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編劇自述:我為何轉型劇本殺編劇?

劇本殺

文:種山、孫媛、王非 獵云網

好劇本=一夜暴富?

五一假期,除了出行,你還會選擇什麼玩法?

根據百度搜索大數據:假期期間, 「 音樂節 」 、 「 劇本殺 」 相關搜索量同比增長185%、169%,成為年輕人最熱衷的消費方式。

劉同宇也表示,自己在武漢的劇本殺店在五一期間幾乎排滿,更有不少人選擇通宵打本。

劇本殺

如今全國有超過30000家劇本殺線下門店,根據據艾媒諮詢發布的《2021年中國劇本殺行業發展現狀及市場調研分析報告》,預計到2021年,中國劇本殺行業市場規模將增至170.2億元。

下游劇本殺市場持續擴張,而作為一劇之本的劇本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上游劇本殺編劇更是流傳著 「 好劇本=一夜暴富 」 的神話。比如2019年度爆款劇本《年輪》,據媒體稱這款售價500元左右的盒裝本總和賣出近一萬本,作者大約能分成百萬元。

獵云網採訪到五位北京、杭州、武漢等地的劇本殺編劇,一窺劇本殺編劇真實的生活,以下是他們的自述。

  從檢察院公務員轉型劇本殺編劇,《娘娘千歲》累計銷量達數十萬冊

八目刀生,上海,90後

出於對偵探小說的熱愛,在校期間,我曾翻譯雷納金·希爾偵探小說系列。畢業後,我開始從事檢察院公訴工作,審查起訴過多起上海市無定罪先例的案件,犯罪人無一脫罪;初檢經手移交上級檢察院的案卷,皆定性定刑準確。

此後,我也創作過一些偵探小說。從職業發展路徑來說,無論是讀書,還是工作期間,從事的工作都與劇本殺創作有著一定的聯繫,或者說是基礎。所以,在2019年加入探案筆記團隊,成為一名全職劇本殺創作者,也有著自己的獨特優勢。

一開始,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劇本殺。我的編輯就推薦我去看了《明星大偵探》,隨後就創作了第一個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我創作的以人工智能和校園為主題的劇本大綱也被《明星大偵探》劇組看中,然後參與到編劇工作中,於創作團隊改編完善後,最終呈現在了節目的第五季中。

從這件事也不難看出,我的創作靈感有很多是來源於日常生活。舉個小例子,之前在參與某著名推理節目製作時,我和另外兩位朋友一起打車。有一位中途下車,另外一位上車後,直接就問我之前車上是不是坐過其他人。他的判斷依據就是,我坐在司機的正後方。這個點子完善以後,我可能就會運用到合適的作品中。

說回創作,我其實並不算最高產的劇本殺創作者。單純從銷量來說,取得的成績還算比較不錯,被稱為 「 劇本行業作品銷量第一人 」 。我主導創作了業內發行量最大的《K的遊戲》系列作品,《娘娘千歲》累計銷量達數十萬冊。

加入探案筆記團隊後,不到三年的時間裡,差不多完成了7部作品,主要也和我參與公司的IP改編的合作項目有關。比如說,我的第一個IP本是《一人之下》解密書。與閱文集團合作的《慶餘年》、《全職高手》差不多這個月就會開始陸續發行。此外,我也參與了《劍網3》兩天一夜沉浸式劇場等項目的創作和落地執行。

劇本殺

在所有合作項目中,VR眼鏡本《解剖我》是我印象最為深刻的。這個VR劇本殺是與芒果幻視合作的,是國內首部VR劇本殺。我們是差不多2019年底啟動這個項目的,由芒果幻視那邊提供最初的素材,用了大概4,5個月才完成,目前銷售已經流程化了。

我們做VR劇本殺,完全就是充當探路者的角色,是將劇本殺內容科技賦能,所以在盈利上並沒有特別大的目標。畢竟行業裡最貴的劇本也只是在5000-8000元,但是VR設備,7套差不多就要21000元。但其實,這個VR劇本,很受高端店,尤其是不希望自己同質化的線下店的青睞。

我是探案筆記的全職員工,與行業內其他作者比起來收入相對穩定也有較高的保障,除了應有的薪水之外,還有銷售提成,項目合作的分成,年終獎等等。總體來說,我的收入在行業裡算是比較不錯的了。

為了犒勞自己,我的目標是在今年為自己買一輛車。

從影樓老闆、酒吧老闆轉型劇本殺編劇,監製的《王者榮耀》劇本殺銷售額已達百萬級

賦玄生,85後,南京

我的個人經歷比較豐富,做過服裝品牌的西南區銷售經理,然後也加入到勵志陽光公益組織,一起做 「 沿紅軍長征路建101所希望小學 」 公益活動。

2019年左右,我在南京老門東開了一家民國風影樓,叫做《城南舊影》,後續也被探案筆記同事改編成了同名劇本殺。之後,我還在南京開了一家酒吧,主題是聽別人故事,類似於有故事有酒這樣一個配套的清酒吧。最終可能因為地理位置以及定位沒有被大眾所接受,並沒有預想中那麼成功。

於是,在2019年年中,開始接觸並最終加入到探案筆記成為全職的劇本殺編劇。一開始也是不被家里人所理解,說我是不務正業,有過爭吵,甚至不再與家里人聯繫。之後,劇本殺經過這三年的迅猛發展,這種線下交互式娛樂方式漸漸成為主流,後續也通過綜藝節目出圈,開始被大眾所接受,我與家人的關係才有所緩和。

不包含項目收益,單純算基本工資和劇本收益,現在,我的年收入接近百萬元。我創作的第一個作品是恐怖本《詭樓異事》,創作時間大概半個月左右。當然,因為是第一個作品,也收到了團隊其他成員的一些建議。最終這個盒裝作品的銷量在2000套左右,這個成績在當時還很不錯。現在來看,2000套只能算一個合格成績。

在行業裡,我的產出還算比較穩定。在兩年的創作時間裡,我創作完成了恐怖劇本《葬陰陽》、古風武俠作品《奇生邢傳》、硬核推理作品《顛倒夢想》等十餘部作品。此外,我還擔任了《明星大偵探》、《鬥魚大偵探》等劇本殺綜藝以及遊戲改編劇本的編劇,主導創作了騰訊動漫《一人之下》(藏虛納玄篇)、《劍俠情緣網絡版叁》、《明星大偵探》實景IP《仙夢崑崙》的劇本殺改編。

劇本殺
今年1月30-1月31日,由我擔任監製的《王者榮耀》首個官方劇本殺遊戲《不夜長安-機關詭》在成都、南京等5個城市開啟了內測,5月8日已正式官宣上線,全國大部分城市均可體驗。

因為我本人是南京人,當時《王者榮耀》劇本殺落地南京的Darker沉浸式劇本推理俱樂部,我本人也全程參與了現場的場景改造。由於這個本子有大量的玩家基礎,遊戲玩家積極踴躍報名參加內測,店家的電話都打爆了。

目前,這個本子的銷售工作也已經流程化,每個城市限定發售3-5套,大概覆蓋了全國100多個城市。按照2000元/套的價格來計算,初步的銷量已經達到了百萬級。我個人這邊通過《王者榮耀》這個項目獲得的收入,會在6月份,劇本完成銷售以後,公司按照銷量來製定績效、獎金、監製比例。

從媒體轉型寫劇本,這是我的第二次創業

北京,90後

去年,我在媒體活動上結識了一個旅遊自媒體人,他在深圳做劇本行業做得較早,名氣很大,整個工作室擴張得很快。

在他的提議下,我回北京之後,玩了劇本殺,感觸挺深。

這個行業屬於虛構類型,跟媒體的非虛構寫法完全不一樣。我認為是一種很新的嘗試,此外,對我而言寫劇本殺的契機很難得。我直接就跟一個劇本行業的領導搭上線,而很多人從事這個行業,從投稿作者測試做起,可能在起步階段就會被斃了。

我從業半年,第一個作品偏玩票性質,第二個作品恰逢我從創業公司退股,進行專業創作。當時的工作內容就是悶頭寫,日常查閱資料和設計人物的合規,然後設立結構,能夠更好地服務於主旨,讓玩家有更多意想不到的反轉,或者情緒上的遞進。

我擅長將歷史內容和整個行業結合,而我創作的劇本《兵臨城下》也基於大歷史題材。創作這個劇本的時候,我合作了一位歷史老師,這就有一些先天性的優勢,比如說時代感的塑造、當時人物的的心理狀態等。

我認為家國情懷的劇本會作為我一開始在行業立足的特殊競爭力,當然也有消費者會說這類劇本怎麼讓人沉浸。但事實上,家國情懷可以通過文字來塑造,並且真能讓一些玩家哭出來。

寫劇本的工作整體體驗是很愉快的,但如果陷入瓶頸就會頭疼。媒體寫稿硬著頭皮一天也能寫出一篇文章,但是劇本卻可能一天都沒有進度,因為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情緒轉折,或者說故事轉折點應該怎麼去實現。

這和媒體的創作思路有很大區別,但也是劇本的魅力所在,就是不斷突破瓶頸和完成作品的成就感之前,我做自媒體行業可以保證每個月作為公司來說有65萬左右的淨盈利,再作為股東去分成,是偏穩定的收入。

而寫劇本殺的收入分成比例不在於編劇,在於發行對編劇的誠意有多少。一些小的發行公司如果想爭取到好的作者,就可能會讓利四到五成。而一些不太好的發行或者說本身渠道很強的發行,對內容的要求沒有過多渴望,則可能就給一到兩成。

我們盒裝的劇本500元左右一套,看銷量,如果賣1000套50萬元,編劇就可以根據分成拿到幾萬到25萬不等。這和我以前的收入結構相比,偏不穩定一點,但是好在我現在的兩個劇本都銷量不錯,所以跟之前的穩定收入相比略高了。

編劇直接面向市場,會有不穩定的現象存在,於我而言可能還是以前的收入結構更好些。但是既然選擇加入了這一行,就是看中它未來成長的空間,或者說它處於一個正在賺錢的風口的機會。

圖文自媒體時代已經過去,以後再如何努力,在我看來經濟上的收益可能都不大了。目前劇本殺行業已經到了中期藍海末期階段,未來我也希望可以說從上游即內容創作發行,到下游店家服務、政府關係、技術手段如VR/AR小程序等配合進行打通。

從業4個月收入為零,但自己寫著很爽

杭州,80後

我最早做動漫編劇,2014年左右開始做影視編劇,到了2018年底影視行業進入寒冬,工作量就開始慢慢減少。以至於到去年疫情,手上的項目就基本停滯了。

之前作為玩家接觸過兩三年劇本殺,也一直挺喜歡推理懸疑小說電影的,所以從去年年底開始寫第一個劇本。

我喜歡懸疑驚悚類的內容,手機備忘錄上十幾條故事梗概,但由於內容受限,一條也無法在影視劇裡做出來,但是劇本殺就不一樣了,就是寫著自己很爽,也不會被內容閹割。

劇本殺是幾個角色多視角平行推進,但所有角色之間又有力交織糾纏的故事,並且說到底是一個遊戲,需要重視遊戲的節奏和玩家的體驗,這些可能都是我一開始需要不斷學習的,不過我很久之前做過遊戲,也斷斷續續玩了一段時間劇本殺,所以上手還算比較快。

在我們這個行業,劇本殺編劇一般是買斷或者分成。

我籤的是和發行按照銷售額五五分成。目前收入和我之前的工作收入沒辦法比較,因為算法完全不一樣,如果一個盒裝劇本殺在三個月裡能火,能賣到一千本,我大概能分到二十萬元,但是這就和中獎一樣概率低,如果賣不出去也可能連成本都賺不回來。

到目前為止我都是一個人寫,還沒有任何收入,純粹作為興趣愛好,也沒佔用很多時間。不過我現在第一個本《白夜傳說》的預售已經把成本賺回來了,只能期待它上架以後賣得好了……但總的來說,分成形式的劇本殺,編劇一開始沒有任何收入,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有收入,比我做影視編劇的時候更不穩定。

說實話,我也是因為有空檔期,加上不會餓死才敢這樣做。目前我寫一個八人本從策劃到初稿完成是半個月左右,大概每天工作四五個小時。劇本完成後會測試幾次,然後修改,修改到九成左右完整度會去展會,展會結束還會再修改一版,最後去印刷。
劇本殺作為一種年輕人新型的社交活動,終究不會是一個全民參與的大眾娛樂項目,這個遊戲對玩家有基本的門檻:年齡斷層明顯,對於不喜歡閱讀文字的人來說,基本就直接勸退。

一個本子需要玩3-4小時時間,單人劇本量五六千到一萬字都有,六人本就是三萬到六萬字,三四線城市80後會玩得多一點,因為壓力沒那麼大、也有時間,一二線城市就主要以90後和00後為主了。

現在也有一些喝酒本和情感本基本不需要推理,但是只玩這些本子的玩家到底對這個產業的粘性有多高,現在還沒法證明。如果只是純粹為了社交,有一些人可能一兩次之後也不會再玩了。

到目前為止,我正式開始寫劇本殺也就四個多月,已經寫了三個劇本。如果一個月後,我這兩個本子能賣得好,我也想嘗試做劇本工作室,這樣發行工作室就只做監製和銷售這塊,分成上劇本工作室可以多拿一些。

劇本殺

從劇本殺店主轉型編劇

武漢,90後

我第一次玩劇本殺是在2018年,那個時候劇本殺的店還不像現在這麼多,玩了一兩次之後覺得挺有趣的,我之前也是狼人殺的忠實玩家,基本上下班或者周末都會固定去一家店裡玩。但是劇本殺對我的吸引力更大,狼人殺一旦被刀,玩家就出局了,而劇本殺的演繹,不存在所謂的出局,並且3~5個小時的沉浸式遊戲,我很享受。

差不多在2019年下半年,因為個人的一些原因我決定從公司離職,那個時候我就開始打算自己開店。我朋友聽說我有自己開店的想法,開玩笑地說讓我去開一家劇本殺店,這樣以後大家打本更方便。

我一想,身邊有這麼多 「 自然流量 」 ,有不少一起打本的朋友,加上了解劇本殺開店的一些成本之後,我覺得這事可行。 2019年底,我找了兩個合夥人,在武漢開了第一家自己的劇本殺店。

沒想到開店沒多久就碰上了疫情,線下業態幾乎停滯。在家隔離期間,我就想,這麼久的時間不能營業,我自己在家也不能閒著,我就開始嘗試自己寫劇本。

在開店初期的時候,我就發現,劇本殺的核心劇本佔了很大一塊支出,並且劇本的質量也決定了很多玩家對你這家店的印象,甚至對新手而言,影響劇本殺這個遊戲的觀感。

我從小就喜歡看懸疑推理的故事,不管是影視劇還是小說,加上打本、測本,也玩了不少劇本,所以我對懸疑、推理故事和劇本自認為還是比較熟悉的。

隔離期間,我就自己在家寫著玩,當時的想法其實挺簡單的,我就想自己寫劇本,供應店裡,這樣也可以省一部分的支出。

在隔離的幾個月中,我完成了我的第一劇本,開放隔離後,我第一時間回到武漢店裡,邀請合夥人和朋友一起來測本。玩完之後,大家給我的反饋都還挺不錯的,給了我很大的信心。

加上店裡的運營逐漸走上正軌,我和合夥人商量,我轉型做劇本殺編劇。大概從去年9月份開始,我就正式轉型做編劇了,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和調整,我現在基本上每天有效的寫作時間大概在3~4個小時,一般寫一個六人劇本,加上主持人手冊,大概需要4萬字,基本上初稿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再加上修改、打磨,一個可以放到店裡去玩的劇本要花上兩、三個月。

目前,已經有三個本獨家投放在自己的店裡了,因為初衷也是為了供應自己的店,我還沒有把這些劇本投放到發行商和線上平台,之後的劇本會考慮外部渠道。但是,現在這行競爭也很大,2019年一年可能就產出200個劇本,現在可能一個月市場就會有這麼多。

 

來源        獵云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