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哥、羅志祥、李國慶,風險三重奏

李國慶

文:齊亮

01  大衣哥的危險

視頻裡,大衣哥家的門被兩個來訪的外村人一腳踹開。

為了蹭他的流量,村民們站在牆頭拍他的日常生活,把手機從門縫裡塞進來拍,每天一堆人在他家裡圍著他拍直播。

你看到了什麼?

無數篇文章像魯迅一樣深刻的剖析人性,我看到的卻是危險

聲名遠揚的農民歌手,十里八鄉的首富。他家的牆可以翻進去,他家的門可以一腳踹開,人人都知道他有錢,人人都想從他這裡榨取油水。

人們舉著手機打著合影或直播的名義可以隨便進入他家。

若有壞人,不堪設想。

這種危險,在大衣哥沒有錢的時候是不存在的,在他出名暴富後卻隨之而來。

太多時候,人們對環境變化帶來的危險,並不敏感。

一個普通農民的院子可以翻身而入,這不是危險,但普通農民成為了一個著名的有錢人之後,這就是危險;一個年輕人有點特殊的性癖好比如SM不是危險,但這個年輕人如果是屈楚蕭這樣的明星,那就是巨大的風險。

02  李國慶的風險

不要看輕大衣哥。

因為那些比他有文化的人並不一定比他做得好。

一個男人和朋友喝酒時吐槽老婆這麼多年沒有給自己洗過襪子,這是低俗直男惡趣味;但如果在主持人採訪的時候還這麼說,那就意味著巨大的輿論風險。

就是把自己的愚蠢偏狹暴露給幾億人。

鄭淵潔說,真正不能露給別人看的私處,是大腦。

大衣哥並沒有察覺自己的處境變了,不能再居住在那樣的環境中了;當當網的李國慶也沒有意識到接受主持人採訪,不是烤攤攤和哥們聊天,可以掏心掏肺,暢所欲言。

不光他們,我們好多人對環境的變化完全也毫無敬畏之心,還以為自己真誠、本色,不改初心。

帶著幾個人去「搶印章」,你以為是中學時代放學後要去解決少年間的糾紛嗎?

這樣的行為,會讓自己淪為笑柄,讓自己的個人品牌和威望急劇貶值,更不要說法律上的風險。

03   羅志祥的代價

一個普通人出軌,換來的也許是罵名,也許是家庭分裂。

但羅志祥這樣的明星出軌,尤其是這樣充滿戲劇性的事件,大概率就是演藝前程的徹底毀滅。

你傷害一個人的時候,就要做好被報復的準備,就要想想:對方最嚴重的報復可能是怎樣的?我會付出怎樣的代價?

同樣,做有風險的事情的時候,要把風險想清楚。比如和別人搞SM,如果對方勒索我會怎樣?如果對方造謠我會怎樣?

這些代價是我可以承受的嗎?

拒絕思考風險,拒絕控制風險,風險來臨的時候,就會被猝不及防的掀翻在地。

04   給普通人的啟示

環境變了。

以前在鄉下罵髒話可能無傷大雅,就像某些地方人們誇讚喜歡的菜「真雞X好吃」,但同樣的話在大城市同事聚餐時脫口而出就是性騷擾。

以前當月光族刷花唄可能影響不大,經濟不景氣的時候再這樣做就是自找死路。

以前搞一夜情可能只是回家跪搓衣板,但是當你成為領導、網紅,或者有了小孩。代價就會上漲一百倍一千倍。

以前可以在網上暢所欲言罵別人傻逼、編一些我朋友某某的故事,但當你成為咪蒙連岳這樣有影響力的人,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有影響力的人,同樣的錯誤帶來的風險,都可能會被放大千萬倍。

以前人們眼中的無心之失,現在卻很可能會變成罪大惡極。

說到這裡分享一個自己的教訓:我從小讀鄭淵潔童話,鄭淵潔是我的偶像,他說要做一個喜歡自嘲熱愛幽默的人,我就特別喜歡開玩笑。在不恰當的場合,面對不熟悉的朋友,開了太多不合適的玩笑,有些甚至給別人造成了誤會和傷害,被人當場質問道:齊亮,你是在諷刺我嗎?

事後反省,真的很愚昧,這就是對環境變化的遲鈍。

變化裡有機遇,變化裡更有風險。我們一定要做對變化敏感的人,要審慎的考量風險,評估行動,而不是憑著一股「做自己就好」的本能衝動,在自我毀滅的道路上一往直前。

面對環境的變化,你要學會勇敢,也要學會害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