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寒!為武漢拼過命的他們,歸家卻看到了這一幕

醫務人員

文:蔣校長

回家了!

從3月17日起,援鄂醫療隊開始分批撤離。

無法走出家門的武漢人,打開了窗子,向英雄們表達謝意。

「謝謝你,曾為武漢拼過命!」

披白甲,破樓蘭,

百戰病魔今日還!

逆行出征的赤子,終於勝利凱旋。

從廣東到河北,從上海到安徽,從天涯海角到極北雪鄉。

我們都能看到,家鄉正以最高禮儀,接英雄回家。

▲ 各地接風洗塵的「水門禮」

▲ 上海

▲ 廣東

他們付出太多,犧牲太多了。

人民有難,他們逆行出征,

如今從前線戰場上撤下來的醫護人員,也是時候好好休息一下了。

讓凱旋的英雄們得到最多的鮮花、尊重與掌聲。

這本該是整個社會的共識。

但有些事情總讓我們措手不及。

3月14日。

湖北武漢一位護士在隔離期滿14天後,回家時卻被門衛阻攔在門外,引發了網絡熱議。

這是在武漢某個小區門口拍攝的視頻。聞訊趕來的醫院的領導,正在和小區保安交涉。

不能回家的醫護人員,只能躲在一邊在偷偷抹眼淚。同樣作為醫護人員的丈夫,也哽咽著接受記者的採訪。

目前,當地社區已經做出了處理通報:

「由於該護士此前屬於密切接觸者,並沒有隔離經歷,所以保安需要其出示解除隔離證明才能放行」。

事後醫院領導提供相關證明後,護士已經順利回家。

而僅僅在三天之後。

3月17日,又發生了一起類似事件。

武漢一名護士在朋友圈爆料稱,

她的一名同事在隔離完畢後回小區後,竟然遭到辱罵騷擾和扔垃圾,

3月20日晚,當地官微已經發布處理通報。

從通報情況來看,這應該是一次居民在不明狀況下的過激反應。

並不能就此歸咎為居民們的冷漠,甚至是網絡上渲染的「驅趕」。

但最終,「另行居住」的結果,還是讓人頗為唏噓。

社區規定當然要遵守,但對於我們一線「抗疫」人員,是否可以給予更多理解和善意?

不求夾道歡迎,但或許,我們可以賓至如歸

而且,從這份通報裡,我們能夠確認,這名護士的確是來自武漢同濟醫院。

同濟醫院,可以說是武漢乃至湖北決勝疫情的主要戰場。

重症患者數、發熱門診接診量均為武漢市之最。

3110名醫護人員,奮戰70餘天,收治新冠重症患者2000多人,接診病例超過3萬人。

這裡的醫護人員,每天步履匆匆,奔忙在疫情戰爭的最前線。

這裡的醫護人員見過最多的生離死別,也最懂得生命的珍貴。

但他們自己要面臨的是怎樣的凶險?

在一次採訪中,談到核酸檢測的時候,同濟醫院的護理部主任汪暉哽咽了。

「為什麼您說到這兒的時候會掉淚?」 

「幾十萬的標本要採集,每一個標本,都是護士面對被感染的風險。」

而即便如此,他們卻仍然要面對著來自社會、網絡輿論的不理解。

「這難道不是他們的本職工作嗎?」

面對這樣的聲音,他們甚至根本沒有時間去回應。

他們只會說,是的——

「我們只是平凡的人,偉大的是這個職業。」

「我們只是想對病患說:別怕,一切有我在!」

我們不需要想像,就能夠感受到,在這樣「理所當然」的聲音下,在被阻攔在小區門外時。

他們的委屈,他們的疲憊,他們的茫然失措。

他們無力再去訴說自己付出了什麼,犧牲了什麼。

他們只想問一句:

「我們是可以回家的,是吧?」

 

武漢方艙醫院的志願者,也遇到了幾乎相同的情況。

雖然拿著官方證明,但小區還是不讓他們回家。

這些志願者大概有50人,招募公司讓他們儘快搬離酒店,而小區也關上了回家的門。他們只能求助媒體和記者。

而這樣讓醫護人員寒心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在不同地方上演。

早在2月初,就已經發生過河南南陽某小區業主阻攔醫護人員回家的事件。

 業主們甚至還貼出了「醫務人員禁止入內」的牌子。

在武漢礄口區,甚至還發生過兩名抗疫醫生,被患者家屬暴打的惡性事件。

因為岳父肺炎去世,一名男子情緒激動之下,竟然抓扯、毆打醫生的頭部和頸部。

並且撕壞醫生的口罩和防護服!

用了全部心力與生命救死扶傷的醫生,就這樣被暴露在病毒面前。

不僅不能再繼續工作,而且極有可能也感染致命病毒。

你治不好,就讓你也感染,一命抵一命!

還有建設「火神山」醫院的工人們。在面向全國的直播下,從各地趕來的4000多名工人,日夜不停,從開建到完工,只用了8天時間,用「中國速度」創造了所谓的“世界奇蹟”。

但援建結束之後的一瞬間,他們就從英雄的神壇跌落,變回了最普通的民工。

仍然是社會上最無助的群體。

回家隔離被收費——

工資被拖欠——

直到官方介入,事情才得到妥善解決。

飲冰十年後,究竟還會有多少熱血難涼呢?

奮戰在武漢前線的抗疫人員是最辛苦的。從疫情開始到現在兩個多月的時間,工人奔忙,醫生護士不眠不休。

武漢封城時,明知前方危難重重,一批批的醫生護士毅然在線請命:

這是一位90後男護士的手,脫下厚厚的防護服,摘下手套:

「汗水浸久了,我和同事的手基本上都是這樣。」

還有為了節約時間,連續四五個小時不喝水不上廁,防護面罩壓下印記的疼痛。

更有為了避免交叉感染,也為了節約穿脫防護衣帽時間,自己動手剃光一頭長髮。

在他們之中,有人被感染,有人累倒在病床前。還有人,永遠留在了2020年的春天。但我們還記得,他們曾說:春暖花開,我便歸來。

每個醫生在從業之初,都會莊嚴地說一句: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你可以說,這是他們的職業道德。

你也可以說,這是他們的責任所在。

但無論如何,我們也應該都清楚,今天的勝利,離不開這些沒日沒夜拚命的「戰士」。

17年前的非典,是醫護人員沖在最前;17年後的新型肺炎,又是他們捨生忘死的保護著我們。

是他們用身體在生死之間,為我們築起了一道堅固的防線。

所以有人說,如果這世上真有守護神,那一定是醫生的模樣。

被拯救和保護的我們,在他們帶著滿身疲憊撤下前線的時刻。

多一些掌聲和鮮花,少一些歧視和風涼話。

他們不怕病毒,怕的是人心。

轟轟烈烈的歡迎回歸,不要只成為一種形式。

機場上耀眼的彩虹水門禮,不要成為他們最後的光輝時刻。

我們不應該一邊在李文亮醫生的微博下傾訴讚美。

而一邊又對他戰友們的遭遇視而不見。

校長只希望:

在戰場上流血犧牲的英雄們凱旋歸來後,我們,別再讓他們流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