瀘州6.0級地震!那些陷入困境的人,為何受到生存狂的嘲笑和冷眼?

911
 文:南洋富商

01

不久前,鄭州水災,很多人災後缺乏食品、飲用水和各種生活物資,在網上發微博訴苦求助,有人說自己三天沒吃東西了,可能要餓死。

這些消息被人轉到一些生存主義群裡,原意是希望大家關註這些正在困境中的人,給他們一些幫助。但是,出乎意料的,大多數prepper顯得非常冷漠,對這些需要幫助的人冷嘲熱諷。

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三觀。在prepper們看來,世界充滿風險, 人生本來就應該時刻準備著應對各種災難。為身邊常見的災難做各種準備,避免自己和家人陷入困境,這是一個人最基本的責任和修養。

所以,當他們在網上看到水災後困在高樓大廈缺食物和生活用品的鄭州市民,會認為這是一個對自己和家人不負責任的家夥。

如果一個戰士不時刻準備他的武器,如果一個交嚮樂團上臺演奏忘帶樂器,如果一個工廠上班時機器都生鏽腐爛了,這樣的行為顯然是不能容忍的。

prepper們認為一個人不時刻準備,家裡連一個月的存糧都沒有,這也是不可原諒的。

在一個缺乏prepper文化的國家,prepper經常被人嘲笑為「杞人憂天」,甚至被人謾罵或舉報,說他們「制造恐慌和焦慮」。

所以,prepper對那些沒有做好準備,日常歌頌「歲月靜好」的那種人,原本就有對立情緒。一旦那些「歲月靜好婊」因為災情受困而三天三夜吃不上飯,他們經常幸災樂禍、冷嘲熱諷。

不過他們也不是冷血到看別人餓死的那種人。他們會在微博留言告訴那些求救者:「別擔心,光喝水不吃飯,你至少可以活一個月,現在才餓三天,擔心甚麼」。

人不吃飯可以活一個月,這個道理,大多數人其實不懂。

02

Prepper 們並非不願幫助別人,只是很多情況在他們看來不需要幫助。

比如鄭州附近的一輛火車停在路上,一列車的旅客在車上已經困了三天,他們求救說車上的食物已經吃完了,即將餓肚子,求大家救救他們。

遇到這種情況,prepper們絕不會幫他們聯繫救援隊。因為火車上的人,雖然停在路上,卻絕不會有生命危險。更多的人可能泡在水中,困在高地上,或者正遭受洩洪或決堤的威脅,在野外可能遭遇失溫、沒有幹淨飲用水而致病,也可能因為得不到救援而淹死。

在prepper看來,這種情況是很好解決的。火車和鐵路公司時刻保持聯繫,他們本來就有自己的救援力量。即便遇到更長時間的受阻,也很容易聯繫到火車沿線的邨鎮,也可以離開火車自己徒步走出去。所以他們根本就是沒有危險的人,怎麼可以矯情到求救。

類似的還有因為水災困在鄭州大學牙醫診所樓上的人。在這樣的地方,你只是暫時不能回家,出入不大方便,還沒有到需要求救的地步。

因為有千千萬萬的人正處於真正的危險之中,他們才是需要救援的。

03

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是令人嘆息的。每當遇到這種境況,prepper社區的人都會一起討論這些人失去生命的原因,分析複盤當時的情景,從技術上分析他們犯了甚麼錯誤,失去了甚麼機會。

比如說,當降雨量已經屢次紅色警報,車堵在隧道,水已經進入隧道的時候,依然有很多人不願意舍棄他的車子,最終遇難。

prepper們若是遇到這種事,幾乎是不大可能遇難的。

首先,他們不會冒險涉水,也不會在暴雨天冒險進入進水的隧道。若是必須涉水,他們會事先搖下一扇車窗,避免被困在車裡出不來。

他們的車裡,通常還有破窗錘,萬一熄火斷電,車窗打不開、車門被水壓壓住,還可以用破窗錘砸開玻璃逃生。

普通人遇到暴雨水災之類的危險,本能反應是躲在車裡,因為車子會給人庇護所的安全感。但是prepper會果斷舍棄車子,因為他知道留戀水災中的車子經常是人喪生的原因。

prepper們幾乎個個都會游泳,因為這是生存基本技能。只要會游泳,遇到水災就比旱鴨子多一份生存機會。

即便困在某個隧道裡,也會游泳浮在水面,從隧道的天窗浮上來被人看到而獲救。

04

鄭州這類災害,在prepper看來依然只是很小的災害。他們更擔心的是「世界末日」。

這種「世界末日生存狂」,主要來源於美國文化。二戰剛剛結束,就開始了冷戰時代,接下來的古巴導彈危機,蘇聯把導彈與核武器直接放到古巴,隨時可以覆蓋美國全境。戰爭一旦開始,在40分鐘之內,核武器就可以打到美國人民的後院。

這些老派的「末日生存狂」有一些最基本的箴言:

一切靠自己。這是最根本的信念。不要坐等援助,行動起來。在這個劫後餘生的世界裡,你唯一可以相信、可以依賴的就是你自己。不要期待會出現超級英雄來拯救你;只要你準備充分、足夠自信,你自己就是超級英雄。
堅信在終極災難之後會是人類社會的崩潰。你將不得不面對一段混亂的社會控制真空期,直到新的權威與社會控制的形成。你將失去你慣於依賴的一切社會支持,甚至不得不每天面對劫掠者的騷擾。要有心理和物質的兩手準備。

但是,隨著蘇聯解體,冷戰結束,美國式的末日生存狂受到越來越多的嘲笑。他們認為世界已經和平,不可能有人攻擊美國本土,直到911發生。

911世貿雙子大樓被炸,一位幸存者回憶,當火災警報器報警時,大家都明明感覺到大樓在搖晃,聽到巨嚮,看見煙霧,大多數人卻不著急撤離,有的人在收拾辦公桌,有的在關電腦,有的人無意識的亂轉,有的人在給家人打電話,撤離時有人根本就找不到樓梯,有的人還在可笑地等電梯!沿著緊急樓梯撤離時,人群在緩慢地移動,好像在逛街。結果很快大樓就發生倒塌,很多本來可以活下去的人都死去了。幸存的人事後回憶,根本就想不起來當時自己在做甚麼。

在生存狂看來,這些人都是對自己不負責任的。

以生存狂的標準,任何一個人,理所應當時刻做好準備,一個真正的生存狂無論走到哪裡,都是首先觀察便於逃生的地點,如果是在建築物內,首先要找到緊急出口,觀察是否可用,並且經常把逃生路線在腦海裡演練一遍,變成了下意識行為。一旦發生災難,立即帶上隨身的PSK背包,第一時間就逃走,絕不會耽誤,因為他們知道時間就是生命。

05

生存狂和普通人,是兩個普通的世界。

生存狂認為人是自己的主人,要對自己負責,因為真正的災難發生時,你必須靠自己逃生。

生存狂認為每個人都要擔起自己的責任,而不是把救援和生存的責任推給社會和國家。為自己做好準備,就是為國家和社會做貢獻。

正是基於這樣的信念,生存狂對於那些平時毫無準備(甚至罵生存狂散布恐慌制造焦慮)、遇到災難卻束手無策,一點小問題也向社會求救的人,是非常看不慣的。

當我寫到這裡的時候,天還沒亮,看一樣微信,發現地震了,好友圈裡有幾個人被地震震醒過來。

如果是生存狂,遇到地震時若是驚醒,應該會馬上拿起逃生背包(BOB)沖到門邊,開門飛奔出去。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應該不會再踏入家門。

因為地震可能僅僅是預震(前震,Foreshock),接下來可能有後續的大震。

但是這幾個朋友似乎並沒有躲在外面,而是發好友圈,發群聊,拍視頻,甚至可能正在拍抖音。

萬一來了後續的大地震,而遭遇不幸(比如被掉下來的天花板砸破鼻子),或者又會被prepper冷嘲熱諷:

「這些人,膽子真夠大,也真活該,這時候還拍抖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