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芮成鋼越來越傻了

芮成鋼
2011年9月14至16日,2011年世界經濟論壇新領軍者年會(即第五屆夏季達沃斯論壇)在大連舉行。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在論壇上接受中國媒體記者採訪,央視記者芮成鋼問駱家輝:「大使先生,聽說您是坐經濟艙來的,這是否在提醒大家,美國欠中國錢?」

芮成鋼

駱家輝平靜回答:「作為政府官員,不管是我們領事館的官員還是北京大使館的,也包括總統的內閣成員,一般的規則就是坐飛機時坐經濟艙。」

被網民稱為「三個代表」的央視記者芮成鋼,2010年11月12日,在韓國首爾20國集團峰會落幕之際,芮成鋼在奧巴馬記者會上搶韓國媒體的提問機會,並自稱「代表亞洲」惹來非議。在這次之前,芮成鋼已經有過「兩個代表」了,在2009年的G20會議上,他提問美國總統奧巴馬,一共問了兩個問題,他第一個問題代表了中國,第二個問題代表了世界。

芮成鋼同學這次有進步,沒有代表全國人民,讓全國人民一塊蒙羞。首先,做為官方媒體央視記者,向美國駐華大使提出這樣帶有挑釁性的問題,繼續了芮成鋼過去一貫的粗魯、無禮、愚蠢和低素質表現;第二,芮成鋼立功心切,以向美國總統和美高官叫板讓其難堪為榮,這次很可能馬屁拍在馬蹄上,因為他這次問的問題除了表現出自己的狂妄無知外,更顯出中共官員的腐敗,把中共政府的忌諱再次公佈,因為中共官員是絕不會如此「寒磣」的。

不說美國,先說德國的兩個例子。其一,德國前經濟部部長莫勒曼的小舅子是做建材生意的。他為了給其推銷建材,用經濟部的一張信箋紙寫了一封推薦信。這件事情被媒體發現了,於是媒體質疑他動用政府的公信力來為親戚謀私。有的媒體甚至質問:信箋紙的價值雖然不高,但那也是國家資產!在媒體的狂轟濫炸下,莫勒曼很快辭職。

其二,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前往西班牙參加公務活動,讓其夫人隨同前往。媒體很快對這件事情進行報導並質疑:只有總理可以享受政府的公務飛機,夫人怎麼可以乘坐公務飛機呢?施羅德只好為其夫人補交了3700歐元。

再看美國。美國公務員通常的福利是:每月付800醫療保險和120牙科保險,保整個家庭。人身保險,額度是一年的工資。工資每年漲4%左右,一年11個公共假日,12天休假,10天左右的病假。(病假隨工作時間增加且可以累加。)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它福利,更沒有獎金和灰色收入。

近日,媒體爆出湖北省委第六巡視組,在宜昌秭歸巡視20餘天時間裏,共花費80.19萬元。招待費37萬多,煙、酒耗費13多萬元;考察費中,旅遊費12餘萬元。在豪庭酒店、曲溪農家莊、春江晏和金緣酒家的餐飲費90,672元。此外,巡視組花酒錢112,056元;煙55條,耗資35,550元。作為國家級貧困縣,2010年秭歸農民人均年純收入為3,497元。巡視組約20天的開銷,相當於200多名秭歸農民全年收入的總和。

中國的「三公」費用一年大約9,000多億。過去電視台曾播過是一個中國市長和美國市長對話,中國市長邀請美國市長來訪問,美國市長說,我們沒錢。中國市長慷慨地當場答應費用全部我們來。結果美國市長高興得眉開眼笑。瞧,我們的市長多牛!

所以,芮成鋼也牛。據芮成鋼的一位名人好友發文替芮成鋼辯護說:其實芮成鋼私下在生活中是不裝的,言下之意是芮成鋼在工作場合的表現不是他的真實想法。不管芮成鋼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還是他揣著糊塗裝明白,他向美國大使的無禮提問,又一次向外界透露了這個信息:民主政府和專制政府的區別,民選政府官員沒錢花,專制政府官員花老百姓錢如流水。

不管是湖北省委第六巡視組花費巨資享樂的官員們,還是像芮成鋼這樣的無良記者們,在正常人眼裡,都是一群傻得不能再傻的傻子在比賽誰更傻,因為,用一句黑道上的話就是:出來混,終究是要還的。

2011年09月15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署名吳少華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