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衛兵回來了!有些人開始自我膨脹了

打麻将

文:於平

近日,一段三口之家打麻將被舉報的視頻,在網絡流傳。

視頻中,一家三口正圍坐一桌,其樂融融打著麻將,突然衝進來一個氣勢洶洶的「紅袖章」,二話不說拿起桌上的麻將就摔。

正在打麻將的一位小伙瞬間被激怒,站起來拿起麻將砸過去,結果,衝進來更多「紅袖章」,將這一家三口控制起來。

面對「紅袖章們」的怒斥,小伙反問,一家人吃飯也要隔離嗎?不料,這句話更加激怒了他們。小伙被這些人拖到外面狂扇耳光,麻將桌也被扔到外面砸翻搗毀……

看完這個視頻,許多人都氣憤難平,包括我在內。

事實上,這段時間,類似魔幻的場景我已經看到不止一次。前兩天,一家四口因打麻將被查,不得不公開認錯的視頻也曾廣泛流傳。這種打著防疫的的名義,對無辜同胞公然羞辱,打砸發洩,儼然已成為另一種正在蔓延的病毒。

家,是公民私生活的堡壘,因此有「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一說,而相關法律也明確規定,公民住宅權和隱私權不可侵犯。然而,一群戴著紅袖章的人,可以隨意衝進別人家裡,對一家人大打出手,等於把法律當成了廢紙一張。

也難怪有人驚呼,紅衛兵回來了!

疫情防控很重要,非常時期要有非常舉措,其實都可以理解。但不管什麼防控舉措,也要起碼講點科學,講點常識。正如那位被打小伙的反問,如果一家人打個麻將都要禁止,一家人吃飯是不是也要隔離?

有人調侃,照這麼發展下去,夫妻一個被窩都可能要被揪出來了。

不過,這些道理,對於某些「紅袖章們」,對於某些無知無畏的基層人員而言,卻似乎講不通。

自從疫情發生以來,一些基層社區完全變了樣,許多人一下掌握了管理他人的權力,開始自我膨脹。連以往畢恭畢敬的小區保安,對業主都開始態度踞傲了,一些平日和藹可親的大爺大媽們,戴上紅袖章之後,一下子也變得盛氣凌人起來。

病毒,毒害的是人的肌體,而權力一旦異化,毒害的是人心。

我還看到了這樣一則新聞:江西豐城一名教師在四周無人的小區道路上跑步,因未戴口罩,結果遭相關人員阻撓和訓斥。這名教師當場聲辨:「鍾南山院士曾說,在家中和人流不密集的地方不需要戴口罩」。

沒有人群聚集的室外不用無需戴口罩,不僅鍾南山這麼說過,央視也這麼說,國家疾控中心的口罩指南裡也有類似說法。然而,他最終依然受到嚴厲的處罰,據江西豐城市委宣傳部官方消息,該教師被送至強制隔離點隔離、並受到行政記過處分。

強制隔離,意味著一個人的人身自由被剝奪,這名教師並無患病和傳染風險,為何要遭此粗暴對待?這要換在平時,該是怎樣離奇,怎樣惡劣的一件事。但然而在當下,在某些地方,類似極端做法卻變得如此理直氣壯和肆無忌憚。

個體權利遭侵蝕,遭剝奪,幾乎到了讓人驚心的地步。

得承認,為遏制疫情的蔓延,民眾有時候不得不服從某些臨時管制,犧牲自己的私權,但這樣的犧牲不該沒有限度,相關法定的程序,也必須遵守。

甚至我們可以說,越是非常時期,越要強調依法行事,疫情防控,絕不是可以隨意侵犯公眾正當權利的擋箭牌。類似衝進私宅打砸做法,絕不是什麼「防疫」,而是對疫情防控的低級黑。

面對再大的危機,法治的底線都必須守住。須知,在沒有任何制約的情況下,哪怕只有芝麻大的權力,都可能會變成張牙舞爪的怪物。

某些基層的亂象,其實是一個警醒。

我們不能對此保持沉默。因為,當那些被羞辱,被傷害的人,處於孤立無援的時候;當一些同胞遭遇不公,卻沒有為他們說話的時候,那將意味著,災難還會一個接著一個,降臨到更多人頭上。

誰,都可能成為下一個。

文章來源:魚眼觀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