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小部分,換取大部分,是正義的嗎?

深圳疫情

文:漫天霾

到底對立不對立,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判斷。有些人就是有一種特殊的本領,可以對明顯發生的事實視而不見。

圖片

在視頻中,他還說:

我們可能在實施某些策略和措施的時候,在短期內犧牲了一部分人生活的便利性,或者使局部地區短時間內經濟受到一定影嚮,但是我們可以換取最廣大地區、最廣大人民的正常生產生活和經濟發展。

首先我們應當明確的是,經濟不是GDP,經濟就是人類生活。人類生活離不開生產、交換,分工與合作。這就是經濟。所以說犧牲經濟,實際上就是犧牲人類生活。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處境,都有不同的偏好和價值排序。危險,是一個極其主觀的概念。下礦井很危險,但是有人去幹,是因為相比於這個危險,他認為坐在家裡沒有收入更危險,他的選擇已經證明了下比不下好。下礦井的收入,補償了他的風險,否則他就不會去。如果你因危險就禁止他下礦井,只會使他的處境變得更糟。

病毒很危險嗎?戰爭其實更危險。但是在炮火連天的時代,經濟仍在執行,人們仍然在出門討生活。是他傻,不怕挨炸彈嗎?並不是。他知道兩害相權取其輕,他知道需要冒一點風險,否則就是坐以待斃,橫豎都是死,何不試一試?這都是很簡單的道理。

所以,在任何時候,都應當把選擇的自主權留給每個人,讓他在私產原則內——即自己的自由,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界——做出權衡和決策。如果以自己的主觀判斷來代替別人的主觀判斷,那不是為了他人更安全,而是為了實現將自己的價值觀淩駕於他人之上的願望。

你最好不要把自己當上帝。

那麼,「在短期內犧牲了一部分人生活的便利性,或者使局部地區短時間內經濟受到一定影嚮,但是我們可以換取最廣大地區、最廣大人民的正常生產生活和經濟發展」,看起來非常有大局觀,有長遠眼光,「換取」得很劃算。

真的如此嗎?

我們首先弱弱地問一句:他們要是不願意換怎麼辦?

很顯然,答案是:必須換,沒得選。

那麼邏輯一致地,一個邨子有一個紅發男孩,人們視他為惡魔,把他關進地下室,據說能夠保證大家的平安,這樣做是正義的嗎?這是連愚蠢的社民主義者、平等主義者邁克爾·桑德爾都表示懷疑的問題。

托馬斯·達德利海上食人案中的三個人,看到奄奄一息的帕克,在絕境中結束了他的生命,靠分食他熬到了獲救,是不是正義?

把600萬猶太人送往奧斯維辛,也是為了換取最廣大的、高等的雅利安人的長遠幸福,是不是正義呢?

這樣的例子可以無限舉下去。每個人都能意識到,倫理是要先於「功利」的。

被錯誤理解的功利,以為效用可以計算,並且可以跨人際進行比較。這是最荒唐的事情。請問你怎麼說我喜歡看電影比看書多2.5倍?又怎麼比較張三比李四幸福250倍?你又怎麼衡量一個化學家與三個農民之間的價值?

所以,首先是每個人都是不能被某個宏大的目標而犧牲的。其次是功利,必須按照米塞斯主義的個人主觀層面去理解,你不知道別人的處境,不知道他的價值排序,因為只有行動才能展示出他真實的偏好;你也不知道他的時間偏好,不知道他怎樣看待當前與長遠。效用只能是個人主義的,它不是基數的,而是序數的、排序的,既不能客觀地計算,也不能加總一個效用總和,更不能跨人際比較。

否則的話,那些不願意被犧牲的人相對於這位專家,是多數,他們能不能把你當作紅發男孩那樣犧牲了,以換取他們的自由?如果你真誠堅信自己的學說,就應該答應他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