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6 日

千萬別得罪一個廣東人

文:槽值

說起房東,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可能都是周星馳電影裡的包租婆。

在人人都肉眼可見貧窮的時代,唯有她一人精緻地捲著頭髮,穿著飄逸的蕾絲睡裙。

每天的休閒活動不是以牌會友,就是收收房租。

全身上下都散發著「 有錢」的氣息。

但在廣州,房東可能會顛覆你對他們的一切想像。

一、廣州房東可以有多低調

走在街頭,你千萬別得罪一個平平無奇的廣東人。

因為指不定下個月,你就租到了TA在市中心的某一套房。

廣東的房東,埋伏在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

上一秒,房東阿姨還拿著厚厚的收租小本,漫不經心地寫寫畫畫。

下一秒,她就已經擠入了小地攤的人潮中,為了去零頭討價還價。

再硬核一點的,和你在菜市場來個「 不期而遇」,也不是沒有可能。

 

公司樓下幫忙停車的保安大叔,可能擁有全停車場最好的車。

知道真相以後,感覺自己拿著車鑰匙的手都微微顫抖。

不好意思倒是其次,要是蹭到大叔的車,就不知道這個月的工資還夠不夠吃飯了。

也有的保安大叔,不止擁有停車場裡的豪車,還擁有整個市場。

是辦公室裡的老闆椅不香嗎?

廣州房東們表示還真不。

噹噹保安,每日巡視「 自己打下的江山」,才是真正的頂級快樂。

城中村里賣著12元一份鴨仔飯的小店老闆,家底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十棟房吧。

是的,你沒看錯。

不是十套,是十棟哦。

聊天八卦的保洁阿姨,也動輒坐擁好幾棟樓。

別問為什麼不去掃自家的樓,問就是樓太多掃不過來。

想自由點的,當司機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帶著租客找房子,路過自家房產,隨手一指:那幾棟樓是我的,想租可以考慮考慮。

坐在後座的房客不自覺坐直了身子,掃碼的手尊敬中帶著一絲顫抖:房租可以低一點嗎?

為了打發時間,開個燒鴨店、開個小賣部,賺錢還是其次,主要是為了多接觸人,沒事聊聊天。

畢竟說不准兒明天睡一覺起來,家裡的地和房子又要拆遷了呢?

 

如果說房東保安、保洁、賣菜都是基本操作,那麼收廢品你可還看得懂嗎?

Fine,有錢人不僅吃苦耐勞,還精打細算。

下次手裡喝空的塑料瓶,就別丟得那麼乾脆了。

能賣錢的!

收廢品是打發時間的娛樂,而人體裸模則是尋求精神境界的提升。

畢竟幾百套房子的收租,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麼枯燥且無聊。

除了數錢還是數錢,難免會懷疑人生的意義(誤)。

生活的體驗方式有千百種,周遊列國、出國留學、退學當服務員是體驗生活,這些事連續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就不知道是打發時間還是打發錢了。

果然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有)鬧(錢)。

有時候房東忙起來連收租也顧不上,畢竟下班回家,還是打麻將要緊。

有時候健忘症犯了,「 忘了自己有套房」也不是什麼稀罕事。

至於房租,就純靠房客自覺了。

對月收入遠超平均水平的房東來說,除了收租,他們有幾百種打發時間的方式。

別人眼裡的「 詭異操作 」,對他們來說,可能真的只是一時興起而已。

那些有錢的廣東人,生活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

二、廣東的隱形富豪,多到你想像不到

廣東人有句老話,叫「 禾桿蓋珍珠」。

簡單粗暴地翻譯一下就是,你永遠猜不到看似淳樸的廣東人,到底有多有錢。

廣東省的工作報告顯示:

2019年廣東全省地區生產總值10.5萬億元以上,是了全國首個地區GDP破10萬億的省份。

世界銀行2019年的全球國家GDP總量榜,廣東一個省,就超過了排在全球榜第十三位的澳大利亞(1.43萬億美元,約合9.87萬億人民幣),真·富可敵國。

總體經濟的高速發展自然帶動了廣東人的富。

2019年末,廣東省住戶存款總額約7.9萬億元位列全國第一,這個第一保持了至少4年。

廣東省的住戶人均存款約68535元,廣州和深圳兩大城市的住戶人均存款都突破了12萬元。

每個城市都存在著金字塔式的收入梯度,而廣東的人均存款已經達到了這個水平,那些站在金字塔尖的人數量之多、數額之大難以想像。

回顧90後的童年,「 4399」網站、騰訊,都是在廣州創建的。

網易、唯品會、歡聚時代、太平洋電腦網……眾多耳熟能詳的互聯網企業也同樣誕生於廣州。

這些大企業的背後,是廣東人對外來技術與經營理念的吸收與再造。

自古以來,廣東作為港口城市就是中國的國際貿易樞紐。由於地理位置的優勢,廣東接受了大量的海外投資迅速發展,大量外來人才湧入廣東,城市化建設飛速。

外企的入駐與外商的合作給了廣東人優先於其他城市人口接受新技術與新思想的機會,抓住了機會的廣東人便成功的爬上了金字塔頂端。

在廣東,還有一部分的富豪是作為「 拆二代」發的家。

迅速發酵壯大的產業與翻倍增長的生活人口數量導致廣東的地價直線飆升,原本的老街道、小城村應需求拆除重建。

城中村里的一戶人家,回遷之後收穫的等值房產可能就是含7套公寓在內的15套回遷房。

一個村的重建,就能誕生近2000個富翁。

回遷的房子留一到兩套自住,選幾套賣掉轉換為投資創業的啟動基金,剩下的就租給外來打工的人收租金。

保證每個月穩定收租的同時,又有錢再去投資生錢。

總有人調侃:

在廣東,穿背心、打底、短褲、人字拖的人可不能得罪,沒準兒你住的高檔小區就是他的。

不是沒錢,只是低調罷了。

三、廣東人的「 藏富」,刻在了骨子裡

回顧廣東人民的發家史就會發現,廣東人的低調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

廣東的崛起,始於回國探親與投資的僑胞與港澳台同胞的進入。

廣東人從跟著這些同胞與僑胞打工開始,一點點建起了自己的城市。

改革開放後的歸國同胞,大多接受過良好的教育,在外艱苦創業,艱難創出一番天地。

吃過苦的人自然懂得金錢的來之不易,在外謀生的經歷也教會了他們低調做人。

廣東人也隨之建立了低調藏富的財富觀與消費觀。

有錢沒必要表現在明面上,小錢圖個樂呵就好,大錢該花在刀刃上。

每逢過年,廣東小孩兒總是會羨慕自己其他地方的同學。

其他地方的壓歲錢都是幾百幾百的包,廣東的壓歲錢都是幾塊幾塊的給。

遇到婚禮、週年慶、百日宴等等喜事,紅包也是幾十就好了。

畢竟在廣東人眼裡,紅包就是圖個吉利,送個心意,數字的大小沒有任何意義。

背心、打底、短褲、人字拖……這些房東們的日常打扮,全身上下可能也就幾十塊錢。

可廣東人在意的,從來都不是表面功夫。

疫情期間、交租困難,這些喜歡穿拖鞋的廣東房東們聯合倡議免租一個月,租金減半兩個月。

廣東經視報導稱,肇慶一個房東給50多戶商家免租兩個月,少收的房租超過了50萬元。

騰訊的馬化騰說:「 品牌必須建立在產品和服務上,高調沒意義,有本事用產品說話。」

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說:「 只有安靜的水流才能在不經意間走的更遠。」

不論是收租的廣東房東們,還是發家於廣東的企業家們,在他們身上似乎就可以看到廣東富豪們的特質:

有財不外露、人狠話不多。

低調的做好每一件事、認真對待每一分錢,或許才是廣東人「 富且藏富」的真正原因。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