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挑戰強鄰,不懂和談,南宋走向崖山的滅亡之路

南宋 崖山

一二七八年南宋覆滅,蒙古軍隊征服了中原大地,中華衣冠之族全部被異族統治,歷史上是第一次。於是有了「崖山之後無中華」之說。崖山海面上燃燒的宋船與十萬人跳海殉國的慘景,深深刺疼了文人儒士的心。他們看不上眼的北方戎狄,從此耀武揚威地騎在他們的頭上,顛覆了他們千百年的認知:文明居然做了野蠻的俘虜,飽讀詩書之 士本是治世階層,現在成了比娼妓還低一等的老九。科舉制度停止了,文人沒有了上進之路,成了最落魄的人。造成元朝吞滅南宋的局面,一方面是蒙古四處擴張的結果,另一方面是南宋朝廷對外部事務判斷錯誤,一再挑釁強鄰——越是虛弱越是喜歡對外秀肌肉——造成大大小小當權者以挑釁強鄰為榮,最後引火燒身,使南宋走向崖山的不歸之路。

且看南宋是如何在狂妄狀態下一步步走向崖山的。

南宋的宿敵金朝滅亡之後,北方興起的蒙古當權者並沒有過分注意南宋的存在,他們對西方更感興趣。曾派遣使者王楫五次到南宋都城議和,希望南宋依照朝鮮模式向蒙古稱臣納貢,從而維持現有局面。如果南宋朝廷繼續沿用宋高宗與秦檜的執政理念,不惹事不挑釁,看清南宋的實力相比蒙古已相差很遠,明白和談更有利於國家的安全,從而達成協議,就是最好的結局。可惜宋理宗缺乏宋高宗的大智慧,輔助的賈似道也沒有了秦檜的眼光。朝廷內部主和派聲音處於弱勢,南宋朝廷已經不能正確判斷天下形勢,雙方相持不下沒有達成協議。當然了,南宋堅持自已的獨立,不願依附於蒙古,無可厚非,到此為止無傷大雅,可是南宋偏偏還去踐踏國際法,屢屢挑釁蒙古,就讓人搞不懂了,只能用「無知狂妄」四字作為解釋。

繼而王楫死在南宋都城臨安。蒙古方面又派來了新的使者月裡麻思(伊拉瑪斯)共七十多人,準備繼續與南宋方面和談。誰知走到淮河邊界,竟被宋將扣押,還逼令他們全體投降。南宋將領的做法是不是很奇葩?要當英雄,將領應當去戰場上灑熱血。詩經裡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可乎?」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何況是一群傳遞和平信息的外交使節?南宋將領的做法,無論在法理上還是道義上都應該被譴責。他們盲目自大,對外展示強硬已經走上了野蠻的道路。蒙古使者團後來被送往長沙的飛虎寨繼續扣押,月裡麻思拒絕投降竟然被折磨而死。這種事,發生在任何一個國家身上都將引起公憤。漢朝陳湯有一句名言「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匈奴單于郅支單于殺死大漢使者谷吉,陳湯率兵幾千里奔襲康居將其斬首,維護了大漢的名譽。而蒙古同樣視使者被殺為恥辱,花刺子模圖財殺了蒙古使團,就曾被成吉思汗滅國。宋將的無理行為造成了一次蒙古入侵。

接下來,南宋沒有從中汲取教訓,再一次對北方強鄰進行挑釁,又扣押了忽必烈的國信使郝經,祕密關押在儀征。郝經對於南宋的無理行為特別痛心,被關押期間,上書南宋朝廷以及一些地方大員,說明自已的來意:「願附魯連之意,排難解紛,豈如唐儉之徒,款兵誤國?」最後又上書千言,其中講到:

「………高宗坐彌強敵,皆有勢而弗乘,安於理而不妄為者也。今乃欲於遷徒伐之極,三百餘年之後,不為扶持安全之計,反斷生民之餘命,棄祖宗之良法,不以理以勢,不以守以戰,欲收奇功,取幸勝,為詭遇之舉,不亦誤乎?……..」

郝經前後被扣押了十六年,與蘇武被匈奴扣押十九年相似,都是被無理扣押。蒙古方面一再要求南宋交出郝經,南宋方面都不予理睬。直到德祐元年{一二七五年},南宋處於風雨飄搖之中,郝經的弟弟郝庸到南宋境內四處尋找,南宋政府迫於壓力才把他放出。郝經回到元都得病即死。

南宋的滅亡完全是宋理宗的狂妄無理造成的。蒙古人深恨他,攻滅南宋之後,挖掘了他的墳墓,把他的頭骨做成了酒器,深藏於皇宮。中國歷史上眾多的皇帝裡,宋理宗是唯一死後遭此厄運的的人。直到百年後朱元璋收復北京,才將宋理宗的頭骨酒器安葬了。

南宋末年享國超過了百年,朝政腐敗,社會積弊很深,可謂危機四伏。可是朝廷上下,不論文官還是武將,都表現出盲目自信,實則是對外部世界狂妄無知。越是虛弱越是喜歡秀肌肉,以挑釁北方強鄰為榮。南宋王朝是宋高宗與秦檜通過和談的方式建立的,為什麼其後代繼承者卻恥與和談,崇尚耀武?像郝經上書中所說的「棄祖宗之良法,不以理以勢,不以守以戰」。

一方面是享國已久,沒有了南宋初年的危機感,感覺越來越好,認定眼前的一切永遠都不會改變;另外南宋經過理學家多年的升級改造,封建專製得到加強,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觀念得到確立,對國內民眾是從不懂妥協兩字的。聖旨是天意,頒布下去,無論官員還是百姓必須無條件執行。層層推而廣之,南宋官員面對底層民眾都是蠻橫無理的耀權蠻行。例如理學家朱熹為了扳倒台州知州唐仲友,竟然誣陷妓女嚴蕊與唐仲友有染,面對她的辯解施以殘酷毒打,對一個弱女子毫無同情之心,把官員的暴佞發揮到了極致。一個滿嘴仁義道德的儒家大師尚如此,其他官員的作風則更不用說了。道學越是虛偽,朝政越蠻橫,如果在對外上問題上發聲軟弱,行事處處退讓,南宋的統治將失去專制的法理基礎——當然了,對內耀權蠻橫的成功實施,也使南宋朝廷產生了錯覺,把蠻橫當做處理問題的快捷手段。即使有所退讓也是悄悄地進行,對民眾進行隱瞞,不讓民眾知道真相從而避免被聲討——可是強硬過頭就是狂妄,對強鄰耍蠻的後果則是災難降臨。外部強敵與國內的普通民眾不同,他們不會無可奈何的選擇忍耐。

郝經被南宋長期無理扣押,加之以前一次次殺害蒙古使者的挑釁行為,使蒙古權貴者認為南宋是鐵了心的拒絕和平,從而加強了攻勢。南宋嘴上的強硬在現實的刀劍面前原形畢露,除了襄陽堅守出一些戰績而外,南宋軍隊在其他的地場上都是一觸即潰,直到國土全面淪陷。文天祥去蒙古大營談判被扣,完全是蒙古郝經被扣的翻版,之後文天祥被殺,也是蒙古使者月裡麻黑被殺的翻版。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為了當英雄,去挑戰強鄰,請兵啟釁,激成禍亂,南宋在崖山留下千年遺恨,教訓可謂深刻。

來源:權能分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