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床可以,娶你不行!她的一生,都給了這個渣男!

文: 胡賽萌  

明朝中後期,江南繁盛,催生了一大批名女、名妓和風流事。

在當時的金陵,眾多名妓群星璀璨,馬湘蘭算不上絕色,但好在她有才華,不但博古通今,而且還能吟詩作畫。

因此,相貌並不出眾的她反倒成為秦淮河畔的紅人,門前賓客如織,而且都是有身份、有文化、有品味的文人雅客、世家子弟。

隨著年齡的增長,見慣風月的馬湘蘭開始想給自己找個歸宿,好讓余生安穩。

不過,這絕非像現在某些姑娘,「 等玩夠了,再找個老實人結婚 」 ,馬湘蘭自始至終都很清楚,她要的不是老實人,而是一個能與她共鳴的伴侶。

在馬湘蘭24歲(古代女子結婚早,此時已是大齡)時,她終於等到了意中人王稚登。

王稚登生於江蘇江陰,是有名的神童和才子,四歲做對,十歲能詩,才華橫溢,名滿吳會。

此外,王稚登還是吳郡四才子之一文徵明的親傳弟子,文徵明逝後,他成為當地文壇領袖,聲名顯赫,其書法作品被人爭相收藏。

不過,由於王稚登站錯了隊,得罪了掌權的宰輔徐階,一直不受朝廷重用,鬱鬱不得志的他只好寄情煙花柳巷,並結識了馬湘蘭。

馬湘蘭想嫁如意郎君,王稚登想解心中苦悶,兩人乾柴烈火,相見恨晚。自此之後,王稚登成為「 幽蘭館 」 的常客,與馬湘蘭煮酒歡談,吟詩作畫,十分愜意。

一天,王稚登求畫,馬湘蘭當即潑墨揮毫,為心上人畫了一幅一葉蘭,這是馬湘蘭獨創的一種畫蘭法,僅以一抹斜葉,托著一朵蘭花,最能體現出蘭花清幽空靈的氣韻。

馬湘蘭想以畫表明心跡,自己儘管是歡場中人,但絕非路柳牆花,而是懸崖絕壁上的孤蘭,非庸庸路人就能一親芳澤。

王稚登是何等聰明,一眼就看出其中之意,只是前途茫茫的他並不想娶一個風塵女子回家,他還盼著官場高升,又豈會自斷前程?

因此,王稚登故意裝作不解其意,漫不經心地收了畫。王稚登的態度,讓馬湘蘭暗自傷心,可又毫無辦法。

徐階罷相後,王稚登受邀進京,參加國史編修。臨行前,馬湘蘭心情複雜地為他設宴餞行,既為心上人時來運轉開心,也擔心他發達後忘了自己。

王稚登看出了馬湘蘭的心思,可這個渣男不但不給出承諾,反而像釣魚一樣說出模棱兩可的話:若有機會,將共富貴。

就是這句話,讓馬湘蘭從此耽誤了整整一輩子。王稚登走後,馬湘蘭閉門謝客,只等王郎一人。

然而,王稚登此次進京卻並不順利,在勉強支撐大半年後鎩羽而歸。

回到江南,或許由於羞愧、或許心灰意冷,又或許是玩膩了,總之王稚登不再去找馬湘蘭,而且還把家都搬到了更遠的蘇州。

得知王稚登失意而歸,馬湘蘭不但沒有怪罪他,反而連忙趕去蘇州安慰他。此後,每隔一段時間,馬湘蘭都要跑去蘇州看王稚登,陪他吟詩作畫,暢敘心曲。

就這樣整整過了三十多年,馬湘蘭在南京忍受著孤獨和落寞,王稚登在蘇州享受著美酒和詩畫。

王稚登七十歲生日,馬湘蘭抱病趕到蘇州,在宴會上為年邁的王郎再度歌舞,把台下的王稚登感動得老淚縱橫。

在用盡生命最後的力氣給王郎過完生日後,馬湘蘭撒手西去,身後無一親人。

縱觀馬湘蘭的一生,的確讓人惋惜,年幼流落風塵,年輕未遇良人,好不容易遇到一個稱心如意的王郎,沒想卻是個渣男,從此釣她一輩子,連命都搭了進去。

抖音上有個文案,「 你知道我多心痛嗎?我喜歡的女孩子被別人玩弄和糟蹋,關鍵那還是她自願的! 」

許多女人就是這樣,玩著愛她的人,愛著玩她的人。

女人們要清醒,那些富二代,有錢人,大老闆,男上司,他們不缺女人,跟你玩曖昧不過是搞你和睡你,根本給不了你要的承諾和婚姻。

無論男女,往後餘生,都要好好對自己,真心待愛你的人,碰到爛人,堅決離開,千萬不要把一輩子都給了那個玩你的人渣!

 

來源     好果胡賽萌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