制和股東權利。)

根據國際職業諮詢公司KPMG的一份報告,全球已有數千家公司遵循ESG標準或擁有可持續發展報告系統,其中包括美國98%的大公司。

此外,負責任的投資原則(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 PRI)等團體已設法讓三千多名投資者和投資者團體同意支持遵循ESG標準的企業。PRI的簽署成員控制著超過100萬億美元的財富,所以你可以打賭,當他們說話時,大公司都得仔細聽。

過去,公司經常置身於大多數政治和意識形態辯論之外,因為疏遠社會的很大一部分人通常不是市場經濟取得成功的好辦法。但是現在數萬億美元正流入金融機構和銀行,企業向左移動比保持中立更具有財務意義。

當然,數以千萬計的保守客戶共同控制著大量資金,但與那些報名參加PRI並且與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在達沃斯(Davos)共度冬季滑雪的人相比,這算不上什麼。

公司向左傾是有原因的,這並不是因為他們突然變成了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Bernie Sanders,美國社會主義參議員,曾兩次參選總統落敗)。與歷史上許多其它運動一樣,「大重置」的實質是圍繞著金錢和權力的。而如今,統治階級精英們有很多機會可以攫取金錢和權力。

原文「The Dirty 『Great Reset』 Secret Behind Big Corporations』 New War Against Conservativ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賈斯汀‧哈斯金斯是赫特蘭研究所(The Heartland Institute)「阻止社會主義」項目的共同主任,他還擔任研究員和編輯主任。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