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餘波

文:包小姐

2016年5月,山西某監獄門外聚集了上百人。

清一色小年輕,清一色黑T卹黑褲子,齊刷刷雙手背後,分列監獄大門兩側。

在稍遠點的地方,6輛悍馬、20輛路虎、30輛奔馳,整齊的停在隊伍前頭。

另外還有一萬響的鞭炮,36盤,裝滿了整整兩輛猛禽車。

不一會,監區大門打開,一名全穿白衣、身材魁梧的男子從裡面走了出來,有人趕緊遞上了墨鏡。

隨著兩列隊伍齊聲大喊大哥幸苦了,鋪滿監區門前空地上的鞭炮,頓時響起。

震耳欲聾的響聲中,男子戴著墨鏡,在周圍人的簇擁下,目不斜視,踱步而出。

在兩列隊伍的夾道歡迎中,魁梧男子和眾人紛紛鑽進悍馬路虎和奔馳,魚貫而去。

車隊停在了市區的大酒店,全員包場,整整100桌,上百人在這裡喝酒唱歌,鬧騰了一整天。

有些人可能已經知道了,沒錯,這個太像電影中的情節:

就是山西黑老大程幼澤出獄時的場景。

5年後,在大上海,也上演了相似的一幕。

事件的主角也是一位出獄人員,出獄後也在酒店里大肆宴請賓客,高調風光。

不過與程幼澤不同的是,程只是一個打打殺殺的混子,後者卻曾是上海灘前首富,來捧場的也是非富即貴。

他就是周正毅

周正毅是2020年9月20日出獄的,至今已有7個多月。

4月23日,是周正毅的60歲生日。國人有整歲做壽的習慣,在監獄裡待了14年的周正毅,也想藉著這份喜氣沖衝往日的晦氣。

逢8必發,帶著這樣的心理,周正毅將生日宴定在了4月18日。

作為上海灘前首富,雖然經過了14年的牢獄生涯,他的公司仍然財源滾滾。而對周個人來說,他也的確需要這樣一個場合和時機,宣告他的回歸。

於是,不差錢的周正毅開始廣發英雄帖,大肆宴請賓朋。

生日宴的地點,選在了上海萬達瑞華五星級大酒店,當天高朋滿座,宴會壁板上打著「 不忘初心,回歸本色 」8個大字。

周正毅身穿波點襯衣、緊身西裝,神采飛揚,端著酒杯,四處與賀壽者拍照合影,滿面紅光,醉意朦朧。

當天,至少有400人來給周正毅慶生。但在現場,最吸引眼球的,則是某衛視的6名主持人。

醉意朦朧的周正毅上台致辭說:

感謝老天,60歲了,還給了他年輕的臉,健康的身體,和一定的智慧。

話雖漂亮,但在這樣的時候,還這樣高調舉辦生日宴,跟智慧可是完全不搭邊的。

相比之下,周立波就聰明多了,面對周正毅的邀請,先表示感謝,然後婉拒,可以小範圍聚,如此大場面不方便。

在此事上,雞賊的周立波,才是真智慧。

宴會上,主持人耳東陳上台致辭:

我們衛視主持人是不是都傾巢而出了?我們衛視春晚也不過這樣的陣容。

參加周正毅生日宴的6名主持人,既是某衛視的台柱子,也是滬上名人,如今齊刷刷為一個剛從監獄裡出來的前首富祝賀站台。

看起來,6名主持人都是受邀而來。但實際上,僅有一人是正式收到周正毅的請柬赴會的,其餘5人,皆是受朋友邀請來的。

事發後,周正毅本人也親口承認了這一點:

本來也沒想搞那麼多人參加,發出去邀請之後,很多朋友轉邀。

也就是說,其他5名主持人都沒有收到周正毅的邀請,只是跟隨其他人一起來赴會罷了。

換句話說,這就相當於是組團來蹭飯的。

不過,能讓名主持腆著臉組團來蹭飯,可不是能輕易做到的,背後有什麼,各自想像。

當天的宴會上,一眾主持人齊稱周正毅為周公子。

6個人,在台上站成一排,個個歷數與周公子相識的過程,有人說:

認識周公子,說明我現在慢慢混得上檔次了。

言語之間,阿諛之味隨風飄擺。

實際上,生於上海弄堂裡的周正毅,小學學歷,當初是個十足的混混,上海深圳香港日本到處混。

後來的發跡,據說源於兩個女人,一個是香港的,一個是其妻毛玉萍。前者給了周600萬港幣,後者一起開了飯店阿毛燉品。

但真正讓周正毅發達的,則是跟隨朋友進入期貨市場。亞洲金融危機時,又扎進香港股市。

這兩次,讓他大撈特撈。

慢慢的,往日弄堂裡的混混周正毅,穿堂入室,位列上海灘首富。

但在他財富巔峰之時,兩次牢獄之災接踵而來。

第一次是2004年,因操控證券交易價格罪、虛報註冊資本罪,入獄3年,被關在上海提籃橋監獄。

從看守所轉到監獄時,刑期還有35個月,3年差一個月。這對過慣了錦衣玉食生活的周正毅來說,太遭罪了。

不得不說,能成為首富確實有過人之處,即便是身陷囹圄。

到監獄不久,周正毅不知使了什麼手法,提籃橋監獄竟然同意他給每個牢房都安裝空調,當然也包括他的牢房。

在有空調的牢房裡服刑,自然舒服了很多。

有了空調,自然也會有其它。

很快,周正毅就在獄中獨自享用一間囚室,每餐四菜一湯,在監獄裡做圖書管理員,服刑最為輕鬆。

除此之外,還可以在他的專職看守辦公室裡起居,手機電視沙發冰箱,隨便用。

別的犯人,一月只有一次會見機會,周正毅卻可以見八九次,還不用在會見大廳見面,被人稱為像在監獄裡開董事會。

這哪像是在服刑,倒像是在度假。

2006年5月,周正毅出獄了,被他拖下水的監獄看管卻進去了。

你看,周正毅這手段,不服都不行。

可僅僅一年半後,2007年11月,周正毅又迎來了第二次牢獄生涯,這次是17年。

最後經過3次減刑後,去年終得以出獄。

在宴會的致辭中,周正毅說:

在獄中這些年,每天都有很多朋友給我寫信,支撐我堅持下來,其中也包括明星朋友。

現場掌聲雷動,周正毅也樂開了花,大家相視一笑,不言自明。

作為曾經的上海首富,時至今日,上海灘依然流傳著他的傳說:

留著貝克漢姆的莫西乾頭,從手錶到皮帶扣都包金鑲鑽,開著上海第一輛法拉利跑車從外灘飛馳而過。

1995年,週母去世,上海交通路1941弄3號的鄰居們,至今還記得葬禮時的人聲鼎沸。

2003年初,週父去世,以奔馳開道的龐大豪華車隊更是讓人過目難忘。

直到今天,不少人還堅持認為,是周正毅毀了演員楊恭如的一生。

2001年,周正毅第一次見楊恭如,據說送了楊的父母20萬當見面禮;第二次見,又送了300萬的豪車。

終於,楊恭如被拿下。

周正毅在香港以月租12萬,租下了香港的半山豪宅,楊恭如搬了進去。

但楊恭如與周正毅的這場浪漫,被毛玉萍的一記耳光被打碎,其小三身份幾乎斷送了她的娛樂圈生涯。

時至今日,楊依然未婚。

創業初期,毛玉萍扶持周正毅打拼,雖一直以周太自居,但兩人自始至終也未確定關係。

這次生日宴事發後,周正毅卻對此如此澄清:

我與毛玉萍沒有任何關係,既沒有法律夫妻關係,也沒有股東關係,也沒有高管關係,只是開過兩年阿毛燉品店。

毛玉萍也曾入獄3年半,2013年在微博遙祝獄中的周正毅生日快樂,並稱周是自己心中最美麗的神話。

對周正毅,不論從經濟還是感情,毛玉萍都可謂盡心盡力。

可如今,周正毅一句話就將她推到了九霄雲外。不知聽聞這番言論後的毛玉萍,是否肝腸寸斷。

周正毅借助60歲生日宴高調回歸,但大家沒想到的是,前首富重新出發的第一站:

竟然是美容微商。

生日宴會的背板上,有這樣一句話:帶領花界重新出發。

花界是杭州的一家電子商務公司的品牌,主打美容飲品。

曾經上海灘響噹噹的商界人物,卻選中遭人詬病的微商來重新出發,實在讓人看不懂。

最關鍵的是,在如此形勢之下,竟如此高調慶生,連周立波都避之不及,不得不說:

在獄中信息閉塞的生活了14年的昔日富豪,已經步入了歷史。

在生日宴上,雖然周正毅信誓旦旦的說,兩年之後再看,我一定是最棒的。

雖然週的財富也依然還在,但可以肯定的是,屬於周正毅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生日宴引發的風波已經發酵,6名主持人已經被拉入了黑名單。

事實證明,周立波婉拒參加,是多麼的明智。

躲過了這場劫難,估計這會,雞賊的波波正捂著胸口,在連呼好險。

悶聲發大財。祖宗的這句老話,是經得住時間考驗的。

2016年,山西黑老大程幼澤高調出獄,僅僅3天后就再次被抓,後被判刑6年。

不知出獄後高調慶生、引發大波的周正毅,又會是怎樣的命運。

來源.   i看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