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斯名嘴揭1月6日國會事件真實內幕

福克斯名嘴
文:美國羅文

隨著對川普的第二次彈劾案的審判中,1月6日的人群衝擊國會山的事件再次成為關注的焦點。隨著調查展開,真相越來越清晰。

福克斯新聞(Fox News)名嘴卡爾森(Tucker Carlson)在他2月10日的《卡爾森今夜秀》(Tucker Carlson Tonight)裡,進行了一次通過細節尋找真相的嘗試。

他在節目中說:「在我們重塑美國以防止未來的國會『種族滅絕』之前,也許我們應該多了解一下1月6日發生的罪行。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您可能會驚訝地發現,即使是現在,我們知道的也很少。事實上,非同尋常的是,很多最基本的問題,在事發一個多月後仍未得到解答。」

「1月6日,五名美國人死在國會大廈內外,你們都聽到了,但這並不能說明什麼。一如既往,細節才是最重要的。這些人是誰,他們是怎麼死的?這決定了您如何理解實際發生的事情。」

五名死亡的人均為川普支持者

卡爾森繼續說:「考慮到這一點,事實是:當天死亡的5人中,有4人是川普的支持者。第五名是國會山的警察,他顯然也支持川普。為什麼這是相關的呢?當然,死者的政治觀點不應該是重要的,但不幸的是,在這種情況下,它是重要的。紐約州眾議員奧卡西奧-科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許多其他當選的民主黨人聲稱,當天暴徒是衝著他們來的。然而,1月6日唯一有記錄的傷亡者是投票給川普的普通人。

其中第一位是來自佐治亞州的34歲女子,名叫博伊蘭(Rosanne Boyland)。當局最初宣布,博伊蘭死於「醫療緊急情況」。後來的視頻畫面顯示,她可能是不小心被人群踩死的。我們仍然不確定,但這是最好的猜測。

第二位傷亡者是55歲的格里森(Kevin Greeson),他在國會大廈外與妻子打電話聊天時死於心臟衰竭。他的妻子後來說:「凱文有高血壓病史,在激動的時候,心臟病發作了。」

第三位是來自賓夕法尼亞州Ringtown的50歲的菲利普斯(Benjamin Phillips)。菲利普斯是川普的支持者,他當天組織了一輛大巴前往華盛頓參加集會。他因中風死在國會大廈外的場地上。沒有證據表明菲利普斯進行了暴動或被暴徒打傷,甚至進入了國會大廈內部。

第四位死亡的人是來自聖地亞哥的35歲退伍軍人巴比特(Ashli Babbitt),這是唯一一位死於蓄意傷害的人。這也是國會山衝擊事件中最著名的死者。

巴比特被國會山的一名警察中尉開槍打死時,她正穿著川普支持者的披風。巴比特的死亡被視頻拍下,所以她的死亡是當天發生的事情中有著最良好的記錄的。但令人驚訝的是,人們對其仍然了解甚少。

巴比特,在試圖通過一扇破裂的窗戶爬進國會大廈的議長大廳時被槍殺,這就是人們所知道的基本情況。當局拒絕透露槍擊她的人的名字,也不透露他們所做的任何調查細節,人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這位未透露姓名的國會山警察到底為什麼要殺她。

據那位警官的律師說,「看了這些證據,只會認為他是英雄。」當然,人們不能真正看到證據,因為他們隱瞞了它。人們甚至不能知道他的身分。

卡爾森質問道:「殺死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可能是合理的,但從什麼時候開始是英雄?死去的女人什麼時候讀過QAnon網站?共和黨人沒有問這個問題。」

眾議員穆林(Markwayne Mullin)表示,他立即抱住了槍殺巴比特的警官,並告訴他:「聽著,您做了您必須做的事情。」

但卡爾森反問道:「那名警官真的有必要這麼做嗎?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巴比特被殺時沒有攜帶武器。然而,在本週的彈劾審判中,眾議員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將國會大廈發生的事情描述為『武裝叛亂』。」

前黑手黨律師、民主黨眾議員西西林

西西林是來自普羅維登斯(Providence)的前黑手黨律師,所以他大概知道用槍枝犯重罪是什麼沒有報道說1月6日在國會大廈的暴亂者使用武器或用槍威脅任何人。那麼西西林到底在說什麼呢?

顯然,他指的是斯尼克(Brian Sicknick)警官的死亡。在騷亂發生後的幾個小時裡,《紐約時報》報道稱,川普的支持者用滅火器殘忍地將斯尼克警官毆打致死。斯尼克被暴力致死的消息很快被無數其它媒體報道,這些媒體反覆報道並誇大其詞。

這個說法構成了民主黨人圍繞1月6日構建的神話的基礎。斯尼克的遺體被安放在國會大廈內,以示敬意。卡爾森諷刺道:「幾個月前還告訴我們警察是種族主義者的政客們,紛紛稱讚斯尼克是個英雄。他們終於找到了一個為他們的政治用途服務的警察。」

卡爾森斷言:「只是有一個問題:他們說的故事從頭到尾都是謊言。斯尼克警官並不是被人用滅火器或其它東西毆打致死的。」

「根據Revolver News上詳盡而精采的新分析,沒有證據表明,斯尼克在1月6日的任何時候被滅火器擊中。警官的身體顯然沒有外傷的痕跡。事實上,1月6日晚,在國會大廈的暴亂分子被逮捕或驅散後很久,斯尼克就在警方辦公室裡給他哥哥發了短信。據他哥哥說,斯尼克說他被『噴了兩次胡椒噴霧』,但其它方面『狀態良好』。24小時後,斯尼克警官死亡。」

「他是怎麼死的?國會山警察工會的負責人說他是中風。他的屍體被立即火化,當局拒絕公布他的屍檢結果。沒有人因他的死而受到指控,也沒有人被起訴。無論發生在斯尼克身上的是什麼,顯然都是悲劇,但這也與他們告訴我們的情況大相逕庭。他們對他的死因撒了謊,他們撒了很多謊。」

最後,卡爾森問道:「這場騷亂是怎麼開始的?是由一個魯莽的總統,因惡毒的憤怒,一氣之下煽動的自發事件嗎?騷亂是蓄謀已久的,還是陰謀策劃的結果嗎?這是關於事件的兩種理論,但都不可能是真的。」

「本週末,前國會山警察局長桑德(Steven Sund),在給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信中聲稱,沒有情報顯示國會大廈可能即將發生暴動。」

桑德在國會事件後第二天在佩洛西要求下辭職,一個月後,他寫了一封八頁紙的信給佩洛西,詳細描述了事件的經過,表示美國整個情報系統都沒有對國會事件的任何預警。

「顯然,《華盛頓郵報》的消息來源比桑德更靈通。在1月6日之後的幾天,該報報道稱,眾所周知,一群川普的支持者正前往華盛頓鬧事。聯邦調查局(FBI)幾乎肯定知道這一點。他們很可能在抗議者的隊伍裡有收買的線人。」

「如果當局知道暴力事件可能會發生在國會大廈,那必要的安保措施在哪裡?它卻不在那裡。」

「我們不確定這一切意味著什麼,我們也不會去猜測。我們確實可以肯定的是,1月6日發生的已知事實,與他們現在告訴我們的故事,包括民主黨人在彈劾審判中講述的故事,有著非常重要的偏離。在很多地方,已知的事實與他們所講的故事毫無相似之處。他們只是在徹頭徹尾地撒謊。這是毫無疑問的。」

卡爾森表示,民主黨人對國會山事件的形容簡直匪夷所思:「國會中的一些人將這一天(1月6日)與911事件相提並論。參議院多數黨(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將其比作珍珠港事件,珍珠港事件促使美國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

「每天我們都能從民主黨黨員那裡聽到新的、更華麗的比較。但2月10日晚上,CNN超越了所有的人,把1月6日發生的事情與盧旺達(Rwanda)的種族滅絕相比較。」

「請記住,1994年盧旺達有近一百萬人被殺,約占該國圖西族人(Tutsis)的70%。整個城鎮都被大砍刀砍死。人們被放火燒死,被推土機活活壓死。數十萬婦女被強姦。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可怕的罪行之一。」

1月6日國會事件中的五人死亡(其中三人死於中風、一人可能被踩踏致死,一人被國會警察槍擊致死),他們都是川普支持者,這沒有證明川普支持者有任何對國會議員或警方的暴力行為,民主黨卻把這個事件描繪成一百萬人被殺的盧旺達大屠殺和引起世界大戰、日本對美國襲擊的珍珠港事件,並把川普支持者成為國內恐怖主義者,這樣令人髮指的謊言背後,藏著怎樣的試圖統治美國人民的野心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