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已到決戰時,撒旦露出真面目

前言  

本文解讀大選的二個問題:

1、反對川普的是精英嗎? 

2、決戰雙方的陣營有哪些?

現在廣泛爆出的驢黨史詩級舞弊,就像前面爆出Hunter電腦門一樣,當事人沒有任何否認。其實Deep State根本就無所謂,他們堅信自己能夠操控一切。  

如果還有人不能理解,那請看下列聲明。

11月20日,推特表示:

將在美國總統就職日,即2021年1月20日當天將美國總統的官方推特帳號「@POTUS」移交給新一屆拜登政府。 

推特正積極準備在2021年1月20日完成白宮機構推特帳戶的過渡,正如我們在2017年為總統過渡所做的那樣。  

我們正在與美國國家檔案和記錄管理局緊密協商,以完成這一程序。  

誰決定美國總統人選?  

合法選民投出合格選票,在整理匯總後,經雙方認可,由選舉委員會確定選舉有效,並公布結果。如果有爭議那將按照法律規定,進入訴訟程序。  

現在,多州的舞弊案正在訴訟。這是法律的權棅。如果確認多州投票結果無效,根據美國憲法第12修正案,將由國會投票決定誰當選美國總統。

但是這個社交巨頭,現在公然取代了法律流程,取代了法院,取代了國會,就替美國人民決定了下屆總統。

它以為自己是上帝嗎?看這位負責人,有點這個意思。

面對公眾質疑,推的作法是把無數批評的號禁聲,包括川普姐姐。

Betty Trump這位原第三巡迴上訴法院法官,2019年初因為莫須有的投訴和調查,被迫辭去終身法官職務。如果你搜一下以前Betty的新聞,就會發現假媒體如何抹黑川普。這次她打破沉默,結果直接被噤聲。  

而川普本人,每一條質疑大選舞弊的信息都被推標註為Disputed。要不是川普影響力實在太大,他的號早就沒了。

把自己當上帝的,不止推。  

還有它們。

華郵


CNN


REUTERS


FOX 

後面懶得列了,一長串的大牌。今年真是大開眼界,全美主流媒體步調一至,網絡巨頭步調一致,實現了信息的大一統。

上天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那麼,瘋狂的原因是什麼呢?

  Google的蛻變

Google在五年前把理念從「不作惡」改成「做正確的事」,有文章鼓吹這是Google的新生,但我感覺後背發涼。 

作為個人來說,這樣的修訂沒有問題,對自己有更高的道德要求。但是,Google已經成為一個技術巨無霸,影響了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這個時候,就應該採用公共政策的審慎原則去看待價值觀的調整。  

什麼是正確的事?

誰來決定正確與否? 

是Google老闆決定嗎?還是Google的員工決定?當無數的信息通過Google顯示在大眾面前。很明顯,並非所有的信息都會被顯示,信息的顯示方式也可以被控制。這個時候,我看到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操縱,操縱每個人能夠看到什麼,和以什麼樣的形式看到。 

比如,2016年川普當選總統後,眾議院質詢GoogleCEO Sundar Pichai,為什麼Google搜索關鍵詞「idiot」,為什麼會出現很多川普的照片?

而民眾也發現,搜索關鍵詞「Trump」,排前面的大都是負面信息。

Google和主流媒體解釋,這是網友惡搞後大數據的結果。甩鍋給網友,我信你個錘子哦,真的是把民眾當成傻白甜了。  

網絡時代,技術讓信息快速流通,但這對人們的識別能力要求更高了。也就是說,一個人喜歡什麼信息,網絡會根據其愛好定向投放。那些缺乏獨立性的個體,就會成為被操縱者。這種模式下,當事人完全意識不到,越愚蠢越自信,陷入認知的死循環。

推是網絡巨無霸,主流媒體是新聞巨無霸。眾所周知,企業與政府機構不同,管理層的好惡對企業價值觀有絕對的影響力。美國這些巨無霸公司的高層,大都是藤校畢業。 

讓我們來看看藤校在幹什麼?最牛的

  哈佛在幹什麼?

德魯·福斯特Drew Faus是哈佛大學第28任校長,下面這些話引自2017年8月29日新生開學典禮上對新生的致辭。

「高等教育最重要目標,那就是確保畢業生能夠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

這句話,其實是校長演講時引用一位已故的哈佛藝術與科學學院院長的話,既然她引用,也是認可的。有人說這句話說明了哈佛的自信,但是我覺得很可疑。辨別胡說八道,只是一種普通的知識和道德優越感。這個目標是如此容易走偏,當你堅定判斷「別人在胡說八道」,那有可能把自己當成了神,以指導人類命運的角色出現。大學教育的個人目標,是追求真理,而不是把自己變成真理。大學教育的公共目標,是推進言論空間,而不是尋求政治正確。

後面一句讓我忍俊不禁,「你們的班級集體必須代表最廣泛的背景、經歷和興趣,覆蓋最多樣化的地理起源、社會環境、民族、種族、宗教、性別認同、性取向和政治立場。」

這竟然是一位藤校校長對於多元化的理解,大學教育本來是精英教育,人類的思想需要精英的引領和突破,而不是搞平均主義。把黑人、白人、黃人、紅人、綠人各招幾個,把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無神論、真理教各招幾個,把男性、女性、女同、男同、變性人、性別自我認同者各招幾個,這能討論出個錘子來。

現在各藤校大都設立了所謂的多元化辦公室,把不同地方、民族、種族、性別等都搞點人來上大學,為了多元而多元,這個不是教育,這個叫做大雜燴。教育平權大躍進的後果,就是學校和學生的低智化。

再來一句:「我們認為,追尋真理需要持續的驗證和重新評估,需要不斷地論證、挑戰和辯論。」

我真的是服了,真理需要驗證嗎?真理是不需要驗證的,需要驗證的肯定不是真理。比如,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的認知很有限,這都是真理。校長這麼說,暴露了對基本人文概念的無知。

還有:「我們堅信教育和學習是人類進步的手段。」

這句話,妥妥進步論的味道。但事實卻是,教育和學習,也可能成為人類退步的手段。歐洲是現代文明的發源地,在公立教育普及後,一戰二戰卻差點自我毀滅。不接受教育,人可能無知。接受了錯誤的教育,人會變得愚蠢,道德卑劣。

再來一位校長。

勞倫斯·巴科是哈佛現任第29任校長。

2019年5月30日,哈佛大學第368屆畢業典禮,勞倫斯·巴科Lawrence Bacow邀請了德國總理默克爾來演講,並授予她榮譽博士學位。默克爾說,「我希望你們拆掉無知和思維狹隘的牆」,「不要將謊言說成真話,也不要將真話說成謊言」。這都是永遠正確的套話,關鍵是誰來判斷無知和狹隘。

勞倫斯·巴科自己的演講,整體比較平穩,但在介紹優秀學生的時候,不經意中給我們展示了重要的信息。看下哈佛校長表揚的課題項目,裡面隱藏著什麼觀念?

優秀課題:「Sasha Kill Ewald揭示了婚姻和父母身分如何影響工資,並幫助我們理解為什麼經濟不平等在幾代人之間持續存在 – 以及我們如何打破貧困循環。」

【經濟不平等】的話題,是需要深度思維的。通常來說,這樣的說法會引向貧富差距的問題。在法國大革命的語境中,差異是不好的事情,特別是財富的差異,所以搞出來了貧富鬥爭的理論。

但是,就像人的外觀、能力、基礎、環境等天然差異,貧富差距未必就是惡。在六十年前,經濟確實平等,在看得見的地方,大家都一樣窮,吃飽飯都成問題。但在市場環境下,貧富差距拉大了,但無論貧富,人們的收入普遍提升了,只不過有的人提升得更多,人們再也不用擔心吃飽飯的問題。

所以,當社會階層固化,人們無法通過努力改善自己的處境,那貧富差距就成了問題。當社會淡化身分標籤(比如膚色、族群、性別、地域),上升通道很多,那貧富差距不是問題,而是社會繁榮的特徵。亞當·斯密在二百多年前就給出了答案,市場經濟是最好的慈善。

帶自南非的移民馬斯克,他家庭貧困,母親打幾份工養活孩子,馬斯克在美國白手起家,在多領域創建了偉大的公司,前些天成功發射了載人飛船,還在百忙之中抽空接見了總統一行,並對大人物們發表重要講話。

馬斯克的故事,特別是私人公司發射航天飛船,這不可能在美國之外的其他任何地方複製。我們可以判斷,美國有著世界領先的自由度和社會活力,這意味著社會的上升通道很充分。這個結論,也可以從一百多年來諾貝爾獎的比例得到驗證。很多人跑到美國後,學術能力得以充分發揮,摘得諾貝爾獎。

哈佛優秀課題:「薩拉·布萊希Sara Bleich通過考慮公共政策的變化如何減少高熱量食品和軟飲料的消費,幫助解決肥胖問題」

【用公共政策解決肥胖問題】,這樣的研究,連基本的公域私域邊界概念都沒有,看來腦殘的課題全世界都有。肥胖是身材的事情,這完全是個人的私事。和遺傳有關,更和生活習慣(健康飲食、作息規律、積極鍛鍊)密切相關。你可以對個人提建議,但不要扯到公共政策。

難道還要搞個規定,要求我每天吃幾片麵包、幾塊紅燒肉、什麼水果,多少卡路里、走多少路?別扯淡了,每個人應該對自己的健康負主責。

哈佛優秀課題:「托尼傑克,正在改變大學如何考慮支持弱勢學生並改善他們的前景,不僅在大學,而且在整個生活中。」

又來一個腦殘的課題,請問,如何定義弱勢群體?是指錢少,能力低,還是被歧視,還是不努力?

如果是低收入群體,那是多發點福利,還是增加他們的就業機會?

如果是能力低,那應該是給予救濟,還是拉低門檻?比如,馬斯克的載人航天項目招人,是否要考慮種族因素,照顧一下某群體啥的?

如果是被歧視,那是應該施捨溫暖和照顧,還是改善他們的行為方式,讓他們獲得尊重?如果僅是施捨,那麼就意味著被歧視的理由成立。

如果有人自身不願意努力,那怎麼辦?

還要安排別人整個的生活,難道你是上帝嗎?

這個話題,可以直接參考上面經濟不平等的解讀。這些項目是如此庸俗不堪,本應該出現在法國大學,而不是出現在美國藤校。

墮落至此。

 

綜述

二位哈佛校長演講中透露的觀念,實在令人失望。借用19世紀末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的一段話,來審視現代教育:

人們常常會持有一項錯誤的觀點:教育能夠使人大大改變。這種觀點堅持認為:教育會萬無一失的改造民眾,甚至於把他們變成平等的人。

然而我要說的是,教育既不會使人變得更道德,也不會使他更幸福。……甚至在某些時候,只要進行不良引導,教育的壞處還會大於好處。

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危險狀況,都是因為這種教育制度建立在一個錯誤的心理學基礎上面。這種基礎認為,智力是通過一心學好教科書來提高的,只要一個人的成績足夠好,那麼他的智力就會獲得穩步提高。然而事實上,這種教育只會讓一個年輕人的「獨立思考能力和個人意識從來派不上用場」

在勒龐看來,現代教育制度會讓學生普遍走向反社會人格。

很遺憾,勒龐的預言正在變成現實。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從二位哈佛校長的觀念來看,那些藤校已經成為批量製造蠢貨的培訓機構。

本來法律面前是不分膚色、種族、民族、性別、宗教、地域、財富的差異,而現在冒出來的學生課題和平權法案,卻是強調膚色、種族、民族、性別、宗教、地域、財富的差異,以平等之名製造最大的不平等。

大家知道,美國大學的教授們、主流媒體的記者們、跨國公司的高管們,普遍反對川普,他們都是現代教育的結果。

這些人是精英嗎?從世俗的角度,他們在各自領域功成名就,有名聲、有影響、有財富,他們是精英。從社會的角度,他們卻無視法律規則、屏蔽川普聲音、阻止人們發聲,他們在作惡。從思想的角度,他們試圖製造烏托邦的努力,卻在讓人類走向深淵,他們是撒旦。

天使與魔鬼的距離,不過毫釐。

現在,對壘雙方已經排出陣營

MAGA方

川普一方的核心理念是傳統和法律,支持隊伍有律師、自立的中產階級、軍隊和護法民兵。

反MAGA方

反川一方的核心理念是推翻與顛覆,支持隊伍有新聞媒體、壟斷資本、教育界、FBI等腐敗機構,當然還有衝鋒的Antifa和BLM的暴民。

這次決戰的重要性,已經超越了獨立戰爭和南北戰爭。

現在,川普已經取消出行計劃,採取最高等級的安全措施。一貫溫溫爾雅的彭斯,在主流媒體無恥封閉白宮的舞弊調查新聞發布會後,已經完全不理會假媒的提問。對於不可避免的大決戰,沉默意味著即將而來的大爆發。

那麼,讓我們猜一下,誰會是倒下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

來源:歷史之瞳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