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連岳

文 : 王五四

四川封面新聞記者在深圳報道孟晚舟歸來,電腦竟然被人群中竊賊偷走。我的朋友宋石男評論說,這小偷的行為是一個寓言:當你為晚舟歸來而熱血沸騰的時候,你可能正在失去某些重要的東西。

一些人失去,一些人必然得到。比如連岳,就得到了「聖人」封號。這封號來自他的粉絲。他的粉絲是粉紅色的,他這個聖人也是粉紅色的。

粉絲們太客氣,只叫連岳聖人,沒叫他民族英雄。他們太沒出息了。孟晚舟是不是民族英雄我不知道,但連岳一定是民族英雄。他的感想很敢想,說美國是霸權主義、強盜主義,說他們的文化基因是強盜,說他們的政治體制只有一個目標「奴役和掠奪全世界」,希望連英雄的這番話能讓美國政府懸崖勒馬,能讓美國人民奮起抵抗邪惡政權,同時也希望廣大連英雄的粉絲踴躍購買他的商品,讓他早日財務自由移民美國,同時建議連岳老師改個名字,鐮刀揮得更自如,割起韭菜更直接更快樂——鐮樂。

很多人說連岳變了,其實他根本沒變,早年他一直在談自由,不是你們自作多情想的那個自由,而是財務自由,眼瞅著做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無法財務自由,那就做賣國貨的電商民族英雄唄。只不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無腦者的錢好賺,但也要見好就收,否則被反噬的命運誰也逃不掉。再者,領導人都說了,「有一千條理由搞好中美關系」、「寬廣的太平洋足夠容納中美兩大國」,你為了賣點貨一個勁地制造對立和撕裂,有點像趙本山老師說的「老鼠給貓當三陪掙錢不要命」。你以前說過「一談到給予其他國民像你一樣的自由,你就把頭埋進沙堆,水米不進,除了說你特別蠢、特別壞以外,可能也找不到甚麼別的形容詞了。」我把它簡化成「蠢逼壞逼」,除了這個,我的確也是找不到別的詞形容你了。

中國最後一個太監孫燿庭說,「看到皇帝大婚,我高興的一夜沒睡。那個婚宴場面啊,盛大的不得了,打心眼裡為我大清的繁榮昌盛感到無比自豪,感覺大清國會一直這樣強大穩定下去,再執政一二百年都沒問題。」這話看著合情合理,但一琢磨味兒就不對,作為一個不完整的男人,看別的完整男人娶媳婦,心裡難道只有高興嗎?但太監的高興又確實是由衷的。大清的繁榮穩定跟別人的關系或許不大,跟太監的關系可太大了,太監依附於那套體制,身家性命財務自由全靠它了。這樣的選擇我也能理解,怕就怕是你剛淨了身,大清亡了。孫燿庭說這話時,大清已經亡了十年,說完這話兩年後溥儀被趕出紫禁城。當然,這語錄完全可能是假的,不過沒關系,孫燿庭可以向連岳學習,翻手為自由覆手為財務自由,只不過把根留住這件事,是心中永遠無法釋懷的痛了。

可是連岳才不會管甚麼根的問題,他早已徹底虛無,一個徹底虛無的人是不會要甚麼根的,他只要他的生意,他不會管那些自由派怎麼看,他認為自己比他們有錢,而有錢就是成功。如今五毛也內卷得厲害,要守住自己的生意,就必須更大幅度地撅起屁股,高點,再高點,沒事,再試,總能賣下去。粉絲說他是聖人,聖人不死大盜不止,不過他不配稱大盜,他更像個小偷,偷他的過去,塞進他的未來中,他不需要自由,只想背著他的夢,一步步向前走,他給的永遠不重,永遠粉紅。

來源  默存格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