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退市遭索賠754億:老闆金蟬脫殼失敗,可能要坐牢

文: 胡野原 

瑞幸咖啡被美國踢出局,已是沒有任何懸念的事。

懸念是,它需要賠多少億的美元,它當時割的韭菜裡有多少是中國人,以及陸正燿能不能逃脫坐牢。

5月19日晚間,瑞幸咖啡發佈公告,實錘了5月15日收到納斯達克交易所勒令退市的通知。瑞幸官方說,公司計劃就此舉行聽證會,在聽證會結果出爐前,將繼續在納斯達克上市。

5月29日晚上,瑞幸咖啡將恢復交易,又一場腥風血雨來了。

一、閃電上市,光速退市

瑞幸咖啡在納斯達克短短1年的壽命,創造了全球資本市場上的兩個記錄。

閃電上市,閃電落幕。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在美國納斯達克掛牌上市,當時瑞幸才成立18個月,創下了從成立到上市只用了18個月的記錄。

但從它上市開始,瑞幸就已經被關註著,什麼時候會倒閉。

被渾水做空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詳:1月31日,渾水發布關於瑞幸的做空報告,直指瑞幸咖啡正在捏造公司財務和運營數據。 4月2日,瑞幸自爆財務造假後,開盤股價暴跌逾80%觸發熔斷暫停交易。隨後在40分鐘內觸發了6次熔斷,股價一路暴跌至4.39美元,市值只剩不到11億美元,蒸發90%,目前仍處於停牌狀態。

但瑞幸也沒有坐以待斃。

5月12日,瑞幸咖啡發佈公告,終止了錢治亞和劉劍的首席執行官和首席運營官的職務。董事會還要求二人從董事會辭職,並收到了他們的辭呈。此外,自內部調查開始以來,公司還對其他六名參與或知曉虛假交易的員工進行了停職或停職處理。竭盡全力甩鍋,卻未能平息外界怒火。

同時,在做空報告和疫情影響下,瑞幸在北京的門店關閉了約90家。

CEO、COO被撤職,關店90家,資產被凍結,強制退市,……上市時有多風光,如今就多淒慘。

但丟人丟到國外的瑞幸,此時仍然不放棄任何希望。

5月20日淩晨,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燿發布個人聲明稱,

「目前公司已根據階段性調查結果,第一時間處理相關責任人、重組董事會、更新管理層、積極進行整改,但納斯達克不等最終調查結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對此個人深感失望和遺憾。並表示,「但不論怎樣,我都會傾盡全力維持門店運營,竭盡所能挽回股東損失,讓瑞幸這個品牌能夠走下去。 」

但是,股東們已經不打算再給它任何機會。

二、464個股東、240家機構被埋,其中不少國產韭菜

除了退市,更大的風暴已經在醞釀。

早在5月15日上午,14家境外投資者起訴瑞幸咖啡案在中國香港開庭。目前尚未對外公開判案書。不過香港法院下令凍結瑞幸咖啡資產,限制瑞幸在開曼群島和香港註冊的實體之間出售或轉讓資產。

美國股市進入門檻比A股低,但是監管上則更為嚴格。

比如曾經是全球最大商品和能源服務公司之一的安然,在2001年12月破產,原因是因為做了假賬,虛報了盈利達到6億美元。

最後遭到罰款5億美元,企業退市。 CEO判刑24年併罰款4500萬美元;股民獲賠71.4億美元。

安然公司的會計事務所安達信因重金被罰,隨後宣布破產,從而讓會計事務所永久性的退出審計行業。安然公司的投資銀行,美國花旗集團、摩根大通、美洲銀行等被判向受害投資者分別賠付20億美金、22億美金、6900萬美金。

瑞幸的下場不會比這更好。

瑞幸被索賠的案件原告共包括Linden Capital、Am Asia Strategies Master、Aurigin Master等14家境外投資機構。瑞幸咖啡開曼群島註冊的母公司及其旗下的4家香港公司則被列入被告席。

據上海律師宋一欣分析,若以2020年初至今作為時間段計算,粗略估算,面臨集體訴訟的瑞幸將遭遇總計約112億美元賠償,折合人民幣754億元。

數據顯示截至一季度末,共有240家機構持有瑞幸咖啡,機構持股佔比達34.43%。包括美銀、貝萊德、高盛這些鼎鼎大名的投資公司,也有Tybourne資本等對沖基金,即便是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這樣的老牌投資銀行也沒逃過。

在瑞幸崛起的背後,國內的大鉦資本是瑞幸咖啡上市前最大的外部機構投資人,在A輪和B輪投資中向其註資近1.8億美元。

今年1月,曾隨著瑞幸咖啡的後續發行減持套現2.2億美元。交易完成後,大鉦資本已收回當初對瑞幸的投資本金。數據顯示,目前,大鉦資本持有1809.73萬股,持股比達7.15%;

緊隨其後的,同樣是國內的愉悅資本,在瑞幸咖啡項目上投資了1.2億美元。 1月8日,大鉦資本減持瑞幸咖啡3840萬股,持股比例從14.06%下降至12.15%,套現2.3億美元,收回當初對瑞幸資本的投資。 2月12日其持股比例更是減至5%。

此外,投資銀行方面,摩根士丹利持有瑞幸咖啡364.91萬股,持股比達1.44%;海納國際集團和摩根大通也分別持有178.85萬股和159.26萬股;瑞信、巴克萊、美國富國等也持有瑞幸咖啡。

但還是有些投資人僥倖逃過。 5月11日,瑞幸咖啡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供的文件顯示,投資基金Capti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CRGI)早已清倉了瑞幸所有股份,2月份時,CRGI還持有瑞幸咖啡總股本的9.2 %。

4月3日,孤松資本也清倉離場,在做空報告發布前,它還持股10.6%。

可見,瑞幸咖啡割韭菜,不分洋韭菜還是國產韭菜。並且,國產韭菜佔比還比楊韭菜要大。

瑞幸的高管早就想要出逃了。根據渾水指控,瑞幸咖啡CEO錢治亞在1月公司增發和發債前,曾質押47%股權,即大約1.466億股,瑞幸每8股相當於1份ADS,即大約1830萬份ADS,實現巨額套現。

套現金額大概是多少呢?根據發債前股價在40美元/ADS測算,即錢治亞通過股權質押套現大約7.33億美元,合計人民幣大約50億元。

董事長陸正燿、陸正燿姐姐質押股權比例則分別為30%、100%。其中,陸正燿質押套現為5.18億美元,合計人民幣37億。融資用途則沒有披露。只是昨天陸正燿在聲明中提了一句,「沒有用於個人揮霍 」 。

隨著造假事件發酵得越來越嚴重,陸正燿和他的小夥伴們徹底脫身的機會也變得渺茫,甚至,陸正燿將面臨牢獄之災。

高管早已設計金蟬脫殼

陸正燿外出旅遊恐被逮捕

在瑞幸上市前,已經做好了自己被索賠時該如何應對的計策。

在瑞幸上市前,曾經買過一種保險,名為董事責任保險,由公司或者公司與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共同出資購買。

這份保險的作用是,被保險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在履行公司管理職責過程中,因被指控工作疏忽或行為不當而被追究其個人賠償責任時,由保險人負責賠償該董事或高級管理人員進行責任抗辯所支出的有關法律費用並代為償付其應當承擔的民事賠償責任的保險。

也就是說,當時的設想是,一旦瑞幸哪天要完蛋,或者高管們做得一些破事被人發現,到時候的賠償責任就交給保險公司了。

 

但是,他們漏算了一招。

保險合同成立的前提是合法。如果投保人違法,合同是不成立的。

現在,瑞幸的欺詐行為已經是板上釘釘,無可辯駁,對於這種「故意 」 和「犯罪行為 」 所導致的賠償責任和投保人的損失,不屬於保險提供賠償機制的範圍。

1934年,美國就制定了《證券交易法》,其中的一般性反欺詐條款規定:於對上市公司披露資訊之信賴,買入股票的投資者,可以對股票發行人提出民事訴訟。同時,對實施業務造假的責任人,也有相應的刑事責任予以製裁。

瑞幸咖啡的大股東是陸正燿。

陸正燿22歲從北京科技大學本科畢業後,在體制內工作了3年。當下海潮在全中國流行後,1994年下海創業。他利用自己身份的優勢,拿下朗訊科技、阿爾卡特等國際通訊、手機廠商在華最大的代理資格,就已經躺著賺了個盆滿缽滿。

有傳言稱,在大學畢業8年、創業5年後,29歲的他,移民到加拿大,拿了加拿大的楓葉卡。但據神州優車年報顯示,陸正燿是中國國籍,香港居民。

而香港居民,則是可以擁有雙重國籍的。這或許會成為他脫逃路上的阻礙。

根據美國相關法律,提供不實財務報告和故意進行證券欺詐的犯罪,可能判處10至25年的監禁。

中國與美國之間沒有引渡協議,美國要想對瑞幸咖啡進行刑事處罰,會面臨不少阻礙。但是,如果陸正燿真的持有加拿大身份,等待著他的就是另一種未來。

加拿大和美國之間有引渡協議,如果罪名成立,陸正燿之後只能一輩子獃在中國了,出去旅遊度假都可能隨時被抓。

他能忍得住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