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讓馮小剛、趙寶剛捧王子文,揭祕王子文和王朔的往事

王朔

在一檔熱門明星情感真人秀綜藝中,

王子文與男嘉賓吳永恩的約會互動,讓網友大呼對單身狗是暴擊式的傷害,實在是太甜了。

這是王子文首度在公眾節目中談論自己的感情生活。

回顧王子文一路走來的成名史和情史經历,足以讓吃瓜網友們大開眼界了。

王子文出生於四川省成都市,關於她的年齡出現過兩個版本。

一個是現在的官方資料,1987年;

另一個則是來源於她還沒有大火之前的網路資料,1982年。

當然哪個才是真的,恐怕只能看過身份證才能知曉。

王子文的父親王行鶴,是四川師範大學的一名教吉他的音樂老師。

爺爺王肇初,年輕時師從我國現代著名劇作家曹禺先生。

在那個年代是國內第一批學習戲劇表演的人。

成名前從未學過表演的王子文,她的表演天分或許來源於這份天生的基因遺傳。

成名後的王子文曾回憶自己的童年生活,並不幸福。

父母在她大概5歲的時候離婚,她跟著媽媽一起生活,後來媽媽也組建了自己新的家庭。

小學時候的王子文,每周都會被送到家附近的少年宮學習舞蹈和體操。

那時候的她,對這些並沒有甚麼概念,只是在邊學邊玩兒的過程中打發了自己童年的周末時光。

與其他生活在離異家庭的孩子差不多,

從剛開始很開心每年能吃兩個生日蛋糕,到漸漸長大明白了父母不能常陪在身邊的落差。

那時候的王子文開始變得敏感、自卑起來。

與媽媽一起生活的王子文,從小就不認同媽媽對她表達愛的方式。

從她記事起,媽媽給自己買任何東西,包括衣服玩具等等,都不會徵求自己的意見。

上小學時,王子文曾經在街上看見一條自己非常喜歡的裙子,便苦苦央求媽媽為她買下。

可不管她如何使出渾身解數的撒嬌甚至是哭鬧,

媽媽還是沒有同意,就因為媽媽覺得那條裙子並不好看。

最後鬧得不歡而散,母女倆在回家的路上互不理睬。

類似這樣的事情,在王子文的腦海裡仿佛有著無數次的記憶。

成年後的她,回憶起此時,表示自己長大後開始理解媽媽了,

只是表達愛的方式不同,媽媽從心底還是愛她的。

2001年,年僅14歲的王子文被黃格選經紀公司選中。

於是她離開成都獨自前往北京,開始了北漂生活。

那段時間王子文對媽媽都是報喜不報憂,

只有到最困難的時期,窮到行動電話停機話費都交不起時,才只能求助遠在成都家裡的媽媽。

第二年,王子文在公司的安排下,

與另外三個女生組成了臨時的唱跳組合,去往南韓開始自己的練習生生涯。

因為事先被告知過南韓的訓練會十分嚴格、艱苦。

剛抵達南韓的王子文,到達安排好的學校宿舍後,第一件事就是下樓圍著操場跑了2000米。

或許是對即將到來的生活的恐懼,或許是心裡裝滿了遠離父母的苦悶。

跑完步之後王子文回到宿舍,給媽媽打了一個漫長的長途電話,電話從頭到尾都是哭著打完的。

在簡單的安頓後,王子文和其他練習生開始了地獄般的訓練生活。

每天長達十幾個小時的專業訓練,等回到宿舍,王子文發現自己連廁所都上不了了,

因為大腿、小腿全都酸得根本蹲不下去。

不僅如此,因為訓練動作必須做到完全規範,

如果被老師發現錯誤,還要被體罰連續做俯臥撐兩個小時,直到達到標準動作為止。

在南韓當了大概半年的訓練生後,因為經紀公司內部出現變故。

王子文所在的女子組合被迫解散了,於是她又回到了北京,繼續自己的北漂生活。

2004年,王子文被簽約到了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合約簽了15年。

這家打著「央企」名頭的公司,在當時並不是一家專業的娛樂經紀公司。

簽約後的王子文,在接下來的三年時間裡,完全沒有接到甚麼影視工作。

最露臉的就是在央視播出的綜藝節目《幸運52》中當了幾期獎品展示禮儀。

這讓原本滿心期待著能夠在娛樂圈大展拳腳的王子文,失落又不知所措。

2006年9月,王子文鼓起勇氣向經紀公司中視提出解約,決定另謀出路。

可中視直接向她開出了兩個苛刻的解約條件。

一個條件,是王子文必須賠償中視違約金40萬元,並且一次性付清;

另一個條件,則是與中視簽訂一份補充說明,解約後的20年內不再從事影視相關工作。

中視開出的這兩個條件,對於當時的王子文來說,無論是哪一個,她都無法接受並做到。

就這樣在與經紀公司的談判對峙中,時間慢慢過去了幾個月。

這時,有一個人的突然出現,讓王子文對自己的未來重新燃起了希望。

有一次,王子文應邀去爺爺在北京的一個故交家裡做客,

誰曾想在聚會上遇見了當時在娛樂圈已赫赫有名的編劇作家,王朔。

原來,王朔是爺爺的這位故交家裡的鄰居,

席間,在聽說完王子文的解約遭遇後,當時的王朔便表現得十分仗義,

說到:「這大公司不是欺負人麼?哪兒能這麼欺負一個小姑娘啊?「

於是,王朔當場向王子文許諾,這件事交給他來全權處理,一定能給她爭取一個滿意的結果。

聽完王朔的話後,當時的王子文感到很是受寵若驚。

僅僅一個月後,一則「著名作家王朔為年僅19歲不知名女演員打官司」的新聞登上了頭條。

王朔果然說到做到,真的成為了王子文解約官司的全權代理人。

據說當時的王子文因為人不在北京,因此沒有出席,直接全權委托給了王朔。

當時有不少記者採訪王朔,問到他與王子文是何關系?為甚麼要幫她打官司?

王朔輕松地答道,我們都姓王,我這是為老王家出頭。

隨後,王朔更是長篇大論地列舉了中視公司的種種罪狀,

條理清晰,有理有據,當時記者都沒法兒往下接話了。

2007年1月,王子文與中視達成庭外和解。

最初中視說的40萬元賠償金變成了10萬元,那個不平等約定也隨之取消不存在了。

庭外和解當天,現場依然不見王子文的蹤影,出錢又出力的還是王朔。

只見王朔本人拎著一個裝滿10萬元現金的袋子,和他自己出的兩本書,出現在和解現場。

負責交接的中視負責人,當場對記者表示,開庭前公司並不知道替王子文代理打官司的王朔,

就是大家熟悉的大作家王朔本人,表示這完全是一場誤會,本大可不必鬧到法庭上的。

而現場的王朔本人,也表現得十分大方客氣,雙方全程氣氛輕松愉快。

這場官司風波過後,王子文開始慢慢進入了大眾的視野。

畢竟能找到在京圈數一數二的大人物來替自己打官司的,在現下是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解約後,在王朔的介紹下,王子文簽約了北京著名導演趙寶剛創立的鑫寶源影視公司。

與此同時,王朔還將王子文介紹給了馮小剛導演,正式將她帶進了京圈。

2009年8月,王子文被記者拍到深夜駕車與王朔同回別墅。

2009年10月,記者再度拍到兩人的居家照,51歲的王朔親自下廚,為王子文做飯。

關於兩人的關系傳聞,早已從最初王朔口中描述的「替朋友出頭」變成了男女情侶關系。

對於這段關系的定義,兩人對媒體均是閉口不談。

只是後來的王子文,對外說過這樣一句話:

「王朔是我的精神枕頭,他帶給我的東西是其他男人取代不了的。」

能說出這樣的描述,想必大家心裡都自有論斷了吧。

在王朔的保駕護航下,王子文先後拍攝了多部令她漸漸打開知名度的影視作品。

包括趙寶剛執導的電視劇《家的n次方》、《男人幫》,

還有馮小剛導演的電影《唐山大地震》、《1942》。

雖然沒有進行過專業表演課的學習,但王子文是個天生當演員的料。

在拍攝《家的n次方》時,與王子文搭戲的都是學表演出身的演員前輩,其中包括演員宋丹丹。

在劇中飾演時尚調酒師的王子文,完全是現學現賣。

為了在最快的時間裡練好調酒動作,經常弄得手背胳膊滿是淤青。

當然,最後的表現讓導演趙寶剛相當滿意,表示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除了與王朔的緋聞,王子文在娛樂圈還有一個緋聞男友,就是演員賈乃亮。

2007年,王子文與賈乃亮在拍攝電視劇《生死橋》時,因戲生情。

這段感情一直持續到了2010年,直到李小璐的出現,兩人便分手了。

如果這段傳聞屬實的話,那麼就有一個問題存在。

2009年的王子文曾多次被拍到與王朔親密同行甚至同居的「鐵證」。

這兩段感情的時間跨度中間有近一年的重合點,這又是如何能做到的呢?

後來在一次頒獎典禮上,王子文與賈乃亮久違的同臺亮相。

有網友捕捉到了王子文看向賈乃亮的眼神「不太尋常」,於是各路八卦營銷號開始大做文章。

甚至有網友跑到王子文的社交媒體賬號下評論。

結果意外地得到了王子文本人的正面回應,四個字,你想多了。

2016年,女性情感題材劇《歡樂頌》系列的熱播,

作為劇中主演之一的王子文,迎來了自己演藝生涯的巔峰。

王子文在劇中飾演古靈精怪的富二代曲篠綃,

這個角色也是被她本人塑造得十分成功,得到了觀眾的高度認可。

當年,王子文也是憑借此劇獲得了國內多個最受歡迎女演員的獎項。

2017年初,正值《歡樂頌2》剛上映不久,有媒體曝光王子文已結婚生子,

有一個4歲左右大的兒子,兒子一直由王子文的父母在照顧。

該新聞一出,頓時在圈內引起了震動。

雖然娛樂圈隱婚生子的先例不少,但網友們始終無法將這件事情聯繫到王子文身上。

熒幕前的她,塑造得一直都是青春、精靈般的角色。

與媽媽這個角色,實在是不搭。

關於王子文兒子的父親身份的猜測,媒體也是四處尋找蛛絲馬跡。

當時還有傳聞這個兒子是王子文跟王朔生的,當然,這個假設並沒有甚麼實錘。

直到後來挖出另一個與王子文一直關系密切的「隱形」圈裡人,劉豐源,一個北京的富二代。

相比王朔,他是王子文兒子的生父的可能性,似乎更高一些。

劉豐源曾在電視劇《家的n次方》中客串露臉過,是趙寶剛影視公司的合夥人,家境優渥。

劉豐源曾多次在社交媒體上曬出與王子文的親密合照,最早時間追溯到了2011年左右。

對比媒體後來拍到的王子文兒子的照片,從年齡時間線上也是吻合的。

王子文對感情生活基本都是採取閉口不談的態度。

而媒體的報道,也是從最初的隱婚生子,後來演變成了她已離婚成為單親母親。

拒不公開感情生活的王子文,近些年來,事業發展逐漸進入了穩定期。

2019年,她與陳赫搭檔出演的喜劇《動物管理局》獲得了不錯的收視率。

2020年,王子文的多部影視作品先後播出上映。

如《我和我的家鄉》、《晴雅集》,電視劇《了不起的兒科醫生》等,稱得上是娛樂圈的勞糢了。

圍繞在王子文身上的話題還遠不止這些,曾經真實年齡遭到質疑的王子文,被不少網友發現。

如今她的臉,看起來比過去越來越精致耐看了。

於是,關於她整容微調的新聞也是鋪天蓋地而來。

更有一些網紅將她視為最新的整容參照糢版,稱她為娛樂圈「美商」最高的女演員。

從出道到現在,在王子文身上,似乎永遠都能找到話題焦點。

娛樂圈從不缺美女花瓶,也從不缺演技實力派。

只有,樹立自己的風格,找到自己的定位,才能走得長遠。

文|一條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