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之戰:換一個視角來觀察

烏克蘭

文: 古原 

俄烏之戰震驚世界,網上大多能看到的是各種站隊和情緒表達。

我想換一個角度來理解這件事,或許,這個角度,會給你不一樣的感受。

概念定義

我把俄羅斯定義為帝國,而將烏克蘭定義為民族國家。

這兩個定義,均為中性,沒有任何價值善惡判斷。

何清漣:俄烏戰爭,一場不由烏克蘭自主的戰爭

什麼叫帝國呢?

一種叫狹義的定義,比如指君主統治的強大的國家,這個定義對於現在的世界沒有意義。

另一種叫廣義的定義,那就是指在現代國際政治范疇內,一個較大地理區域內、涵蓋較多人口和種族,建立有鮮明特征的政治、經濟、社會、軍事體系與人文價值觀,形成一定的國際政治體系,並在一定范圍內推廣、維護這種體系的國家。

俄羅斯就是這麼一個帝國,統治疆域極大,人口達到1.4億,人口包括了俄羅斯人、韃靼人、巴什基爾人、楚瓦什人、車臣人等不同民族,並且,俄羅斯帝國有著鮮明的、與眾不同的人文價值觀。

這個帝國,在1913年時達到頂盛,曾擁有1.7億人口,面積高達2200萬平方公裡,帝國內擁有數十種不同民族的人口。

帝國是十九世紀之前,是人類社會中,最為常見的一種國家形態。

很多帝國,耳熟能詳,比如大英帝國,大清帝國,蒙古帝國,奧匈帝國,莫臥兒帝國等,我們還可以將十八九世紀殖民全球的歐洲各國皆稱為帝國,比如法蘭西帝國,德意志帝國,荷蘭殖民帝國,意大利帝國等等。

這些帝國,都符合上述定義。

接下來就要談民族國家的定義了。

民族國家則是歐洲的特產了。自十九世紀起,現代性民族自治理念下,產生了民族國家這一個政治形態,區別於帝國,民族國家是以一個民族或少數幾個民族組建的政治實體。

與歐洲在傳統帝國或王國不同,民族國家成員效忠的對象為有共同認同感的「同胞」及其共同形成的體制。認同感的來源可以是傳統的歷史、文化、語言或新創的政治體制。

在亞洲,最早有清晰的民族國家概念的國家就是日本了,單一民族為主體,並且擁有幾乎無競爭的統一宗教,由於其島國的地理特征,形成了最早的天然民族國家。

世界上大部分民族國家則是在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成立的,民族國家往往站在帝國的對立面,是從帝國分裂出來的。

比如奧匈帝國的覆滅,就產生了十三個以上的小國,這些小國基本上最後都成為了民族國家。

烏克蘭,這個名詞,就是一個民族的名字。

約從14世紀起,烏克蘭人開始脫離古羅斯而形成為具有獨特語言﹑文化和生活習俗的單一民族。

這個民族在歷史上,主要是被俄羅斯帝國統治,自1654年東烏克蘭並入俄羅斯,到1990年蘇聯解體,東烏克蘭在長達數百年的時間裡,一直是俄羅斯帝國的組成部分。

西烏克蘭則在少數時間內(1918-1939)曾歸屬過波蘭,西烏克蘭還有一區域在1918年之前屬於奧地利。

而當代烏克蘭國家的成立,則是以烏克蘭這個民族為主體建立的民族國家,他是烏克蘭民族主義的象征,也是面對俄羅斯帝國(包括蘇聯帝國)民族分離運動成功的結果。

那烏克蘭當然就是符合我定義的民族國家的標准。

順便說一句,那從這一定義出發,美國和中國分別是什麼國家呢?

顯然,中國是一個帝國形態,而美國起源於盎格魯-薩克遜種族中的新教徒,不管從民族還是文化價值觀,都有其獨特性,所以美國是起源是民族國家,但今天的美國,則完全符合帝國的定義,美國是從民族國家逐步演化成帝國的。

再次聲明:帝國與民族國家,皆為中性詞,只為了區別不同的國家形態,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區分,是為了便於理解這一場俄烏之戰。

歐洲的民族主義進程

之所以要先定義民族國家與帝國,是為了論述不同觀念之間的區別,正是因為這些不同的觀念也會導致人們對待事物不同的態度。

我先請問,坊間最常見的說明俄羅斯立場的用詞,臥榻之下,豈容他人安睡,這是民族主義思想嗎?俄羅斯這種帝國式的國家形態下,這種觀念並不叫民族主義,而是叫國家主義。國家高於一切,才是極端國家主義觀念的特征。

那民族國家的常見的極端觀念是什麼呢?是民族主義,那就是民族高於一切。烏克蘭禁講俄語,就是這一觀念下的產物,這種觀念追求的是民族的純粹性,統一性。

那麼,在歐洲,這兩種觀念,哪一種更為強大呢?

當然是民族主義。民族主義這種觀念,自十九世紀在歐洲創立以來,成為歐洲影響力最大的觀念類型,並塑造了歐洲現在的基本狀態。現在的歐洲各國,基本上都是民族國家。

當年最大的帝國,大英帝國,歷經上百年的去帝國化,現在可以接受蘇格蘭獨立,這就叫作帝國觀念已完全崩塌,也許有一天,英格蘭這一國家會出現,成為一個標准的民族國家,而蘇格蘭、愛爾蘭,之所以出現分離傾向,也是民族國家觀念的結果。

法蘭西民族,德意志民族,這兩個主體民族,分別構成了歐洲大陸上最大的兩個民族國家,甚至可以說,只有構成一定數量級別的民族,都在歐洲完成了獨立建國的目標。

原來的捷克斯洛伐克,變成了捷克和斯洛伐克兩個獨立的國家。而捷克只有一千萬人,斯洛伐克只有五百萬人,加起來,還不如中國一個一線城市的人多。

更為典型的就是南聯盟的分裂了。

南斯拉夫是一個多民族國家,接近帝國形態,由五個主體民族(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斯洛文尼亞人、穆斯林族和阿爾巴尼亞族)組成,現在分裂成了六個共和國(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克羅地亞、馬其頓、黑山、塞爾維亞、斯洛文尼亞),最大的共和國600多萬人,最小的則只有60萬人。

還有一個實質獨立但未獲承認的國家,那就是科索沃。

今天,我們在看俄烏之戰的熱鬧。

但自1991年起,南斯拉夫這個國家的分裂大戲,就演到了2008年。

就算是我們眼中的發達國家比利時,今天還在鬧民族矛盾,兩大民族,弗拉芒族和瓦隆族也是爭論不斷。也許有一天,兩族和平分手,各立政權也是不奇怪的。

保加利亞則逼迫境內土耳其族人改名字,進行制度性歧視,最後將多達數十萬的土耳其族人逼的變賣家產離開保加利亞。

歐洲這一場民族主義觀念推廣於十九世紀,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形成了第一次高潮。

一戰後,俄羅斯帝國重創,奧匈帝國滅亡,在民族主義視角下,對抗古老帝國追求獨立,則是天然之正義。

這其中,美國總統威爾遜功不可沒,因為正是他在巴黎和會上提出,十四點和平原則,這個原則成為未來全球民族主義運動的重要綱領,影響深遠。

一戰後,歐洲一下冒出來一堆民族國家,但這時的民族國家,還多以少數民族共建的方式出現。

第二次高潮,則是在二戰之後,二戰之後,老牌歐洲帝國紛紛化身為民族國家,而他們當年的勢力范圍則大多成為了民族國家,但引發二戰的,則是最為殘酷的民族主義,那就是納粹德國。

民族主義的最惡劣表現,那就是種族主義了,他不再只是用共同的語言、習俗、宗教、膚色來區分民族,而是將人種作為崇拜對象。

這是一種以自我為中心的態度,認為種族差異決定人類社會歷史和文化發展,認為自己所屬的團體,例如人種、民族或國家,優越於其他的團體。

第三次高潮,則是東歐劇變了,蘇聯帝國的崩塌帶來的後果和當年的奧匈帝國一樣,無數新的民族國家誕生,伴隨其中的,就是劇烈的民族沖突。

現在的歐州絕大部分國家成為了單一主體民族國家。歐洲不但是民族主義觀念的興起之地,還是民族觀念執行的最為徹底的一個地區。

歐洲民族國家的痛苦

有不少人把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等同,認為這二者很難進行區分。

我部分同意這個意見,因為這二者皆為集體主義,有時的確不好區分,在民族國家中,國族往往是一體的,這兩種觀念是會產生重疊的。

但我依然認為,有必要區分這兩種觀念在現實中產生的不同後果,盡管差別很細微,但卻可以讓我們對歐洲大陸上長期的民族問題,有一個更加准確的理解。

首先我要再一次定義極端民族主義,我在此文中提到的極端民族主義,並非民族認同、文化認同這種普遍的、任何成年人都具備的思維方式,而是指將民族至上的一種極端意識形態。

如果要我給他下一個定論,那就是:極端民族主義是一種對其他民族的恨,而不是對於本民族的愛。

我不會將捷克斯洛伐克的分裂定義為極端民族主義,我只會定義為這是民族國家觀念的結果。

但如果你觀察南斯拉夫的分裂,多年的戰亂與相互的種族屠殺,你自然會同意我這個結論,若沒有對其他民族的恨,怎麼會對互不相識的陌生人舉刀以死相拼呢?

那麼,這個恨,是從哪來的?

歐洲各民族之間的恨,當然來自於歷史,以及人們對歷史的解讀。

在二十世紀依然能引發大規模民族沖突的民族矛盾,一多半來自於二戰。

南聯盟是這樣,今天的烏克蘭也是這樣。

二戰期間,納粹在南斯拉夫地區扶持了克羅地亞族的法西斯政權,叫烏斯塔沙,在此之前,塞爾維亞族與克羅地亞族雖然有矛盾,但從未發生過大屠殺。

在納粹德國的支持下,克族為主體的法西斯政權屠殺了約50萬塞爾維亞人,並有20萬人被迫改變信仰為天主教,還有25萬人被驅逐。

為了報復,塞族有部分人也委身意大利,成立切特尼克的法西斯組織,屠殺了部分克族人和穆族人。

在南斯拉夫成立後,幾個族群之間的歷史仇恨被壓制,當南斯拉夫不存在時,這個歷史問題就導致了在現代文明的歐洲,依然出現種族相互屠殺的慘劇。

塞族、克族、穆族,都在自己佔優的控制區,只根據民族身份就展開了各種種族清洗活動,甚至原本生活一起的好友,鄰居,也不得不走上戰場,相互殺戮,甚至還慘無人道的對他族的婦女進行大規模強奸和性奴役。

沒有任何一方是正義的,沒有任何一方的民族政權沒有染上他族無辜百姓的血跡。

受過高等教育的巴爾干人,僅因為種族不同,就如遠古部族一樣,在現代歐洲上演了原始人類的屠殺大劇。

經歷過這一切,不同的種族還能在一起生活嗎?

而烏克蘭呢?可能與很多人的想象很不一樣。

不少人喜歡站隊,是小時候看戰爭電影的思路來看世界,好人在和壞人打架,我得支持一個。

如果要你評價克族政權和塞族政權,你站哪一邊呢?也許你說,是克族先發起屠殺的,但塞族政權就有權屠殺克族的無辜百姓了嗎?哪個政權能夠得上你評為好人呢?

我們需要從烏克蘭族與俄羅斯族的民族矛盾來看烏克蘭。

這裡要提到一個關鍵人物,那就是班傑拉。

2010年1月,烏克蘭總統尤先科追授班傑拉為「烏克蘭英雄」。

這是一個爭議性非常大的人物,他是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當下的精神偶像,但卻是以色列痛恨的納粹幫凶。

這位班傑拉,是烏克蘭民族獨立運動的頭領,當波蘭佔領西烏時,他刺殺波蘭高官被捕入獄,納粹佔領波蘭後將其釋放,為了達成統一烏克蘭之目標,他將矛頭對准了當時統治烏東的蘇聯。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是班傑拉的信念,也是無數極端民族主義者不擇手段的體現。

班傑拉主動向納粹德國靠攏。

幫助納粹德國打擊了當時的蘇聯紅軍,在納粹德國佔領烏克蘭後,又成為在烏克蘭屠殺猶太人和親蘇份子的排頭兵。接著還成為納粹德國的附庸軍去鎮壓波蘭民眾反納粹的起義。

這個人在現在的烏克蘭極端民族主義眼裡,叫烏克蘭的國父,因為他親手起草了烏克蘭的《獨立宣言》。

而當時的烏克蘭極端民族主義者,在納粹德國佔領波蘭後,還對波蘭平民發動了沃倫大屠殺。

波蘭歷史學者普遍認為「沃倫大屠殺」至少造成10萬人非正常死亡,其中有6萬人是波蘭人。這其中絕大多數是婦孺。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烏克蘭丈夫只有殺死自己的波蘭妻子才能活下去,而村莊裡的烏克蘭男人倘若拒絕向自己的波蘭鄰居下手,那麼就會以叛國罪被處死刑!一個烏克蘭少年就因拒絕動手,而被自己的親叔叔活活鋸死。

烏克蘭成為蘇聯一部分時,當然是吃盡苦頭。

集體農莊模式導致烏克蘭大飢荒,數百萬人死亡;大肅反,也讓無數烏克蘭精英命歸黃泉。當蘇聯解體時,這一切,都被轉化成為了民族矛盾。

當年反蘇聯的班傑拉,因為其反蘇立場和對民族國家的追求,成為了當代烏克蘭的英雄。

烏克蘭民眾走上街頭為其慶祝生日時,只有以色列表達了極大的憤慨。

捷克總統澤曼說「烏克蘭新納粹主義抬頭趨勢明顯,而這一現象並沒有引發烏克蘭本國和歐盟的譴責,這很不正常」。

是歐盟官員不懂歷史嗎?不是,他們不過是在重復歷史。當年納粹德國之所以被歐洲各國寬容,因為納粹反蘇。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一句話,依然在發揮作用。

烏克蘭極端民族主義者的納粹傾向,被歐盟利用成為反制俄羅斯的工具,所以他們又一次選擇了綏靖。

烏克蘭極端民族主義者的理念並不新鮮,烏克蘭是烏克蘭族的,話外之意很清晰,俄羅斯族的就是敵人。

烏東地區和克裡米亞被俄羅斯能搶走,是普京很牛嗎?不是,是當地的人群以俄羅斯族為主,只有當地人口的配合,普京才能完成鯨吞。

烏克蘭的極端民族主義者,還組建了自己的民兵隊伍,以屠殺烏克蘭境內的俄羅斯族人為目標。他們的目標是,留土不留人,烏東的土地、克裡米亞的土地還我,俄羅斯族人,要麼回俄羅斯去,要麼殺死。

烏東就發生過多次針對俄羅斯族人的屠殺行動。

而在烏克蘭政府層面,已經配合開展類似的種族清洗活動,比如用法律規定禁用俄語。

2021年7月1日,烏克蘭最高拉達(國會)在幾乎未經討論的情況下以325票贊成票通過了極具極端民族主義色彩的第5506號法案,即《烏克蘭原住民權利法》。一般來說,這種法律是保護少數民族的,但原住民卻把俄羅斯族人排除在外。

這意味著,俄羅斯族人將無權享有廣泛的文化、經濟、教育和語言的權利,他們不能創辦使用自己語言的大眾媒體,不能建立自己的學校,也不能從國家財政預算中獲得補貼來資助社會、文化或代表機構。

那麼,你真的認為烏克蘭政府和這些極端民族主義者值得你站隊嗎?

我當然反戰,這個寫的人很多了,我就不寫了,我反對俄羅斯國家主義下的戰爭擴張行動,無數無辜者將成為代價,但我肯定不站隊,因為另一方也不是什麼好鳥。

普京成功了,烏克蘭族的平民很慘,澤連斯基成功了,烏克蘭境內的俄羅斯族人會很慘。

都TM不是好鳥,都是針對平民的暴力機構。這個世界不止只有一種壞。

我只想提供一個新的角度,讓你思考。歐洲,並不是你想的那麼的文明。

也許,這不過是兩個集體主義野獸搏斗後禍及無辜百姓的故事。

這樣的故事,在歐洲,並不是新鮮事。烏克蘭,也不過就是上一個南聯盟的故事翻版。

 

來源  古五古六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