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俄烏戰爭是場悲劇

從2月21日普京宣布承認烏東地區的兩個分離主義「共和國」,到24日凌晨起俄軍在烏克蘭開展「特別軍事行動」,俄烏戰爭終於爆發了。這是一個悲劇。本文所說的「悲劇」,含有三層意思。

第一,俄羅斯、烏克蘭都是東斯拉夫人國家,兄弟之邦,怎好同室操戈?

一般認為,公元九世紀起位於現代烏克蘭的基輔羅斯,是東斯拉夫民族的共同文化母國。十三世紀,蒙古人西征,基輔羅斯被滅,分裂成多個羅斯小國,並獨自演化出烏克蘭、俄羅斯、白羅斯三大分支民族,羅斯民族進入了漫長的分裂階段。數百年後,俄羅斯帝國崛起,才將基輔羅斯的版圖和民族完全統一。

因此,今日的俄羅斯、烏克蘭這兩個國家,其歷史是交織在一起的,是兄弟之邦。兄弟之間的恩怨情仇,哪裡理得清?不管怎麼打、怎麼吵、怎麼分,兄弟之情畢竟超越於一切麻煩、矛盾。兄弟能有多少?世上到哪去找兄弟?

第二,俄羅斯、烏克蘭都是共產主義的受害者,創傷至今沒有完全癒合。

近代俄羅斯,由於其特殊的形成過程,被稱為歐亞國家,其文化和宗教不同於西歐。但在彼得大帝(1672—1725)的帶領下,西化改革,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等全方位發展,俄羅斯成為歐洲大國之一。但可悲的是,共產主義運動應劫而起,1917年列寧搞的十月政變,斬斷了俄羅斯的正常國家發展道路,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共產國家,慘歷浩劫。

普京曾於2021 年7月發表《論俄羅斯人與烏克蘭人的歷史統一》一文,又在2月21日晚的電視講話中,概述「現代烏克蘭」的出現、加入「蘇聯」及獨立的過程,痛斥列寧和共產黨對俄羅斯的禍害,稱「列寧和他的同志對俄羅斯採取了一種非常粗魯的統治方式——分離、撕毀了它自己歷史領土的一部分。」為什麼這麼做呢?因為「革命後,布爾什維克的主要任務是不惜一切代價,確切地說是不惜一切代價,繼續掌權。」普京堅決地說,「從俄羅斯及其人民的歷史命運的角度來看,列寧主義式的國家建設原則不僅是一個錯誤,而且正如很多人所說,它比錯誤更糟糕。」

1991年,蘇共垮台,前蘇聯人民終於擺脫了共產黨的統治,這是一個歷史性的偉大時刻。獨立後的俄羅斯、烏克蘭尋找各自的發展道路,都有一個清除共產餘毒、重建文化、經濟轉軌、政治轉型的歷史課題。可惜,兩國至今還沒有把這個課題完全解答出來,兩國還在激烈碰撞著,這次俄烏戰爭就是表現之一。

第三,俄、烏及相關方美、歐、北約現在鬥爭激烈,而他們真正的共同敵手卻是中共。

近代以來,人類文明的形態有了根本性變化,在發達程度飛躍提升的同時,負面的東西——共產主義運動——也喧囂而來。在短短一個世紀的時間裡,共產主義造成了上億人的死亡。其所到之處永遠伴隨著謊言、戰亂、饑荒、獨裁、屠殺和恐懼,造成社會道德體系和生態體系的全面崩潰。

自由社會和共產政權進行著殊死搏鬥,最後,上世紀末社會主義陣營解體。但是,國際社會在興奮之餘,卻忽視了中共——這個殘存的最大共產政權。1989年的「六四」大屠殺和1999年的迫害法輪功,都沒打破西方對中共的改良幻想和綏靖政策,同時美歐與俄羅斯圍繞著北約東擴問題扳手腕,這些都致使中共坐大,成為自由社會的最大威脅。現在,中共羽翼已成,國際社會才開始警醒。

近代史充分證明,共產主義(當今中共是其主體)是人類的最大敵人。在這方面,美歐和俄羅斯有著最大的共同利益,因為俄羅斯畢竟拋棄了共產主義。美歐應有足夠的耐心和付出應有的精力,幫助俄羅斯融入歐洲大家庭,平衡包括烏克蘭在內的前蘇聯東歐國家與俄羅斯各自合理的安全期望,美、歐、俄之間達成歷史性的戰略諒解,在善意而不是敵意為基礎實現北約轉型和擴大,讓俄羅斯最終也能加入北約。

這是抗擊中共惡魔之所需,也是歷史的大格局。否則,中共「瞞天過海」,通過「分化瓦解」和「各個擊破」策略,一步步去實現其全球野心(中共有所謂「三步走」戰略),那就不堪想像了。

結語

俄烏戰爭,用中國人的話說,是「親者痛、仇者快」。如果俄、烏以及美、歐、北約等各方,不被戰爭和仇恨所驅使,都能站在歷史的高度上,從新審視和規劃相互之間的關係,方為各方之幸,也是世界之幸。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