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出海妖!與川普同行 拯救美利堅

文:李曉

近期有一些重磅消息,令人眼花繚亂。例如,美國前聯邦檢察官、知名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和其團隊11月25日晚正式向喬治亞州法院提交了訴狀,給密歇根州法院的訴狀當晚也釋出。鮑威爾表示,「大海怪已釋放出來」。還有,這位大律師現在已經是軍事律師啦!看來,現在已經進行到軍事層面了。這就不止是總統大選的問題,而是保衛國家安危的問題。

另外,還有一個轟動消息,美國總務署署長(GSA)艾米麗·墨菲(Emily Murphy)在拜登方面的死亡威脅下,11月23日給「拜登先生」而不是「候任總統拜登」發信,信中告知對方總務署提供過渡資源,同時亦駁斥了最近媒體對她的虛假報導及影射,並指出,總統選舉的真正獲勝者將由《憲法》規定程序確定。

◎ GSA署長艾米麗·墨菲發給拜登信件的全文

以下為大紀元翻譯的總務署署長艾米麗·墨菲發給拜登信件的全文(英文原文在文章最後):

親愛的拜登先生:(稱呼並不是候任總統)

作為美國總務署署長,根據經修訂的1963年《總統過渡法》,我有能力提供某些選舉後資源和服務,以協助總統過渡。見《美國法典》第3編第102條註釋。我認真履行這一職責,由於最近的事態發展涉及法律挑戰和選舉結果認證,我今天發送這封信,向你提供這些資源和服務。

我把(自己)成年後的大部分時間都奉獻給了公共服務,我一直在努力做正確的事情。請知道,我是根據法律和現有事實獨立做出決定的。我從未受到任何行政部門官員──包括在白宮或總務署工作的官員──的直接或間接壓力,(他們)也沒有對我做出決定的內容或時間施加任何壓力。要說明的是,我沒有收到任何要求我推遲決定的指示。

然而,我確實在網上、電話和郵件中收到了針對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員工,甚至我的寵物的威脅,試圖脅迫我過早地做出這個決定。即使面對數以千計的威脅,我也始終致力於維護法律。

與媒體報導和影射相反,我的決定並非出於恐懼或偏袒。相反,我堅信,法規要求總務署長確定明顯的當選總統,而不是強加於人的(當選總統)。遺憾的是,法規沒有為這一過程提供任何程序或標準,因此我參考了以前選舉中涉及法律挑戰和不完整計票的先例。

總務署沒有規定法律糾紛和重新計票的結果,也沒有決定這種程序是否合理或正當。這些問題是憲法、聯邦法律和州法律所規定的問題,應由有管轄權的法院通過選舉認證程序和決定。我認為,一個負責改善聯邦採購和財產管理的機構不應該把自己淩駕於憲法規定的選舉程序之上。我強烈敦促國會考慮對該法進行修訂。

如你所知,GSA署長並不挑選或認證總統選舉的獲勝者。相反,根據該法,GSA署長的作用極其狹窄:為總統過渡提供資源和服務。如上所述,由於最近涉及選舉結果的法律挑戰和選舉結果認證的發展,我已經決定,您可以根據要求獲得該法案第3條所述的選舉後資源和服務。總統選舉的實際獲勝者將由《憲法》中詳細規定的選舉程序決定。

該法第7節和2020年10月1日第116-159號公法規定,在2020年12月11日之前繼續撥款,為你提供6,300,000美元,以執行該法第3節的規定。此外,根據第116-159號公法,授權撥款100萬美元,用於為被任命者提供情況介紹會和編製過渡目錄。我提醒你們,該法案第6條對你們提出了報告要求,作為從GSA獲得服務和資金的一個條件。

如果我們有可以為您提供任何幫助,請與聯邦過渡協調員瑪麗·吉伯特(Mary D. Gibert)女士聯繫。

真誠的,

美國總務署署長
艾米麗·墨菲(Emily Murphy)

◎ 主流媒體為何不敢刊登美國總署長給拜登的信

以上那封美國總署長給拜登的信,所有的主流媒體(我稱之為下流媒體)齊刷刷的都藏了起來,只刊登自己的評論文章,說川普(特朗普)認輸了,在進行總統交接了。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敢刊登總署長的原文呢?

一位網友評論道:「集團造假和舞弊,恐嚇聯邦政府辦事人員以及他們的家屬和寵物,以此來要脅人家,強迫給造假舞弊者辦理過渡手續。真的是活久見:歷史發展到了黑幫代表都能向美國聯邦政府人員要求給自己辦理總統過渡手續?!」

他接著說:「不過,人家美國總務署長說的很明確。不是美國憲法規定的法律和美國人民確認的總統因此而有過渡申請要求就給予過渡支援;而是拜登一方自稱勝選,同時威脅聯邦政府人員和家人以及他們的寵物的人身動物生命安全;還有美國現有法律規定對此種情況沒有提供明確的辦事依據;所以你要自嗨那我可以提供過渡支援,後果你們自己負責!」

川普發推文說這不是與候任總統交接,美國總署不是確定誰是下任總統的部門,川普告訴世界,他還在為正義和真相繼續奮斗!至於說同意撥款給拜登,是因為總署長及家人都受到恐嚇、侮辱和死亡威脅,甚至連家裡的寵物都受到屠殺威脅,而心中實在不忍。

川普總統11月25日(週三)把電話打進賓州參議院關於大選結果的聽證會,重申大選投票違規,呼籲推翻總統選舉結果。

「這對我們國家是非常悲哀的事情。他們必須推翻結果。」川普在電話中說,他的律師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把手機放到麥克風前,放出他的聲音:「我可以很容易的說,『哦,讓我們四年後再來吧』。不,這場選舉是民主黨輸了。他們欺騙。這是一場舞弊的選舉。」

「這場選舉被操控,我們不能讓它發生。我們不能讓我們國家發生這種事。」川普在電話裡說,「這場選舉必須被推翻,因為我們以大比分贏得了賓州,而且我們以大比分贏得了所有這些搖擺州。」

川普的個人律師朱利安尼親自參加了聽證會。他說,川普團隊被「幾乎一致」的剝奪了提出關於投票舞弊擔憂的機會,並指出郵寄選票是用來舞弊的主要手段。

◎ 習近平終於發賀電祝賀拜登

11月25日,感恩節的前一天,習近平在這個當口,愚蠢的正式發賀電祝賀拜登,他以為拜登已經板上釘釘當了總統呢。拜登盼的就是大金主的賀電,而習近平怎麼能把他放在眼裡呢?拜登的兒子亨特在北京的淫亂視頻、虐待中國幼童的視頻等等,都完整的拷貝了一份寄給亨特。至於拜登和亨特在中共國訪問時的貪腐舉動也少不了錄音錄像。

習近平忍了三週,何必就在拜登即將被哢嚓時,發什麼賀電呢?難怪他說在農村插隊時扛著200斤十裡路不換肩。傻不傻。

有報導說,習胖還不如三胖,金三胖罵的拜登一楞一楞的,習胖還假模假式的做戲。普京過去幾年老秀肌肉,不過他在這次美國大選舞弊的關鍵時刻,可沒站在沼澤動物一邊。高調宣布不到最後,決不發賀信。

火燒屁股的時候,拜登正在幹啥?忙著組閣,公布閣員名單。這是吸毒後的亢奮狀態啊!這是在往外掏犯罪集團名單啊!有網友說:還不夠,還不夠,公布的再細緻些,再完整些,呵,好一網打盡!

◎ CIA深度捲入了這場政變

川普團隊司法大戰正式拉開,但司法戰也許是川普總統的虛晃一招,那麼他還有什麼秘密大招在後面呢?

據英國軍情六處的情報,在德國法蘭克福,發現CIA深度捲入了這場政變!這個絕密情報被共和黨籍的國會眾議員路易·戈莫特發現,他用普通電話告訴了川普,川普隨後告訴他使用內部保密電話,並立即通知軍方去取。12小時後,軍方繞過CIA的頭頭兒把這個非常非常重要的服務器拿到手。使黑暗勢力撲了個空。

另外一個驚人消息,鮑威爾已經是軍事律師,並參與到軍方的「海妖」計劃中,厲害!有好戲看!

◎ 美高官訪臺應該與投票舞弊機有關

2020美國大選曝出選舉舞弊醜聞,Dominion投票機所使用的Smartmatic系統遭指操控選票。Smartmatic 在臺也設有研發中心。據臺媒報導,Smartmatic 把臺灣的據點,被視為鞏固業界領先地位的研發中心。

就在美軍突襲拿到Dominion在德國法蘭克福的伺服器、美國代理防長米勒宣布特種部隊繞開原單位直接向他報告之際,有印太軍情主管的美方高官突然訪問臺灣。

有消息人士報導,在11月2日前、也就是美國總統大選前夕,Smartmatic 高層從佛羅里達來臺灣,其背後因素絕不簡單。

11月22日傍晚,美國海軍一架C37A、灣流500型行政專機突然降落松山機場。這架專機十分低調,直到抵達臺灣前才打開識別訊號。路透社等媒體報導,抵臺訪問的是美國海軍印太情報總指揮官、少將史都德曼(Michael Studeman);臺媒報導,史都德曼訪臺3天,預計在11月24日離開。

中央社2017年曾報導,Smartmatic 自稱2000年創辦以來,已在亞洲開發並製造了超過27.5萬臺投票和計票機,「其位於臺灣的研發中心,已成為鞏固該公司作為業界公認領導地位的關鍵」。

據公開資料,Smartmatic 在臺灣登記的董事長為方葛(Jorge Vasquez)。Smartmatic 在美國登記於佛羅里達,方葛也是該公司的執行副董事。

◎ 蔡英文會不會也使用了Smartmatic?

回想蔡英文在美國大選之後,立即向拜登表示祝賀,表明他們是物以類聚。她會不會也是使用了 Smartmatic 而在臺灣高票當選的啊?回想一下,相當可疑。

2019年2月18日(周二),臺灣發生了一件非常不尋常的事情,奇怪到震驚世界。那就是被黨內多方勸阻不要尋求連任的時任民進黨總統蔡英文秘密邀請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記者來臺灣訪問她,不用翻譯,周圍也沒有其他人員,兩人用英文交談。交談地點更詭異,是在臺北市停在地面的總統專機上。為什麼不在總統府?怕有監聽?

據CNN的報導,蔡英文宣布她要競選。而那位記者知道她當時民調低到不能再低了,對此很沒有信心,就問她如果不可能當選呢?蔡鐵口鋼牙宣稱:一定贏!

她哪裏來的信心,莫非是Smartmatic給撐腰?

沒想到,好夢被2019年1月份辭職的行政院長賴清德攪碎了。3月18日,賴清德去填表格,正式宣布參選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及民進黨黨內初選。蔡英文氣到發瘋,說她是總統,只能她一個人參加黨內初選,這也太霸道了吧!這可是曾慶紅2007年為自己設計的那個連任方案,一個蘿卜一個坑,決不允許有人與他競爭。為什麼呢?只要有一個人來競爭,他就得下去。

據臺灣媒體當時的報導,根據各個民調來源,賴清德贏得2020年總統大選的把握最大,蔡英文徹底沒戲。而且民進黨內部也不同意她代表該黨出馬競選,說空心菜出馬競選等於是民進黨拱手把執政權讓給了別人。

報導說,蔡英文堅持要競選連任,而且聲稱自己一定能贏!如果有Smartmatic墊底,她一定如願。當然,她得先贏得黨內選舉,才能使用Smartmatic。但她贏不過賴清德,就派人勸他退選,他不退,就對他進行人格侮辱,而且離譜到不許進行民調。過了幾個月,把賴清德搞的七葷八素之後,蔡英文方面說自己民調高,於是就在一連串的齷齪動作下,蔡不光彩的當上了黨內總統候選人。現在回過頭來想一想,蔡英文到底是美國黑暗勢力與中共的助手、盟友還是敵人?當沼澤掏乾時就會知道。

◎ 點亮一根蠟燭

美東時間11月25日晚10點半,鮑威爾向喬治亞州法院提交了訴狀。預計喬治亞州北區將負責審理此案。根據gateway pundit報導,該訴狀有104頁,堪稱揭露喬治亞州大規模選舉舞弊的重磅炸彈(bombshell)。

2小時後,鮑威爾又證實,「海怪(Kraken,大招)剛剛已在密歇根州釋放出來」。根據推特展示的訴狀,在密歇根州提出的訴狀至少有75頁,將由密歇根東區法院負責審理。同樣的,訴狀會上傳到DefendingTheRepublic.Org,向社會大眾公布。

有評論認為,當晚在喬治亞州和密歇根州推出的這2份重量級訴狀,如同投下了法律的炸彈之母(MOAB,美國軍方研發的新型大型燃燒空氣炸彈,僅次於核彈),他並感謝鮑威爾和她的偉大團隊,在感恩節給美國人民帶來如此好的消息。

鮑威爾的聲明裡,特別提到了涉嫌介入這次美國大選的外國勢力,她說有人涉嫌從中共管轄的香港、還有伊朗、委內瑞拉和塞爾維亞等地,從外國操控美國大選,竄改選票數據。「我們不會讓這個偉大的共和國,被共產黨人偷走,」她說。

天快亮了,現在,還需要我們在黑夜中為正義點亮一根蠟燭。(文/李曉)△


最高法院是虛晃一槍,川普暗藏終極大招!CIA監聽總統電話,深度捲入政變!鮑威爾放出海妖,拯救美利堅! | 新聞最嘲點 姜光宇 | Mr.FunnyNews (2020.11.25)

人民報首發

附件:GSA署長艾米麗‧墨菲發給拜登的英文信件全文:

Dear Mr. Biden:

As the Administrator of the U.S. 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I have the ability under thePresidential Transition Act of 1963, as amended, to make certain post-election resources andservices available to assist in the event of a presidential transition. ​See​ 3 U.S.C. § 102 note(the “Act”). I take this role seriously and, because of recent developments involving legalchallenges and certifications of election results, am transmitting this letter today to make thoseresources and services available to you.

I have dedicated much of my adult life to public service, and I have always strived to do what isright. Please know that I came to my decision independently, based on the law and availablefacts. I was never directly or indirectly pressured by any Executive Branch official—includingthose who work at the White House or GSA—with regard to the substance or timing of mydecision. To be clear, I did not receive any direction to delay my determination. I did, however,receive threats online, by phone, and by mail directed at my safety, my family, my staff, andeven my pets in an effort to coerce me into making this determination prematurely. Even in theface of thousands of threats, I always remained committed to upholding the law.

Contrary to media reports and insinuations, my decision was not made out of fear or favoritism.Instead, I strongly believe that the statute requires that the GSA Administrator ascertain, notimpose, the apparent president-elect. Unfortunately, the statute provides no procedures orstandards for this process, so I looked to precedent from prior elections involving legalchallenges and incomplete counts. GSA does not dictate the outcome of legal disputes andrecounts, nor does it determine whether such proceedings are reasonable or justified. Theseare issues that the Constitution, federal laws, and state laws leave to the election certificationprocess and decisions by courts of competent jurisdiction. I do not think that an agencycharged with improving federal procurement and property management should place itselfabove the constitutionally-based election process. I strongly urge Congress to consideramendments to the Act.

As you know, the GSA Administrator does not pick or certify the winner of a presidentialelection. Instead, the GSA Administrator’s role under the Act is extremely narrow: to makeresources and services available in connection with a presidential transition. As stated,because of recent developments involving legal challenges and certifications of election results,I have determined that you may access the post-election resources and services described inSection 3 of the Act upon request. The actual winner of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will bedetermined by the electoral process detailed in the Constitution.

Section 7 of the Act and Public Law 116-159, dated October 1, 2020, which provides continuingappropriations until December 11, 2020, makes $6,300,000 available to you to carry out theprovisions of Section 3 of the Act. In addition, $1,000,000 is authorized, pursuant to Public Law116-159, to provide appointee orientation sessions and a transition directory. I remind you thatSection 6 of the Act imposes reporting requirements on you as a condition for receiving servicesand funds from GSA.

If there is anything we can do to assist you, please contact Ms. Mary D. Gibert, the FederalTransition Coordinator.

Sincerely,

Emily W. Murphy
Administrator
U.S. 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