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錢雲會之死和廖祖笙之冤

廖祖笙

2010年浙江樂清錢雲會之死事件引起的社會關注仍在持續中,國際媒體對此事件的報導接連不斷,日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也對此做了報導。數個由律師、維權人士和社會活動人士等組成的民間觀察團已赴樂清展開了真相調查。與此同時,樂清警方如臨大敵,成百上千的警察武警特警荷槍實彈,繼續打壓試圖向外界透露真相的村民。警民衝突現場、警察毆打村民的視頻錄像已經被網友放在了網絡上而廣為流傳。

對此,網絡作者李承鵬發文評論道:「前幾天我說過決定不去樂清了,後來想像中的事情發生了:民間觀察團按照警方規定路線、規定人選走訪了一遍,在雙規的情形下無意實現了配合警方的作用。雙規觀察團證明警方是正確的,花的時間比警方自證正確還要短,掌握的證據比警方還少,破案的動作比警方還要迅捷……就普交了。警方送客之後勢必相當高興,堅定了下一次仍要這麼虛懷若谷,並在年底全國警界大會上推廣怎麼與知識份子開明溝通。祖國刑偵事業有救了,普交事業也有救了。但知識份子沒救了。」

同時,一些有名氣的知識份子也在網上對此事發表看法,以獨立敢言著稱的韓寒對此發表了一篇《真相,還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的博文。但是,文章一向受到追捧稱讚的韓寒,這篇文章卻受到網友的詬病質疑。韓寒在文章中對樂清官方的明顯涉嫌違法的行為隻字不提,卻將網友和村民合情合理合法的作為稱為「情緒化」,稱網民對要求瞭解的真相只是「符合需要的真相」。

韓寒的最新評論很滑頭,開篇覺得他一副真相在握的樣子,最後讀完才發現他也不知道真相,傾向性很明顯,貌似公允,實則廢話,是指責網民對「官方真相」的質疑精神。真相就是真相,民眾需要有確定性的真相,倒是官方只提供一種真相,就是符合需要的真相。對於從來就缺乏真相甚至質疑權利受限的民眾,韓寒這種批評顯得過於草率。

那麼,錢雲會之死案的真相到底是甚麼樣子呢?在警方屍檢、證人、監控錄相等必須公佈的第一直接證據都被當局用強制手段封殺或掩蓋的情況下?何處尋真相?

其實,真相也很簡單。當局所做的一切封殺和掩蓋真相的行為,以及對追尋真相者的報復及殺害就是「真相」。

新疆《北疆晨報》記者孫虹傑12月18日在奎屯市一個建築工地門外遇到襲擊,被一夥人毆打,醫院在12月28日正式宣佈他死亡。孫虹傑現年30多歲,2004年5月起從烏魯木齊調至奎屯,其報導主要以輿論監督和揭黑類新聞為主,今年12月升任該報奎屯專刊主任,之前是首席記者。報導還說,孫虹傑的報導涉及過拆遷糾紛。孫虹傑被謀殺,是因為作為記者對真相的調查和報導。

大陸時評作家廖祖笙,閩籍作家,定居廣東多年。當過兵,經過商,上過大學,作過編輯、記者,以筆桿立過軍功,有多部作品出版,並在多家報刊開設過專欄。廖祖笙原本抱著一顆知識份子的憂國憂民之心,用手中的一支筆直言論世,不過是希望政府正視百姓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等問題,原本寄望文字能起到改良社會的作用,沒想到卻遭到滅頂之災。

在廖祖笙發文痛斥教育積弊、筆鋒直指廣東教育系統最高官員之後,2006年7月16日,廖祖笙16歲的獨生子、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906班學生廖夢君,在校園慘遭殺害。孩子屍體渾身上下傷痕纍纍,慘不忍睹,被毆打致死後拋屍樓下,但官方掩蓋真相,把一起血腥的謀殺說成是意外墜樓。這和今天的錢雲會案是何等相似,只是幾年前互聯網還沒有如今發達,官方成功地封鎖消息而沒有受到更多的社會關注。

廖祖笙夫婦經歷如此人間慘劇,從此開始了為死不瞑目兒子討回公道的艱難之路,幾年來,無論他們怎樣地泣血哀號,得到的結果是多次的被抓捕關押及監控,廖祖笙曾經被迫乞討為生,但最後得到的是無盡的絕望和家破人亡的結局。如今,廖祖笙剛剛被關押放回家,獲得自由的交換條件是不許再寫文章為兒子伸冤。

更多的像廖祖笙先生遭遇的這樣人間慘劇,由於當局對真相的封殺封鎖,人們還無法知道。廖祖笙的遭遇廖夢君之死的真相和錢雲會之死的真相何其相似,本質相同。

當局不斷地用下一個罪惡來掩蓋對真相的調查和揭露,他們過去在這樣幹,現在在這樣幹,將來還會這樣幹。

所以,任何人對真相的追尋決不是甚麼「情緒化」和尋找「符合需要的真相」,找尋真相是結束罪惡和清算罪惡的必須,邪惡最害怕的就是它們幹的壞事被曝光,當所有的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也就是罪惡解體和惡人被清算之時。

如果每一個人都能拿出良知和勇氣去尋找真相,為弱者和被迫害者發出聲音,那麼罪惡將提前結束,光明就會越早到來。

2011年1月4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夏小強專欄

更多閱讀:

夏小強:政府還需要掃黃嗎?

夏小強:「孔子熱」中的孔子之悲

夏小強:不忘初心 中共官員包養情婦創紀錄

夏小強:「失去」共產黨,中國會怎樣?

夏小強: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