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我早就做好了坐牢的準備

馬云

文:柳絮

這個標題,絕不是標題黨。

兩年的8月8日,當時還沒有退出阿里巴巴董事會的馬雲,來到了南非,出席「網絡企業家:非洲數字雄獅的崛起」一個活動。

彼時,馬雲面對全世界,說了這麼一段話:開始做支付寶時,自己就做好了入獄的準備。

當時台下的來賓甚至包括主持人聽聞後,都哄堂大笑。

說這話時,馬雲自己都覺得很無稽,只不過,善於煽動情懷的他需要表達創立支付寶時的艱難。

兩年後今天,馬雲再看到曾經說過的這段話,肯定會有另一番感受。

媒體報道的原文是這樣的:馬雲稱,當自己開始做支付寶時,與政府協調,但政府不同意,然而自己就不再問了,而是直接做,如果沒有獲得相關金融許可,自己就得入獄,但如果自己不做,可能就永遠不會有這一產業。如果自己做了,就可能要入獄,當時自己給同事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去做吧,但每個月或每三個月向政府監管者提交報告,如果有人要因此入獄,自己將會是第一個,在自己入獄之後,其他人繼續做支付寶。

馬雲在演講中稱,自己幾乎每天都在和政府協調、溝通和爭論,但在十九年前,自己並不和政府溝通,自己曾說過企業要和政府戀愛,但別嫁給它。

這樣的一段話,我敢說,馬雲絕不會再重複說一次。

昨天,一個企業家被抓了,他叫孫大午。

這條新聞在昨天與今天幾乎刷屏。

關注的人很多,總歸來說有三類人為主:傳媒圈、法律界以及民營企業主。

儘管這三個行業差別很大,但關注點是相似的。

數十年來,出身貧寒的孫大午是一個民營企業主中的另類。儘管他身上有很多爭議,也有很多故事,但有一點頗受輿論認可:敢說實話,也常敢做實事。

人是一個複雜的動物。優點越明顯的人,缺陷就越明顯,缺陷越多的人,身上的發光點必然越突出。當然,人渣除外。

孫大午就是一個複雜的人。儘管如此,他仍然被輿論所推崇。如孫大午一直想要建一座夢想之城。「大家很祥和地生活在大午城裡,住得起房子,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學……是一個好人相聚的地方」。

關鍵是,用媒體的話說:他正帶領大家慢慢的實現著。「在這裡,職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醫療;做一次包括B超、驗血等在內的全套檢查,只要10元錢;投資3000多萬元建設的學校比集團辦公樓還要豪華,一個學生月均生活費卻只要100多元。」多家媒體的報道顯示。

一次內部交流會時,孫大午公開並頗為激動地說:醫院掙了錢是我的恥辱,醫院賠了錢是我的光榮。「因為我不缺錢,我辦醫院就是讓你治病救人的,你為什麼要掙錢」?

事實上,孫大午說了很多類似的話,做了不少類似的事,只是這件事讓大家記憶深刻。

一個民營企業家,能做到這些,是很多人做不到,甚至嗤之以鼻的,畢竟,商人的目的就是為了掙錢,資本的目的就是逐利。

但另一方面,孫大午確實被兩次抓捕,還判過一次緩刑。

這次抓捕,過程也驚心動魄。南方都市報披露的細節顯示:隨著孫大午的被抓,大午集團幾乎所有的高管被一鍋端。第一批被帶走的是集團高管,大多是在家中被破門而入的警察帶走的。第二批是子公司的領導人,他們被以開會名義召集,然後被帶走。

報道還說:凌晨1點左右,6輛大巴車載著特警,帶著衝鋒鎗、警犬和梯子,闖進了大午新民居。大午新民居是大午集團自建小區,裡面住著許多集團員工。

讀完這樣的抓捕場面,讓人心驚膽戰。

有人說:孫大午這次徹底完了。

幾天前,螞蟻金服被暫停上市。究其原因,坊間都認為,「罪」在馬雲。

馬雲也做了很多事。但這些事哪些該做,哪些不該做,不好評價,有一點可以確信:他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

在孫大午之前,很多人也斷言:馬雲也完了。

當然,完了與完了可能有區別,但至少說明了一些問題,一些你懂我懂,卻不必說的問題。

不知道孫大午與馬雲現在或將來會不會懊悔。懊悔自己嘴太貧。

企業家嘛!掙錢多好,對不對?

來源:1號時務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