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紅與黑

香港的紅與黑

文:萬小刀

本文寫到的人物有杜月笙、黃金榮、張嘯林、李嘉誠   、霍英東向華強、曾志偉,還有香港四大探長、14K和新義安,甚至還有潛伏在香港的軍統特工和中共特工……

1841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後,英國強占香港島。清政府試圖武力收複,但實在是無力收複。

第二年,便簽訂了臭名昭著的《南京條約》,香港就像一塊肉,叨在了英國人嘴裡。

此後,香港從一個5000多人的漁邨,變成華洋雜處人口激增之地。

這時就需要警察來維持統治。

最早的香港警察是從英國海軍抽調出來的,但是他們不懂中文,而當地漁民又不懂英語,中國漁民指著他們鼻子罵他娘,他們也只會滿臉疑問地說「why」--總不能給每位警察都配個隨身翻譯吧。

後來為圖省事,又招了一些印度人當警員,雞零狗碎的事讓印度警員來幹,英國警察只當發號施令的高層警務人員。


中國人喜歡給人取綽號,印度警員最開始被稱之為「大頭綠衣」,後來又戲稱「亞差」或「嚤囉差」。再後來又有很多中國人加入警隊,「亞差」之類的稱呼就不太適合,於是便用中性詞「差人」來稱呼警察,如果要裝逼,表達點貶義的話,那就叫「差佬」。

當時英警地位最高,待遇最好,有槍;次要是印警,有槍;而華警,地位最低,只有木棍。那時英國統治還不夠穩定,大概是怕華人警察有槍後造反。

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清政府再次敗給英國,又簽訂了《北京條約》,九龍半島南部和昂船洲,又像兩塊肥肉,叼在了英國佬嘴裡。

就這樣,隨著殖民地人口增多和面積擴大,香港的警察隊伍也越來越壯大。

後來,從清末到民國,香港成為中國人的避難所。特別是革命黨人,在大陸被通緝,便去香港避難,因為是英國殖民地,清廷沒辦法,後來日軍侵華,很多廣東沿海和上海的人,也紛紛避禍香港……

革命黨、黑社會、富商、難民等等各色人等在香港風雲際會,在香港上演了無數血脈賁張的故事。

1937年11月,上海灘青幫大亨杜月笙來香港避難。

杜月笙

時值上海淪陷前夕,老蔣勸上海灘三大亨去香港,以免被日本人利用。49歲的杜月笙自然知道其中利害,就算老蔣不勸,他也會去。

可是69歲的大哥黃金榮和60歲的二哥張嘯林,就沒有同去。黃金榮因年事已高,不願舟車勞頓,留在了上海;張嘯林沒去香港,則有自己的小九九:在上海灘,早前黃金榮權勢最大,後來杜月笙威望最高,而他一直排在末位,心有不甘,此次三弟杜月笙走了,大哥又老了,他獨霸上海灘的機會來了。

後來日本人進駐上海,擬黃金榮出任偽上海市長,黃裝病糊弄過去。張嘯林則二話不說,公開投敵,淪為漢姦,偽上海市長的位子還滿足不了他的胃口,還籌建偽浙江省政府,擬出任偽省長。

左起:黃金榮、張嘯林、杜月笙

杜月笙到香港後,利用留在上海灘的青幫弟子,繼續開展抗日救亡工作。比如籌措抗日物資,籌措醫藥經費,最牛逼的是他人不在上海,照樣能洞悉上海的一切,還能遠程操控上海敵後工作,甚至成功策反了汪精衞集團的重要人物。

自然,二哥張嘯林投敵後的一舉一動,杜月笙都悉數掌握。軍統鋤姦隊的隊長,就是杜月笙的門生。他並沒有安排自己的門生去除掉張嘯林,畢竟兄弟一場。但是軍統老大戴笠要除掉張嘯林,徵詢杜月笙意見時,他沒有表態,可以看作是默許了。

1940年,軍統特務三次刺殺張嘯林未遂,最後上海灘另一位青幫大佬張仁奎安排了自己的保鏢林懷部,到張嘯林身邊臥底,最終林懷部成功幹掉了大漢姦張嘯林。

林懷部

除了杜月笙,還有大量上海精英來香港躲避戰亂,為甚麼來的都是精英呢?因為普通人是弄不到從上海到香港的船票的。

還有很多人從廣東移居香港,比如廣東潮州的李雲經,他原本是一位讀書人,因家道中落,無法去大學讀書,便在家鄉學校當了一名教員。

1940年,潮州淪陷,李雲經輾轉入香港投親,帶著他12歲的兒子李嘉誠。

……

香港人口,從之前的100多萬,激增到160多萬。

1940年6月,日軍從寶安登陸,攻占深圳,並封鎖了香港。

香港變得風聲鶴唳,11月,港英政府成立英軍遠東司令部,徵招了大量男丁入伍,同時徵調了大量警員來前線防禦。

因為人口激增,治安混亂,又因為大量警員去了前線,於是港英政府大量徵招警員。

1940年11月,有很多香港的年輕人應聘警員,其中有三位20多歲的年輕人,日後成為叱咤香港的風雲人物,他們就是呂樂、韓森、曾啓榮。

左起:呂樂、韓森、曾啓榮

呂樂,1920年出生於廣東省海豐縣,後來全家人偷渡到香港。他又叫呂務樂,江湖人稱lak哥、樂哥、阿叔,發跡後成為香港四大華人探長之首,也被稱之為「五億華人探長」。

他的故事被很多香港電影演繹過,比如劉德華主演的《五億探長雷洛》,任達華主演的《四大探長》,梁家輝主演的《金錢帝國》,還有2017年劉德華主演的《追龍》等等。

在加入警隊之前,呂樂在茶館跑堂,剛加入警隊時,還是名軍裝巡邏小隊的警員,比便衣刑警低一級別。日常工作就是出外勤,幹一些最基本的警務,這種角色很辛苦,日曬雨淋,在街上巡邏。

呂樂有一位黑社會背景的叔祖父,名叫呂六,呂六有個女兒名叫呂杏華,呂杏華後來成為新義安龍頭向華炎妻子。

幾年後,呂樂發跡,跟向華炎有些勾結幹系。

晚年向華炎

韓森,1917年出生於香港離島長洲,因而也被叫做「長洲仔」,又因為體型有點胖,人送外號「肥仔B」。

韓森同呂樂同一年加入香港警隊,香港淪陷後,他逃到東莞暫避風頭。

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他才返回香港當警察,當時跟隨警界中東莞籍的實力派人物,因而成為東莞勢力的主要成員。

多年後,韓森與呂樂並稱香港「華人四大探長」。

曾啓榮,祖籍廣東梅州五華縣,1916年生於香港,中等身材,1940年加入香港警隊,花名「曾咩喳」,咩喳是英文MAJOR的粵語讀音。華人做到「咩渣」,相當於警署的大隊長。

曾啓榮一直是呂樂的心腹,他主要工作就是幫呂樂收黑錢。雖然他沒有得到「四大探長」之殊榮,但他同樣是警界風雲人物。

曾啓榮足球踢得不錯,跟「亞洲球王」李惠堂是老鄉,二人一起踢沒踢過球無據可考,但他一定看過李惠堂踢球,因為他是李惠堂鐵桿球迷。

在電影《金錢帝國》裡,梁家輝扮演的李樂功(原型就是呂樂),和陳奕迅扮演的陳細九(曾啓榮原型),就經常踢球。

電影裡的曾啓榮,很擅長給上司呂樂助攻,因此深受呂樂器重。後來,曾啓榮還擔任警察足球隊教練及香港華人足球聯誼會執行委員。

他有個同樣喜歡足球的兒子,名叫曾志偉。

1941年12月,香港淪陷,杜月笙輾轉去了大後方重慶。

日本人統治香港的三年零八個月,曾啓榮的偶像「亞洲球王」李惠堂也離開了香港,輾轉回到老家梅州五華縣,他在家門口貼上了一副對聯:

認認真真抗戰,隨隨便便過年。

1944年,華人四大探長中的另一位藍剛,也加入了香港警隊。

藍剛,原名藍文楷,出生於1920年,因為覺得名字中少了陽剛氣,後來改名為藍剛。

藍剛與家人

藍剛很有語言天賦,可以說英語、西班牙語、廣東話等在內的多種語言,因為敢打敢拼,破的案件較多,升職很快,後來做到了港島總華探長,四大探長之中也就只有他可以與呂樂叫板。

藍剛的性格,比較詼諧幽默,很喜歡跟人開玩笑,行為也很搞笑,江湖中人還送了他個外號--「無頭」,即無厘頭的意思。

至於四大華人探長最後一位顏雄,因為名氣最小,地位最低,連曾志偉老爸曾啓榮都不如,所以他的資料也少之又少,在此就暫且略過。

顏雄

香港淪陷的三年,香港黑社會成員有很多回到內地謀生,有血性的男兒還投軍抗日,留在香港繼續當古惑仔的多屬極惡之徒。

那時,香港街頭常見黑幫公然燒殺搶掠,有些投靠日本憲兵的黑幫,如和安樂、和洪勝、和利和、同新和、福義興等,甚至搶奪百姓的救濟糧,協助日軍建立慰安所,幹了很多壞事。(這些小幫派不是本文重點)

1945年8月,小日本投降,香港各大幫派已經基本劃定了勢力範圍,比如旺角地區由「和安樂」控制,深水埗是「和勝和」的地盤,中環歸「和合圖」……

1945年,日本投降後的香港升旗儀式。

1945年,四大探長還在街頭巡邏的時候,17歲的李嘉誠結束了茶館跑堂的工作,在一家五金店做推銷員,負責銷售白鐵桶。通過市場分析,他將目標人群鎖定在中下階層的老太太身上。

他經常幫老太太澆花,在閑聊中增進了解,加大彼此的信任感,從而一步步打開銷路。其他同事每天工作8小時,他每天工作16小時,足足是別人的2倍。很快,他就成為全公司的銷售冠軍,銷售額甚至是第二名的7倍,被迅速提升為經理,而後步步晉升。

半個世紀之後,中國很多無良姦商,從李嘉誠創業故事裡找到靈感,紛紛打起了老年人的主意。

1945年8月,李嘉誠幫老太太澆花的時候,杜月笙從重慶回到上海。

李嘉誠

原本他以為回到上海能撈個上海市長當當,結果連副市長都沒撈著。更令杜月笙火大的是,當他乘坐的火車快到上海時,門徒報告,市政府已通知取消原定的歡迎儀式,連本已搭起的歡迎牌樓也已拆除,北火車站還貼出了「杜月笙是黑勢力的代表」「打倒杜月笙」的標語。

杜月笙一肚子火,說了一句經典臺詞:

不是政府人士,永遠不要去做政府的吹鼓手。因為吹鼓手在政府眼裡永遠只值一個夜壺銅鈿。尿急了拿出來用一下,用完了將夜壺放到牀底下。你吹得越起勁,不僅公眾看不起你,政府更看不起你。所以吹鼓手都沒有好下場。

1946年3月,戴笠因飛機失事死於南京岱山。杜月笙在國民黨中最大的靠山也沒了,這為他日後移居香港埋下伏筆。

戴笠的意外去世,也對香港時局造成一定影嚮。

那時戴笠有位得意門生,名叫向前,1907年生於廣東省汕尾市陸豐縣,被授予軍統少將軍銜,抗戰勝利後,潛赴香港進行特務活動,為掩飾其間諜身份,在香港創立義安工商總會、太平山體育會、義安公司、新安公司等,通過包賭及收保護費牟取暴利。

1947年,「義安工商總會」因涉及三合會活動而被港英政府取消了社團註冊。40歲的向前便將該組織改名為「新安公司」,即現今的「新義安」,在銅鑼灣,他們一手遮天。

日後創辦的新義安商會,一排右二為向前

向前一共娶了四房太太,那時香港的有權有勢的聞人,好像不多娶幾個太太,就顯得很沒面兒似的。

四房太太一共給向前生了13個孩子,其中9男4女。

其中,長子向華炎,綽號「四眼龍」,日後接掌新義安龍頭,還有大家都知道的向華強,排行老十,生於1948年,至於老麼向華勝,那時還未出生。

向前平常打理幫務,甚至搞一些諜報活動,而四房太太在家上演「宮心計」,成天雞飛狗跳,他也懶得管,那時他煩著呢,因為國民黨正在大陸節節敗退。

1949年,蔣介石敗退臺灣,杜月笙再次來到香港。

1949年4月底,解放軍突破國民黨70萬大軍,強渡長江,至此大局將定。蔣介石單獨召見杜月笙希望他能和自己一同前往臺灣,而中共也通過祕密渠道會見杜月笙,希望杜月笙能留在上海,除了能穩定上海經濟大局,還能穩住他的徒子徒孫,別給解放後的上海添亂。

杜月笙一生善於審時度勢,假如留在上海,那麼就面臨兩個問題:

其一,四一二政變,他幫助蔣介石殺掉汪壽華,雖然後來抗戰出力不少,給中共送過防毒面具,但那筆帳不好算,連國民黨都過河拆橋,把他當夜壺,何況中共?

其二,二哥張嘯林當年留在上海投靠日本,就被蔣介石暗殺,自己留在上海投靠中共,老蔣會不會派軍統特工暗殺他呢?

而臺灣,那是更不能去的,也有兩個原因:

其一,當年他立下汗馬功勞,可是連個上海市長都沒混到,去臺灣那還不知道要受多少氣呢;

其二,歷史是勝利者打扮的小姑娘,一旦去了臺灣,自己在歷史上是忠是姦,恐怕就說不清楚了。

思來想去,杜月笙便只有去香港了。

杜月笙雖說幹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情,但也算重情義,臨走時還記掛著大哥黃金榮,那時黃金榮82歲高齡,杜月笙再次勸黃金榮一起去香港,黃金榮再次拒絕了杜月笙的好意。

他說,我一把年紀了,寧願死在上海,也不願意死在海上。

1949年5月27日,60歲的杜月笙告別留在上海的黃金榮,帶著手下100多口人,登上了駛往香港的客輪。這次離開上海灘,跟上次不一樣,上次離開是為了更好的歸來,而這次他知道將是永別。


站在甲板上,望著漸漸遠去的上海灘,杜月笙不禁百感交集,唏噓不已。47年的往事一幕幕從眼前掠過,所有的榮華富貴、功過是非,都如雨打風吹去。

竟也有一絲「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的豪情。

這是杜月笙第二次去香港,連他這樣呼風喚雨的大亨,這樣中共還在挽留的風雲人物,都要來香港避難,可想而知,那些親蔣人士,來香港避難的還有多少。

更不用談國民黨敗兵了。

那時近萬名國民黨敗兵來到香港,其中有一個抗戰風雲人物--葛肇煌。

杜月笙來香港主要是養老,談不上猛龍過江,葛肇煌來香港,才是真正的猛龍過江!

葛肇煌,生於1894年,比向前大13歲,官銜也比向前高。

1942年,葛肇煌加入軍統,此後立下赫赫戰功:

1944年暗殺汪偽政府廣東省長陳燿祖,此人是汪精衞老婆陳璧君的弟弟;

1945年搗毀日本支持的「五洲華僑洪門西南本部」的洪門組織,並自稱「洪門護法」,將該組織接管。

抗戰勝利後,葛肇煌將本部易名為洪門忠義會,受軍統指揮。

1949年10月,解放軍長驅直入,占領廣州。葛肇煌和近萬名國民黨敗兵,紛紛湧入香港,聚集在香港西環一帶。

這些國軍敗兵,白天無所事事到處游蕩看熱鬧,有些沒飯吃跑去偷盜搶劫,晚上就在路邊屋簷下鋪上油紙或者毯子,席地而睡。

為了安置這些不安定分子,港英當局在香港島西面的摩星嶺設定了所謂的難民營。

「國軍」殘兵在香港建立的「難民營」

難民營很簡陋,連木板房也沒有,是用各種物品搭建的帳篷,帳篷布滿山頭,缺乏公共設施,人們隨地大小便,每逢烈日當空,更是惡臭難聞,到了雨天,更是遍地泥濘,就算鋪上草包袋子,也很快就腐爛不堪。

但這些不安定分子,仍然不安定。

1950年6月,摩星嶺國軍殘兵與香港人發生沖突,很快數百人打起了群架,這次事件導致130多名香港青年受傷。

為了避免再次發生動亂,港英當局撤銷了摩星嶺難民營,在相對偏僻的九龍魔鬼山,也就是將軍澳對面,設立了調景嶺難民營。

國軍殘兵黑幫暴動

國軍殘兵怎麼甘心窩在山頭住棚子呢?何況他們之中還有好多黃埔出身的軍官。讓他們去打雜工,看別人眼色,獲取一點微薄的收入?

用帕特裡克·亨利的話來說,「不自由,毋寧死」。

於是,前國軍中將葛肇煌挺身而出,創建了14K。

14是指14K發源地,即廣州市西關寶華路14號,這是葛肇煌在廣州創立的根據地;K是國民黨英文名稱KuoMinTang的第一個字母,也指K金(Karat),K金比一般的黃金更為堅硬,喻意組織的強大。

14K很快就在香港打下地盤,畢竟該組織成員都接受過軍事訓練、白刃戰訓練,有豐富的實戰經驗,且身經百戰,槍林彈雨、炮彈橫飛都不怕,還怕黑社會?

自此,新義安和14K成為香港兩大幫派,本地幫會以「和勝和」為首,皆屈居於兩幫之下。

1950年,新義安創始人向前,43歲了,幫會發展得一般般,兒子卻又生了一個,取名向華勝。

向華強、向華勝

有人建幫,也有人立業。

1950年,當葛肇煌在創建14K的時候,22歲李嘉誠開始創業了。之前他幫老太太澆花,賣鐵桶,後來塑料桶橫空出世,很快便取代了鐵桶。他敏銳地發現,塑料將被廣泛應用,於是他成立了塑料廠。

他拿出跟老太太澆花賺到的所有的積蓄,還向親友借了一些錢,湊足5萬元港幣,在筲箕灣租下了一間千餘尺的廠房,招了20幾名員工,成立了長江塑膠廠。

李嘉誠有句名言:長江不擇細流,故能浩蕩萬裡。後來果然「浩蕩萬裡」了。

另一個創業人士霍英東,比李嘉誠大5歲,他投資的眼光也更成熟。

霍英東

那時香港人口激增、工商業興起,對土地和樓房的市場需求日趨旺盛。

27歲的霍英東審時度勢,創立立信置業有限公司,開始經營房地產業。他首創分層預售「樓花」和分期付款的經營方式,對香港房地產業的發展貢獻極大。

一時間有錢的商人紛紛投身房地產行業。

這一年,杜月笙像拔河中間的紅綢子,一邊牽在老蔣手中,一邊牽在中共手中。雙方都想拉攏他,可是他卻在中間打太極。

兩不相幫,兩不得罪,兩邊都不去。

甚至他想移民法國,但不願丟下忠心耿耿的手下,和一些在抗戰中犧牲人士的遺屬。算下來,去法國的男女老少總共有140多人。護照等各種費用要15萬美元,而當時杜月笙只有10萬美元的積蓄,最終放棄移民。

1951年5月底的一天,杜月笙在家裡一邊喝茶,一邊看報,他會通過看報,了解上海的一舉一動。報紙上,一名老頭在大街上掃地的照片引起了他的註意,他覺得這老頭很眼熟,拿起老花鏡仔細一看,這不是大哥黃金榮嗎?

黃金榮

杜月笙不禁嘆了口氣。大哥的遭遇也許他早有預料,如果自己不避居香港,恐怕旁邊倒垃圾的老頭,就是自己了。

但實際上,讓黃金榮去掃大街,不過是一場「危機公關」。在此之前,因為群眾憤怒,「黃金榮可殺不可留」的口號嚮徹上海灘,黃金榮也寫了一篇《黃金榮自白書》,自稱「自首改過」「將功贖罪」「請求政府和人民饒恕」雲雲,但並未平息群眾的憤怒。

於是就讓黃金榮出來掃大街,一來對穩定社會秩序、震懾幫會殘餘勢力起了不少作用,二來也消了群眾的一口「惡氣」。

沒多久,就停止改造黃金榮了,畢竟已是風燭殘年的老人。

三個月後,1951年8月16日,杜月笙病逝,終年63歲。

杜月笙病逝時,只留下了大約10萬美元的財產。除了分配給家人外,還單獨留一份給那些有生活困難的門生。對待追隨他的人,杜月笙有情有義,至死都還掛念著。單這一條,就讓許多江湖大哥自嘆不如。

1953年6月20日,黃金榮因發熱病倒,昏迷了幾天,就閉上了眼睛,時年85歲。

至此,青幫三大亨時代,徹底落幕。

一個月後,14K創始人葛肇煌因腦充血在香港逝世,終年59歲。其子葛志雄登上14K龍頭寶座,但幫會已經開始分裂,葛志雄只是名義上的老大,36個分支組織各自為政,對外都稱「14K」。

這一年,新義安創始人向前被港英政府驅逐出境,他只帶了最得寵的三太太去了臺灣。5歲的向華強和3歲的向華勝留在了香港。

至此,新義安由向華炎領導,14K由葛志雄接任,香港黑社會翻開了新篇章。

也是這一年,37歲的曾啓榮生了個兒子,名叫曾志偉。

向華炎看起來很斯文,戴著一幅眼鏡,江湖人稱四眼龍。

向華炎接班前,兩家都是國民黨敗兵為班底,多少有點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向華炎接班後,就不講那些淵源和情面了。

只是那時的新義安,還沒有跟14K火並的實力,但火並是遲早的事。

就像40年後鄭伊健在《古惑仔》裡唱的:

誰此刻可走出戰圈,現在就要天空反轉,火已再點,終須一戰,清算這一段恨怨……

向華炎之所以能帶領新義安崛起,跟呂樂有很大關系,前面說了,他們有一層親戚關系,呂樂的發跡,也離不開新義安。

只有黑白兩道都有人,才能黑白通吃。

就像當年上海灘的黃金榮,他一邊在青幫當老大,一邊當法租界巡捕房唯一華人督察長。他當督察長的時候,法租界破案率極高,還被稱之為神探。

為毛?

因為沒人敢在他的地盤鬧事。後來法國總領事把他惹毛了,他撂挑子不幹,一邊跑去杭州玩,一邊暗中指使手下在法租界鬧事,法租界頓時大亂,總領事急得團團亂轉,卻沒人破得了案,最後只好灰頭土臉地請黃金榮回來。

呂樂和向華炎多半對黃金榮的故事有所耳聞,只是他們需要二人聯手,才勉強達到黃金榮的段位。

向華炎當上新義安龍頭的時候,呂樂也由探員升為探目。探員就是包打聽,探目就是包打聽的頭目。

黃金榮當年在上海灘,也是從探員做起的。黃金榮升為探目,是因為他利用黑道的眼線,打聽消息很靈便。

呂樂當探目,業務能力強,當然也離不開新義安的龍頭向華炎的支持。

待這二人羽翼漸豐的時候,就開始聯手對付那時風頭正盛的14K。

1955年,百餘名14K黑社會成員在鑽石山一所學校內開「群英大會」,呂樂很快得到消息,不動聲色地帶著警隊將之一網打盡。

這是呂樂第一塊跳板,因為反黑有功,他被升為高級探目,離探長只一步之遙。

1956年「雙十暴動」,成為呂樂又一塊跳板。

10月10日,是中華民國國慶,又稱雙十節。流亡在香港的國民黨殘餘分子,每年都會在這一天掛「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

但這一年,他們做得有點過分,以前只在自家房子上掛旗,這一年他們把一串串旗幟拉過馬路,甚至強行貼在別人的房子乃至公共建築物上。

幹這些事的是從國民黨敗兵演變而來的黑社會成員,如14K、和安樂、敬義堂和二龍幫。

以前港英政府對雙十節的慶祝睜只眼閉只眼,這次有點過分,於是政府職員接到上級指示來清理這些旗幟。

幾十名14K成員開始與政府工作人員發生沖突,致使圍觀鬧事者越聚越多。他們要求港英政府燃放10萬頭的爆竹以示道歉,還要拆旗者在蔣介石像前下跪叩頭。

遭到拒絕之後,14K以及香港另外一些三合會如和安樂、和勝和、和勝義等混水摸魚,乘機制造騷亂,到處隨手打人,砸東西,洗劫焚燒車輛、商店、工廠、學校、工會等。

但這只是暴動的序幕。

當天晚上10點,慶祝雙十的飲宴結束,大批親國民黨分子,其中多半是黑社會分子,喝了點酒,開始鬧事,從九龍蔓延到大半個香港。

他們向左派工會擲石,沖擊曾經懸掛五星旗的商戶,推倒車輛設定路障並縱火,又強迫商店和路過的汽車買旗,索價5至20元不等。

他們用石塊砸向一輛救火的消防車,司機被砸傷,消防車失控沖上行人道,釀成三死五傷。當救傷車前來救人時,同樣遭到襲擊。

一家面包公司最倒霉,暴徒們砸爛機器、燒毀廠房,停車場上的12輛貨車被付諸一炬。

當警察出現時,他們就散入橫街窄巷,警察過後,他們又重新集結,一直鬧到淩晨5時。

10月11日,事態進一步惡化。

下午1時,瑞士副領事恩斯特夫婦乘坐的士被暴徒發現,竟將的士推翻,還放了一把火,的士司機及時逃脫,恩斯特夫人被燒至重傷不治喪命,甚至還有兩名暴徒在翻車時被壓在車底,也被燒死。

下午3時,九龍的公共交通全部停頓,市面上氣氛緊張。

英政府頒布了緊急戒嚴令,並派出陸軍進港鎮壓,才平息了暴亂。

「雙十暴動」導致死傷400多人,300多家工廠、商店、學校被搗毀,直接經濟損失3000多萬美元,1957年港英政府緊急成立了「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即電影裡說的「O記」。

因為呂樂之前反黑有功,在「O記」裡,他扮演著重要角色。這場暴動涉及的幫會有14K、和安樂、敬義堂和二龍幫,新義安雖然也有國民黨背景,卻置身事外。

結果是,14K、和安樂、敬義堂和二龍幫此後遭受重創,而「新義安」在此消彼長之下開始壯大。

呂樂因反黑有功,在新界區當上了探長。

藍剛當探長,則跟曾昭科有關。

對於絕大多數香港人來說,曾昭科是一個謎一樣的人物。在那個時代,他的成長經歷是個謎,他的祖籍地是個謎,他加入香港警隊是個謎,後來他被港英政治部祕密逮捕,又被遞解出境,仍然是個謎。

多年以後,他的真實身份曝光,人們才揭開這些謎底。

曾昭科,又名曾約翰,1923年出生於廣州,小學畢業後來港,跟兄長入讀九龍華仁書院,畢業正值香港日治時期,故此留學日本。大學時代,曾昭科接觸左傾思想,熟讀《資本論》。

1947年,曾昭科畢業回港,加入皇家香港警察並屢受重用,曾派往英國蘇格蘭場受訓。先後任職政治部、九龍刑事偵緝處副處長等要職。

刑事偵緝處就是現在的重案組。

1958年,香港九巴總經理雷瑞德被歹徒挾持,劫匪之一是擁有「雙槍虎將」之稱的李卓,此人可以使雙槍,據說有百步穿楊的本事,曾昭科帶隊破案。許多警員聽說要破門入室,便嚇得不敢出聲,藍剛當時只是一名普通警員,他自告奮勇,跟隨曾昭科一起行動,因而受到上級嘉獎以及曾昭科的賞識。

此案一破,曾昭科升為華籍助理警司、警察學堂副校長,藍剛則在深水埗警署當上了探長。

那時,除藍剛以外,曾昭科還提拔過一位名叫曾雲的下屬。曾雲有兩個兒子,其中一個叫曾蔭權。

1961年10月1日,香港警方在羅湖截獲一名右腿打上石膏的男子,該男子不但身懷巨款,石膏內還有一微型底片,內容與中共特工有關,後經政治部嚴刑拷問,該男子供出接頭人是時任警察訓練學校副校長的曾昭科,一時轟動全港。

十多年後,廣州暨南大學複辦,曾昭科任外語系教授、系主任,之後獲選為全國政協委員、全國人大代表。

十一

1962年,香港警隊重設華人總探長一職,簡稱總華探長,從10個環頭的10名探長中,選出兩位人選。

一般總華探長只選一位,這次為毛要選兩位?

因為那時在10名探長之中,呂樂和藍剛聲望差不多,給誰都可以,但給誰另一方都不服。於是就設定兩個位置,一人一個。

呂樂駐守於港島,藍剛駐守於九龍和新界。

昔日的九龍城寨

那時總華探長是當時華人在警察隊伍中最大的官職。雖然曾昭科曾任警司,比總華探長級別要高,但是警司也得給總華探長面子。

1967年,六七暴動時,藍剛就霸氣十足地罵過警司:

警司有甚麼了不起啊!再不滿意我就調走他!

值得插兩嘴的是:

金庸曾在《明報》上撰文批判過六七暴動,後來遭到暗殺威脅,不得已避難新加坡;

六七暴動時,香港地價大跌,李嘉誠以低價購入大批土地儲備。

四大華人探長中,呂樂和藍剛最有代表性,也混得最好。另外兩位韓森、顏雄,是在呂樂和藍剛辭職後,才升為探長的。

但沒辦法,香港人喜歡搞「四大」,甚麼四大探長、四大家族、四大黑幫、四大才子,以及四大天王。

關於四大黑幫,我插一嘴,因為那年代香港有很多黑幫,不同時期的四大又不大相同,所以導致不同人心裡的四大黑幫也有不同,但新義安和14K,是公認的兩大黑幫。所以我也重點寫新義安和14K。

呂樂口中的四大黑幫還有義和。新義安、義群的老大都是潮州人,所以他們也被稱為潮州幫。義群老大吳錫豪主要販毒,《追龍》裡甄子丹演的跛豪就是以吳錫豪為原型,劉德華演的雷洛就是以呂樂為原型。

二人一黑一白,聯手斂財。

《追龍》劇照

十二

四大探長之所以牛逼,是因為當時香港的四大黑幫(新義安、14K、義群、和勝和),都給足他們面子。

多年後,呂樂在臺灣接受採訪時稱:

我就根本不用親自抓人,有案件要破,就開口同黑幫老大要人!

新來的警務處長一上任,也要禮賢下士,來拜訪他們,否則,香港的治安就會大亂,而警方根本無法制止。

這跟黃金榮在上海法租界如出一轍。

呂樂為四大探長之首,還因為他的轄區是港島,這是香港最繁華的地方。在這裡,他位高權重,縱橫在黑白兩道之間,呼風喚雨,斂財無數。

一方面,他有警探「紅」的一面,辦事雷厲風行、果敢決斷;另一方面,又像「黑」道人物一般,巧取豪奪、仗義疏財。

他既向上司行賄,也向下級收賄,同時也利用手中的權力,向轄區所有機構收取好處費,同時充當他們的保護傘。

收賄這件事,就是曾志偉老爸曾啓榮幹的活。

那時的香港,警察與黑社會沆瀣一氣,警察管黑社會,黑社會管治安。

在1959至1968年期間,呂樂父母先後在尖沙嘴、筲箕灣、觀塘、沙田、港島半山及灣仔區,購入當時合共三百多萬的物業。

據悉,呂樂當時買樓非常豪氣,喜歡的物業,一口氣購入幾個單位甚至幾層樓,也曾一口氣買整幢大廈,筲箕灣道299號便是其一,如果未被拍賣持有至今,市值近2億。

1967年,警方為了壓制猖獗的貪污活動,對調了呂樂與藍剛的轄區,這樣一來,原本管轄區裡的關系都作廢,去新的轄區要重新捋清關系,又需要費一些周折。

身價五億的呂樂才懶得再幹下去呢,而且警方開始反貪污,48歲的呂樂感覺不妙,於1968年辭職退休,第二年,49歲的藍剛也提前退休。

藍剛退休的這一年,16歲的曾志偉代表香港到南韓踢青年杯。正是因為踢足球,他結識了武術指導劉家良,後來進入影視圈。

1970年,22歲的向華強來到臺灣,見到了分別十多年的父親向前,身形健美的他在街頭飲茶時被星探發掘,開始在一系列功夫片中跑龍套。

那時20歲的向華勝在做餐飲生意,做得還不錯,三年後,賬面餘額達到百萬時,他創立了自己的第一家電影公司——永勝影業。

那一年,他23歲。

十三

四大探長瘋狂斂財的時候,有人在瘋狂圈地,其中代表人物就是李嘉誠和霍英東。

1957年,開塑料廠的李嘉誠偶然在雜志看到「塑料花」在歐美市場非常受歡迎,於是在生產塑料桶之餘,又經營起「塑料花」產業。

很快,「塑料花」就為他賺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桶金。

那時的霍英東還在賣樓花,即預售按揭購房。

李嘉誠有了第一桶金,便也開始賣樓花的業務,不僅如此,他還開始大量收租物業。雖然資金回籠慢但極其穩定,日後一旦升值,能獲得更高回報。而事實也證明了李嘉誠的眼光毒辣,極富遠見。

霍英東則將目光投到建築材料業。他開始進軍海底採沙業,成為「海沙大王」。

為了增強實力,他收購了美國人的太平島船廠,在香港開創了中國人收購外國公司的先河。

到1965年,香港地產業陷入低潮,霍英東聯合廣大房地產商召開香港地產建設商會第一屆會董會議,他被推舉為會長,並連任20年之久。

在黑幫和警界貪污盛行的年代,商界也難獨善其身,只好兼濟一下黑幫了。

李嘉誠和霍英東,一個來自潮州,一個來自廣州。

恰好新義安和14K也是來自潮州和廣州。

於是,一個成為新義安等潮州幫的幕後金主,一個成為14K的幕後大佬。

多年後,李嘉誠長子被綁架的時候,就想通過潮州幫來解救,後來還請霍英東的14K幫忙。

張子強勒索李嘉誠十億贖金

十四

呂樂、藍剛退隱後,香港警方急需用人,才於1971年6月,將韓森提拔為新界總華探長,顏雄也升了一級,接替了韓森留下的油麻地探長之位。

兩個月後,韓森敏銳地覺察到不妙,也退休了,於是顏雄接替了總華探長之位。

1971年11月,香港第25任總督麥理浩上任,警界的貪污分子離大限之期不遠了。

麥理浩,1917年出生,殖民時期曾派駐馬來西亞,後來在英國外交部工作。

麥理浩

甫一上任,麥理浩就發現香港的腐敗已嚴重到令人發指的程度。再不懲治,香港必將大亂。但懲治腐敗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整個警察隊伍,從上到下都腐敗,要怎麼查?

一個名叫韓德的警司,1954年加入警察行列,至1973年因腐敗而入獄,19年共攫取非法財產500萬港元。他在入獄時面對記者卻顯得十分坦然,說:

我只是運氣不好,碰到點子上了。貪污在香港警察隊伍中是一種生活方式,就像晚上睡覺、白天起牀刷牙一樣,是非常自然的事。

但韓德還不算大老虎,僅僅查處一個韓德難以平民憤,那時香港總警司葛柏貪污的線索被警方掌握,可是沒有證據也端不掉他。

葛柏是英國人,1922年出生於英國倫敦,比呂樂和藍剛小兩歲。新任總督麥理浩上任後,他就感覺勢頭不妙,以妻子身體欠佳為由,決定於1973年7月20日退休。

結果,在那年4月,警務署長接獲報告,指控葛柏貪污。一調查,他的總薪金為89.19萬港元,但他的總財產竟有437萬港元。

但是,那年6月,葛柏卻跑掉了。

香港總警司都被調查,呂樂藍剛韓森顏雄曾啓榮等至少42名華探紛紛出逃,後來又分別逃到巴西和臺灣,值得一提的是,呂樂也勸過大毒梟吳錫豪離開香港,但他看不清形勢,留在香港,最終被捕,判處30年有期徒刑。

吳錫豪

葛柏的潛逃導致積聚已久的民怨爆發,香港爆發了「反貪污、捉葛柏」的大游行。為平息民憤,港英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葛柏逃脫原因及檢討當時的反貪污工作。

1974年2月15日,港英政府才在民意壓力之下宣布成立了廉政公署。

4月,葛柏於英國被捕,但葛柏貪污的證據沒有,最後還是韓德作污點證人,才將葛柏告上法庭,但韓德只能提供葛柏部分貪污的證據,更多的證據四大探長肯定有,但他們都潛逃了,最終葛柏被判入獄4年,關在赤柱監獄。

葛柏被捕

1979年,葛柏出獄,當得知呂樂貪污了5億港幣,是他的100倍,而且還逍遙法外時,恐怕會哭暈在廁所。

那時呂樂在臺北買了一棟豪宅,沒事就約韓森曾啓榮之流喝茶聊天。當他們聊到當年的總警司葛柏時,恐怕一口濃茶都忍不住會噴出來。

十五

廉政公署成立後,確實懲處了很大一批警界貪污分子,但是如果繼續查處下去,恐怕所有的警察,無一幸免。

1977年10月下旬,1萬多名警察聯名向警務處長控訴他們對廉政公署的不滿,表示政府如不制止此事,他們將集體罷工。後來,近百名警察沖進廉政公署,毀物傷人。其他警察對此紛紛呼應,準備再次沖擊廉政公署和港英政府。

最終,港英政府不得不頒布特赦令,指令廉政公署停止追究警察在1977年1月1日前所犯下的一切腐敗行為,但案情特別嚴重或者逮捕令已經發出的除外。

此後香港警界腐敗得到了有效扼制。

但是香港的黑社會卻發展得更加迅猛,為毛?

懲處腐敗後,香港警力需要一定的補充,於是警官學校大量招生,黑幫趁機安排一些小弟混進警官學校。

香港警界進入「無間道」時代。

此前四大探長時代,古惑仔怕警察,探長才是最大的黑社會;「無間道」時代,潛入警界的臥底得聽命於幫會大哥。如此,反而更利於幫會發展。

雖然警方也持續地在打擊黑社會,但通過臥底的通風報信,頂多抓捕一些小角色。

而古惑仔們,也開始囂張起來,還會出現指著警察鼻子罵娘的景象,為毛?因為警察上面還有廉政公署約束,即便是古惑仔,如果他沒有犯罪不能隨便抓捕,更不能隨便刑訊。

在這期間,和勝和曾有七年獨大於香港,那時和勝和有兩位少年大哥,一個叫「拿渣」,一個叫「斧頭」,其手下小弟發展迅速。

「拿渣」成名後江湖人稱「大哥成」,「斧頭」成名後江湖人稱「大佬原」,二人各擁上萬人馬,當時「大佬原」略遜「大哥成」一籌。

「大佬原」不甘人後,1982年轉會新義安。一時間新義安一家獨大,到90年代,其會員發展到10萬之眾,除了龍頭向華炎外,還有總管林原和「五虎十傑」。

新義安通過勒索、收保護費、販毒、高利貸、開設色情場所、非法開賭、走私等攫取巨額利潤。同時也經營企業,例如電影制作公司、金融投資公司和酒樓等。

14K也不遑多讓,後來胡須勇為龍頭,會員約有13萬、14萬之多,在世界各地,荷蘭、美國、東南亞等均有分部。

雖然人數比新義安多,但因為分散在世界各地,所以在香港的會員並不比新義安多。

需要說明一下的是,香港有三位胡須勇,因為他們都留著胡須,名字中又帶個勇字,所以江湖人稱」胡須勇「,除了14K老大外,張柏芝老爸張仁勇也有兩撇漂亮的胡須,於是也叫「胡須勇」,後來張仁勇賭債纏身,因為同名,所以敗壞14K老大胡須勇的名聲,於是14K成員氣不過,招來張仁勇,令其改名,還強行剃去他的胡須。

到90年代,香港黑社會頻頻插手影視圈,用槍指著劉德華拍戲,李連傑經紀人被殺,劉嘉玲裸照等等,都是當時黑社會幹的。

當年針對綁架事件的報道

當黑社會還在黑社會的時候,看看李嘉誠和霍英東在幹甚麼?

李嘉誠:

1978年,與國家領導人鄧小平會面。後出任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積極迎接香港回歸;

1989年,捐贈1000萬港元,支持北京舉辦亞洲運動會;

1997年,北京大學百年校慶,捐贈1000萬美元,支持新圖書館的建設。

霍英東:

1974年,促成中國恢複了在亞洲足球聯合會的席位,後積極推動中國羽毛球、籃球、排球、自行車等體育項目重返國際組織。

最早到內地投資的香港企業家之一,1979年,投資興建中山溫泉賓館,1983年,在廣州興建白天鵝賓館,受到鄧小平同志的好評。

1985年起,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後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擔任重要職務。

1997年,香港回歸。

多年後,14K元老陳惠敏回憶稱:

在香港回歸前夕,有很多的人金盆洗手或者隱退江湖。但回歸之後,還有不少的黑幫組織。不過現在的社會已經過了用拳頭說話的時代,從之前的賭場轉至現在的茶樓、牌館,都在尋求一個「財」。如今產生利益矛盾,是坐下來喝杯茶,吃個飯,而不是之前的拳頭定勝負!

正所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黑幫。

尾聲

藍剛,1989年在泰國病逝,終年69歲,逃犯;

韓森,1999年在臺灣病逝,終年82歲,逃犯;

霍英東,2006年在北京病逝,享年84歲,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

呂樂,2010年加拿大病逝,終年90歲,逃犯;

曾啓榮,2011年在臺灣病逝,終年94歲,逃犯;

曾昭科,2014年在廣州病逝,享年91歲,政協委員;

顏雄,生卒不詳,一說定居泰國,逃犯;

李嘉誠,香港首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