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島賭場之王一夜崩塌

塞班島賭場

文:三公子

3000多件專利的拍賣價值不及一輛奔馳的身價,這背後是「 國產手機之王」——金立背負200多億欠款,被迫賣房還債的殘酷現實。而他的創始人劉立榮,在塞班島豪賭輸掉「 百億」之後,早已遠遁境外不知所踪。

紀曉波與女友吳佩慈

你很難講清楚,在金立手機江河日下之時,劉立榮的豪賭是為了最後一搏,還是破罐子破摔,亦或者是洗錢轉移資產。

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是在給賭場「 送錢」。

塞班島,一個地處太平洋邊緣地帶,風景秀麗、氣候宜人的島嶼。儘管距離上海5個小時的飛行距離,但卻總能吸引著中國大陸像劉立榮一樣的富豪們前往。他們名義是度假旅遊,實際上就是為了豪賭。

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會去一家名為「 博華皇宮•塞班」的賭場,晚上興高采烈地進去,輸個幾千萬甚至數億元之後,再無精打采地出來。

這樣的夜晚,他們的身份在無形之中完成了轉換,從大佬、富豪,成為賭徒,再變為負債的借款人,淪為賭場的「 打工人」。

賭場老闆紀曉波就是踩著這些「 打工人」的肩膀,一步步往上爬,晉升為塞班島上最豪橫的賭王,成為人生贏家。

紀曉波與女友吳佩慈

上個世紀9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作為重工業基地的東北地區,開始逐步衰落,吃「 國家糧」和「 商品糧」的國企職工紛紛下崗,被迫走進市場經濟的浪潮中自謀生計。

而東北女人崔麗杰已經憑藉著自己的生意頭腦闖出一番天地,通過經營建材、房地產、放貸、典當行等生意,不僅賺得了第一桶金,還結識了不少有錢人。

崔麗杰的兒子紀曉波,讀書時成績不好,初中畢業就出來闖蕩社會,成為一名「 小混混」,好在在母親的耳濡目染之下,也學會了生意之道,賺了一些小錢,為今後的人生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

後來,崔麗杰帶著紀曉波一起,從東北老家來到澳門。東北少年開始了他的「 淘金」夢。

因為沒有學歷低,又沒什麼技能,半個月都找不到工作的紀曉波只好去賭場做疊碼仔。

疊碼仔是澳門賭場中介人的俗稱,一是為賭場找客源,帶客戶到賭場賭博;二是充當客戶的財務中介,負責給客戶借錢,從中賺取佣金。

運氣好的時候,遇到大方的客人,或者客人高興了,疊碼仔還能在佣金之外,還能拿到不少的小費。

但疊碼仔也是一個風險極高的職業,因為要提前預支賭資給客戶,遇上還不上錢或耍賴的客戶,就會因此背上巨額債務。

所以,疊碼仔分三六九等,更是三更窮,五更富,趁他病要他命的偏門職業。總之,這個行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紀曉波雖然學歷不高,但會來事,也因此逐漸在疊碼仔這一行站穩了腳跟。

隨著經濟發展,內地與港澳的聯繫更加密切,特別是港澳自由行的開通後,不少內地富豪和大佬都頻繁的來到澳門賭博,中國大陸巨富首富H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公司上市後,H先生不再管理公司日常管理事務,有事沒事就喜歡在香港炒作期貨、在澳門賭博。

紀曉波也因此而抱上了H先生的大腿。

H先生多次在紀曉波照看的VIP賭廳裡賭博,還輸了不少錢,江湖傳聞總共輸掉了80億元。他後來被抓,也與賭博有很大關係。

在H先生身陷囹圄時,紀曉波卻靠著經營放貸、投資房地產等發了家。最近在香港當街被人砍而上頭條的錢峰雷就曾與紀曉波合夥搞投資公司,專門放貸收貸,公司甚至還開到了菲律賓、馬來和塞浦路斯。

到澳門沒多久,紀曉波和母親就雙雙獲得了新移民的身份,從此人生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紀曉波的母親崔麗杰和奧巴馬

2011年,一家名為恒升的澳門賭場中介人公司正式營業。

從星際娛樂場的一間貴賓室和12張賭台起步,恒升僅用了2年的時間,就迅速擴展到了永利、銀河、金沙城、美高梅、威尼斯人等大賭場,發展成擁有七間貴賓室、86張賭台的公司。

不僅規模發展迅速,恒升的賺錢能力也一流。 2011年開業不到半年的時間,恒升就淨賺了三億港元,隨後的2年共賺到了9.1億。

而「 創辦」恒升的就是紀曉波和母親崔麗杰。

到澳門兩年時間就開起了公司,這一方面有賴於二人的能力,但更重要的在於他們背後站著一個神秘富豪。

這是一個叫車峰的傳奇人物。

年長紀曉波8歲的車峰也是初中畢業後就輟學,開始了淘金夢,不同的是,當年車峰是從合肥去了500公里外的上海。

最初車峰只是上海華亭路服裝檔口的小老闆。因為180cm的身高和帥氣的外表,而且還有幾個跟班「 小弟」,所以很像「 大哥」。

或許是緣分,亦或是巧合,一個17歲的少女迷上了車峰,一來二去,兩個人就談起了戀愛。

這個女孩的父親是中國金融界的大佬,對於車峰這樣沒有學歷又沒有「 正經」工作的女婿,大佬自然看不上,強烈反對兩人在一起。

但女孩就是對車峰「 著了魔」,執意要和車峰在一起。家人也架不住女孩的鬧騰和堅持,只能隨了女孩的願。

就這樣,車峰成了金融大佬的乘龍快婿。

雖然讀書不多,但車峰積極好學,對一切都充滿熱情,有著超越同齡人的成熟。

當時正值上海浦東開發,和女孩在一起後,車峰開始在上海搞房地產開發,隨後又跑到海南島,但並沒有掙到多少錢。

而後,互聯網開始在國內興起,車峰又跑到北京互聯網公司,但依舊是無疾而終。

真正讓車峰賺到錢是在涉足資本市場之後。

2002年12月,車峰接盤了天津商人劉志遠持有的中國平安6645.84萬股和海通證券5億股股權。在二者上市後,車峰分別獲得了60多億和20多億元的淨收益。

此後的車峰也經常來澳門賭博,與紀曉波結識。紀曉波發揮會來事的優勢,把車峰伺候的舒服又貼心,讓車峰很滿意。

車峰手上的資源豐富,所以也想涉足澳門的博彩業。但是以他的身份不方便親自出面,所以紀曉波成了幫他負責澳門博彩業務的不二之選,逐漸成為車峰在澳門的管家。

2011年,車峰成立了恒升公司,負責提供資源,由紀曉波母子負責前台的運營和管理。

有了這樣的組合,恒升發展迅猛,僅2013年10月經手的賭額達到390億港元,一躍成為澳門最有名、最賺錢的賭場中介人之一。

紀曉波母子也開始真正在澳門嶄露頭角,成為澳門賭界的紅人。

成為澳門賭場紅人後,紀曉波已經不滿足於只做澳門賭場的檯面人物,開始將目光投向了香港這座國際金融中心。

2011年,紀曉波開始涉足香港資本市場。當年以1400萬元港元的價格購買了天元投資40%的股份,成為了港股上市公司天行國際的大股東。紀曉波也順理成章的出任了天行國際的執行董事和執行總裁。

2012年,紀曉波通過母親控制的公司收購了香港殼股天然第一食品75%的股份。 2個月後,天然第一食品以4億元的價格收購了恒升公司。就這樣,紀曉波通過借殼的方式,把他在澳門的賭場中介公司送到了香港資本市場。

這時候,紀曉波也真正過上了有錢人的生活。在投資之外,紀曉波也開始獵豔。

以前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女明星,如今都開始追求他。紀曉波交往了很多明星女友,和他傳過緋聞的就有紅遍兩岸楊恭如、林心如、熊黛林、穎兒和黃奕等女明星。

而紀曉波公開的女友,則是在朋友聚會上認識的「 九頭身美女」吳佩慈。兩人相識後,火速相戀。

2013年9月,吳佩慈公佈與紀曉波相戀的消息,稱男方已回台灣見過家長。之後吳佩慈迅速隱退,在沒有結婚的情況下,為紀曉波生下了2男2女。紀曉波可謂是財色雙收。

作風高調的吳佩慈經常在微博上曬自己的豪門闊太生活,讓「 隱形富豪」的紀曉波開始頻繁的曝光在聚光燈下。

雖然吳佩慈是大明星,但紀曉波在這場戀愛中佔據著主動權。在兩人吵架分手之後,吳佩慈主動出來道歉,公開表示是自己付出的不夠多,方才獲得紀曉波的原諒。

在忙著和女明星戀愛的同時,紀曉波也不忘利她們帶來的資源。

在香港中環的四季酒店,也就是大家俗稱的「 望北樓」裡,紀曉波憑藉身邊的女明星資源,開始頻繁的組局。他也成了「 港圈中最神秘的資本掮客」。

在一次聚會中,紀曉波認識了被稱為「 中環財神爺」的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賴小民。

賴小民曾在金融監管機構工作,後被調入四大不良資產管理公司之一華融。在賴小民的管理下,2012年華融實現扭虧為盈。

後來,賴小民在香港設立了華融國際,以華融國際為平台,開始進行資本運作。

2014年,華融國際高位接盤了紀曉波在天行國際的股份,收購價格為4.68億港元,相當於紀曉波之前收購價的33倍多。隨後,賴小民將天行國際更名為華融金控。

賣掉天行國際後的紀曉波,則將先前購買的殼股天然第一食品更名為博華太平洋,專心經營他的賭場業務。

一邊和明星女友談著戀愛,一邊開展一系列資本運作,紀曉波在香港的生活可謂是風生水起。

紀曉波的女友吳佩慈

2014年,是紀曉波人生路上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這一年,大陸開始強勢反腐,澳門賭場陷入低迷,美高梅澳門等三家賭場旗下貴賓廳的股東之一、明星疊碼仔黃山捲款100億港幣私逃,震驚澳門賭界。

紀曉波不得不尋找新的出路,他將目光從澳門轉向太平洋上的塞班島。

紀曉波與北馬利亞納州州長(吳佩慈微博)

塞班島在當時只是一個並沒有多少人關注到這個小島,所以博華太平洋很輕易的拿到了賭牌。

2014年8月,博華太平洋以1500萬美元/年的賭場牌照費,獲得了塞班島唯一賭場牌照,期限長達40年。只是博華太平洋需要在當地投資不低於31億美元。紀曉波豪擲數十億美元在塞班島上大興土木,建酒店、莊園、度假村、開賭場。賭場還沒建好時,就臨時租用當地的酒店開賭場。

即使是臨時賭場,也阻擋不了富豪豪擲千金的熱情,塞班賭場成了當時最成功的賭場。根據彭博商業周刊當時的披露,2017年上半年,博華太平洋的現金收入幾乎是澳門最豪華賭場的6倍。

2017年,紀曉波在塞班島打造的頂級酒店博華皇宮酒店投入運營。賭場開業時,懷有身孕的吳佩慈不僅親自下場宣傳,甚至提前剖腹生子以示慶祝。而且花了10億為婆婆崔麗杰定制了兩條中國龍放在賭場的大堂。

新賭場投入運營後,博華太平洋賭桌從臨時賭場的48張賭台、141部角子機增加至77張賭台、243部角子機。如果新賭場全部建成,這裡的賭桌數量幾乎可以再翻一倍。

新賭場吸引了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賭客,業績也一片火爆。

這其中就包括「 國產手機之王」金立手機的董事長劉立榮,外界傳言他在塞班賭場輸掉了100億元,而其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只承認輸掉了十幾億。

博華太平洋年報顯示,2017年營收同比增長75.7%,達到131.6億港元。而全年「 貴賓賭台轉碼數」達到3858億港元,同比增長53.6%。

這一年,博華太平洋還聯合主辦首屆塞班國際電影節舉辦,邀請了眾多知名演員與重量級導演參加,塞班島一時星光熠熠。

塞班電影節上紀曉波的母親

那是塞班島的高光時刻,也是紀曉波和吳佩慈的巔峰之時。

就在紀曉波轉戰塞班島,即將走上人生巔峰的時候,他背後的大佬車峰卻迎來了降維打擊。

隨著中國政府反貪、反腐力度的加強,車峰朋友圈的高官、紅頂商人G接連出事,消息傳到香港,車峰噤若寒蟬。

這位常住在香港四季酒店,經常為大陸出事官員「 撈人」的掮客,最終在北京被帶走,但再也沒有人能將他撈出來。

隨著車峰的被查,一批高官和富商倒下,敢出海賭博的人更少了,這也讓紀曉波的賭場生意頗受影響。

但這還沒完。隨著2018年「 中環財神爺」賴小民的被查,4年前華融國際高位接盤紀曉波手中天行國際股份的事情再次被挖了出來。

外界也一直傳言紀曉波被帶走調查。紀曉波的女友吳佩慈發布微博闢謠,還曬出律師函,否認紀曉波被帶走。

雖然紀曉波沒有被帶走調查,但他的「 王國」也開始不穩固。高度依賴「 貴賓」模式成為博華太平洋最大的風險點,隨著國內對外匯管理和反洗錢工作更加嚴格,很多大佬再想拿著資金到海外賭博或洗錢也更加困難。

在前三年收入暴漲之後,大客戶迅速流失,賭場收入大幅下降,博華太平洋很快陷入虧損當中。

2018年和2019年,博華太平洋合計虧損超過68.69億港元。

紀曉波母子原計劃投資240億港元建設的14萬平米的「 博華皇宮‧塞班」度假村,在一期項目完成後,二期工程也一再推遲。

博華太平洋的巨虧,又導致了資金的短缺,可謂是雪上加霜。

2019年5月,博華向日本金融機構GCMLtd借款5億美元,用於建設度假村項目。

紀曉波母親崔麗杰還向冠聯資本控股集團出售了140億股(總股本的9.79%)博華股份,所得資金全部用於公司的塞班島業務。

今年在8月10日,由於博華太平洋股價下跌觸發執行有關所持股份的保證金融資,崔麗杰的22.05億股遭強制出售。

如今博華太平洋的股價只剩下了0.01港元,成了「 仙股」。

就連紀曉波送給吳佩慈的價值高達3.3億港元香港半山海景豪宅,也已被連續抵押了三次。

紀曉波再次變得低調和沈默起來。就連曾經喜歡高調曬闊太太幸福生活的吳佩慈,也在微博上安靜了許多。

從闖蕩澳門的少年到塞班賭王,紀曉波用了22年;而從塞班賭王到如今負債百億,紀曉波只用了2年。

曾經的幕後大佬車峰和賴小民都已經伏法,在塞班賭場輸掉百億的金立創始人劉立榮消失在人們的視野,在紀曉波手上輸掉80多億的H先生又再度歸來。

起高樓、宴賓客、樓塌了,人生就像橢圓的橡膠跑道,兜兜轉轉又回到了原點。而在權利、金錢、美女交織的遊戲裡,一切終究只是海市蜃樓。

你以為你贏了,以為一切都是你的,那不過是因為入戲太深。時也命也,就像香港經典電影《無間道》中那句經典台詞,「 出來混,早晚要還的」。

來源       三公子的事務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