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別和人渣做兄弟!

水滸傳

文:令狐不敗

水滸》的核心價值觀是義。因為義,宋江送信放走晁蓋;因為義,魯智深野豬林救林沖;因為義,朱仝寧可自己入獄也要放走雷橫。

義,即兄弟。四海之內皆兄弟也,這是《水滸》常說的話。楊雄和石秀,作為異性兄弟,一同上山,一同戰鬥,看似也是義氣。

其實不然。有著拚命三郎之稱的石秀,其實是小肚雞腸、睚眥必報的人渣。

1

說一個人是人渣,我們需要先說說別人對他有多好,這才能體現出他多爛。

石秀流落薊州,居無定所,打柴為生,比乞丐也好不到哪兒去。可認識了楊雄一家,瞬間從地獄到了天堂。

楊雄作為監獄主管兼劊子手,在地方也是有點勢力的人,雖然和軍方相遇不夠硬氣,險些被打,多虧石秀拔刀相助。但作為官府的一員,他的身分比流浪漢石秀可高出了不少。當了楊雄的兄弟,石秀算是有了靠山。

楊雄的岳父潘公,對石秀可謂恩重如山。聽說石秀祖上是屠戶時,潘公主動提出給石秀開個肉鋪,給他一間房子住,給他安排好攤位,給他配備自己當年的副手幹活,石秀只需要管管帳目即可。

天底下竟然有這樣的好人,這樣的好事兒!

潘公是個明事理的人,從一開始就給予石秀足夠的尊重。得知自己的女婿和石秀結為兄弟後,潘公說,「我女婿得你做個兄弟相幫,也不枉了公門中出入,誰敢欺負他!」這話說得具有高超的藝術性。

楊雄是官,石秀是流浪漢,誰需要誰的保護一目了然之事,潘公反著說,完全是出於對石秀的尊重。估計老人見多識廣,一眼看透石秀是個小心眼的人。這麼善良的老爺子,因為石秀,落得個女兒慘死、女婿當賊的命運,瞬間成了孤苦伶仃老人一枚。

這源自石秀的小肚雞腸和心性惡毒。

2

石秀這個人,小肚雞腸,滿腦子的小人心思,碰到事情不去問清楚,而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肉鋪生意不錯,他也換了新衣裳,可出差買豬回來,發現攤位處於關張狀態。如果是正常人,會跑到潘公那裡問一句,出什麼事兒了?可石秀卻往壞處想,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這是看我買了新衣服不高興,要趕我走啊。

必然嫂嫂見我做了這些衣裳,一定背後有說話。又見我兩日不回,必有人搬口弄舌,想是疑心,不做買賣。我休等他言語出來,我自先辭了回鄉去休。自古道:『那得長遠心的人?這種人,估計你我身邊都有不少,遇事不敞亮,老琢磨別人有多壞,其實,是自己壞。

石秀為了表明自己的好,自己的清白,把帳目收拾好,去向潘公辭行,聰明的潘公向他解釋說,女兒前夫兩週年祭日,請大和尚來做法事,這才暫停營業。老人家還囑咐石秀,以後不要疑心。疑心重的人,喜歡發誓。

石秀拿著帳目,對潘公說,這帳目上但凡有半點私心,天誅地滅。所以,大家千萬不要相信動輒發誓的人,這種人從來不相信別人,也不相信自己。

後來楊雄信了老婆潘巧雲的話,關了石秀的生意後,石秀給潘公提交帳目,又發誓說若有絲毫昧心,天誅地滅。

開肉鋪不過兩三個月,這點帳目就用天誅地滅這樣的狠話來發誓。要麼是一輩子沒見過錢,要麼就是心比錢眼還小,小肚雞腸。我認為是後者,畢竟當年跟著叔叔販賣牛馬,還是見過錢的。

3

石秀的人渣屬性,重點還是在對待嫂夫人潘巧雲的行為。

石秀落魄青年一枚,因為做了一件好事,享受了家庭的溫暖,有了房子住,也有了生意,該感恩才對。可他不這樣,不僅一顆小自尊心老撲騰,動輒懷疑別人,更有甚者,還一直盯著結義哥哥的老婆。

潘巧雲與和尚裴如海從眉目傳情開始,到有情人終睡一起,整個過程石秀都像一個偵探一樣給予了特殊的關注。

偷情人的目光是敏銳的。和尚裴如海看到石秀探頭探腦的觀察,還有些擔心,怕這小子給壞事兒,潘巧雲一句話打消了他的疑慮,「這個睬他則甚!又不是親骨肉。」按照常理推斷,潘巧雲是正確的。

作為異性兄弟,石秀確實不該摻和別人的家務事,古語說得好,寧拆十座廟,不毀一門親。人家兩口子的事兒,你一個破光棍摻和啥?石秀卻偏偏摻和了,而且陷入很深。

乍一看,是為了大哥楊雄,認為哥哥英雄一世卻找了這麼個淫婦,十分可惜。可內心深處,應該是存在七分嫉妒。楊雄29歲,石秀28歲,相差一歲。一個當著國家公務員,嬌妻在側;一個單身漢一枚,寄人籬下。這種心理落差對於敏感精細的石秀而言,是時刻銘記於心的,也極度自卑的。

好人有自卑感,會努力奮鬥,爭取成功;而人渣自卑,就會破壞別人的幸福,以此方式獲得平等,獲得自信。

4

石秀把潘巧雲和裴如海通姦的事,告訴了大哥楊雄。結果楊雄喝多了酒,半夜三更把潘巧雲罵了一頓。潘巧雲很聰明,立即想到是石秀所為,哭哭啼啼地說石秀調戲她。於是,楊雄一怒關了石秀的肉鋪,並趕走了石秀。

好多人說楊雄又傻又笨,我倒是不這麼看。作為一個外地人,經過奮鬥,在薊州好不容易立住腳跟,娶了個二手太太,還有個富裕和善的岳父,他應該是很珍惜當下的生活。您想想,一個農村鳳凰男,娶了個北京姑娘,住進了岳父家的大房子,這該多幸福?該有多珍惜?

所以,他借酒勁兒罵了老婆,實際上是提醒一下,想維持這段不算完美的婚姻。關鍵是,老婆的話,和兄弟的話,誰說的是真的?也許楊雄心裡有數,但他需要做的選擇是要老婆,還是要兄弟,他選擇了前者,選擇了維持自己的家庭。

但凡石秀有一點為大哥著想的心思,他就應該離開。他不過是幫楊雄打了一架,就住進人家裡,跟人家合夥做生意,自古以來,俠義道的人都不齒與做此類事情。

如魯智深,行俠仗義,從不圖任何回報,為救賣藝的婦女二人,打死鎮關西,連提轄的官位都可以不要,為救林沖,丟了大相國寺的位置,也在所不惜。

如武松武二郎,自己的親嫂嫂向哥哥誣告自己欺負她,二話不說,搬走完事,一句廢話都沒有。出差前和坦蕩地告訴哥哥要提防嫂子紅杏出牆。

而石秀,像狗皮膏藥一樣粘在這裡,一定要向楊雄證明自己是對的,哪怕是犯下滔天罪行,也在所不惜。

5

石秀的做法是,殺了大和尚裴如海,和敲打木魚通風報信的小沙彌。

人家你情我願,罪不至死,石秀這樣做顯然是濫殺無辜。而且,他不像李逵那樣激情殺人,也不像武松那樣自保或報仇殺人,而是蓄意殺人。殺人的目的,也不是和對方有什麼仇,而是證明自己是對的。

到此,只能說他狠,但接下來,就說明他是徹頭徹尾的狠毒人渣了。他設好計策,讓楊雄以拜佛為名把潘巧雲和丫鬟迎兒帶到翠屏山,逼迫迎兒說出實情後,石秀開始了人渣級別的表演。

首先,他在潘巧雲承認通姦後,逼著她在楊雄面前再講一遍。大家知道,男人是有自尊的,老婆通姦的事兒知道了,和聽到老婆一五一十地說,截然不同的感受。石秀這麼做,就是讓猶豫不決的楊雄下決心殺掉老婆。潘巧玉描述一遍後,石秀還假模假式地說任憑哥哥處置,一句也不勸解,擺明了就是希望楊雄殺妻。

潘巧雲和潘金蓮不同。潘金蓮是毒死了武大郎,證據確鑿,而潘巧雲只是私通,並無任何害楊雄之心。

弟弟給哥哥報仇,屬於大義,所以武松殺潘金蓮是正義的行為;而石秀幫楊雄殺潘巧雲,顯然是出於陰暗心理。

其次,作為遞刀者,他慫恿楊雄殺了有點無辜的迎兒。潘巧雲通姦,迎兒作為丫鬟只是幫忙而言,並無罪過。可石秀遞過刀來說道:「哥哥,這個小賤人,留他做什麼?一發斬草除根。」

這種遞刀者,看似沒有自己動手,實際上設計好了一切,大和尚裴如海和小沙彌之死,是石秀乾的,潘巧雲和迎兒之死,實際上也是死於石秀之手,他只是沒有自己動手而已。

再次,石秀在楊雄殺迎兒之前,取了她身上的首飾。不要小看這個動作,這說明從一開始殺裴如海,石秀就計劃好了殺人後去投奔梁山的路徑。他讓楊雄殺了潘巧雲和迎兒,就是為了讓楊雄沒有退路。他拿首飾,就是為了路上有個盤纏費用。

向哥哥報告嫂嫂的婚外情行為,已然屬於小人之舉;遭遇不信任之後,不僅不思悔改,反而設下毒計,讓哥哥家破人亡,不得已走上去梁山做賊的道路。

甚至,直到楊雄說無人引薦之時,石秀才告訴這位結義大哥,自己認識神行太保戴宗,隱藏如此之深,心機如此之密,細思極恐。

自己要投奔梁山,卻拿結義哥哥的前程和家庭作為投名狀,忒狠毒也!

可憐那潘公,女兒慘死,女婿做賊,何其無辜也!

所以,別和人渣做兄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