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十字危局:飯圈女孩手撕官商,鼠年營救和金庸最恨的福建林家

文:小琳大嘟督

在全民動員,抗擊新型冠狀肺炎的大背景下,武漢紅十字會的操作,已經讓人哭笑不得了。

在過去的幾天裡,他們先是把口罩發給了非定點的私立醫院,接著又讓疫情一線醫院的醫生必須排隊甚至吵架的方式才能得到一點點口罩和防護服,接著又當著全網1200萬人的面,把正在直播的央視記者從倉庫轟走,最後,一輛黑色公務車領走了一整箱3M口罩,形成了閉環。

其實只要在體制內呆過一段時間,你就會明白,從武漢紅會這一連串的操作來看,他們並沒有外界想像的那麼黑,而可能只是能力不足,一個平常12個人的清閒參公單位,再加上臨時請到的50位志願者,能處理完海量的物資和資金才是怪事。

網上鋪天蓋地關於武漢紅會的討論,都擰在了紅會商業化的死結上,正方和反方分別許了個極端美好或者極端恐怖的未來,卻不知道,回望中國紅會的歷史,它一開始,就是商人、官員、買辦和外國人組成的

兩個鼠年之間,紅會興起,大清亡了

公眾對於紅會的不滿,根源在於:不管原因是什麼,但結果都是聽話的人吃虧了:聽話的醫護人員排隊等物資,聽話的武漢人留在家鄉,結果卻沒有優先得到照顧。

所以上海華山醫院張文宏主任那句:「不能欺負聽話的人。」連非上海人都要喊一句:模子,老卵了。

張主任敢這麼說話,除了個人品質和能力,還因為他的科室,是中國第一個專門處理疫情的傳染科,他背後的華山醫院,最早就是建來做這個用途的。

這所上海鼎鼎大名的醫院,原來的名字,就叫「中國紅十字會總醫院暨醫學堂」。

建成它的人叫沈敦和,一個組建過中國海軍,成立過山西大學的官員,一個寧波的茶葉商人,他遠方親戚沈賢祺,生了一個女兒,就是你們都知道的沈殿霞

他也是中國紅十字會真正的創始人。

另外兩位創始人:施則敬,蘇州布商,相當於河北省政府調研員。任錫汾,相當於今天的重慶負責人,宜興鹽商,也都是官商一體的人物。

這三個人其實只是前台負責具體事務的,背後在北京推動的,是大名鼎鼎的紅頂商人盛宣懷和他的親家,工部尚書,也就是相當於現在主管工業與信息化部、建設部、交通部的呂海寰

1904年,這個紅十字會成立的時候,有10個中國董事,不但有茶商、布商、鹽商,還有賣海鮮的,賣菸草的,開銀行的……這還不算,還有一堆外國人當董事,其中有英租界總董、法租界總董、還有一個叫做李提摩太的英國傳教士。

可以說,中國紅十會從一開始,不但是官商結合,甚至還有侵華勢力插手。

為什麼這些官商和外國人會想起來組織紅十字會呢?這就要提到另外一個商人,湖州布商和藏書家,戶部山西司行走陸樹藩,他們家的皕宋樓,如今雖然書去樓空,依然是湖州的地標之一。

120年前的1900年,庚子鼠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慈禧太后偕光緒皇帝倉皇出逃,京畿之地,烽煙滾滾,官紳商民,均遭池魚之殃,當時的江浙商人紛紛想解救北方人民,但你正跟人家十一國打仗呢?怎麼救?

在內閣當過辦事員的陸樹藩想起來,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在東北發生的時候,聽說過一個叫做「紅十字會」的組織,這個組織很神奇,不但外國傳教士的醫院掛這個標誌,日本一個「赤十字社」也掛這個。

當時的大清官兵,一點兒也不認識白底紅十字的標識。看見日本人來了,先揍一頓再說。但人們很快發現不:這幫掛紅十字的日本人,不光救日本兵,也救中國兵,不光救命,還收拾遺體,救濟災民,野蠻如日軍也不敢阻攔。

震驚的中國人很快反應過來。「今則合歐亞美諸洲,除野蠻外,凡有教化之邦」,都辦了這個會,看來這是國際慣例了。

於是,由陸樹藩發起,「仿照泰西(指「西方國家」)紅十字會章程」,成立了的中國救濟善會,募集到人財物之後,直接開進天津港口。

各國兵船一看,開進來一艘懸掛紅十字旗幟的中國輪船,誰也不敢阻攔,最終,這場庚子鼠年的大救援,就在八國聯軍的刺刀下,生生從北方救回難民5000餘人,運回棺柩近200具,還向當地難民提供了大量米糧衣藥。

4年之後的1904年,當日本和俄國在中國的東北再次打開,清政府不但不能阻止戰火在自己國土上燃燒,還宣布「中立」,連日本都在開戰前派船接走本國僑民及別國洋人了,清政府想派船去旅順接本國難民出來,俄國人卻不讓。

沈敦和、施則敬和任錫汾為首的江浙官商,自然就想起庚子年的那場東北大救援了,他們也要成了個紅十字會,這樣交戰的兩國軍隊,都能按紅十字的國際慣例,不敢攔他們的救援。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就拉來了外國人,尤其是李提摩太這個神通廣大的英國人。

李提摩太算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了,1876年,也是一個農曆鼠年,在此之前一年,華北地區旱災造成了「丁戊奇荒」,不但樹皮和觀音土被吃完,在山西,當時的野狼因飽食人肉,竟肥得跑不動路。

李提摩太就這樣,自帶了兩千兩白銀,全部發給了災民,還成了了一個「中國饑荒救助基金」,在海外共募集資金有20萬兩,他挨門挨戶分發賑款,領賑災民超過15萬人。

李提摩太這個英國神經病,還關心中國婦女的小腳問題,他推動了中國婦女反對裹腳運動,還給慈禧太后送了聖經,結果成了中外聞名的人物。

當然,李提摩太也是沈敦和的好朋友,兩人在山西的時候,聯手創辦了至今讓山西人民受益的山西大學

有了這樣中外都給面子的人物,剛成立的紅十字會就方便多了,成立當年,他們就從東北接運131177名難民,還在今營口設立了戰地醫院,共救治傷員26000人,出資遣難民返鄉者2萬人。

圖 蔡鳴 沈敦和與中國紅十字會 油畫 

戰事結束以後,紅十字會繼續留在東北賑濟難民,3年下來,被救助的總人數達到46.7萬人,因傷重不治而亡的僅331人。

戰事結束以後,上海萬國紅十字會繼續賑濟戰區難民。3年下來,被救助的總人數達到46.7萬人,因傷重不治而亡的僅331人。無論是中方還是西方的紅十字會員們,此次行動全部是志願行動,不支薪水。

至此,這個叫做上海萬國紅十字會的臨時組織可以正式宣告終結了,在此基礎上,應該建立中國自己永久的紅十字會了。

這時,作為紅會的實際創始人,沈敦和與他的上級盛宣懷發生矛盾了,朝廷想的是:啊!這紅十字好用啊,以後再跟外國發生戰爭,不就可以不受阻止的去救自己的傷兵了嗎?

朝廷讓盛宣懷當會長,把中國紅十字會改名為「大清紅十字會」,而且要隸屬軍方指揮,不但完全是官辦,還要軍管,而且和紅十字的中立原則相違背了。

沈敦和當然是極力反對了,這無中立不紅會嘛,再說這裡面還有外國的人財物呢,但胳膊擰不過大腿啊,「大清紅十字會」還是成立了。

又過了4年,1911年,第二個鼠年到來之前,這個「大清紅十字會」遭遇了最大的尷尬,好巧,也是在武漢,爆發了辛亥革命武昌起義,連續40天的拉鋸戰中,兩方都有傷亡,武漢三鎮的百姓就更別說了,這時來自東北的鼠疫,也有在武漢爆發的可能。

這時候,救還是不救?官辦的大清紅會,怎麼能救革命黨人呢?

1911年漢口,清軍水師巡洋艦為鎮壓起義新軍開炮導致大火

 沈敦和這大清的官也不當了,和英國按察使蘇瑪利一起,甩開大清紅十字會,成立了「中國紅十字會萬國董事會」,募集錢款,派出以英國醫生柯師為首的戰地救護隊。與日俄戰爭時一樣,不分「革(命)軍」還是清軍,一概救治。

第二年,1912年,農曆鼠年,大清都亡了,這個大清紅十字會也就自然也沒了。

革命飯圈女孩撕開紅會黑幕

根據 「國際慣例」,紅十字會在敵對雙方之間,必須嚴格保持中立,這樣才能獲得交戰雙方的安全承諾,在戰區獲得相對自由的通行權。如果紅十字會向交戰的任何一方提供情報蒐集、人員裝備運輸等支持,則毀壞了紅十字會的中立及信用。

別看沈敦和一個老頭恪守紅十字中立規則,在武漢,革命女孩們卻完全視這種準則於無物。

這位革命女孩叫張竹君,廣州人,上海灘知名的女西醫大夫,第一代中國女權主義先鋒,有「女界梁啟超」之稱,也是黃興妻子徐宗漢的閨蜜,還是眾多上海灘大佬的乾女兒,武昌起義一爆發,張竹君組建了「中國赤十字會」,高調開進武漢前線,張竹君本人也因「心力交瘁,加以開刀時為毒氣侵入,發熱臂腫」被成為「中國的南丁格爾」。

不過,在張竹君的救護團中,有四名並無醫護執照的「男女醫生」,而且使用了化名,因為他們的真名實在太如雷貫耳了:黃興、宋教仁、陳果夫、徐宗漢,這種做法,其實絕對違背了紅十字的原則,實際上等同於參與了敵對的軍事行動。

還沒等沈敦和問這件事,潑辣的張竹君就搶先發難了,在緋聞男友馬君武當編輯的《民立報》上,公開指責沈敦和利用紅十字搜刮資財。

沈敦和雖然很快回應,否認自己搜刮錢財,但他也無奈的承認,並未及時向捐款者公布捐款的使用情況,並且下屬的紅會確實有各種貪腐問題。

這裡面當然有沈敦和的問題,但也不是他一個人能解決的問題。

為了募集更多善款,沈敦和的「紅十字會」對上海之外的民眾放開申請,結果全國遍地都是十字會。

各派軍閥發現,紅十字會這個東西太好了,既能有在戰區通行的權利,還能在交通方面有好處,甚至還能騙不想交稅的人把錢給自己。至於交戰雙方的特工人員,甚至軍人,將紅十字作為掩護,也成為刺探軍情、發動偷襲的好辦法。

軍閥們有這樣的想法,老百姓也這樣,在成都,一有風吹草動,整條街道都會掛滿紅十字會旗幟;而在萬縣,商人們為保護自己的財產,都懸掛紅十字會旗,並出售會旗與其他紅會標識,賺取大量錢財。

為了籌集更多善款,中國紅十字會開始發行「寶塔捐」這種彩票,還製作了真金寶塔、紅十字真金表、觀

因為利益太大,加入紅十字會成為最為時髦及划算的投資,上海法租界內,中國紅十字會內部,為了領導班子的改選,竟然「大打出手」,甚至發生了紅十字會會員住宅遭到炸彈襲擊的事件,而利用紅十字會的名義搜刮錢財,更是防不勝防,在車站和圍場,都有打著紅十字會旗號募捐的。

奇怪的是,張竹君在對沈敦和突然發難後,便沒有了下文,其實她已經點中了沈敦和及其「紅十字會」的死穴:善款使用黑箱運作,效率低下人員素質不齊,這些問題,其實一直到抗戰時期也沒有改善。

抗戰中期,中國紅十字會救護總隊所屬的一支分隊來到江西修水,一位年輕的醫生滿懷抗日激情,加入進來,當他看到藥房裡的藥品,聽到老隊員們的議論,頓時心裡拔涼。

原來,當時總隊部、大隊都、中隊部都發有貴重藥品,但發到小隊時為數甚少。

熟了之後,有人才告訴他,有些貴重藥品被中間經受人貪污了,很明顯這些貴重藥品都是外國貨,政府很少進口,而紅十字會的藥品完全是外國人捐贈,從駝峰航線用命運進來的,而這些盤尼西林和奎寧,經常被賣到日軍占領區,甚至日軍用的,就是從當時的中國紅十字會倒賣出來的珍貴藥品 。

當時的紅十字會實際控制人是上海黑幫大佬杜月笙,這幾天經常被拿出來用來奚落武漢紅會,而實際情況則是,杜月笙管理下的紅會,也並沒有太好,而紅會的另外一位副會長,《申報》經理史量才被暗殺後,杜月笙全面接管了紅十字會和報社,成了最大的贏家,也留下了一樁疑案。

1912,鼠年鼠疫後,全家入紅門

為什麼本來不缺錢的沈敦和,突然放開了紅十字註冊權呢?很簡單的道理,到處缺錢啊,尤其當時,一場大鼠疫正在全國肆虐。

看到這裡你會說,知道,東北大鼠疫,伍連德給弄好了,最近經常刷到這故事。

其實你不知道的是,這場伍連德主持撲滅的鼠疫,並非只發生在東北一處,北京、天津甚至菲律賓都有,而且還配合了當時凶猛的霍亂。

在上海「西門外周涇浜及太平橋一帶」,生病而死小孩極多,而且遺體大都被脫光衣服,慘不忍睹。

如果你不知道這裡是啥地方,告訴你三個字:「新天地」,自己腦補去吧。

在這一場又一場的災難中,沈敦和的紅十字會真的也就是杯水車薪,既要在包郵區救災,還得在河北涿州、良鄉等地救濟,光是河北救災,就耗費棉衣六萬套,米糧銀錢約合大洋二十萬元,但這些錢糧物資,只夠125萬災民連吃帶用20天

最後,紅十字會托顧問福開森,向美國歐洲各團體募捐,不然的話,災民將成批餓死。

令人嘆息的是,這場鼠疫+霍亂,竟然沒在鄰國日本,造成什麼太大的影響,要知道,歷史上日本是這兩種傳染病的大國,原因就是日本和今天的一樣,對中國遊客執行了嚴格的檢驗,而這些技術和人員,則來源於上一個鼠年之後,清政府對日本的庚子賠款——八國聯軍幾乎每家都把賠款退還出來,在中國辦了醫院和學校——只有日本一分沒吐,把其中的一部分錢,建了五座傳染病醫院

但相比霍亂,最嚴重的還是東北的鼠疫。

在當下各種應時而作的公眾號文章裡,「國士」伍連德,幾乎是以一己之力就平定了東北鼠疫,這個故事,放在鍾南山身上,其實是大家對於又一個伍連德降臨武漢的殷切期待。

但很少有人想過,為什麼一個剛剛回國兩年,連國語都不會說的馬來西亞檳城華僑,竟然能得到上上下下的授權,獲得了自主並得以依照自己的意志,打破常規,果斷、靈活地推行各種防疫措施。

因為伍連德的背後,是當時外務部右丞,後來的國民政府首任內閣總理唐紹儀的侄女婿,施肇基

1908年,唐紹儀擔任奉天巡撫,因為要處理外交事務,就將施肇基也調到了東北,施肇基到東北任職時,東北爆發鼠疫,蔓延至哈爾濱,這時候,他就想起了伍連德,在他的一再堅持和保舉下,伍連德才得以在帝國最後的官場施展拳腳,創造神話

而施肇基之所以如此信任伍連德,是因為他的叔叔施則敬就是中國紅十字會的創始人之一,他已經耳濡目染太多紅十字會醫生在東北救人的事蹟了。

在施則敬的影響下,長子施振元、堂弟施肇基,也參與上海萬國紅十字會志願服務。今天留存的重要文獻《上海創設萬國紅十字支會會議大旨》,就是施肇基翻譯的。作為首任駐美大使,施肇基1937年出任中國紅十字會上海國際委員會宣傳徵募委員會主席,為籌款募捐奔走呼籲,1941年被行政院聘為中國紅十字會理事,離不開堂兄施則敬的「榜樣」作用。

伍連德不但拯救了東北的老百姓,也改變了兩個人。

親眼看到伍連德救人壯舉後,施肇基給大兒子施思明下令,必須學醫,很早就讓孫中山的醫學老師康德黎作為施思明的監護人,並讓兒子拿到了劍橋大學基督學院醫學碩士學位。

施思明開通了一條醫學外交的路,他結婚的時候,證婚人為宋子文和大設計師貝聿銘的父親貝祖詒,從此之後,他隨著宋子文,一直活躍在醫學外交的舞台上。

直到1946年,由他和一位加拿大醫生一起,成立了一個醫學界人士參與全球公共衛生事務的組織,施思明建議,這個組織應該叫「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從此世界衛生組織就誕生了。

另外一個人,叫林可勝,伍連德是他的二姨夫。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前,林可勝擔任著名的北平協和醫學院執行院長兼生理系主任。當時他已是享譽海內外的生理學家和外科醫生,事業如日中天,還有一個幸福溫暖的家庭。可就在這時,他作出了一個重大抉擇:離開協和,投身抗戰。

1938年春,林可勝克服種種困難,在漢口正式組建中國紅十字會救護總隊部,並出任總隊長兼總幹事,救護總隊自成立至抗戰勝利,共進行手術20萬次,敷傷900萬人次,內科門診軍人248萬餘人。

美國《時代》週刊有一篇文章這樣寫道:「在東方古老的中國對抗日本帝國的血腥戰爭中,有許多的醫生和護士走向戰場,在戰壕裡為受傷官兵裹傷。請先記住兩個偉大的名字,中國的林可勝先生和加拿大人諾爾曼·白求恩先生。」

金庸最恨鍾南山姑外公家

林可勝的父親叫林文慶,這位老先生可不簡單,不但是第一個獲英女皇獎學金的中國人,而且還發明除了治香港腳的藥水,這個藥水的英文簡寫,是他擔任了16年校長的廈門大學

在廈門大學,林文慶最大的功勞,除了把鼓浪嶼醫院變成了周圍最大水平最高的醫院,而且把自己的本家林語堂,以及林語堂當時的好基友魯迅都請了來。

林語堂的大名,很多人都知道了,而他的妻子廖翠鳳,則是廈門赫赫有名的富商家族,這個家族的女孩們,找潛力股的眼光可真不錯,廖翠鳳看上了當時還是窮牧師的林語堂,她的侄女廖月琴,從小在鼓浪嶼毓德女中就讀,後來考進協和高級護校,畢業後留學美國波士頓學習高級護理,這在當時相當大戶人家的,卻看上了一個同鄉,卻父母雙亡的醫學生。

多年以後,廖月琴的兒子在南京出生了,為了紀念,夫妻倆給這個孩子起名:

鍾南山

而漳州林家的另外一個逆襲的小伙子,在天津讀的大學,後來赴香港發展,在一次偶遇中,這位叫做林葆誠的銀行小職員,和當時的大明星夏夢相識,並最終廝守終身。

這讓一位叫做查良鏞的先生一生充滿了醋意,在他老人家所有的作品裡,福建人都沒有太好的下場,在著名的《笑傲江湖》中,本來是青梅竹馬的令狐沖與岳靈珊,被一個林平之生生拆散,尤其是當最後岳靈珊香消玉殞之際,從她口中還是唱出了那首「姊妹,上山採茶去」的福建山歌,這也太虐心了。

可是金老讓人家林平之全家幾乎被滅門還不夠,還要斷子絕孫,林家不也沒說什麼嗎?

而在《天龍八部》裡,西夏國的公主「夢姑」,傻子都知道是夏夢了,夏夢老公名字是林葆誠,既然做不成林葆誠,金庸就給自己弄了個「虛竹」的迷夢。

這位讓金庸一生魂牽夢繞的夏夢,其實本名楊濛,她的祖母叫任舜文,任舜文的父親,就是紅十字會的三個創辦者之一,任錫汾,而當年紅十字會的華人董事中,也有夏夢曾祖父,絲綢商人楊廷杲的名字。

夏夢還有個親妹妹叫楊潔,不是拍西遊記的那個,卻也和影視有關,當年的中國女籃中,主力隊員楊潔不僅球技精湛而且形象高雅,身披5號的她,最終成了《女籃五號》裡林潔的原型。

而扮演這個形象的演員秦怡,最早的身分,就是學校紅十字會的成員,抗戰爆發後,她一面為前線將士做背包、棉鞋等抗戰物資,一面盤算著要去前線做戰地護士,最終來到武漢,並成功進入了當地的軍工團,開始了自己跌宕起伏的一生。

對了,楊潔退役以後進入了國家體委科研所,她和上海體育科研所的熱心大姐們,為剛退役的方鳳娣安排了一個相親對象,一年多以後,重達十斤二兩的姚明就出生了。

多年以後,2017年耐克高中籃球聯賽中,一個叫齊麟的小孩,帶領北京四中拿到了全國總冠軍,他就是楊潔的孫子。

而在當年的那隻國家女籃中,身披15號的,是副隊長,鍾南山的妻子李玉芬。

林家建同濟醫院,陳家開莆田醫院

時間還是回到,1939年夏天,在湖南北部前線的無路區,畢業於同濟大學醫科的林竟成,帶領醫療隊渡過汨羅江,前進到岳陽的野戰醫院。

林竟成是中國醫界一位傳奇式的人物。1933年,他以年級第二名的成績畢業於同濟大學醫科,卻放棄在上海開業賺錢的機會,赴黃泛區去當了一名拯災醫療隊的醫生。

抗戰8年,他率領一支醫療救護隊從保衛大武漢開始,經歷三次湘北會戰和黔桂戰爭,冒著日軍炮火,救治傷病員無數。

林竟成是福建閩侯人,林則徐的本家,他的一生,無論是參加紅十字抗戰救援,還是帶醫療隊奔赴抗美援朝戰場,都配得上林則徐那句詩: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而林竟成最經典的一筆,則是在同濟醫院內遷武漢的時候,作為組織者和領導人,與建築大師馮紀中合作設計了中國醫院典範式建築——同濟醫院住院部飛機樓,成為當時亞洲最先進的醫院建築之一。

可能林竟成沒想到的是,自己作為中國社會醫學專業和衛生管理學的創始人,卻沒能擋住自己的福建老鄉陳德良自學成才。

上世紀80年代,福建莆田東莊鎮上門女婿陳德良遇到了一個耍把戲的廣東人「洪蝴蝶」。他拜了師,就跟著離開了莆田,變魔術、耍猴、打拳,然後賣狗皮膏藥。

幾年後,陳德良發現一張治皮膚病的偏方,從此單幹。每天能賺一兩百塊,好的時候有三四百。

陳德良回到了家鄉,帶走了8個徒弟,除了外甥詹國團,還是鄰居陳金秀、鎮黨委書記的兒子林志忠,以及「徒弟的徒弟」黃德峰,構成了現在著名的莆系富豪「四大家族」。

小一輩的東莊鎮年輕人,則更為活躍,一位叫做陳志松的東莊鎮青年,2000年以來先後創辦武漢仁愛醫院、德韓口腔連鎖等數十家醫療機構。從開辦武漢第一家醫院,一步一個腳印,發展成為華中、西南三十餘家醫療機構同時運行,擁有員工人數達到2000餘人的綜合醫療集團。

說了這麼多故事,不想批評誰,也不想為誰唱讚歌,更不想討論韓紅們會不會也成為屠龍少年。

倒是想起另外一個福建寧德人,也姓林。

他本來是一位成功幸福的人,經營著童裝公司,家中有妻子,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家庭幸福美滿。

然而,2017年6月22日那天,他家裡的保姆因好賭負債,為挾恩圖報的她點燃了客廳裡的一本書,結果火勢無法控制,保姆獨自逃生,他的妻子和三個孩子卻在那場火情中全部遇難。

從2017年到2020年,中國發生過太多太多的新聞了,江歌案、趙宇案、崑山龍哥案、楊文醫生案,他似乎已經被大家淡忘了。

最近《杭州日報》上發布了一份疫情防控捐贈物資接收清單。

在這份杭州市民捐贈的物資清單裡,發現第一位是個熟悉的名字——林生斌。

他捐了價值9萬元的5000個口罩。

文章來源:姐是女司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