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邀明月,團扇搖佳人

物道君語:「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寧不知傾國與傾城,佳人難再得?」美人常見,佳人難得。正如這一柄團扇的後面,藏著東方佳人的許多種美,只待細細回味……

「新裂齊紈素,鮮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

多年前,曾於蘇州購得一柄團扇,正如詩中之物,素白細絹,纖若無骨。夏日天氣再熱,亦不舍得多用,只是將它立在青瓷瓶中,有時怔怔望著,覺著它美得出神。

這把扇子的最初,只是商代以植物或禽羽制成的「彰扇」,作為皇帝專屬的儀仗飾物,用來遮蔽風沙。

自西漢班婕妤寫下一首《團扇詩》,東方的團扇,便開始有了自己的姓名,成為一種溫柔含蓄的眷念。

圖|小白funny ©

猶記杜牧有一首,秋夕詞。「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

暑後的天氣依然悶熱,長居深宮的小宮女,獨自守在宮牆角落,一邊等待召喚,一邊搖動團扇取風。

昏暗燭光映著屏風,忽然,幾只螢火蟲闖進視線,腐草化螢,翩飛而來。她提起素紗的裙擺,小心翼翼撲動手中扇子,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螢火蟲飛來飛去,她的沉悶宮廷生活也仿佛多了一絲驚喜。

圖1|蒽子-蘇州 ©

圖2|陳子珊 ©

雖然漢代的小宮女們寂寞得很,卻始終覺得,她們就是那樣活脫脫的少女糢樣。一柄普通的素白團扇,很薄的絲織扇面,不需要多華麗的修飾、多精細的做工,有了這幅動人的場景,人們至今依然覺得它很美。

這是團扇的樸素之美,也是少女的靈動之美。

後來到了唐宋時期,女子用扇之風最盛,那時的團扇也大都很輕巧。

若是像唐代《簪花仕女圖》的長柄大團扇,多是宮廷仕女所持;而越是富貴女子的日常用扇,越是小巧精致。

南宋《招涼仕女圖》中可見,媲美手掌的小紈扇,執在手中,柔弱無骨,並沒有多大的重量。

《簪花仕女圖》局部

《招涼仕女圖》

團扇也就從納涼之物,漸漸變為女子手中的裝飾。少女輕輕搖扇,微風自顯。

或者,有沒有風已經不再重要,只要是那份未經修飾的天真靈動,就已極美。

圖|小白funny ©

「團扇,團扇,美人病來遮面。」鄰家有女初長成後,團扇往往被用來遮掩面部,以顯成年女子的羞澀與莊重。

宋代以前的女子,往往不能素面出門,而以一柄團扇藏玉顏。

那團扇最好是輕透朦朧的,在半遮半掩之間,女孩們或紅唇微啓、笑不露齒,或嬌羞低眉、粉面含春。

若與這樣的佳人擦肩而過,即使她們已經走得很遠,依然讓人回味無窮。

這種嫵媚柔順的美,並不直接,卻餘韻裊裊。

圖|浮光檸子草莓醬 ©

唐宋時期,紙面團扇、刺繡團扇更為流行。情竇已開的女子,不再滿足於一柄素白的扇子,而是費盡心思將情愫妝點其間。

深閨後院,她們倚著窗欄,一日一日把閑情傾註扇面,繡自己最拿手的花樣,或工筆繪出花鳥蟲魚,題下鐘意的詩詞,珍重完成之後,含羞贈送意中人。

即使出門需要用團扇遮掩,也會露出扇面一角的字畫,彰顯自己的才情與氣度。

圖片1.2|C-King ©

除了大家閨秀,歌女們進行表演時,也常常借助一柄團扇,營造朦朧神祕的氣氛。

杜甫曾陪友人泛江作詩,觀看畫舫歌舞,「江清歌扇底,野曠舞衣前。」團扇底下隱隱傳來曼妙歌聲,月色江波也仿佛隨之微微蕩漾。

唐玄宗亦有詩,「舞衣雲曳影,歌扇月開輪。」宮中歌女出場貫會以團扇遮住面龐,款款而來,或在團扇的一開一合之間,歌聲如顆顆珠玉滴落。

所謂東方的韻致,恰恰藏在團扇的含蓄與幽微的想象之間。

自古以來,女子及笄後,誰不期盼著出嫁那一刻的盛大與繁華?

唐宋時,新娘出嫁有「卻扇禮」習俗。團扇掩面,一為避邪,二為遮羞,也寓意著「團圓好合」。

因此,她們早早便為此做了準備。每個女孩會費盡心思制成這一柄團扇,極盡繁華的工藝,或者用心繡上最能代表自己才情意趣的扇面。

圖|籐末 ©

電視劇《知否》中,明蘭出嫁時,身穿華貴的綠色嫁衣,手持水仙團扇掩面出嫁。宋代女子尤愛花鳥圖卉,而劇中明蘭的性格有如水仙般迎風獨立。或許,這亦是她為自己的婚禮親手準備的團扇。

待到新房紅燭前,「扇薄露紅鉛,羅輕壓金縷。」團扇的一邊是滿懷期待的新郎,而薄扇下,新娘隱約露出的紅妝,是一絲羞澀,一份期待。

那時新郎還需作一首「卻扇詩」,通關之後才能得見佳人面容。

李商隱曾作為朋友董秀才的伴郎,代之成詩:「莫將畫扇出帷來,遮掩春山滯上才。若道團團似明月,此中須放桂花開。」

一柄輕扇掩紅妝,鬧熱了一天的婚禮,此刻卻仿佛時間凝滯了,新郎也激動愣神得寫不出詩來。

只等她將團扇一點點移開,就像粒粒桂花綻放,分不清是佳人還是花朵的幽雅清香。

今夕何夕,終於,見此良人。

在團扇的遮掩見證下,古時女子就這樣以端莊之姿,步步走向夫家,走向期盼一生的愛情、休戚與共的命運。

圖1 2|賢靈 ©

邁進了婚姻的大門,又會是甚麼光景呢?都說女子成婚後要宜室宜家,要恪盡婦德,要高貴,要端莊,要優雅……

那麼多的規矩壓過來,女子手中的一柄團扇,也成了身份和德行的彰顯。

於是,團扇開始起了變化,緙絲、銀質、絲綢、象牙骨、烏木等紛繁呈現,工藝、彫花也越來越繁複。就像加在婚後女子身上的諸多枷鎖,掙脫不開,輕盈不了。

圖1|小白funny ©

圖2|張博之 ©

所以在《延禧攻略》中,我們能夠感受到富察皇後那份淡淡的哀愁,再雍容富貴的團扇,亦揮不去那一絲煩惱。

那時清宮的團扇都奢華至極,劇中富察皇後愛用一柄明黃色團扇,曾拿來給乾隆扇風取靜。

那是仿制故宮清代乾隆年間藏品的緙絲團扇,扇面上兩只仙鶴依偎,是她對夫妻情深綿延的祈願。

可惜事與願違,她的子嗣緣薄,而古時不論身在皇家還是民間,婚後生兒育女總是對女子最大的訴求。

她愛用的另一柄緙絲團扇,有石榴花紅紅火火,多子多福的委婉希冀卻落空,夫妻恩愛亦因種種嫌隙和誤會,終至遺憾。

人生若只如初見,或許她寧願手中依然是那把輕羅小扇,無須修飾,明潔如月,一如當初曾經年少的純真感情。

回顧團扇的一生,它的工藝和用途也一直在發生變化。千百年後的今天,它似乎消逝於日常生活,更多是作為工藝品出現。我們已無法像古代佳人,在不經意間輕搖團扇,美目流盼。

團扇,團扇,它的這份美麗卻是真實存在過,是沾染到每個時代、每個人身上的獨特氣質。

我們懷念的,是中國人特有的一種審美意境,是半遮半掩、含蓄朦朧、謙遜柔和之間的詩意。

這是獨屬於東方的美,是東方大地上的一顆朱砂痣。

在暑夜月色裡,清風搖動時,這柄團扇依然會一次次搖動人們的心神。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