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真敢用核彈嗎?

普京

文:西奈山峰

當地時間2月27日晚,普京命令將裝備核武器的俄軍戰略威懾部隊升級特殊戰備狀態。

普京

當今的核彈是氫彈,同樣重量的氫彈威力勝過當年投在日本的原子彈的數以百倍,而小型化的彈頭可以搭載高超音速導彈,任何防空系統都防禦不了。

聞聽普京此言,絕大多數人都認為那只是普俄的虛張聲勢,因為一旦動用核彈,俄羅斯必然亡國滅種,認為普京不敢。

我認為普京是敢於使用核彈的。

此次對烏克蘭的戰爭,普俄當然知道當今世界會有何反應,這在當今主流價值觀看來是侵犯主權國家的行為,群起而攻之,全民共討之,經濟制裁甚至軍事幹預,都是免不了的。

普俄明明知道這些,卻仍然義無反顧地開幹,表明他們對利害關系是經過綜合考慮的,只有認為自己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才敢於這樣冒天下之大不韙。

那麼是甚麼讓普俄判斷自己已經到了生死存亡關頭而不惜決戰呢?那就是北約東擴,北約把幾分鐘就能打到莫斯科的導彈部署在烏克蘭。那樣就等於敵人把刀子架在了脖子上,隨時可以取其首級。

按理說,同為東斯拉夫人的烏克蘭離北約更近,他們怎麼就不怕北約的導彈威脅呢?

因為烏克蘭下定了「棄暗投明、脫俄入歐」的決心,要與昔日的敵人聯手對付俄羅斯。

那麼,俄羅斯就不能像烏克蘭一樣棄暗投明歸順北約嗎?不是沒想過,普俄曾經三次想加入北約,但是北約沒收,拒收的理由,一般來講有三:一是它的前身是蘇聯,二是羅馬人自古以來對斯拉夫人的歧視,三是宗信傳統不一樣。其中最根本的,是俄羅斯的宗信問題。

普京執政後,把東正教視為凝聚和規範俄羅斯人的意識形態,這個東西才是當今歐美深層精英們的大忌。

所謂歐美深層精英,包括歐美各左派政黨的高層人物,左派知識分子、左派思想家、左派哲學家、資本家,這些人有的為世人熟知,比如敗登、奧巴馬、蓋茨、特魯多、馬克龍等等,更多的深藏幕後,為這些前臺政商大鱷們出謀掌舵。他們的願景,是把整個人類社會建成一部蘋果行動電話一樣的智能機器,每個人就是每個零件,按他們的設計規劃做一顆永不生鏽的螺絲釘。這就是所謂的「大重置」。

想想這有甚麼不好呢?人人都是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有紀律的四有新人,人人為我我為人人,自由平等博愛,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多好啊。嗯,老馬就是這麼想的,伊裡奇也是這麼想的,甚至兩千多年前的老聃都是這麼想的,他說「常使民無知無欲,使夫智者不敢為也,為無為,則無不治。有犯奇者,執而殺之」。

西方知識分子們也知道伊裡奇走的是馬路,所以當年紛紛到莫斯科瞻仰觀摩,驚嘆這就是自平博的人間天堂啊。要不是後來赫禿子整了個祕密報告,這些西方知識分子差點領導人民推翻了西方各國的資本主義。

不過這些人雄心不死,他們想來想去馬路並非不好,而是被蘇聯那些斯拉夫韃靼雜種們搞砸了。於是這幫人就研發真正的馬路——黑命貴+安提法+LGBT+氣候問題+……=大重置。

這些東西都有標配的好詞,平權、平等、博愛、自由、人道、環保……哪個詞都讓每個人不敢置疑,否則自己都要懷疑自己的品德。幾十年後,歐美世界基本被擺平,那些置疑大選舞弊的、那些反對強制異苗的,都被媒體、銀行、網路科技這些資本主義鐵拳收拾了。

他們最大的眼中釘還有白黃兩只大鵝,黃的韜光養晦,綿裡藏針,毒針麻藥,把這幫孫子玩得夠嗆卻摸不著頭腦,最多定為競爭對手;白的卻是脾氣暴躁,沾火就著,尤其是它強烈的宗信情結,更是讓這幫孫子如鯁在喉。

這次俄烏危機,就是普俄中了這幫人為它設下的不得不中的計策,如果普俄失敗,俄羅斯必然成為這幫人「雪國列車」中後面車廂裡吃蟑螂塊的那些乘客,真的到了敗則亡國滅種的地步。

所以,如果到了無可挽回的最後關頭,普京這個有強烈宗信情結的人,是真敢動用核彈的,他當然知道後果是甚麼。

來源:洛克雜談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