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他媽他舅他姑他叔

 文:二大爺  

歷史研究這種大部分時候都枯燥無比的玩意,很多人路子不對,皓首窮經研究一輩子都不火;也有一些找到捷徑的,還沒有研究,就已經火遍神州。比如一夜之間刷屏的「 武則天他媽」。

廣西靈山縣這個正兒八經的成立了縣入大一把手牽頭協調的「 《武則天他媽在欽州》歷史文化工作組」,一看就是高人指點,思路清奇,出奇制勝。

有些網友說人家講他媽的故事惡俗、炒作,這都是誤會,沒有站在應有的政治高度看問題。首先,人家武則天他媽是真有故事的,出身隋朝頂級豪門弘農楊氏,是宰相楊達之後。因為家道中落44歲才出嫁,46歲才生武則天。武則天稱帝后,連續追封自己的母親,最後的諡號是「 孝明高皇后」。雖然跟武則天一樣,老了「 不講武德」,偷襲小鮮肉,有些亂倫的風流韻事,但畢竟也算是皇后。其次,靈山縣這種歷史上的化外之地,難得跟女皇他媽有點瓜葛,官員們為帶動文化產業,給自己的鄉望挖掘一點歷史題材,即便觀感上略有差池,但赤心可鑑。

人家不研究他媽的故事,你能知道他媽的什麼呢?

我回頭一想,靈山縣開創的這種歷史文化研究路徑簡直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一下就打通了歷史研究的任督二脈,開創了「 找媽經濟」的先河。瓜眾們喜歡的歷史話題名人畢竟有限,平時要沾點光也確有困難,從他媽的故事入手,以後還可以研究他舅、他姑、他叔、他二大爺……豁然開朗,簡直就是一個又一個飽含熱淚的歷史大金礦。

我都替有關地方部門想好了一些課題——李白他爸在碎葉、杜甫他姨在成都、西施她妹在太湖、文徵明他姥姥在姑蘇、胡編他二大爺在貴州……想一想都很激動,自從滿清的考據學大行其道之後,歷史裙帶文化研究又一個黃金時代就要到來。

有些同學太年輕,擔心武則天棺材板壓不住。這都是圖樣圖森破——馬已經服,武也不得不服。她不僅要服,還得從乾陵裡坐起來發個朋友圈點贊。武德不是你不想講就不講的,不要以為你立個無字碑就完成歷史使命了。後人不僅要評說你,還要評說你媽。

我們中國人優秀傳統之一就不斷尋找「 我家祖上也闊過」的證據,用以掩蓋不肖子孫沒落千年的窘境。給祖先上墳的時候除了一盤冷豬肉,也確實沒有什麼好說的。自己沒法給祖先爭光報喜,當然只能繼續指望祖先的墳頭冒點青煙,反過來給留著辮子的子孫們再貼貼金。

納稅人的錢養誰都是養,多養幾個找媽研究小組也算說得過去嘛。

所以你看山東臨沂、河南南陽為了諸葛亮故里之爭打得頭破血流;四川江油、湖北安陸、甘肅天水為了李白家鄉撕破臉皮;安徽鳳陽、江蘇盱眙為了和尚皇帝朱元璋吵得面紅耳赤… …最奇葩的是山東陽谷、臨清和安徽黃山展開的西門慶故里之爭……正在喝板藍根的武大郎都表示不服。

我寫了那麼多歷史,今天也才醍醐灌頂——浪費那麼多精力去挖掘真相,走上了研究的歧路。我要趕緊寫一篇《賀蘭敏之不得不說的故事》。肯定有人會問:賀蘭敏之是誰?是武則天她外甥。為什麼寫他呢?因為和武則天她媽有點關係。那她媽在哪?

她媽在欽州。

來源         二大爺Alex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