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 波蘭斯基:好萊塢追捧的幼女性侵犯

文: inklings

羅曼 波蘭斯基1933年在巴黎出生,父親是波蘭籍猶太人,母親是俄羅斯人,帶一半猶太血統。波蘭斯基一家在他4歲那年搬回波蘭克拉科夫,不料德軍入侵,兩年後波蘭斯基的父親被發送到毛特豪森集中營,母親和繼姐被發送到奧斯維辛集中營。波蘭斯基在一些好心人的幫助下逃離德軍掌控,膽戰心驚度日。 1945年二戰結束,波蘭斯基得以和父親重聚,然而他的母親在進入奧斯維辛不久就被殺害。

戰後波蘭斯基進入波蘭的電影學校學習,先擔任演員,在一些影片中出境。 1955年波蘭斯基執導第一部半自傳體短片。 1959年,26歲的波蘭斯基從電影學校畢業。他拍攝的第一部長片就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此後他搬到法國巴黎,不久因法國電影界對外籍導演不甚支持的氛圍轉道英國。

1968年派拉蒙老板將波蘭斯基帶到美國,波蘭斯基拍了他的第一部好萊塢電影羅斯瑪麗的嬰兒,獲得高票房的同時,也贏得最佳改編劇本的第二次奧斯卡提名。


(波蘭斯基和妻子莎郎 塔特)

1969年8月9日,波蘭斯基在倫敦工作期間,他懷孕八個半月的妻子莎拉塔特和其餘四人在波蘭斯基洛杉磯的宅邸被查爾斯曼森的信徒殺害。

八年後。

13歲的薩曼莎以為自己已經長大,足夠面對這個世界。這和她母親對她的教養和期待不無關聯,薩曼莎的母親蘇珊是一個野心勃勃的演員,也鼓勵兩個女兒主動去參加試鏡及認識好的經紀人。

法國時尚雜志請導演波蘭斯基為他們拍攝一組少女的照片,展示她們的性感和個性。 1977年3月,波蘭斯基給在聚會上有一面之緣的蘇珊打電話,提出可以為她的女兒拍照片。蘇珊當然很高興,波蘭斯基的條件是他必須和薩曼莎單獨相處,據他說這樣薩曼莎在鏡頭前能夠更加自然。於是薩曼莎坐上波蘭斯基的奔馳車,跟他來到演員傑克尼克爾森的家裡。傑克本人正在科羅拉多州滑雪,而傑克的女友也有事出門,所以家中只有波蘭斯基和薩曼莎。


(薩曼莎)

薩曼莎乖乖吞下了波蘭斯基遞給她的安眠酮(又稱忽得,20世紀六十至八十年代被濫用的精神藥品,此後被美國藥監局禁用),不停喝著香檳。波蘭斯基拍下她喝香檳的樣子。接著波蘭斯基命令薩曼莎脫光衣服走進按摩浴缸。波蘭斯基拍了幾張薩曼莎在浴缸中的照片,放下相機也脫了衣服跟著進入浴缸,薩曼莎假裝喘不上氣從浴缸裡出來躲避波蘭斯基。


薩曼莎穿上內褲,波蘭斯基尾隨她進入房中。薩曼莎因為酒精和藥物的作用昏昏沉沉,盡管她說想回家,還是被波蘭斯基壓制住,開始上下其手。

薩曼莎在被強暴時說過自己不想要發生關系,也提出要回家,然而波蘭斯基對她的請求置若罔聞。波蘭斯基用嘴侵犯了薩曼莎,接著對她實施強姦和雞姦。哭哭啼啼的薩曼莎上了車,波蘭斯基載她回家的路上一再交待她不準把剛才發生的一切告訴任何人。

晚上薩曼莎和男友打電話時還是透露了自己的遭遇,在一旁偷聽得知女兒受到侵犯的蘇珊選擇立即報警。波蘭斯基於次日晚上被捕。

蘇珊以為自己做了正確的選擇,然而接下來的幾十年,她和薩曼莎將要面對無盡的夢魘——媒體對她們無休止的追蹤報道,還有利益相關人士對她們的歪曲和羞辱。在庭審開始前,薩曼莎先遭到了大眾的審判——她在和波蘭斯基發生關系前就已經不是處女!她以前也吃過安眠酮!她想要當明星! (四十四年後一位非著名社會學家對相似事件做出「一般人好好生活,沒有貪念,沒有膽大妄為,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在你身上。」的評論,不知道是社會學的悲哀,還是社會人的駐足不前。)

甚至連蘇珊也沒有放過已經受害的女兒,有一次她對薩曼莎說:「經歷過那事之後,你永遠也回不去了。」

大陪審團通過了檢方針對波蘭斯基以與未成年人發生非法性行為,向未成年人提供違禁藥品,強姦,雞姦等六項控罪提起訴訟,他僅承認與未成年人發生非法行為一項輕罪,而此項罪名按當時的美國法律只需要服刑三年。

在判決前三天,法官將檢察官和辯護律師召到一起,向他們指出自己意圖讓波蘭斯基參加心理評估,並且按照辯護律師的請求,將心理評估的期限推遲九十天,直至波蘭斯基拍完手頭的電影。十天之後,波蘭斯基摟著金發美女在德國抽雪茄喝啤酒的照片登上雜志封面,法官震怒。

波蘭斯基參加完心理評估後,法官再次召見檢察官和辯護律師,承認自己對於名人被告的處置確實太過寬松,雖然他還在考慮增加波蘭斯基的刑期,卻應當會在波蘭斯基服刑完畢後將其驅逐出境。出生於法國巴黎的波蘭斯基並不持有美國綠卡。 1978年2月波蘭斯基從律師處得知法官改變想法後立刻搭乘飛機逃到倫敦,再轉道巴黎。自此他再也不敢踏入美國國境。美國發出了對波蘭斯基的逮捕令,他只有在法國,波蘭和瑞士才不會被引渡。

接下來的幾十年裡,波蘭斯基和薩曼莎的人生快進如下。

波蘭斯基

1979年波蘭斯基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每個人都想cao小姑娘。」

波蘭斯基現任妻子與他相識時年僅19歲,而波蘭斯基已經52歲了。波蘭斯基的自傳裡坦然記錄著成年後的他與15歲的女孩兒們上牀的經歷。他聲稱靠著和16歲至19歲的女孩兒們發生關系來緬懷過世的第二任妻子莎郎塔特,這些女孩兒們「未經彫琢富有活力的美將永不被複刻」。為了合理化他的種種行為,波蘭斯基在自傳裡把自己描述成為一個軟弱的男人,而那些少女則比成年女性還要成熟自然和美麗,與他是平等和棋逢對手的交往。


(波蘭斯基和鋼琴師主演阿德裡安 布羅迪)

波蘭斯基2003年因影片鋼琴師獲得七項奧斯卡提名,並最終贏得最佳改編劇本,最佳男演員及最佳導演獎。波蘭斯基因害怕在美國被抓而沒有出席典禮。 2009年9月波蘭斯基在瑞士蘇黎世參加電影節時被捕,美國的引渡程序正式開始。 2010年7月瑞士方面拒絕了美國的引渡申請。 2016年波蘭啓動波蘭斯基的引渡申請審批,同年12月,波蘭高院裁定波蘭斯基將不會被引渡至美國。 2017年6月,薩曼莎向洛杉磯法庭申請終止對波蘭斯基的指控,她認為波蘭斯基和她同時服刑的長達「40年的刑期」已經足夠。法官拒絕薩曼莎的請求。

波蘭斯基在「逃亡」的43年間共拍攝13部電影,包括獲得奧斯卡獎的鋼琴師。 2018年美國影藝學院除名波蘭斯基;2020年法國電影學院除名波蘭斯基。

薩曼莎

薩曼莎

當所有人都問薩曼莎:「你不覺得羞恥嗎?你不覺得有罪嗎?你不覺得你髒嗎?」,薩曼莎嘗試關閉自己對所經歷過的噩夢的感受,她一遍遍地對醫生,警察,律師,大陪審團重複1977年3月那天在傑克尼克爾森家裡發生的事情,巨細靡遺。薩曼莎酗酒成性,偶爾吸毒,18歲就生下了第一個孩子,迅速結婚。這段婚姻沒有持續太久,不過幸好薩曼莎迷途知返,決定好好度過人生,她開了間幼托中心,去祕書學校上課。之後她和從事物業管理的大衞結婚,又生了兩個孩子。為了躲避狗仔,她和大衞一家從加州搬到夏威夷。為了養育三個孩子,她於1988年向波蘭斯基提出民事訴訟,法院判波蘭斯基向她賠償數十萬元。她向波蘭斯基討要這筆賠償,經過多年終於拿到錢。

薩曼莎公開表示不再怪罪波蘭斯基。 2009年當波蘭斯基在蘇黎世被捕時,演藝界超過100名人士簽字要求釋放波蘭斯基,與此同時,認為波蘭斯基沒有受到懲罰的人們將炮火對準薩曼莎,他們認為她是一個脆弱的受害者。

薩曼莎則說,她對於每個人試圖對她做出評斷以及試圖解釋事實真相的舉動非常厭倦。

(夏洛特與波蘭斯基在海盜奪金冠上映後出席活動)

(海盜奪金冠劇照)

2010年5月14日,英國女演員夏洛特 劉易斯召開記者會透露1983年她16歲那年在波蘭斯基法國的公寓中遭到波蘭斯基性侵。當時夏洛特被波蘭斯基選中在電影海盜奪金冠中出演,此片於1986年上映。夏洛特的舉動是對演藝界知名人士對波蘭斯基的聲援的反抗。

夏洛特與薩曼莎一樣遭到主流人士的猛烈攻擊,她被稱為「妓女」,「騙子」,她的孩子在學校受到排擠,其他家長也拒絕讓她參加活動。

2017年8月,洛杉磯的羅賓 M向媒體揭發波蘭斯基曾在1973年對僅16歲的她施暴。事件第二天羅賓和自己的朋友說了此事,但是她害怕如果父母為她出頭可能會導致身陷囹圄,因此一直瞞著父母。羅賓知道自己的案子已經過了訴訟時效無法提告,但她表示如果波蘭斯基被引渡回美國受審,她將出庭作證指控波蘭斯基。

(蕾娜特)

2017年9月德國女演員蕾娜特 蘭格向瑞士警方報案,稱1972年2月波蘭斯基在瑞士格斯塔德的一處民宅對她實施強姦,案發時蕾娜特僅15歲。蕾娜特在事情發生後因為害怕父母受到牽連而選擇忍氣吞聲。蕾娜特的父母分別於2015,2016年去世,而一個月前羅賓站出來也許是促使蕾娜特下定決心公開自己隱痛的原因。

蕾娜特高中開始在慕尼黑的一家糢特經紀公司從事糢特工作。波蘭斯基聲稱可能會選蕾娜特參演他的一部影片,因此經過蕾娜特父母允許,蕾娜特跟隨波蘭斯基到達瑞士格斯塔德,而波蘭斯基卻在那裡強姦了蕾娜特。

蕾娜特第二天就離開格斯塔德返回德國,但沒有向任何人講述自己的經歷。約一個月後,波蘭斯基打電話給蕾娜特致歉,並表示可以讓蕾娜特在其電影甚麼中出演。蕾娜特在得到波蘭斯基承諾將以對待同事的專業方式對待她之後接受了邀約,獨自飛到羅馬在電影中扮演一個小角色。然而影片拍攝結束後,波蘭斯基再次在蕾娜特與人合租的公寓中將其強暴。


(蕾娜特在電影甚麼中的鏡頭)


(10歲的瑪麗安)

2017年10月加州藝術家瑪麗安巴納德指控波蘭斯基在1975年她十歲時性侵她。波蘭斯基以為瑪麗安拍照為由要求瑪麗安在加州的海灘全裸。起初瑪麗安由母親陪同,波蘭斯基拍了幾張瑪麗安身穿比基尼和皮草的照片,接著瑪麗安的母親離開,而波蘭斯基則令瑪麗安脫光衣服,對她實施猥褻。

多年以來瑪麗安保持沉默,但是在見到一位又一位受害者站出來,她認為自己也應當發聲說出實情。瑪麗安在洛杉磯警局性犯罪小組正式提告。

(年輕時的瓦倫丁)

2019年11月法國女演員瓦倫丁 孟妮爾接受法國報紙採訪,稱1975年自己18歲時遭到波蘭斯基強姦。瓦倫丁是跟著一群朋友一起去波蘭斯基的度假屋參加滑雪旅行時才認識的波蘭斯基。一晚他們一群人在度假屋吃完晚餐,波蘭斯基將瓦倫丁單獨叫上樓。瓦倫丁見到赤身裸體的波蘭斯基,對方對她拳打腳踢,脫光她的衣服後對她施暴。為了制服瓦倫丁,波蘭斯基甚至想要讓瓦倫丁吞下藥物。瓦倫丁以為自己要死了,在事後立即逃跑去朋友的度假屋避難。這位朋友詢問瓦倫丁是否打算報警,瓦倫丁考慮過後決定放棄。

瓦倫丁說:「被強姦的經歷仿若定時炸彈。那種屈辱的記憶永遠不會消退,而是像鬼魂一樣永遠縈繞著你,在潛移默化中將你吞噬。」法國對強姦的追訴期限只有20年,因而瓦倫丁失去了起訴波蘭斯基的機會。瓦倫丁無法接受的是,犯下諸多罪行的人在上流社會混得如魚得水,受到眾人追捧,完全不需要受到制裁。

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受害者說原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