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人在非常時期會有更高的生存概率嗎?丨硬核生存指南

文:南洋富商

01   說走就走的逃難

在動亂的非常時期,有錢人是否比窮人更可能活下來?

大多數時候,確實如此。富人的錢可以為自己準備各種生存資源,他們有更多的選擇。

比如說,你生活在兵荒馬亂的斯大林年代的蘇聯,按照歷史劇本,會有無數種死法。

你可能因為出身地主和大資本家家族,在運動中被處死。

你可能遭遇烏克蘭大饑荒,餓死。

你或許在大清洗時代被殺死,也可能在衛國戰爭中餓死、凍死、被轟炸死。

如果參軍,可能成為戰俘死在德國戰俘營,也可能死在滿洲。

你也可能在海參崴大屠殺中遇難,屬於被殺死的三十萬人中到一個。

你若逃避十月革命躲到蒙古,也會在1937年的蒙古大清洗中被殺死。

總之,你有無數種死法。事實上整個蘇聯死了幾千萬人,僅僅是二戰就死了七分之一人口。

但是你為何非要留在蘇聯呢?你若有錢,買幾張船票,全家逃到美國或澳大利亞,就可以躲過所有的蘇聯災難。

如今在美國有三百萬俄裔人,以及許多其他蘇聯加盟共和國的人,他們都祖先大多數是在斯大林大清洗時代(1937-1938)期間逃到美國的精英人士。

如今的富人都已經學會自我保護。他們在世界上不同的國家有簽證或綠卡,在不同的國家有房子和存款。遇到動盪局勢,隨時可以買機票逃難。

有一位朋友就是做好了這樣的計劃。她在澳大利亞的某個島上買了一塊地,作為自己非常時期的避難點,在這片土地上建了一些設施。她這樣介紹她的避難地:

「我當時怕2012嘛。研究了一番。在澳洲的塔斯馬尼亞島買了地。  澳洲大陸缺水,直接不考慮。」

「塔斯馬尼亞島上有一家啤酒廠。直接山泉水接下來釀造。  打開水龍頭就是新鮮啤酒。」

「只有袋熊,沒大型動物、沒有地震、沒火山、人50萬。土地面積=海南島+台灣島。森林覆蓋率高。有海峽天然屏障。我的地海拔60米。」

塔斯馬尼亞這樣的島,在歷次世界大戰中都沒有遭受危險,即便未來發生核大戰,也不容易波及那地方。而島上又有足夠的生活資源,絕對的逃生好地方。考慮到鄰近地震帶,擔心海嘯,買到土地海拔也夠高。

這種在安全地帶預留避難所的方式,只有富人可以選擇。

世界很大,任何亂世,總有幾塊淨土可以躲避。但是你得有錢在那裡立足。

 

02   有錢能使鬼推磨

富人的錢不僅僅可以用來逃難,還可以花錢僱傭和收買別人。

富人的住宅區通常治安更好,首先是因為房價和生活費用的高昂,隔離了容易極端化底層絕望人士。富人也更有錢僱傭大量的保安,有錢安裝更多的安防設施。

在動亂年代,富人甚至可以花錢買軍隊以保護自己的安全。

太平天國時期,浙南金錢會鬧事,到處搶劫瓜分大地主的財產,而滿清政府應對太平天國疲於奔命,無力去鎮壓金錢會這種黑幫。

浙南的大地主聯合起來,組建「白布會」以對抗金錢會,養一群民團保護自己。一群富人捐田捐錢,花大錢到台州和福建收買大量僱傭軍,最終把金錢會滅掉了。

只要出現類似的權力真空場景,富豪為了保護他們的產業,還會花錢買僱傭軍。

一旦落難,富人也有優勢:可以花錢買生存機會。

設想你生活在一個圍城的年代,根本沒法突圍,而城裡的糧食越來越少。

為了瓦解守軍鬥志,讓平民和守軍搶奪,外面的哨卡規定:凡是交一袋糧食,或交一把搶的民眾就可以出來,沒槍沒糧的都不許出。

這時候你有錢,你用黃金跟人換糧食,終於湊夠了一袋。你用黃金跟軍人和非法藏槍的人買槍,也有人願意把槍賣給你。

你拿著槍和糧食當門票,終於逃離了地獄。那些逃不出來的窮人,後來就在裡面活活餓死。

這不是一個瞎編的故事,這是長春圍城的真實歷史。

在希特勒屠殺猶太人期間,一位叫辛德勒到商人,用他的錢賄賂各級軍官,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

當年的美軍在戰場上不僅僅攜帶印著多國語言的投降手冊,還藏有金條,關鍵時刻可以買命。

只要你有錢,總能收買一些人,總能買到更多的生存機會。無論是一張世界2012末日的船票,還是北越進攻胡志明時候的一張逃生機票,有錢人總是優先。

 

03  富人逃難經常更難下定決心

但是有時候富人也會被財富連累,反而限陷身於更大的危險之中。

全世界的富人大多數住在一線二線城市。回顧一下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代的一些特大城市,莫斯科、柏林、列寧格勒、斯大林格勒、東京、武漢、南京、新加坡,都是戰亂重災區。二戰結束後還有更多戰爭,解放戰爭年代的南京、長春、錦州、徐州之類都成為重災區。接下來的韓戰,漢城、平壤也成為重災區。在越戰中,西貢成為重災區。紅色高棉年代,金邊成為重災區。

在解密的1969年蘇聯計劃對中國的核打擊中,瀋陽、上海、北京、天津、西安、南京、長春、廣州、杭州、鄭州之類的大城市,都可以分到好幾顆核彈。

1959年美國的面對全球共產主義國家的核打擊計劃中,中國被轟炸的目標也是類似,基本上中心城市都在轟炸範圍。

如今,富豪基本上都在這些中心城市。如果核戰忽然爆發,恐怕殘留人口大多數在鄉村和貧困區,以及三線以下的小城市。

富人的產業若不能帶著逃離,往往也會拖累他逃難的自由。

比如說你生活在二戰時代的中國,日軍占領了你的城市,你是一個著名的民族資本家,曾經打敗歐美著名品牌而名揚世界。這時候日本大佐過來請你喝酒,把你大大誇耀一番,表示對你的敬仰如長江之水滔滔不絕。然後話鋒一轉,懇請您出任維持會的會長。

這時候你如坐針氈。如果你答應當維持會會長,你就是漢奸,鋤奸隊的人雖然對付不了日軍,暗殺幾個漢奸還是很容易的,你每一天都可能被暗殺,戰後還可能以漢奸罪處死。你若表示不願當這個維持會會長,日本人有一百種辦法讓你生不如死。你當然還可以拎起一箱金條一走了之,可是你奮鬥一生的產業就此完蛋,跟你打天下的兄弟們,靠你的企業混飯吃的幾千工人,生計就成問題。

於是,你發揮自己情商的極限,一方面表示跟日本人合作,讓他看到你不是抗日英雄,一方面你又得轉身跟人民大眾表示你不是漢奸,不能真給日本人幹活。總之你兩邊稍有不妥,都是必死無疑。

當年的民族資本家吳百亨先生就遭遇這種困境。他不敢不當維持會會長,又不敢去上任,裝病躲在山邊別墅。一邊對日本人點頭哈腰,表示和日本人合作,一邊又得私下跟抗日力量拉關係,為自己留一條後路。二戰結束後,民國政府準備以漢奸罪判刑,但是很多人為他求情,說他並沒有給日本人賣命,最終免於入獄。

但是,如果你的情商和周旋能力不如吳百亨,有可能早就死了。

 

04  有時候,只有富人才會死

典型的例子是遇到戰爭和革命。

戰爭需要養軍隊,需要用錢財激勵軍人,占領城市要讓支持者得到好處。戰爭是不能創造財富的,通常是用暴力去富人手中奪取。

李自成進入北京城,第一件事情就是抓捕富豪被貪官,逼他們把錢拿出來。劉宗敏有各種酷刑可以讓你交錢。比如崇禎皇帝的岳父,就被逼出了三百萬兩銀子。

揚州十日大屠殺,其實是分好幾次殺。與其說為了殺人泄恨,不如說為了敲詐錢財。

起初,殺一小部分人嚇唬大家,說你們趕緊拿錢來買命。於是有些人就把藏的金銀珠寶拿出一部分。

然後再殺一批,逼你們繼續拿錢。

但是還是很多人躲起來,很多錢財藏在地下。所以假裝不殺了,等大家把偷藏的錢財拿出來準備逃命,再殺個回馬槍,把他們的錢財拿走。

若是揚州沒有那麼多富人,清兵殺人也不會那麼認真。

努爾哈赤在遼東殺窮人,殺富戶,也是為了解決社會問題。窮人生計困難,容易成為不穩定因素。富人占領大量財產,可能成為叛亂錢財來源,也是不穩定因素。若是把富豪殺了,不僅消除這個危險,還可以把他們的土地瓜分,收買人心。

所以,在努爾哈赤年代,太窮會死,太富也會死。

若是遭遇「等貧富、均貴賤」的理想主義烏托邦革命,富人更是要趕緊逃。因為這是一場以消滅富人階級為目標的運動。為了得到占大多數的窮人的支持,最好的辦法就是剝奪富人的財產,瓜分給窮人。富人必須被打倒,被污名化,成為眾矢之的,才能為把剝奪富人私產正義化。這樣的年代,富人本身就是一種罪名。

在三十年前的柬埔寨,他們有一個崇高的理想:徹底消滅剝削階級。那些家裡有很多房子出租的,開店鋪僱傭很多員工的,辦工廠養很多工人的,都屬於需要清除的資產階級。他們甚至要廢除貨幣,廢除城市,因為貨幣和城市是資本主義的根源。於是大量的城市有錢人和中產階級被趕到鄉下集中營,窮人也失去了謀生門路。

僅僅三年時間,柬埔寨的人口就減少了四分之一。一些以經商為主的群體,更是受到大面積的屠殺。比如越南僑民、華僑,都是當時的主要受害者。

這些都是只有富人才會遭遇的危險。若是不能及早逃離,面臨的只能是危險。

 

05  總結

在亂世,富人是否比窮人有更多的生存機會?總體上富人更容易生存,但是有時候產業和財富也會成為你生存的羈絆。

富人要想發揮錢財帶來的好處,首先是頭腦要清醒,該破財消災就要果斷,該放下財產逃命就得趕緊逃。

最關鍵的是:做好時刻可以逃生的準備。

在其他城市有自己的避難房子和物資,在安全的國家有能力生存,把財產分散為不同國家的投資和存款,持有可以說走就走的護照和簽證,這些都是富人標配。

對錢財的執著和貪婪,對未來持有美好幻想,捨不得階級下跌,沒有勇氣到一個新的國家從較低階層開始努力,就可能反而被錢財連累。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