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羅生門到至道學宮,有軟弱的地方就有謊言

文:令狐不敗

週末有點空閒時間,看了《羅生門》。

這是第一次看這部影片。雖然喜歡電影,但對於遠古時代的慢節奏黑白片,還是不想看。不過,經典就是經典,慢節奏也抓人。

我開令狐不敗(foxbubai)公號的目的,是記錄日常所思所想,所見所聞,但隨著號的擴大,寫起來越來越有壓力,反而不像開始那樣坦然和坦誠了。

今天,對這部電影的感受,想如實記錄下來。

1

從個體的角度,它講述的是謊言和人性。

《羅生門》故事很簡單:一個強盜當著武士的面,強姦了他的美麗的妻子,然後武士被殺。強盜、妻子、還有證人,甚至還有死去的武士,從不同的視角講述同一個故事。

強盜:我強姦了武士的妻子,然後她讓我殺掉武士,經過一番精采的打鬥,斬了武士。

妻子:我被強盜強姦了,醒來面對的卻是武士冷漠的目光,我暈倒,醒了發現武士死了,不知道誰殺的。

武士的靈魂:自己的女人被強姦後,愛上了強盜,要強盜殺死自己。

樵夫:女人被強姦後,逼迫兩個男人決鬥,兩個男人懦夫一樣死纏爛打,武士被打死。

每個人都在撒謊。

強盜撒謊,是希望維護自己勇的形象;妻子撒謊,是愛,不希望強盜被處死,因為她被強姦的時候愛上了強盜;武士的靈魂撒謊,是掩飾自己的軟弱無能。

而樵夫撒謊,是因為他在現場看到打鬥場面後,拿了武士值錢的匕首,他有6個孩子要養,匕首可以賣些錢,因此他作證時沒有說出真相。

聽這個故事的路人甲一語道破:有軟弱的地方,就有謊言。

這是人性。

有研究發現,甚至最誠實的人平均每天說謊4次。我們撒謊是為了交流、成功及隱藏我們真正的感受。《羅生門》裡有一句話概括的好:甚至有時候你不知道自己在說謊。

2

很多影評作者,從人性的角度,從鏡頭、剪接等專業角度評論《羅生門》,我覺得,應該從電影拍攝的時期入手來討論。

原著寫於1915年,黑澤明於1950年拍攝成電影。當時的日本,從二戰侵略的戰火中走出來,到處是斷壁殘垣。片中唯一的取景,那道羅生門,便是戰後日本破敗的象徵。

武士不能保護自己的妻子,強盜橫行,正是說明日本的失序,而每個人都在撒謊,正是日本二戰時期作為一個國家的體現。

那段給亞洲人民、本國人民帶來悲劇和災難的日子,日本作為一個整體是謊言製造者,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也許就是這個道理。

二戰期間,日本的媒體淪為戰爭機器的一部分,每天傳回的都是勝利的消息,用謊言給飢餓中的民眾帶來生的希望和奮鬥的動力。

一些反戰人士,也不敢發出自己獨立的聲音,他們只能選擇像電影中的樵夫一樣,把真相掩藏在心裡。因為也許和樵夫一樣,家裡有6個孩子要養。

東條英機、近衛文磨、石原莞爾,這些人為了帝國的利益編造各種謊言,作為統治者的一部分帶著帝國走向毀滅的深淵。他們有時候,甚至認為自己的謊言是真的。

他們撒謊,是因為軟弱,弱者只有靠謊言才能武裝自己。

3

有軟弱的地方,就有謊言。每個人,每個公司,乃至每個國家,都有弱點,都要謊言來彌補。

戈培爾的名言是,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

對照羅生門,看看我們今天的這個世界,謊言何其多。有的人,可以洋洋灑灑地寫三五千字的文章,可以一本正經地做三個小時演講,可你如果一個字一個字的去認真對照,會發現充滿謊言。

甚至,有些演講或文章本身,就是教人如何說謊的,如何以堂而皇之的名義說謊。

我們有時候說數字不會撒謊,可現在是數字才撒謊。從瑞幸咖啡,我們看到一個公司造假可以到何種程度,隨便問一個縣市負責上報經濟數據的人,會發現有些數據多麼失真。

撒謊,是因為自己不夠強大,是因為自己有軟弱的地方。自信的人,不會撒謊,也不會靠說別人多差來證明自己的了不起。

最新撒謊成精出麻煩的是公號至道學宮,乾脆說美國沉沒,終於導致被封號。可還有更多的機構,被賦予合法撒謊的權利,在做著同樣的事情,而逍遙法外。

這其實也符合有軟弱的地方就有謊言這個邏輯。美國對付伊朗這樣的國家,需要在國內發布謊言說伊朗不行了嗎?不需要,或者制裁,或者直接打擊,真正強大了,不需要玩這些小手段。

《羅生門》的結尾,樵夫抱著孩子,迎著朝陽走出羅生門,象徵著他自己走出謊言圍繞的世界,走向新生,也象徵著日本從戰爭的罪責中走出,迎來新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