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媒為何忽稱防範風險應對突發事件

中共

文:鍾原

9月6日,中共黨媒央視的新聞聯播報導,中共編輯出版了《習近平關於防範風險挑戰、應對突發事件論述摘編》。

9月3日,習近平與其他常委,外加王岐山參加抗戰獻花儀式,之後又參加了抗戰座談會,提出了5個「不答應」,這樣的話貌似對外強硬,實際是對內說的。

果然,9月5日,新華社發表文章《習近平這本著作為何頻頻強調鬥爭》,再次大談「鬥爭」,還稱,「習近平指出,我們共産黨人的鬥爭,從來都是奔著矛盾問題、風險挑戰去的」。這篇文章還明確提出,「鬥爭的對象」是「危害中國共産黨領導……各種風險挑戰……安全……的各種風險挑戰……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則的各種風險挑戰……根本利益的各種風險挑戰」。

9月6日,央視進一步提出「防範風險挑戰、應對突發事件」,搬出了習近平以往的多次講話,中共的內鬥不斷高調升級。

中共到底要防範什麼樣的風險和挑戰?

央視報導稱,「面對波譎雲詭的國際形勢、複雜敏感的周邊環境、艱鉅繁重的……穩定任務」,以習近平為核心「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保持……社會大局穩定」

很簡單,中共高層已經深感不穩,最主要是黨內不穩,領導權受到了嚴重威脅。

過去的8個月,中共政權連續遭遇內外重擊,卻毫無化解之法,黨內追責之聲四起。中共現任高層選擇不斷向左,但也同樣毫無出路,黨內無法取得一致,眾多中共官員顯然不願意與習近平回到鑽窯洞的年代。毛時代的所謂路線鬥爭,似乎又回來了,而且愈演愈烈,成了現任當權者的重大風險,黨內很可能出現了重大突發事件的明顯苗頭。

央視還稱,「認真學習習近平關於防範風險挑戰、應對突發事件的重要論述」,「切實做好防範化解風險挑戰各項工作,戰勝前進道路上各種艱難險阻」。

這也表明,中共現任當權者不準備做任何退讓,而是要「鬥爭」到底。

這倒也不奇怪,習近平從一個下放農村的黑五類子女,再靠著紅色根基重新發跡,還在各派妥協中登頂,以反腐的名義扳倒了一個個江派大員,並無多大根基的習近平已經在黨內四面環敵。七拼八湊的習家軍更善於高喊一尊,卻實在欠缺治理能力,再加上王滬寧的陰謀,中共政權的一系列罪責,都算在了習近平身上。

習近平的風險自然最大,也當然要四處提防。國際環境已經無能為力,國內的最大突發事件,顯然是政變奪權。中共內部無論誰當了權,也都沒有合法性,誰最狠毒、最陰險、最沒有人性,卻最可能奪權、掌權。

胡錦濤曾容忍政令不出中南海,也曾容忍無法真正掌握軍權,仍然免不了多次被暗殺。胡錦濤的不折騰,有意掩蓋了中共內部的種種矛盾,如今卻再也掩蓋不住。

中共政權岌岌可危,內部人心惶惶、互相指責、拆台,都是必然發生的,中國歷史上任何一朝的滅亡,莫不如此。中共正處在末日前的分崩離析,更多的人紛紛尋求各自逃命之法,自然也有人想渾水摸魚,也不排除有人藉機大肆向外反水,因此急需投名狀。

人們當然也希望,還有良知未泯的體制內人士,能夠從內部高舉義旗、瓦解中共政權,前蘇聯和東歐各國已經演繹過這樣的歷史。

中共政權已經到處是風險,突發事件的出現已成必然,這也是歷史的安排。人自以為高明,卻根本防範不了、應對不了,而且每一次被動的防範或應對,都可能觸發更大的風險和事件,這在過去的8個月中已經被見證。在接下裡的日子裡,類似的過程,還將被不斷見證,並不斷加速。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