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好命偏偏還努力:她的人生,完美啊!

蕭太后

天生白富美、事業家庭雙豐收,是我們這個繁榮盛世中,現代女性們的人生夢想。

無論現實,還是放眼整個歷史,這樣的人生夢想,對絕大多數女性來說,都太奢侈了,哪怕能擁有其中一項,都妥妥的人生贏家。

但是,在一千年前的北方中國,有一個女性,卻把這樣的標準,輕鬆踩在了腳下,奇蹟般地達到了近乎完美的人生高度:

出身富貴,錦衣玉食、快樂兒時、天生麗質、聰穎能幹、婚姻圓滿、家庭幸福、夫寵兒孝、愛情豐收、地位尊貴、文治武功、事業豐碩、青史留名。 。 。世間女性渴望的人生境界,她幾乎都擁有了、達到了!

在數千年的歷史中,都幾乎很難找到其他一個人,可以和她相提並論。

這個神話般人生的傳奇女性,就是,的蕭太后。

說起來,蕭太后,是普通中國人也不陌生的名字。但這個戲劇文學舞台上的常客,除了侵略大宋的印記,具體的身平作為,我們卻又知之不多。

蕭太后,執政遼國近50年,是創造了遼國國力鼎盛的政治人物,政治作為得到了歷史公認;

她所屬的遼國契丹人,早已經徹底融入了中華民族,她統治的主要區域,今天也在中國版圖內;因此,完全可以說,她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女性政治家之一,為中國歷史書寫了精彩篇章。

而她個人的人生篇章,更加至善完美!

無可挑剔的出身與資質

蕭太后,原名蕭綽,字燕燕。她的完美人生,從她的出身開始。

出生於公元953年的蕭太后,生日就似乎預兆了順利紅火的一生命運:6月18日!

她的老爹是遼國「 四朝老臣」、北府宰相蕭思溫,母親是是遼太宗耶律德光的長女,被封為燕國大長公主。名門之後、血統顯貴,含著金匙出生。

他的父親,是著名的遼國能臣;不同於我們現在想像中茹毛飲血的粗暴蠻族,遼國已經部分漢化、融合了不少漢文化;貴族世家的蕭思溫,就受過良好教育,精通漢文化歷史與典籍。對兒女的教育,自然就起點很高。

因此,蕭綽從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加之天生聰明伶俐,練就了出色的能力與才華。在她還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從做家務的細節上,看到了這個姑娘的非同尋常,預料:「 此女必成大事。」

美麗、聰明、能幹、教養、高貴,哪裡是今天的一個「 白富美」詞彙所能望項背!

公元969年,殘暴著稱的遼穆宗,在打獵途中被不堪虐待的侍衛殺死。政治手腕嫻熟的蕭思溫,長袖善舞,協助與自己交好的耶律賢,避開了可能血雨腥風的權力爭奪,登位掌權。

這一政治變故,改變了遼國政局的同時,也改變了這個青春美少女的人生。

遼國的新皇帝,為了感謝這位政治盟友,不僅晉封蕭思溫為北院樞密使、北府宰相、尚書令、魏王;還特別聯姻示謝,徵召16歲的蕭綽入宮;

還有一種說法是,蕭綽本來已經與漢人韓德讓有婚約,但新皇帝垂慕於她的美貌,即位後即徵招進宮,雖然被動,但在那個時代,也不能完全理解為今天的委屈。

16歲的荳蔻年華,開始步入成人世界;此前,是門庭高貴、錦衣玉食、父寵母愛、無憂無慮的16年美好時光。

婚姻:幸福得不像一個皇后!

蕭綽進宮後,新皇帝寵愛非常,一進宮直接封其為貴妃;僅僅三個月後,就被正式冊封為皇后。完全沒有今天影視中宮鬥之類的辛苦與凶險,后宮之路順暢而平坦。小小年紀,就達到了那個時代女性至高無上的地位!

第二年,公元670年,父親蕭思溫隨遼景宗前往閭山(今遼寧阜新)行獵時,被政敵刺殺身亡。高一年齡、17歲的蕭綽,失去了父親的蔭庇保護;但是,皇帝丈夫對她的恩寵愛意,卻並沒有絲毫改變。

在此後的12年中,遼景宗與她生育了6位子女。平均2年一胎,這樣的頻率,不難想像,夫君對她的恩寵親密程度,要知道,夫君可是從來不缺美女嬌娃的皇帝啊!

夫君對她的恩寵感情,體現在不僅僅在家庭生活上。在國家政務上,居然把規矩置之一旁,讓年輕的蕭綽參與處理,遼國的一切日常政務都由蕭綽獨立裁決。

體弱多病的遼景宗,完全無視武則天的歷史教訓,漸漸把國家大事都委託皇后。 《契丹國志》記錄:蕭皇后可以決定刑罰封賞和用兵打仗等大事,公元976年,專門下令,此後凡記錄皇后之言,「 亦稱’朕’暨’予’」,並「 著為定式」 ,確定了蕭綽與皇帝等同的地位;臨終時,他留下遺詔「 軍國大事聽皇后命「 ,完全是毫無保留的絕對信任。

而在這樣的便利之下,蕭綽沒有走向獨裁,沒有謀劃取代景宗,即便夫君去世後,也沒有稱帝登基之類。相反,每每遇到國家大事,她都召集蕃漢大臣共商,綜合多方意見,民主集中,再穩妥決策。

相比之下,武則天為了權位,不惜任何手段,甚至殘殺自己親生的兒子,完全泯滅人性;同時代的宋太宗趙光義,為了權力,也有燭光斧影的嫌疑;兩相印照下,誰才算繼承了真正的中華禮義文明?

這也說明,生在中國,不是就天然繼承了中華文化,就配得上稱為真正的中國人!

遼景宗夫妻雙方的信任、默契,躍然人前;這樣的感情與婚姻,羨煞多少人!今天許多夫妻之間還私房錢小算盤之類,在他們面前,見笑於古人啦!

事業,成功得不像個一個皇后!

如果說,出身富貴、聰明美麗、嫁得好夫君,都是感謝天生好命,不是自己求得來的;那麼,治理好國家,成就功業,那就要靠蕭太后後天的努力了。

蕭綽在與夫君聯合執政期間,實行了一系列的改革,舉賢用能,緩和了遼國貴族之間的矛盾,實現了政局平穩;同時,與民休養生息,建設和諧社會,整個遼國國家平穩發展,國勢一直走在上坡路。

她最大的政治考驗,在982年遼景宗病逝後來臨。

游牧帝國的權力交接,往往伴隨血雨腥風。崇拜拳頭和暴力的文化基因下,沒有漢文化那麼多程序規矩,這個時候,遼國諸王宗室二百多人擁兵自重,對皇權構成了很大威脅。而蕭綽的父親蕭思溫已經去世,沒有家人可以依靠;28歲的年輕女子和12歲的小孩,孤兒寡母,子幼母弱,難免引起權力場上的眾多垂涎。

關鍵時候,已經不是政治素人的蕭綽,通過重用三個能臣,耶律斜軫、韓德讓和耶律休哥,組成遼朝的核心軍事高層,圍繞孤兒寡母形成有強大震懾力的權力中樞;同時,對南北兩院進行分化拉攏,安插親信,分化瓦解野心勢力;

在朝堂上,她大打悲情牌,向大臣泣言:「 母寡子弱,族屬雄壯(指契丹皇族勢力),遼防未靖(宋軍威脅),我可怎麼辦呢!」徵得大臣普遍的同情與支持;

對於敢於挑戰權力的異己力量,則報之以鐵腕無情,立威樹信,即使她的兩個親姐姐,也因為夫家貴族捲入叛亂被牽連:大姐被廢黜,二姐被毒酒賜死。

權力順利交接,內部安定之際,外部的挑戰來臨!

986年,雍煕三年3月,皇位一直被質疑的宋太宗,遭遇了979年高粱河大敗的難堪後,急於建功立業來證明自己,趁遼國孤兒寡母、新君初立的機會,再次對遼發動「 雍煕北伐「 ,力圖收復北方的燕雲十六州。

規模空前的20萬宋軍,兵分三路,大軍出動;凌厲攻勢下,戰事進展順利。

危機關頭,蕭綽委任耶律休哥抵禦東路宋軍曹彬一路,又以耶律斜軫抵禦西路宋軍楊業一路,自己親自和兒子遼聖宗趕到南京,與耶律休哥協同作戰。

遼軍總兵力只有13萬,處於戰略劣勢。

這是一場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戰爭,我們自然希望華夏正統的宋朝能夠取勝,但是,從今天融為一體的現實看,又只能算是中國人的內戰,我們不妨拋開民族情結,更多地從政治智慧和軍事能力上來解讀這一歷史。

這是北宋開國以來規模最大的軍事行動,二十多萬軍隊也是跟隨趙匡胤南征北戰的精銳禁軍,參戰的將領,也是宋朝開國的那些大名鼎鼎的名將,看起來勢在必得,勝券在握。

事實證明,這些內戰名將,對付還是外寇的遼國時,就原形畢露了。大宋名將曹彬所部十萬大軍,攻取涿州後,居然無法保證宋軍後勤糧道,被遼軍切斷了糧食水源;

在岐溝關之戰中,被打得潰不成軍,驚慌之下,曹彬、米信居然棄軍而逃,騎馬夜遁,導致宋軍徹底的崩潰,所部「 宋師望塵奔竄,墮岸相蹂死者過半,沙河為之不流」。

主力潰敗,帶來全盤皆輸。其他各路軍隊也先後戰敗,特別是西路軍副將楊業戰敗被俘,不屈而死;最終,包括楊業之子楊延玉在內的所有部屬都全數殉國。成就了楊家將的傳世悲情!

宋太宗趙光義的戰略籌劃、用人任能、組織協調能力,被30出頭的蕭太后,徹底比照出來!

經此一戰,宋遼攻防易勢,宋朝徹底轉入戰略防禦;取得了戰略主動的蕭太后,沒有善罷甘休,8年後,1004年,她發起主動進攻,深入華北內地濮陽,南下伐宋。

這次進攻,聲勢很大,卻並沒有爆發慘烈的大規模戰鬥,雙方都沒有太大損失;結果是蕭綽審時度勢,利用宋真宗畏戰心態,推動和談,達成著名的著名的「 澶淵之盟」,不勝而勝,為遼國爭取到戰場上都沒有拿到的利益:歲幣30萬和重要的邊境貿易協定。

在當時的局面下,這個和議,可以算說是宋遼雙方的雙贏,換來了兩方長達百餘年的和平時光,也促進了今天的民族融合與形成。於當世與歷史,應該說都是有功的。

從遼景宗時代算起,到交還政權,蕭太后在大遼實際攝政的四十多年間,成為中國歷史上執政時間最長的女性政治家之一;取得的政治軍事成就,是很顯赫的,史稱:「 國無幸民,綱紀修舉,吏多奉職,人重犯法,「 統和中,南京及易、平二州以獄空聞

在她領導下,遼國國力達到了歷史鼎盛,取得了一般政治家難以望項的事業成就。

拿武則天來對比,武女皇不過是圍繞權力的那些勾心鬥角,對國家,沒有成就什麼大業;對歷史,也沒有什麼開疆拓土福澤後世,事業的高度,和蕭綽難有相提並論!

美好的愛情,溫馨得不像皇后

儘管功業蓋世,後世對蕭太后最津津樂道的,還是她與韓德讓的特殊關係。

傳說中,蕭綽年少時曾許配韓德讓,只是還未來得及結婚,就被景宗選為妃子。 《宋朝事實類苑》記載,蕭綽曾說:「 吾常許嫁子,願諧舊好,則幼主當國,亦汝子也。」

遼景宗去世後,韓德讓成為蕭太后倚重的主要權力支柱,因而,兩人日久生情也好、重續舊緣也好,開始了一段讓人動容的愛情故事——需要說明的是,在契丹人的文化風俗中,沒有貞操守節之類限制,二人的交往感情,是天經地義的,並沒有今天理解認為的傷風敗俗。

根據歷史記載,蕭太后與韓德讓的關係是公開的,韓無所避諱地出入於蕭綽的帳幕之中,出外遊獵和處理政務,兩個同案而食,並排而坐。

宋遼澶淵議和時,宋朝派曹利用前往,「 利用見虜母(蕭太后)於軍中,與蕃將韓德讓偶坐駝車上,坐利用於車下,饋之食,共議和事。 」《乘軺錄》雲:「 虜所止之處,官屬皆從,城中無館舍,但於城外就車帳而居焉。」一切都在眾目睽睽之下。

兩人的感情程度、蕭綽對韓德讓的寵愛和器重,是有目共睹的。

涿州刺史耶律虎古,不知出於嫉妒還是不滿韓與太后關係親暱,言語中對蕭太后有失恭敬。結果,韓德讓竟然將耶律虎古活活擊斃。

統和六年四月十一日(988年4月29日),蕭綽觀看馬球比賽。韓德讓出場時,契丹貴族胡里室,在打球時將韓德讓撞下馬。蕭綽見狀勃然大怒,認為是故意欺辱韓,當即將胡里室斬首。

988年10月,蕭綽舉辦了一場歷史上著名的盛大宴會。這次宴會,一反在皇宮中宴請皇親眾臣的慣例,把舉辦地點放在了韓德讓的帳室中,宴席中,太后大宴群臣,厚加賞齎,並「 命眾臣分朋雙陸以盡歡「 。這場特殊宴會,被認為是蕭太后讓韓德讓為自己舉辦的婚宴,其後,民間便有了韓德讓娶蕭太后的說法。

公元994年,韓德讓成為遼國權力最大的實權人物:太保兼政事令,總理南北二院樞密院事,拜大丞相,進齊王;公元998年12月,蕭綽取消與韓德讓的君臣名分:賜給漢人韓德讓契丹皇族姓氏「 耶律」,賜名「 隆運」,並封「 晉王」,享有帝王級別的隨從和宮殿;從此,即使皇帝耶律隆緒,也不再稱呼韓德讓為臣子,而是改口叫「 叔叔」了。由於韓德讓沒兒子,蕭綽便規定:皇室的每一代都要貢獻一個親王,過繼作為韓德讓的後裔。

從此,以奴隸身份出現在遼國歷史上的韓氏家族,正式成為皇族。

這樣史無前例、後無來者的恩典,超越了身份地位的限制,不能不承認感情的熾烈真誠。

更讓人感慨的,是遼聖宗耶律隆緒難得的平和理解,一直尊重母親的感情生活,即使成年後,也從不曾指劃干涉,對韓德讓也始終保持尊重禮遇。這樣和諧的家庭關係,完全不下於高質量的現代文明家庭。

蕭太后的人生,稍顯遺憾的是,在57歲的年紀即去世;在今天看來,似乎壽命不夠長,但想想即使現代科技加持,國人的平均壽命超過50歲,也才不過才幾十年的事,應該說,在那個時代,也還算是不錯的了。因此。她的人生,其實沒有什麼缺憾!

美貌與聰慧、好命與努力,家庭與愛情,江山與事業,歷史上還有哪個女性,能如此完美兼得? !

來源     靜觀風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