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走紅就退網,這頂流被誰「封殺」了?

封殺 羅翔
2020年9月,爆紅一年的羅翔發微博自省:「要珍惜德行,卻不要成為榮譽的奴隸,因為前者是永恆的,後者卻很快會消失。」
恰逢當天是抗疫表彰大會,鐘南山院士獲得榮譽,一時間,網友開始了對羅翔的討伐,認為他在影射鐘南山。

「真的一股綠茶味,這是不是巧合,只有天地知羅翔知了……」

「重點是羅翔他要自省甚麼榮譽啊?B站百萬粉絲UP主的獎嗎?」

 「他配老師這兩個字嗎?他不配,他只是翔。」

隨著爭議不斷升級,羅翔被網友扣上莫須有的罪名,大家說他是公知,是陰陽人,雙標,一直把他罵到退網。

沉默期間,羅翔把B站視頻創作所得收益都捐給了貧困學生,他在許知遠的《十三邀》裡表示,對於網友的誤解,他都放下了,看淡了。

他說:「我只是一個在海灘邊的拾貝者,想借助這個平臺讓同學們看到那些貝殼的美麗,更重要的不是炫燿我手中的貝殼,而是希望同學們能看到貝殼後面的大海是那麼廣袤和美麗。」

1977年,羅翔出生在湖南耒陽縣,他家在的那條街道叫五一街,附近還有一條河叫耒水。

羅翔是家中獨子,從小乖巧、安靜,講話還有點結巴。因為性格孤僻,羅翔小時候朋友很少,他沒事就一個人在家裡讀書,讀累了就跑到河邊吹吹晚風。

為了排遣孤獨,他還會把河邊的乞丐請來家裡,給他們倒水,讓爸媽給他們做飯吃。

爸媽很煩羅翔的做法,但還是每次都耐著性子做飯,看到乞丐吃飽喝足離開,羅翔為自己的樂善好施感到高興,覺得自己胸懷大愛。

很多年後,羅翔自我反省這事:「那種愛是抽象意義上的愛,責任是別人承擔的,我只是享受了做好事的快感。」

那時羅翔個子高,長得快,但是身上又沒肉,站著像根竹竿。每次籃球賽老師都會選中羅翔,但羅翔不會打球,勉強上場卻被比自己矮20公分的蓋帽,同學們覺得羅翔很蠢,叫他「傻大個兒」。

因為是留守兒童,羅翔性格自卑,到了青春期開始叛逆,比一般孩子都要野,偷煙抽偷酒喝。他最煩爸媽管他,尤其是煩家裡來人的時候要喊叔叔阿姨。

到後來爸媽沒轍了,對他未來也沒報甚麼希望,但是外公一直沒有放棄他,教導他要好好讀書,為自己謀出路。

在外公的「修理」之下,羅翔看了不少法律入門書,有林達的《近距離看美國》,還有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大概地了解了法律對現在社會的意義。

14歲那年,羅翔放了學去找好朋友玩,結果被告知同學回老家了,可那以後就再沒見過他。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同學被叫去給流氓放風,被抓了。這件事給了羅翔極大的震撼,第一次感受到違法亂紀離自己這麼近,也第一次跟法律產生交集。

羅翔不明白,為甚麼自己的朋友只是被人脅迫,甚至連混混名字都叫不上來,卻會被抓去坐牢。

羅翔執拗起來。他覺得自己和朋友在池塘裡玩耍被玻璃劃傷,真正可恨的應該是亂扔垃圾的人,而不是自己。

他把對亂扔垃圾人的譴責寫進作文,不出意外得了低分,老師說:

這篇作文的立意太負面了,一個十幾歲的小孩整天想著社會的陰暗面可怎麼是好。

1995年,羅翔18歲,考入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因為爸媽說法學好就業,地位高,羅翔選了法律。

第一次來北京,羅翔很興奮,報道第一晚就去超市買了一捆啤酒帶回宿舍,跟舍友稱兄道弟。

在學校,羅翔學習中不溜秋,成績不上不下,閑暇時間都用來看閑書。他看《悲慘世界》,看柏拉圖,還攢了好幾百買了套《魯迅文集》。

那年頭,除了讀書上課,羅翔每天幹的就是跟同學聚在一起喝酒侃大山。仗著自己讀了一些書,羅翔最喜歡跟人辯論,大談自由、理想,坐在校園的草坪上痛哭流涕,直到把對方說服。

他享受著這種「文化人」的高談闊論,自視為「知識分子的熱血和風骨」。

 

那段時間羅翔過得狂妄又自信,覺得自己從縣城考進北京,自帶一種「學霸」優越感,牛逼到不行。

在湖南岳麓書院的文廟裡,他狂妄地給「大江東去,無非湘水餘波」續了一句:大海東流,無非耒水漣漪。還喜歡在非廣東籍學生面前大唱粵語歌《海闊天空》,把對方唬得不行。

在大學,他跟一群湖南老鄉一起嘲笑外省人不吃辣椒,不吃米飯,只知道吃饅頭,覺得他們非常蠢。他心裡一直覺得,惟楚有才,於斯為盛,天生有種地理優越感。

後來有次學校辦長沙市老鄉會,羅翔沒收到邀請,他問怎麼回事,結果對方告訴他:「我們開的是長沙市老鄉會,你又不是省城的,叫你幹嘛?長沙話你會說嘛?」

羅翔生氣了,去問另一個老鄉:「你不是長沙的嘛,怎麼也沒叫你?」

同學說:「我又不是長沙市的,我是長沙縣的。」

這時羅翔才懂了自己的夜郎自大,覺得自己蠢不可及。

 

一開始學法律,羅翔並沒太喜歡,覺得專業課太多太雜,背書背到頭疼。

1999年,羅翔在中國政法大學讀研,一天晚上舍友突然領了一個陌生人回來,那人渾身髒兮兮的,味道也很大。

第二天,同學告訴他說,那人是來北京打官司的農民,自己是他老鄉,為了省錢就把他帶回了宿舍。

那時候正是冬天,幾個人擠在一張牀上十分不方便,但羅翔還是忍著。

幾天之後,這人不辭而別。後來羅翔再見到他,是在學校的地下通道,當時外面零下好幾度,站一會兒就會凍透。羅翔請他回宿舍,可那人堅持在外面,不想再幹擾同學。

羅翔十分心疼,他發誓要為這位老鄉做辯護。幾天之後,羅翔和同學為這位老人家做了法律援助,又湊了錢幫他買了回家的車票,那位農民含著淚說:「我一定會還你錢的。」

那之後,羅翔就下定了做好律師的決心,他要為人民辦事,替百姓討公道。

2003年,羅翔已經考進北大讀博,也考取了法律執照。

那時他為了掙錢,到法考培訓機構當老師,培訓刑法、民法,甚至還培訓過市場營銷學。

一開始培訓,羅翔心裡有些瞧不上,他在學生面前誇口:「司法考試是最容易通過的考試,非常低端。」他還跟學生辯論,每次必須要把對方說到啞口無言才滿足。

可羅翔逐漸發現,雖然自己每次都是那個贏者,但卻並不感到幸福。

圖源:《我的青銅時代》

2005年,羅翔從北大畢業,進入中國政法大學當老師。像所有的年輕人一樣,一開始工作的頭幾年,羅翔渴望著名和利,渴望著出人頭地掙大錢。

在大學當老師,最看重的是搞學術,評職稱,羅翔很上進,從教2年就被評為「中國政法大學最受歡迎十大老師」,每年評職稱都成為候選人,但每年都落榜。

羅翔有些抑鬱,一沮喪就跟人喝酒,吵架,以法律博士的頭銜跟別人爭辯,樂於清談,樂於批判,掛在嘴邊的是一句「Who cares ?」

那段時間,他接觸了不少「泡沫哲學」,比如「人生沒有意義,沒有絕對的對,也沒有絕對的錯,人要及時行樂」,還有「做人最重要的是開心嘛,只要我開心,我管你幹嗎呢?」

羅翔沉浸在「自由」之中,度過了畢業最初的幾年。

直到工作第三個年頭,外公去世。羅翔收到了一塊手表,還有一封信。

羅翔外公是名老師,一輩子慎獨自牧,從不虛榮。手表是羅翔剛工作那年給他買的,信的第一句就是:「你當自卑視己,切勿狂妄自大。」

看到信後,羅翔再次拷問自己:

「少年的善良、青年的上進、知識分子的風骨……這些高尚的美德, 真實且毫無雜質地存在於自己身上嗎?」

後來他一直把這句話用做行動電話屏保,時刻提醒自己警惕虛榮。

2014年,羅翔結束了近10年的法考培訓,專心攻學術,先後整理出版了《刑法總則案例研習》《刑法》等書。

2017,一家法考培訓機構的老板找到羅翔,羅翔拒絕了,他說想作為一名大學老師好好影嚮自己教的本科生。

結果老板問他,你一年大概給多少學生上課?羅翔說幾百人,老板直接告訴他:「我們這有幾十萬學生,如果你真的想影嚮,這個舞臺更大。」

同事也勸他:「每年有數百萬人參加法考培訓,他們可能是中國傳承法制的最直接力量,你為甚麼不去影嚮他們呢?而且網課比較便宜,窮學生買套書就能學。如果能影嚮更多人,那也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羅翔接受了對方邀請加入厚大教育,重新成了一名法考培訓師。

在厚大,羅翔錄制的視頻課免費上傳到網路,學生只需買一本教材就可上課。

羅翔上課的視頻裡,他穿西裝,打領帶坐在藍色幕布前,操著一口不標準的普通話給同學們分析案例,語言幽默,表情搞笑,收獲了大批學生喜愛。

法考課結束後,許多老師會在學生的課本上寫上祝金榜題名、前程似錦之類的話。可羅翔每次給學生課本上寫的是:做法治之光。

 

2020年,羅翔在厚大講課的視頻被學生上傳到B站,迅速產生巨大播放。羅翔一夜之間走紅網路。

在羅翔出圈的視頻裡,他講了80年代糞坑案,一名女幹部遭到強姦威脅,情急之下,在男人脫衣服時女幹部趁機把他推進糞坑,男的往外爬了三次,女的踩了他三次,直到徹底把他跺進糞坑。

講完之後,羅翔讓同學們判斷女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衞還是事後防衞。

「正當防衞。」同學們在網上打出彈幕。

羅翔接著講:「當年這個案子有很大爭議,很多人說第一腳是正當防衞,第二腳和第三腳是事後防衞。「

不等同學反應,羅翔接著說:

「你把你自己代入一下!開啓一般人的視野,不要開啓聖人視野。如果你是這個女的,你踩幾腳?(我)踩四腳,老子還得拿塊磚往他頭上砸,合適的不得了。但是砸的時候別把糞濺在自己身上。」

說完這幾句,網上開始出現搞笑的彈幕,「羅老師真解氣」「被老師的三觀打動」。

除了糞坑案,羅翔還講過「熊貓咬人,我能不能把它打死」「深圳鄧寶駒2000萬包二奶案」等等,都因為他的「普通人視野」火出了圈。

圖源:B站

不久之後,羅翔入駐B站,兩天天漲粉100萬,創造了B站最快的漲粉記錄。

他帶著同學們讀《社會契約論》《懺悔錄》,闡釋法律背後的「人性」,把柏拉圖、盧梭、康德掛在嘴邊。因為他輕松幽默的段子式授課方式,網上掀起了「全民學法」的熱潮。

羅翔成了B站最大的「網紅」之一,有人叫他「法學界郭德綱」,還有人調侃說:「中年人都去看羅永浩,年輕人都去看羅翔。」

火了之後,羅翔的本科課堂座無虛席,走廊上都站滿了人,有學生說:「每次上課都得早點占座,去晚了,門衞那裡的板凳都被人拿光了。」

他接受多家媒體採訪,記者問他火了後心理有甚麼變化,羅翔想了想說:

「一直很複雜吧。我覺得這都比較虛,我的本分就是做好一個老師。低到塵埃裡要記得自己的本分,高飛到雲端也要記得自己的本分。」

羅翔走紅的同時,爭議也跟了上來。

他的「沒有衣服穿快凍死了,可以把熊貓皮剝下來穿在身上」「你在山裡,餓了20天,快餓死了,熊貓能不能吃?當然可以吃!」等一系列言論,被人視為「邏輯不通,涉嫌蓄意獵殺國寶」。

有網友給他貼上「道貌岸然」「虛假仁義」等誇大化的標簽,甚至還有好事者發文惡搞,稱「要打官司了,請這個土包子(羅翔)不知道能不能贏。」

然後有人評論:「若是他發揮失常,你能贏;若是他發揮正常,能把對方律師送進去;若是他發揮超常,能把敲錘子的也送進去。」

面對非議,羅翔無奈地說:「誤解是人生常態,理解是稀缺例外。」

強調「普通人視野」的同時,他也在教育學生不要走入「技術主義」誤區,更是警示要提防自己的「知識優越感」。

他在法考視頻裡說:「人越喜歡抽象的概念,人越覺得自己崇高;你越覺得抽象的人可愛,越覺得身邊的人不可愛,你忙著愛人類,卻沒時間愛具體的人。」

「千萬不要陷入技術主義,很多學生學習了法律之後,就帶有一種強烈的傲慢,瞧不起老百姓,學著學著就喪失人性了。」

「提醒同學們註意,法律永遠不能超越社會常識的限制。」

羅翔十年前輔導過的一位學生表示,羅翔跟其他老師不一樣的地方,就在於他有一種「樸素的正義」,相比起邏輯,他更信仰經驗,他總是會代入當事人的心態,回歸常識判斷。

學生表示,她永遠不會忘記羅翔講過:

「想不通的時候,就想想門口的老奶奶怎麼想。」

2020年9月,羅翔發微博自省:「要珍惜德行,卻不要成為榮譽的奴隸,因為前者是永恆的,後者卻很快會消失。」

恰逢當天是抗疫表彰大會,鐘南山院士獲得榮譽,一時間,網友開始了對羅翔的討伐,認為他在影射鐘南山。

「真的一股綠茶味,這是不是巧合,只有天地知羅翔知了……」

「重點是羅翔他要自省甚麼榮譽啊?B站百萬粉絲UP主的獎嗎?」

 「他配老師這兩個字嗎?他不配,他只是翔。」

隨著爭議聲四起,羅翔迅速回應說,這是自己看書的偶感,跟其他新聞沒有關聯。

可網友仍舊不肯罷休,事情很快上升到立場問題,有人給羅翔扣上莫須有的罪名,說他是公知,是陰陽人,雙標。

甚至還有人評論:「哪天老師家裡辦喜事,我給唱兩句喪歌,請你也不要過度聯想哦!」

「羅老師你家孩子喝滿月酒,別人送骨灰盒給你,你會開心嗎?」

當天下午,羅翔發了最後一條微博,結束了紛爭。他寫道:「確實被有些人的捕風捉影弄得生氣失望,由於時間精力有限,暫時不更博。」

這之後,羅翔刪掉了此前微博,將賬號設定僅半年可見,徹底「退網」了。

羅翔退網了,可謾罵仍在繼續。2021年6月,「厚大法考違反廣告法被罰,羅翔為該公司刑法獨家教師」的新聞又在網上傳播,甚至浙江省擬邀羅翔直播普法,也不得不因為網友的抵制取消了。

圖源:《十三邀》

在沉默的日子裡,羅翔上了《吐槽大會》《十三邀》,還接受了陳曉楠的邀請錄制《我的青銅時代》,在節目中裡,他對自己進行了狠狠的剖析,承認自己的猶豫和軟弱,直言最喜歡的品質的「勇敢」。

他還捐出了B站視頻的全部創作收益,累計37萬元,在他一年前發第一條視頻時,他就承諾所有的收入均捐給兒童救助基金會。

那條視頻裡,他引用牛頓的原話闡明志向:

「我只是一個在海灘拾貝的拾貝者,想借助這個平臺能夠讓同學們看到海邊那些貝殼的美麗,更重要的不是炫燿我手中的貝殼,而是希望同學們能看到貝殼後面的大海是那麼廣袤和美麗。」

而在當年年初的百大up主頒獎會上,手握獎杯的羅翔謙遜地說道:

「命運之手把我托舉到所不配有的高度,讓人飄然,讓人暈眩,最終讓人誠惶誠恐。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不過像一顆渺小的塵埃,風把我帶向我從未向往的高處,相信有一天他也會把我輕放在神祕莫測的他處。

我們不過在借來的時間中生活,你所暫時保管的精彩並不屬於你。有一天,你必須交給下一位接棒者,並希望他能做得更加精彩。」

被網暴退圈不久,羅翔上了許知遠的《十三邀》。

在節目中裡,他坦言自己只是「先賢的傳聲筒」,而網上的榮譽讓他誠惶誠恐。對於網友的誤解,他也看開了,釋然了:

「別人對你那麼多贊譽,那肯定是愧不敢當,別人對你的表揚名不副實你就很開心,那麼既然這樣,那別人對你的批評為甚麼你就深信呢?」

羅翔放下了,重新回歸教學,回歸校園,做一名老師。

羅翔從小就想當一名老師,小學作文寫長大了想幹甚麼,羅翔從沒寫過科學家、領導之類,只寫想當老師。

中學時他班主任是历史老師,有次班裡競選班長,羅翔也想試試。結果班主任告訴他,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擔任「領導」。羅翔對這句話觸動很大,從此對所有「領導」崗位都會刻意保持適距離。

到了考博的時候,羅翔筆試面試考了第一名,導師跟他道喜,說那就沒問題了。

羅翔一高興就把工作辭了,在家開心地等錄取通知,結果幾天後名單下了,上面沒有羅翔。原來當年招生政策做了調整,一個導師只能帶一個學生,而他報考的導師已經收了保送生了。

羅翔沒法,只得再找老師。老師感到意外,他覺得政策不合理,在辦公室寫了一封簡訊,讓羅翔交給相關領導。信很短,只有一二百字,但上面有句話是:

我覺得這樣做對學生不公平。

幾天之後,羅翔收到了補錄通知。

五六年後,羅翔早已讀博結束,成了大學老師,他每周都會騰出一個特定時間接待學生,當面討論問題。

每當這時,他就想起初中班主任,想起大學老師,想起幫助自己的碩導、博導,心裡充滿感激。

圖源:《我的青銅時代》

考上博的同年,羅翔在雙安商場的天橋上遇見一個問路的老太太,老人一直在問某援助中心怎麼走,但沒人搭理她。

羅翔看不下去了,他主動幫老人查找了路線,還提出要打車送她過去。聽到這,老人「撲通」一下就給羅翔跪下了:「你是個好人。」

在車上,羅翔得知老人徒步四個小時找援助中心,兒子來京務工被錯抓,放出後精神受了刺激,成了瘋子。

羅翔心裡一直糾結,糾結要不要告訴她自己的身份,但「虛偽的道德優越感」占了上風,羅翔終究是沒有開口,最重要的是,他怕「給自己惹麻煩」。

到了目的地,老人跟羅翔告別:

「真的很感謝你,你就不用陪我上去了,別影嚮你的前途。」

老人的話戳中了羅翔的內心,他頓時感到羞愧,痛罵自己的懦弱、卑微。那之後,羅翔徹底明白了自己這麼多年所學:

「就算書讀得再多,不去幫助別人,一味束之高閣,又有甚麼用呢?」

「真正的知識要從書本走向現實,真正的法律不僅是抽象的邏輯,公平和正義也要在個案中得到回嚮。」

部分參考資料:
 
1、《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極晝工作室
2、《沉默的羅翔捐了37萬》,虎嗅APP
3、《保護羅翔》,最人物
4、羅翔專訪,《十三邀》
4、羅翔專訪,《我的青銅時代》
5、《羅翔:做好走出聚光燈的準備》,中國新聞周刊
6、《圓圈正義》,羅翔
7、《學法的不要當刺蝟,要當狐貍》,南方周末
8、《羅翔:我得到的一切都是我所不配的》,每日人物
封面、配圖來源:《十三邀》《我的青銅時代》《吐槽大會》劇照及網路
作者 | Zack
來源:往事叉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