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剔的秦昊,終於火出圈了

文:魚叔

乘風破浪的姐姐,勢頭正猛。

每更新一期,都會屠榜熱搜。

芒果台趁勝追擊,「披荊斬棘的哥哥」也安排上了!

年齡30+的哥哥你pick哪一位?

已經有人點名了劉燁、沈騰、雷佳音、朴樹、陳坤、楊祐寧…

而第一位積極踴躍報名的是——

評論區的網友們,立刻cue到了近期爆火的《隱祕的角落》

經典曲目:《小白船》

口頭禪:老師我還有機會嗎?

技能點:髮際線擔當

打榜slogan:太陽當空照,東升對我笑

你披荊斬棘,我上山拍照,昊昊子沖鴨!

在電影圈,秦昊早已功成名就。

但這次《隱祕的角落》大熱,真正把他的人氣推到了另一個的高度。

今天,就讓我們來正經地聊一聊「演員」——

 秦昊 

 沒戲演」的第一名

秦昊,曾七次入圍國際A類電影節,是中國入圍國際A類電影節最多的男演員。

  • 四次戛納,兩次柏林,一次威尼斯

外界常常給他貼上「文藝片男神」「戛納無冕之王」的標籤。

但鮮少有人知道的是。

他高中畢業的時候,差點去新西蘭讀書,按照父母的意願走上從商的道路。

後來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名演員,是因為兩位「貴人」。

第一個貴人,是姜文

因為看了姜文的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他被深深地迷住了。

「我覺得他和別的演員不一樣,他不是那種特漂亮的,但就感覺特別喜歡看他演」。

聽說姜文是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的,他也鐵了心要考中戲。

《北京人在紐約》

父母不能理解他,「我們祖宗十八代沒有一個幹這個行的」。

但後來擰不過秦昊,還是同意他去考試了。

去考場之後,秦昊才懵了。

同行的考生有的是八年藝校出身,有的是舞蹈學院出身,而他只是一個應屆理科生。

但秉持著「來都來了」的原則,還是硬著頭皮考了下去。

幸運的是,他在即興表演組隊的時候遇到了第二個貴人,袁泉

當時秦昊還是一張白紙,但袁泉已經有很多經驗。

她主動給秦昊遞包袱,兩個人一來一往地給戲,表演絲毫沒有冷場。

後來兩人都接到了錄取通知書,入學了中戲96級。

中戲96級,被稱為明星第一班

除了秦昊和袁泉,章子怡、梅婷、曾黎、秦海璐、牛青峰、劉燁都在這個班裡。

沒想到在這個藏龍臥虎的班級裡,半路出家的秦昊竟然成績排名第一。

期末作業全班8個段子裡有6個是他寫的,畢業3部大戲的男主角全是他,人送外號「秦藝謀」

秦昊是個勤奮刻苦的乖學生,但他的「問題」是太乖了。

當時上學的時候,已經有很多片約找上中戲的學生。

但老師希望他們踏踏實實地學習,除非是張藝謀、陳凱歌、斯皮爾伯格這樣的大導演找他們拍戲才去拍。

為了靜下心來學習,秦昊索性剃了個光頭,這樣就不會有劇組再來找他。

他扎紮實實地在校園裡演了四年話劇,而那些「不聽話」的同學已經早早地出去拍戲了。

章子怡拍了《我的父親母親》,飾演心靈手巧的招娣,獲得了百花獎最佳女主角。

劉燁拍了《那人那山那狗》,飾演渾厚淳樸的山村男孩,獲得金雞獎最佳男配角。

 秦昊看到同學得獎,一點兒也不羨慕。

「一輩子都可以拍戲,為什麼非要在這四年裡拍」?

更有趣的是,有次北影廠的副導演到班上給大家拍照,要把照片推給劇組。

全班都配合地拍照,只有秦昊擋臉不讓拍。

「謝謝,但你別拍我,我真不希望,我的照片到處飛」。

畢業之後,秦昊才懂得自己錯失了很好的機會。

「那時候的我,說好聽一點是單純,說不好聽一定就是傻愣子」。

儘管如此,他那直愣愣的軸勁兒還是沒掰過來。

2000年那會兒畢業生拍電視劇行價5000元一集。

秦昊接了一部電視電影,在央6放映為上下兩集,但製作方只願意給他一集的錢。

他寧願不收錢出演,也不願意自降身價。

「這部戲我可以去,但五千塊我不要你的,因為我不只值五千」

透著一股子心高氣傲的天真,和涉世不深的傻勁兒。

比這更過分的是,對於接戲他有著很高的標準。

不是好劇本,不是大導演,不是男一號他就不接。

沒有遇到好資源,他寧願空窗,也不將就。

畢業後的第一年他推掉了8部戲,第二年他又推掉了3部戲,第三年就沒有人再來找他了。

同一時間,他的同學們已經混得很好了。

秦海璐通過《榴蓮飄飄》獲得金馬影後,劉燁通過《藍宇》獲得了金馬影帝,章子怡憑藉《臥虎藏龍》走向國際。

但秦昊性格執拗,特別好面子。

他有一個原則,「我可以幫助別人,但絕不讓別人幫助我」。

寧可乾等著、焦慮著,也不找同學介紹資源和門路。

後來逐漸陷入了自我懷疑,為什麼在學校裡自己演得不差,出了社會卻無戲可演?

這是他演藝生涯中的第一個低谷。

他幾乎打消了做演員的念頭,準備轉行做外貿生意。

萬萬沒想到,這時候王小帥慧眼識珠發現了他。

在王小帥導演的《青紅》裡,他飾演了一個走在潮流前端的青年技工李軍。

穿著誇張的喇叭褲、蛤蟆鏡,梳著油光鋥亮的頭髮。

片中有場一邊模仿貓王跳舞,一邊挑逗女學生的戲,又騷氣又得勁兒。

據說,當戛納放映到這場戲的時候,底下滿場全在吹口哨、鼓掌。

因為這個角色的身上充滿了懷舊感,喚起了西方人對貓王時代的回憶。

法國影評人甚至評價道,它和《低俗小說》的剪刀舞可以相提並論。

 秦昊終於用演技獲得了人們的認可。

他憑藉這個角色得到第一次戛納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並且在心裡打定主意,要繼續留在演藝圈發展。

 

2「沒名氣」的演技派

秦昊像一塊蒙塵的璞玉,需要慧眼識人的伯樂。

在王小帥之後,他又遇見了婁燁

婁燁一見到秦昊,就迷上了秦昊走路的姿態,說那是一種「生活中人」的迷人。

於是,請他來出演自己新片《春風沉醉的夜晚》

秦昊在這部電影中,扮演了命運多舛、顛沛流離的同性戀者江城

片中他大膽地濃妝豔抹、穿吊帶豹紋女裝,眉眼之間儘是風情。

還上演了令人意亂情迷、正面全裸的大尺度激情戲

在大尺度的標籤下,更令人心動的是江城經歷的兩段坎坷戀情

先和有婦之夫被迫分手,又遭到有女友的渣男(陳思誠 飾)的拋棄。

秦昊曾經對江城這個角色發表過一段見解,說得太貼切,太透徹了。

「江城看起來什麼都不在乎,遊戲人間。可問題在於他把什麼都當真,他遊戲不了人生,他心裡疼痛,那種痛苦是他自己擺脫不了的,我就覺得這個人物寫得太精采了」。

他用渾然天成的表演,將觀眾帶入了一種陰鬱繾綣的氣氛當中。

讓我們看到那種對愛情求而不得的無可奈何,與大時代背景下的隱忍和疼痛。

他憑藉此角獲得了第二次戛納最佳男主角的提名,以及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說起來,那時婁燁還在敏感的禁拍期間,影片又是頗為大膽的同性戀題材。

別人勸秦昊不要接下這部片,擔心影響他後面的演繹事業。

但秦昊害怕錯過這一次,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和婁燁合作了,於是毅然地接下了片約。

電影拍完之後,婁燁對他這樣說道:

「昊子,咱們拍這個電影,其實你做了一件特別偉大的事,有很多人會感謝我們的」。

從此,婁燁把秦昊當作御用男主角,幾乎在每一部電影裡都會啟用秦昊。

《浮城謎事》,是婁燁被禁5年之後的解禁之作。

它和《春晚》有著相似之處,都是以秦昊的角色為主軸,串聯兩個(及以上)男人/女人的故事。

劇情改編自天涯熱帖《看我如何收拾賤男和小三》,可以說相當狗血。

在片中,秦昊扮演了多情的渣男喬永照

不僅同時維繫兩個家庭,有兩個妻子,還沾染了小四、小五,甚至為情涉足謀殺案。

劇本中他原來只有6場戲,但和婁燁聊過後,增加到了30場。

這個角色表現出的,不僅是愛欲撕扯的疼痛感,還有人性深處骯髒齷齪的一面。

全片最生猛的一場戲,莫過於他在大雨中極具暴力傾向的殺人戲

在搖搖晃晃的手持攝影下,他先把勒索情人的拾荒者打了一頓,扔下了最後一筆封口費。

又臨時起意,用鐵鍬對著拾荒者連續擊打直至死去。

17次擊打拾荒者,成為了最具爭議的片段,被有關部門要求刪減成2次。

在婁燁的不斷爭取下,成功保留了原時長,但在光線上做出了處理,進行了黑化、淡出。

無論如何還是削減了影片的完成度,導致婁燁最後還是放棄了導演署名權

「如果那17次擊打變成兩次,這會讓人覺得喬永照是一個很有經驗的殺人高手,而不是一個普通人的過激行為。這將完全改變整個故事和人物、情節的合理性」。

相比《浮城謎事》中性情暴戾的喬永照,對於秦昊來說,更具演技突破的是《推拿》中深情錯付的沙復明

沙復明是推拿中心的老闆,先天失明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秦昊不僅在開拍前去盲人學校體驗生活。

還帶上特殊的隱形眼鏡,保持高頻率的翻白眼動作。

很多人說他是這部片中,健全人演員裡盲人演得最好的一個。

「就憑秦昊這個翻白眼的技術,應該拿個獎」!

但在魚叔看來,他演得最好的地方,在於釋放出了一種天然的鬆弛感。

他能說會道、喜歡跳舞,愛好詩詞。

那是一個靈動敏捷的、追求生活質感的「人」。

而不是一個獵奇的、貼合大眾刻板印象的「角色」

更有趣的地方是,因為他先天失明,所以他對從未見過的「美」有一種異樣的執著。

客人說都紅(梅婷 飾)是美的,他便把美的寄託放在了她身上。

他嘗試去觸碰她,想要嘗到美的味道,卻發現自己好像做錯了,很不是滋味。

他攢了許久的錢,不捨得拿去醫治自己拖延已久的胃病,卻捨得給都紅。

但最後,都紅還是離開了。

他撕心裂肺的悲痛從屏幕裡噴薄而出,那是一種難以言說的生之苦澀

婁燁這樣評價秦昊的表演:

「他根本不表演,他只是在生活,在人間和角色中生活,他也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優秀,他只是用他呈現出的那種生活打動我們」。

另一場讓魚叔印象深刻的哭戲,來自《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中的地產大亨姜紫成

如同婁燁以往的電影一樣,姜紫成深陷慾望的旋渦。

他對初戀校花林慧(宋佳 飾)舊情復燃,把反目成仇、卻手握自己把柄的情人連阿雲(陳妍希 飾)燒屍滅跡。

那兔死狐悲的眼神,真是讓人叫絕。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是他入組時拍的第一場戲,當時和宋佳、陳妍希都不熟悉,卻能立刻達到如此入戲的狀態。

為了堅持拍藝術片,秦昊很長一段時間是商業電影、電視劇、綜藝的絕緣體。

所以,儘管他在表演方面稍有建樹,但認識他的人並不多。

有一次他去戛納走紅毯,以往這肯定是當天新聞的頭條,沒想到頭條是哪位女明星懷孕了。

明星有名氣他不羨慕,明星片酬多他不羨慕。

他唯獨羨慕的是,自己拒絕了一部電視劇的合作,而自己喜歡的導演在拍電影時選擇了因那部劇而火的演員。

這是他演繹生涯的第二個低谷。

他一向有很高的自我期待,追求很強的自我認同。

但這次卻選擇了破罐子破摔,瘋狂地去接以前絕對不會接的戲。

那是他最混沌、最難過的至暗時刻。

他將其歸結於自己骨子裡極端的、瘋狂的自毀傾向。

但這或許也是許多文藝片演員,在自我追求和功名利祿中,難以找到平衡的一種必然過渡階段。

 

不慌張的四十歲

秦昊曾經形容自己,「我是一個遺忘青春的人」。

在他還是青蔥少年的時候,他總是急迫地想要長大,希望趕緊長到四十歲。

戲外深交的大多是年長睿智的朋友,戲裡演繹的大多是複雜多變的中年。

現在終於到四十歲了,他最憧憬的不惑之年。

我終於可以不演了,

可以用我這麼多年的積累,

用我對這個角色的理解,

慢慢散發這個年齡應該有的魅力。

在這個年紀裡,他跳出了自己的舒適圈,尋找更多機遇和挑戰。

首先,他嘗試了商業片。

在陳凱歌的《妖貓傳》裡,他扮演了金吾衛陳雲樵

不再是陰鬱疏離的文藝形象,而成為了一個乖張跋扈、油腔滑調的官二代。

儘管戲份不多,但他作為串聯劇情的線索人物,承載了喜怒哀樂和悲歡離合。

還記得魚叔第一次看到這張劇照的時候,就覺得好有戲。

在片中有幾場戲被人津津樂道。

和夫人春琴(張雨綺 飾)翻雲覆雨的床戲,大膽肆意、色慾滿滿。

除了放蕩不羈,他又自帶一絲滑稽可笑。

當妖貓把春琴控制住,大家以為他要來營救春琴的時候,他卻把門鎖住了。

嚯,真是好一個貪生怕死的負心漢啊!

接著,他嘗試了綜藝。

在參加《聲臨其境》時,他為《妖貓傳》中的李白配音。

身上陳雲樵的氣質儼然不再了。

隨即化身為一邊狂妄痴笑,一邊潸然落淚,還帶著幾抹醉意的詩仙李白。

飄逸灑脫、淋漓盡致,太妙了!

最後,獲得了《聲臨其境》第二季的總冠軍。

以及,還嘗試了網劇。

在拍《妖貓傳》的時候,秦昊認識了來探班的韓三平。

他把自己擔任製作人的《無證之罪》劇本給秦昊看。

秦昊覺得這個劇本十分豐富,簡直比許多電影還要好,於是破戒演網劇。

從《無證之罪》的嚴良,再到《隱祕的角落》的張東升。

只能說他挑劇本的眼光真是狠辣,一挑一個準!

可能有人會有疑問,為什麼以前恪守「原則」的秦昊,一下子玩得那麼開?

除了年齡的增長帶來的豁達之外,和他的家庭生活也不無關係。

秦昊曾經說,自己的轉變就來源於女兒米粒的出生

自從有了女兒,他不再像以前那麼擰巴和糾結,心境變得更加開闊。

很多以前覺得很要緊的事情,現在覺得沒那麼重要了。

當自己和自己和解之後,生命確實會發生一些改變,也會容納更多的可能性。

關於女兒米粒,前幾天還上過一次熱搜。

在真人秀《婆婆和媽媽》中,伊能靜和婆婆聊到米粒在學校被其他小朋友欺負的事情。

秦昊情緒有些失控地說:「如果家長教育不了,我現在就坐飛機過去」。

然後越說越心疼,猝不及防在鏡頭前猛漢落淚。

看慣了秦昊在銀幕上的各色形象,再看到生活中有軟肋的他,真是一下子戳中了魚叔的心窩子。

之前,秦昊形容自己是一個幸運兒

「我走到今天,該走的彎路都走了,撞到南牆,我就回頭了。

以我這種性格,該求人的時候不求人,該應酬的時候不應酬,還牛哄哄的。一條路走到黑,完了腦子又不夠聰明。

竟然走到了40歲的時候,我還有戲拍,我還能去選擇。我十分十分地滿足和感恩」。

但在魚叔看來,他的成就不單單是來源於幸運。

而更多是來自他對專業的一絲不苟、對演技的精益求精。

對演員身分的執著,造就了如今的秦昊。

回到《披荊斬棘的哥哥》這個話題。

其實這個項目一出來,就有不少反對的聲音。

上了年紀的大叔,不少已經身材走樣、演技停滯、日漸油膩。

會不會演變成爹味大賽?

但魚叔看到秦昊,是一種別樣的觀感。

光陰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記,是將執拗化為柔軟,是將局限化為多變。

那是一種歲月洗鍊後的成熟魅力。

不論有沒有披荊斬棘的哥哥這個節目,他都已經在演繹的道路上大刀闊斧地衝刺著。

這樣的男人四十,太有魅力了。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Chinese (Simplified)Vietnames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