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單名媛與冒牌靳東:拒絕痛苦反省的人,最容易被再次欺騙

拼單名媛與冒牌靳東:拒絕痛苦反省的人,最容易

文:齊亮

天上不會掉餡餅,地上卻常常有陷阱

1

我小時候特別喜歡吃方便麵,每個週末最開心的事,就是拿著父親給的零花錢,帶著弟弟,去小賣部買方便麵。

我嘗了自己見到的每一款方便麵。

所有的方便麵都有一個共同特徵:那就是廣告和實物完全不符。廣告裡大塊的牛肉大片的青菜,真實中肉眼可見的只有幾小粒肉和菜。

鄭淵潔童話裡的話來調侃,一頭牛的肉足夠方便麵企業用二十年。

對方便麵的熱愛很早就讓我理解了廣告不可信,圖片不可信,包裝袋裡面的東西,才是真實的。

但是方便麵欺騙了一個孩子幼小的心靈嗎?沒有,我吃得津津有味。

我知道自己只付出了一兩塊錢,沒有權利要求方便麵必須和廣告裡一模一樣。

2

廣告都有可能是騙人的,圖片都有可能是美化的。

這樣的話,甚至沒有必要寫出來。你看到這裡,可能已經非常失望,準備取關。

我花時間滿懷期待的打開一篇文章,你就給我看這個,看這些小朋友們都知道的廢話?

但我想告訴你的是,現實中有太多人是拒絕相信這些廢話一樣簡單的常識的。

他們買P2P產品,心甘情願的被美女主播、拼單名媛或者冒牌靳東所欺騙。對別人善意的提醒,置若罔聞。

有人相信拼單名媛與冒牌靳東,有人相信一本萬利的理財產品,有人相信一個可以提供免費午餐的美麗新世界,在那個世界裡,沒有稀缺,沒有貧富差距,沒有階層固化,醫療教育,一切免費,不需要承擔成本,只需要享受福利。

有人相信靳東會給自己金錢、房子和愛情,有人相信總統首相會給自己補貼、房子和尊嚴;有人相信名媛會真心愛上自己,有人相信政客會發自內心的關心自己的平凡生活。

有人相信貿易保護在保護自己,有人相信多印鈔票能拯救經濟低迷,有人相信劫富濟貧能實現共同繁榮,有人相信冒牌靳東承諾的一百萬,有人相信諾獎得主提倡的政府可以為人們提供「全民超基本收入」。

也許他們的處境完全不同,但其實是一類人。他們都相信天下有免費的午餐,天上會掉餡餅。

如果有一個人說,大家跟我來,我帶大家到一個美好的世界去,那裡沒有通貨膨脹,沒有失業,人人平等,人人都有工作,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想吃什麼就能吃什麼,大家願意跟著去嗎?我想願意跟著去的人很多。

——《薛兆豐經濟學講義》

薛兆豐還講過一個故事:1976年,美國興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法律經濟學」運動,讓一些經濟學家向聯邦法官講授經濟學原理。一位美國法官聽完經濟學家講課,如夢初醒的說:「我活了大半輩子,怎麼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做任何事情都有成本。」

許多人最欠缺的,就是這些廢話一樣的經濟學常識。

3

被人家騙一騙,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中學時滿臉青春痘,走在街上,被一個穿護士衣服的美女熱情的拉著手,告訴我有免費的除痘活動。就去了,躺在「病床」上臉上被塗了一堆東西,然後告訴我有兩個不同類型的收費套餐。如果不選的話,已經塗抹的這些藥物會對我的皮膚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知道上當了,就走了。很狼狽的。出去後就打了110,警察告訴我這算強買強賣,商業欺騙,歸工商部門管。

也沒什麼好的報復辦法,知道是自己一時貪婪,竟相信免費午餐,忘記了鄭淵潔童話裡的教導:不要看城市裡柏油馬路,四通八達,其實每一步下面都有陷阱。

再後來也被騙過,就業時給人力中介交的保證金,租房時遇到的二房東,欠錢不還的同學,以及更大的坑。

被騙著騙著,也就長大了。

我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但也始終保持著一點自我反省的能力。每次被騙,痛苦的反省一番,確實也都有自己的問題,或是輕信,或是貪婪,或是認知不足。

後來就很少被騙了,尤其是學習了經濟學之後。只要恪守幾個常識: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凡事皆有成本,一切投資都有風險,一切承諾都有不確定性。

基本上,就已經可以躲過大部分詐騙。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及時止損。發現情況不對,立即抽離。不要抹不開臉面。不要計較沉沒成本。

4

你摸過火焰,就知道玩火的危險。

你觸過刀鋒,就知道血肉的脆弱。

比一切知識更重要的是你要能夠反省、自我批評。而不是一切錯誤都歸罪於他人,視自己為無辜的韭菜。

韭菜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它不具備反省能力,而「人」具備。

現在的媒體輿論,是很惡劣的,不能批評受騙者,不能批評弱者。他們只是無辜的韭菜,他們應該像溫室裡的花朵一樣,被保護的極好。

一切謊言的得逞,詐騙的實施,都只是因為有壞人的存在。「社會」的責任就是保護每一個「弱者」遠離壞人。

這種政治正確的理論年復一年的喧囂在耳邊,以至於很多人已經失去了判斷,忘記了責任,成為了巨嬰。

反正一切都應該由「社會」幫我篩選好,過濾過。我只需要相信,只需要把問題歸罪於壞人。

我只需要做一棵無辜的韭菜,不要用腦子。

在需要嚴厲的批評、痛苦的反省的時候,媒體提供給人們的,卻常常是麻醉。一切都不是你的錯。你只是一株楚楚可憐的小韭菜,哪裡避得開鐮刀。

哪怕你為了冒牌的靳東毆打自己的老公,拋棄自己的家庭,這也不是你的錯,而是因為社會對老年婦女的精神空虛關懷不夠。

哪怕小孩偷父母的錢打賞名媛小姐姐,也不能嚴肅批評,萬一自尊心受到刺激自殺了怎麼辦?

哪怕迷信美麗新世界,走上了一條通往地獄的道路。給自己和他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但畢竟出發點是好的,動機是善良的。

怪都怪政府監管不足,怪都怪「社會」關注不夠,怪都怪平台審查不嚴,怪都怪資本利益薰心。

我每看到這些負責麻醉的文章,它們總充滿了深刻的論述,人文的關懷、巨大的憐憫……但不知怎的,就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看過的那些方便麵廣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