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俄羅斯那麼多將軍被斬首

俄羅斯

文:西奈山峰

寫了一些俄烏之戰的文字,從來不涉及具體的戰爭細節,我思考的是戰爭的性質問題。在我這裡,如果戰爭性質是邪惡的,攻城拔寨毫無意義;相反,如果戰爭的性質是正義的,戰死沙場也無愧尊榮。

俄羅斯

今天我倒想分析一個具體一些的問題,為甚麼俄軍那麼多將軍被對方斬首。

古代傳奇小說裡面,有刺客千裡之外取人首級的傳說,但那只是傳說,如今卻真真切切地成為了現實,那就是各種無人機防不勝防的精準地定點斬首技術。

是的,這是技術,是影像識別、航空航天、遙感遙控等高科技在殺人領域中的實際應用技術。

俄方獵殺對方重點人員的消息也並非沒有,但無論數量質量都無法相比,直接原因就是俄方的技術不如對方先進,所有的戰績幾乎都是大規糢作戰、傳統的轟炸、圍殲取得的。

那麼,為甚麼會出現這麼大的差距?它更深的原因是甚麼?

眾所周知,與俄方對陣的,其實並不是烏克蘭,而是西方。那些烏克蘭武裝使用的先進武器包括斬首武器,沒有一樣是烏克蘭研制的,都是西方研制教給他們使用的。

而傳統概念中,西方的文化是基督教,俄羅斯的文化是東正教。而另一個眾所周知的說法是,基督教是科學的搖籃,其它文明不具備獨立發展科學的因素,比如東正教文明。

似乎如此,但這裡面又有極為重要的環節,它不僅僅表現為一種文明與科學發展的關系,還表現為一種文明與其社會形態演變的關系。

一、科學何以誕生?

科學現象亙古就存在,人類也陸陸續續發現了一些規律性的自然現象。但是,能稱之為科學則是從科學方法確立開始的。

請神驅鬼,這些當然不是科學方法,但人類自古以來就把這些當成某種最高智慧,雖然有許多思想家不斷質疑,也沒能占據認識論的主流。

直到約翰-洛克出版了《人類理解論》,講清了如何獲得的知識才是可靠可信的,簡單來說就是:可靠的知識不包含超自然現象,只能在自然現象中去探尋。

經驗主義哲學由此創立,科學方法也由此奠基。從那時起,對自然現象的研究中,再也沒有形而上學、怪力亂神的立腳之地。各種學科按照這種方法漸次累積,科學不斷呈現指數級的發展。

二、文明對科學的影嚮

洛克的這個發現,與西方文明有甚麼關系?要知道,洛克之前自然神論,自然神論之前是宗教改革,如果沒有宗教改革和自然神論,洛克的這種思想就是離經叛道,該被定為異端處死的。

俄羅斯呢?東斯拉夫人比洛克早800年就接受了當時的基督教,之後因為拜占庭敗於伊斯蘭而斷絕了與歐洲基督教的關系,所以沒有經歷過宗教改革,所以也沒能像自然神論者洛克那樣創立科學理論。

彼得大帝打通了與歐洲的聯繫,羅蒙諾索夫這樣的俄羅斯科學奇才得以誕生,之後,羅巴切夫斯基,切比雪夫,斯托列托夫,門捷列夫,波波夫,博特金,皮羅戈夫,巴甫洛夫,梅契尼可夫,佐利金等一大批巨匠級科學家代代湧現。如果沒有他們的學術貢獻,現在所謂的西方科技文明,是絕對不可能發展到這個程度的。

俄羅斯科學界遵循的是洛克的經驗主義科學方法,但是俄羅斯人文界遵循的卻仍然是理性主義的路子。最嚴重的,當然就屬蘇聯的那些締造者們了。

這與東正教有關嗎?有,因為是東正教的彌賽亞情結塑造了這些人文學者,導致他們在人文領域忽視老老實實的經驗主義方法,未能營造出自然科學領域充分自由的發展環境,讓那麼多本族偉大科學家的偉大發現成了屠龍之技,白白為西方人做了貢獻。

三、文明的果實

自洛克之後,西方在自然科學領域遵循了洛克的經驗主義方法,在社會政治領域遵循了洛克的《政府論》原則,這才有了二百多年德賽二先生的交相輝映,才有了萬馬軍中千裡之外取敵將首級的科學技能。

而俄羅斯沒有經過宗教改革洗禮,自然神論也未能成為潮流,雖然在自然科學領域群星熠熠,但在社會人文領域卻缺乏配套制度,尤其是蘇聯的70年,將沙俄時期剛剛成形的自由風氣徹底截斷,許多自然科學未能吸收西方一線的成果,逼得自己走了許多獨辟蹊徑的旁門左道。

比如二戰之後,美蘇都開始發展起電子管計算機。1946年,美國的第一臺通用計算機ENIAC誕生。1950,蘇聯第一臺計算機МESM (МЭСМ)投入使用。

但是從這之後,蘇聯沒有繼續追趕美國的腳步,而是逐漸走上不同的技術路線。電子管、三進制、全境自動化系統OGAS……雖然在實用領域未能創出高效奇跡,但在學術價值上都是頂尖級別。

比如1962年提出的全境自動化系統OGAS,其實就是可支持線上貨幣流通的電子經濟體系,放在當下,也就是隨處可見的電子支付。

不過因為這個系統過於超前,在1970年代初期遭到諸多領導官員反對。由於沒有申請到足夠的資金,OGAS也就被無限期擱置。

而這些沒實現的科技,最終都跟著蘇聯解體煙消雲散。隨著蘇聯解體,大量技術人才出走歐美

這些人中,有後來的英特爾首席處理器設計師、主導了奔騰III架構的Vladimir Pentkovski,也有支持向量機之父Vladimir Naumovich Vapnik。

四、重要的是未來

從諾貝爾自然科學獎可以看出,從諾貝爾獎誕生之前的俄羅斯民族的那些偉大科學貢獻也可以看出,俄羅斯民族的科學能力是無可置疑的,東正教雖然沒有經過宗教改革和自然神論的洗禮,但它並沒有成為俄羅斯民族科學發現的障礙。

落後的原因出在社會人文方面,尤其是蘇聯的意識形態,蘇聯惡果影嚮至今,比如穀歌的創立者謝爾蓋·布林,就是在1979年他6歲時全家自蘇聯移民至美國。他的父親成為一位在馬裡蘭大學任教的數學教授,而母親則為美國航空航天局的戈達德太空飛行中心工作。

但是,與俄羅斯一樣,西方的人文領域在現代也出了問題,由宗教改革,到啓蒙運動,到現代化,到後現代化,到「新世界秩序大重置」……人們終於感覺到,人類已經走到了俄羅斯拋棄了的蘇聯的2.0版本。並且成了現代西方乃至人類文明的主流。

這有甚麼不好嗎?決定高科技成果如何使用的,只能是極少數精英政客,以科技強大的能力,這就意味著極少數政客精英很容易操縱全人類的命運,決定全人類的存在方式。其結果必然後像這位大名鼎鼎的赫拉利所說的這樣。

此次戰爭標志著俄羅斯又要走一條與世界不同的道路,它不會是蘇聯重來,也不會配合所謂後現代西方文明「新世界秩序」的大重置,而是更接近羅曼諾夫王朝時期與當時的英美比肩的社會形態

而這種社會形態,在西方稱之為現代化時代,是後現代的西方再也回不去的社會形態,而對於俄羅斯來說,它還有充足的資源和空間發掘它的潛能。

這片土壤,結出過羅蒙諾索夫,羅巴切夫斯基,切比雪夫,斯托列托夫,門捷列夫等累累碩果,只要不再像蘇聯那樣折騰,假以時日,萬物生。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