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部電影都抄點,這就是國際級大師的編劇祕訣

編劇
無論你喜歡與否,昆汀·塔倫蒂諾已經在電影史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編劇

昆汀早年時就沉迷於電影,花了大部分時間如饑似渴地觀賞他所能看到的每一部電影,直到他最終決定自己拿起攝像機。

從通俗層面的觀影體驗來說,昆汀的電影給人留下如下的印象:

1.故事都非常有趣;

2.敘事結構大都不同常規,進一步凸顯了第一條;

3.配樂神奇,驚豔,而且全都是已經存在的配樂,這些都是昆汀從他家收藏的大量黑膠光碟裡撿出來的;

4.暴力美學迎合相當多人的趣味,雖然很多人有點受不了,但昆汀的價值就在這。

筆者作為個狂熱影迷和昆汀粉絲,想為大家講講來自昆汀的五個編劇訣竅。

訣竅 一

向人人都取點經

就如昆汀那句名言一般,「我每部電影都抄。」《低俗小說》中的那幕舞蹈系是從戈達爾的《法外之徒》照搬的。你可以爭論在這個敘事行業,沒人比昆汀更擅長這件事了——他將把別人的東西抄來,卻能讓它們完全變成他的風格。

說實在的,昆汀從來沒真正「抄」過什麼。他把他喜歡的某個故事或體裁提出來,將它徹底融入自己的作品中,甚至時常提升了原作。他把最好的外語片、意大利式西部片和犯罪片元素提出來,把自己風格的對話和世界觀加進去,然後莫名其妙地,完全原創的東西就這樣出來了。

就如同科恩兄弟拿著《夜長夢多》做出了《謀殺綠腳趾》一般,昆汀在現有的故事上敲敲改改,直到劇本中只剩下昆汀風格。而諷刺的是,沒人能用比昆汀這麼新穎的風格講述一個故事。

訣竅 二

口語化的劇本

沒有什麼比精準完美的語法和直述胸臆的對話更快毀掉一部電影了。生活不是這樣,所以劇本也不應如此。

人們並不總會說出他們的內心活動——他們經常搶話說,句子一半一半地往外冒,時不時會因為午餐吃了什麼或最喜歡的電視劇而咆哮爭執。昆汀幾乎把這種現實生活中的元素提升到了一種藝術高度。

在你為你的角色們設想對話時,大聲讀出他們的台詞。你寫出的台詞應該有如同鼓點一半的固定節奏,你的角色們也永遠不應該需要去解釋情節或闡述內心。儘量找到其他有創意的方式去灌輸這層含義。

訣竅 三

找個受歡迎的類型,顛覆它

戈達爾有句名言:「一個故事需要有開頭,過程和結尾,但不一定要按照這個順序。」昆汀把這個哲學全心全意地體現在了他自己的電影中。

就拿《落水狗》打個比方,說白了不過是個簡簡單單的犯罪故事。角色們計劃搶劫,任務失敗,最終警方出現把所有人拿下。這樣的故事已經在千千萬萬部刑警劇和犯罪片中被講了無數遍。但在昆汀的版本中,這個故事就跟原創一樣新穎。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作為一個新人,他通過倒敘就把傳統的三幕劇結構徹底顛覆。現在這個技巧已經隨處可見了,但《落水狗》出來時,這種敘事方式在美國電影界中幾乎沒有過先例。再加上昆汀在設計對話和獨特角色的才能,這看似獨創的作品就問世了。

幾乎每個故事都已經被講述過了。在有這個前提的基礎下,重要的不再是結果,而是過程。

訣竅 四

加點個性化

最好的電影總是用著既定的題材,加點個人元素。與其嘗試用之前的戀情或親人的去世來拍出一部電影,不如拿起你最喜歡的題材,加入你自己的故事。這樣的話,故事會更加生動,也更有可能在眾多劇本中脫穎而出。

幾乎每部昆汀編劇或執導的作品都歸入了一個已有的類型,獨創性是通過創造栩栩如生的角色來實現的。神片《殺死比爾》系列實際上就是關於一個輕蔑的女人。試著把這個想法在下次開會時提出,猜猜到底能走多遠。

你應該像昆汀這方面牛叉的原因學習——他將個人因素帶入既定題材,放任想像力自由發揮。

訣竅 五

把幽默帶入劇本

無可爭議的,《被解救的姜戈》中3K黨那一幕是近代電影史上最搞笑的片段之一。昆汀實際上擅長於動作戲的故事人,但他最著名的卻是在適當的時刻玩幽默。

回想你個人的生活。即使在那些最緊要的關頭,只要你留心,往往可以加入不少幽默元素。生活本就不是單一的,而如果你想捕捉最真實的生活,哪怕是一分一秒,你講述的故事也都該體現多個方面。

來源:追夢編劇人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