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區房是最大的智商稅

學區房
文:南洋富商

01

中國是一個人人都可以接受義務教育的國家。每個孩子都可以上學。但是學校和學校是不同的。在上海,那些最差的小學有個外號:菜場小學。

有研究團隊把上海的小學分為三個梯隊,經過多年跟蹤,發現上海的菜場小學上大學比例極低。這種研究更是強化了大家對學區房的信仰:有學區房,才有孩子的未來。

圖片

名校也是分檔次的。北京四中、人大附中、中關村二小、複旦附中之類的學校,和普通縣城裡的重點中小學,其實也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重點學校」據說是經濟貧困年代的產物。那時候國家沒錢,只能讓一部分學校的條件變好。劃分重點學校不是問題,關鍵是學校的錄取按照甚麼原則。

最平等的辦法是搖號。車牌可以搖號,彩票可以搖號,重點學校的學位當然也可以搖號。誰運氣好誰就能上。

還可以按照學業優先的辦法,那就是全國任何一個孩子都可以報名任何一所學校,全國統一考試,按分數高低優先錄取。(在中國若是按照這種考法,江浙魯鄂的學生會霸占很多京滬名校)。

按照某些西方白左的觀點,應該優先照顧弱勢群體,讓那些最窮的、沒戶口、沒收入的赤貧底層家庭出身的孩子優先占據條件最好的重點學校。

還可以按照官本位,爹媽官職高的孩子先挑選學校。

按照經濟自由主義(比如奧派)的觀點,金錢面前人人平等,名校要全部私立,學位可以投標,出價高的人就可以入學。「擇校費」就是教育市場化的一個嘗試。

折騰這麼多年,目前中國最流行的教育分配制度,叫「學區房」。為甚麼這種做法在中國爭議最小?首先,它表面上很合理——就近入學。

其次,「學區房」背後有一套很微妙的潛規則。「高級人物」多的地方,重點學校就會密集。

重點學校附近的房價會飛漲,若是有錢買個學區房,就可以進入名校。

所以,學區房就是以「住得近」的冠冕堂皇的幌子,去實現「一貴二富」的排序。

這樣的安排合理嗎?我認為很合理。一定要讓有錢有權有影嚮力的精英得到好處,這社會才會穩定。如果精英得不到好處,就會不斷折騰大眾,直到他們得到好處為止。

這些年學區房依然是熱門話題。凡是買房者,首先會考慮學區。

但是,以我之見,學區房正在變成最大的智商稅。

02

小學的教學大綱內容就那麼一點點知識,不需要花很多時間去學。小學之所以要學六年,是因為孩子的大部分時間應該用於玩、發展友情、享受生活、滿足好奇心、強身健體、發展三觀。

對於一個稍微聰明一點的孩子,用於學習教科書內容的時間,其實只需要2年。智商一般的孩子,或許需要3年。其他的幾年時間,他要去幹別的事。

每天下午放學後在自己生活的城市和周邊地區走幾個小時,看各種工匠幹各種活,看電焊工焊接,看包子鋪老板做包子,認識各種各樣的人,看看榕樹和樟樹一點點長大,四季又如何變化。他要感受家鄉的各種美好,讓自己和故鄉、鄉親血肉相連,把自己變成一個有童年有故鄉的人。

他需要看著晚霞發獃,需要享受被美景沐浴的幸福感。他需要不受打擾的獨處時間,感受自己和世界的聯繫。

他需要在田野呼吸,需要熟悉大地和莊稼,感受前輩們的生活。

沒有經歷這些的孩子,就會把大多數時間在課桌前渡過。他失去的是正常人類需要的發展環境,他未來的傷痛將無法靠童年治愈。他也沒有正常的鄉愁——因為他沒有故鄉。

也許有些孩子讀書天賦特差,別人3年就能掌握的課本知識,他真的需要讀六年。這些孩子需要整天坐在教室裡讀書做題目嗎?

當然不。他也應該去玩,去感受世界、友情、嘉家鄉、生活。他也應該在游戲和玩耍中找到快樂的高峰體驗,努力找到自己最擅長和最快樂的事,而不是把時間全部用於他不擅長的學業。

從這個角度看,二十多年前的學校雖然校舍不如現在好,那時候的教育比現在正常一些。三十年前的教育就更正常。

圖片

英國、美國和歐洲的大多數公立學校,基本上都是正常的教育。尤其是北歐糢式,更是出類拔萃。

以英國的夏山學校為代表的人本主義教育,更是正常教育的佼佼者。

所謂正常的教育,就是讓人在正常環境下成長,變成心理健康、人格完備的人。

03

有一種不正常的教育,是把孩子2年就能學會的內容,讓他們再花4年時間去重複。重複的目的,是讓他們考高分。

這種訓練,是對同一個動作重複千百次的訓練,力求做到完全符合標準。比如軍隊裡要求把被子曡成一個四方塊,走路走正步要走得跟機器人一樣,流水線工人要高速、準確擰緊每一個螺絲。

對於這種教育,有人稱之為「過度教育」。過度教育的一個典型特徵,就是人人都拿高分,比如一個班級的平均分是98,有個孩子考了90分,就是全班倒數第一。

圖片

其實不應該叫做「過度教育」,應該叫「摧殘教育」。因為他摧毀了孩子的求知欲和創造力。孩子成績優劣的關鍵因素,不是他懂多少知識,想到多少別人想不到的創意,而是他的答案與標準答案的吻合度有多高,看他做題目的失誤率有多低。

為了減少失誤,孩子們不敢輕易離開標準答案。他們也不敢常識自己想出來的但是沒把握的新思路。

這種教育篩選出來的孩子,一輩子都是大綱和標準答案的跟屁蟲。他們成為跟屁蟲中學生,跟屁蟲大學生,跟屁蟲社會人。

越是高分學校,對學生摧殘越大。

註重高分的結果,是讓人謹小慎微,唯恐出錯,他不是放開自己去吸收知識,不是表達自己的觀點,不敢嘗試自己的創意,而是唯恐自己記住的知識和標準答案不一樣。

越來越內卷的升學,最後通過逆向淘汰篩選出一群唯唯諾諾的標準答案做題家。當他們考入名牌大學時,已經是「標準化」人。

圖片

這種教育讓我想起草原上的牧羊。所有的羊都會跟著領頭羊。領頭羊就是標準答案。要控制整個羊群,只要控制領頭羊。偶爾有幾只比較有獨立想法的羊,只需要有幾只兇神惡煞的牧羊犬撲過去,就可以把它趕回「正道」。

中國式教育的另一個問題是攀比。

人可以沉醉在和人攀比而勝出的快感裡。但是這不是正常健康的心理。

人必須從自身找到自足,而不是靠「出人頭地」獲得滿足。這才是健康。

大多數名校生都是從小被扭曲為人格不健康的孩子,他們從小學開始就惦記分數排名,高考依然惦記大學排名,甚至畢業十年了還惦記自己畢業於全國排名前n的名校,即便他對知識並無渴求。你去知乎看看,全都是這種排名、競爭、攀比的內容,越是中國 top n大學,這種傻逼越多。

如果一個小學、初中、高中畢業生出了很多名校大學生,這種小學、初中、高中也會被視為名校,他們都是為打造變態人做準備的。

學區房不僅是最大的智商稅,還是殘害兒童心智的最大因素。等你買了昂貴的名校學區房,基本上你孩子一輩子的精神健康就毀了。

04

中國孩子的教育內卷,從幼兒園就開始。要進入某些名校,即便你靠學區房進入小學,也會因為跟不上課程而被淘汰。

我的一位朋友的孩子從老家轉學到上海讀三年級,考試之後學校要求他留級,並建議做智商測試,因為學校覺得孩子智商有問題,英語數學都是40分,是全校從未有過的低分。

孩子的父親覺得不可理喻,自己的孩子明明很聰明,怎麼可能是弱智?他通過各種關系,再三希望學校讓他跟讀一年。畢業的時候,分數達到平均分。如今,這個被視為「弱智」的孩子已經從牛津大學數學系畢業。牛津錄取他的原因,並非成績優秀(成績單很平庸),而是這孩子多年如一日研究世界賽車比賽,在這個領域的知識出類拔萃,這顯示他是個自學能力強、有主見、有研究激情和研究能力的人。

為何孩子當年會被認為「弱智」?因為這個學校的進度遠超教學大綱,三年級就學四年級五年級的內容。

中國式的名校很崇尚這種「早教」。雖然心理學家早已經證明這種教育是代價慘重的——兒童犧牲了人格正常發展,卻得不到絲毫補償。莫雷教授早在20年前就對幼兒園時代開始識字閱讀的孩子做跟蹤研究,結果現實這些孩子比同齡孩子的早三年的閱讀訓練雖然小學一年級優勢明顯,三年以後就看不出區別了。

05

大城市的天價學區房,你若是覺得它還能漲值,幾年後轉手給另一個接盤俠,那當然是很好的投資。

但是,如果以為不惜代價買天價學區房,就可以給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那就是最大的智商稅。

有這筆錢,為何不讓孩子換一個更適合健康成長的環境?比如金正恩的父親就是個有眼光的人,他選擇讓孩子去瑞士讀書。

世界上有201個國家,大多數國家的教育糢式都遠比中國好。有些做得特別好的教育糢式深受教育學家推崇,比如新加坡、挪威、芬蘭、丹麥、瑞典、紐西蘭、土耳其、德國、荷蘭、澳大利亞

丹麥教育非常註重實踐及能力的培養。 低年級學生們沒有家庭作業,下午2點以前就完成了一天的課程。對於高年級的學生,學校重點培養學生的團隊合作和積極探索精神。

在丹麥許多學校,通常採用的是項目式教學,目的是讓學生積極主動學習跨領域知識。學生們不是被動地聽課,而是主動做實驗、上網查資料。

學校每個月都帶領小學生到大自然、森林、動物園、古堡、海邊、農場等去體驗生活。無論是是春夏秋冬、還是刮風下雨,戶外運動、玩耍、融入大自然的體驗學習是必需的課程,同時也是學生們最喜歡的課程。

學生有充分自由、充分時間、充分空間玩耍,特別盡量是讓學生們充分接近大自然。

到了期末,丹麥的學生往往會交給父母自己的成績單,但是上面沒有語文、數學、社會、自然的分數,沒有老師的評語,更沒有學生們的成績排名。成績單上只有學生們最喜歡的事情、最討厭的事情、最擅長的事情、最希望學習的情況,因此,這份成績單是每學期末老師與家長面談的主要憑據。

丹麥教育十分重視實踐,學校經常會開設烹飪課、手工課、縫紉課、木工課,讓學生們掌握日常基本生活技能。學生首先要具有生存能力,先照顧好自己,然後才可能照顧別人,最終才有可能為社會作貢獻。

所謂丹麥的教育,實際上是一種不競爭、不比較、低控制、低評價的教育體系,同時,也是一種自由寬松、自然生長的獨特的教育糢式。

如果在中國辦一個「丹麥式」的學校,中國家長會趨之若鶩嗎?當然不會。他們會認為孩子在學校天天玩,甚麼也沒學到。

北歐的幾個國家都和丹麥類似。挪威政府教育部門極為重視、專註於環境教育、探險教育、尤其重視終身學習精神的培養。在挪威的學校,即使在十分寒冷的冬天也要學生保證2.5小時的戶外運動量。讓學生們在輕松平和的環境中,在湖泊、森林、山丘、在大自然中,通過體驗式學習獲得知識和更新職業技能。

06

對於大多數中國家長而言,這種「歐洲糢式」的教育是不可接受的。但是他們或許可以接受「新加坡糢式」。

新加坡是學霸大國。

新加坡的IB成績經常全球第一。在2019年,有超過一半的IB滿分考生來自新加坡,震驚世界。

新加坡考生的平均分數為99分,而世界上整體的平均分數為28.52分;

新加坡32%考生取得超過40分的佳績,而世界上超過40分的學生比率僅為3%;

取得45分滿分的新加坡考生有35人,世界上滿分考生有69人,新加坡滿分考生占全球的半壁江山。

所以,如果你有錢買學區房,不如把孩子送到新加坡讀小學。

在新加坡,不需要戶口,外國人也可以申請讀小學一年級。

在新加坡,不需要學區房,因為從四年級分流開始,一直到初中、高中、大學,都只認分數不認人。新加坡所有公立小學的硬件設施都是一樣的,學校老師每五年輪換一次,確保不同學校的師資力量平等。

但是,或許孩子在新加坡讀書你會感到失落:即便你是億萬富豪,竟然也不能靠學區房把孩子送入名校。即便你再有錢,也得接受你孩子和最底層窮人一起上學。即便你願意花很多錢,也無法把孩子從「慢班」轉到「快班」。

因為新加坡是個講究公平的國家,孩子要考自己的努力和天賦競爭。錢或許可以買到更好的家補課老師,但是不能直接買到名校名額。

底層人更熱愛平等,精英卻很少希望平等,他們希望自己可以靠著錢為孩子搶到名校。真給他一個平等的環境,他會不爽。

你若是比別人更有錢,足以支付孩子在新加坡的開支,就可以為孩子爭取到在新加坡讀書的機會——這個機會已經可以讓孩子領先在起跑線上。

至於其他國家的教育糢式,也頗有值得推薦的。比如馬來西亞。我曾見過一群馬來西亞中學生上街拉贊助,他們因為不滿政府的辦學糢式,而決定自己租房辦學校給自己讀書。這種有主人翁意識的中學生我從未在中國見過,所以就憑這一點,我認為馬來西亞的教育是不錯的。

如果你無法認同我的觀點,覺得讀書還是中國好,甚至覺得英國美國歐洲的孩子都讀書太少,那就花大錢到北京上海深圳買學區房吧。

錢是你自己的,交智商稅也是為社會做貢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