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軍埋頭「買買買」,鬧了一場大笑話

清軍

文:嚴麔驎

亂蹭熱點,講一段清廷「買買買」的往事。

廣西巡撫徐延旭,是中法戰爭期間,清軍廣西方面軍的統帥。

徐出生於山東的一個官宦之家。自幼鑽研經書,致力於科舉之路。1843年鄉試過關,1860年進士中舉,時值太平軍與捻軍起事,徐延旭先是在山東辦理團練平亂有功,然後被分配前往廣西,歷任知縣、知府、布政使等地方官,期間多次剿平地方匪患,並在鎮壓中越邊境太平軍餘部的戰爭中屢立功勳。

所以,到1883年中法戰爭爆發前夕,徐延旭已成了朝廷眼中可以信賴的「宿將」,先是讓他做了廣西方面軍的統帥,又讓他出任廣西巡撫。

然後,就發生了這樣一幕:徐延旭在前線,與來訪的越南官員呂春葳筆談,狂熱吹噓清廷自造的傳統武器「抬槍」,是遠勝洋槍洋炮的大殺器。徐說:

「洋人炮雖快,然一炮只一子,我抬槍一炮可容數十子,是一炮可敵其數十炮矣,故用抬槍得力,其法與放鳥槍同。可同往看看。」「打洋人是抬槍得力,一炮可裝卅餘子,並可及七八十步,不用逼碼銅帽(註:逼碼銅帽,指洋槍的子彈),不怕用竭。易用過子母炮,子母炮須會放,抬槍則人人能放。」①

大意是:洋人的炮雖然發射速度快,但一炮只能發一枚炮彈。我大清的抬槍,一炮可以同時發射數十子,相當於一炮抵他們數十炮。而且射程遠達七八十步,操作還沒什麼難度,人人都能用。

徐延旭講這些話,並非只是在安撫越南官員,他自己也是信的。所以,北寧戰事爆發前夕,徐曾上奏朝廷,請求大量撥發湖南造的抬槍,來補充前線的軍備。他在奏摺裡這樣解釋要傳統抬槍、不要新式洋槍的理由:

「聞道光年間東省御夷,系用抬槍更番間發取勝。而抬槍之合用則以湖南打造者為最,前此東征皆於湖南取給。誠以抬槍子多而及遠,且子藥皆可自造,隨時解營,不至如逼碼用竭,其槍便為廢物。」②

大意是:我聽說道光年間東南沿海省份打洋人,就是靠著抬槍取勝的。其中最好的抬槍,是湖南造的。抬槍裝子極多,而且射程遠,子與藥都可以自行製造。不會像洋槍那樣,子彈用光了就成了廢物。

總之,徐延旭不願意使用清廷這些年靠著「買買買」搞來的新式洋槍洋炮(也包括江南製造局仿製的洋槍洋炮在內),他更信賴、也更願意使用清廷自造的老抬槍。

圖:抬槍的操作方式

果,自然是笑話加悲劇。

所謂抬槍,實際上是一種以火藥發射鐵鉛彈丸的槍械,特點是散裝黑藥與火繩點火,相當於重型鳥槍。大一點的也稱作抬炮,小一點就是抬槍。作戰時至少需要兩人操控,一個人在前面扛槍充當支架,另一人負責瞄準發射。

這種落後的槍械,並沒有在中法戰爭中發揮徐延旭所期望的效果。英國戰地記者斯各特(J.G.Scott),在越南戰場上親眼見識過抬槍的「威力」,他是這樣描述的:

他們……辛勤放射抬槍,但不能傷人。這就是敵軍在Trung-Son(註:一個清軍的防守陣地)所有的炮火。敵軍只要有幾根相當好用的槍,那就是極難攻的陣地;只要用林明頓槍(Remimgtons)及勇氣來防守,其設計得很好的交織炮火,必已使法軍付出高昂的代價。事實上法軍未曾付出任何代價,便占領了七座『炮台』和二十來個村莊……」③

1880年代的清廷陸軍,已通過長期的「買買買」和仿造,引進了數量頗為可觀的新式洋槍洋炮。其中僅淮軍在1860年代,就先後買入了洋槍10萬餘杆④。李鴻章1881年與黎召民討論仿造西洋武器,也已注意到列強均已裝備上了更先進的「新式後膛槍」,並認識到江南製造局仿造的林明登已是落後產品。李建議說,江南製造局如果再仿製洋槍,一定要緊跟時代潮流,選擇最新款式,比如「英之亨利馬梯呢、法之格拉、德之毛瑟、美之哈乞開思」這些,都是可以買入並仿造的。⑤

在這樣一種時代背景下,徐延旭對新式洋槍洋炮缺乏興趣,反執著於落後的傳統抬槍,可以說是一件相當意味深長的事情。就徐留下的上述文字材料來看,他迷信抬槍,主要有三大原因:

(1)徐的認知嚴重停滯,仍留在四十年前的「道光年間東省御夷」的經驗裡。徐顯然是聽聞了一些不真實的傳言,這種傳言或許與道光皇帝曾稱讚過抬槍有關。受這種傳言的影響,他對抬槍與新式洋槍威力的比較,可謂完全錯誤。

(2)徐所轄部隊,顯然並沒有完成近代化改革,至少沒有學會如何使用新式洋槍,所以徐在與越南官員筆談時,會將傳統抬槍「人人能放」視為一大優點。

(3)新式洋槍洋炮的彈藥補給,主要依賴買買買,而洋槍洋炮種類繁雜,不同槍械所需彈藥多不一樣。對新式武器缺乏基本常識的徐延旭,只能對洋槍洋炮望而卻步

圖:普遍裝備了洋槍的晚清軍隊,引自zen.yandex.ru

總結起來,這場荒唐的抬槍迷信,直接原因是徐延旭本人無知迂腐,深層原因則是清廷軍事改革金玉其外敗絮其內、含金量嚴重不足。這種含金量不足,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1)幾乎不練將。

清廷1860-1880年代的軍事改革,重練兵而不重練將,前線將領多出自行伍(八旗綠營)與儒生(湘淮軍),而非由近代軍事學堂培養的專業人才。這些將領普遍缺乏學習能力和學習動力,不但對近代軍事思想一無所知,對近代軍事器械的疊代,也往往手足無措無法適應。除了沒有引入將領培養系統,清廷也沒有引入將領退役制度,導致大量高齡體弱、知識結構嚴重落後的「宿將」,構成了清廷軍隊的核心指揮層。徐延旭就是其中一個典型代表。徐系儒生出身,中法戰爭爆發時,已是一位身體多病的老人,他的戰爭經驗與軍事知識,仍停留在40年前的道光時代。

(2)練兵方向錯了。

晚清的練兵,始於湘軍在1850年代的崛起。但曾國藩的練兵之道,仍是一種來自傳統農業帝國的軍事智慧。他在籌組軍隊時,遵循一個基本原則,即只願意招募「樸拙少心竅」的山區農家子弟當兵,綠營裡跑出來的兵不收,練軍裡有過潰敗歷史的兵不收,水鄉、城市之兵不收,只收山鄉之民。理由是山鄉之民的生存環境,是惡劣而封閉的。惡劣造就獷悍輕生,封閉造就見識匱乏。獷悍輕生可以轉化為戰鬥力,見識匱乏則意味著他們不會像綠營兵那般,因世代行伍而變得油滑狡詐,深通各種戰場全身之術。這種練(選)兵術,是對戚繼光《紀效新書》「第一可用,只是鄉野老實之人」理念的完整繼承,也就是刻意挑選「貧民」與「愚民」,以形成戰鬥力。⑥

圖:1867年,接受洋人訓練的清軍,John Thomson拍攝

湘軍的這一成功經驗,用來對付太平軍自然是夠用的。對付太平軍的成功,又讓該經驗在清廷之後的軍事改革中,如整頓綠營、易勇為兵等,得到了繼承和推廣。然而,近代戰爭的一個基本特徵,是它的武器與戰術,均依託於工業化的長足發展,要讓這些武器與戰術發揮效果,不但需要將領擁有專業的軍事知識,也需要士兵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傳統農業帝國以挑選貧民與愚民為核心的「軍事智慧」,與近代戰爭是無法接榫的。

這些問題不解決,清廷在武器裝備上,無論怎樣瘋狂地「買買買」,都是沒有用的。清軍無法真的強大,徐延旭式的笑話也不會絕跡。

參考文獻

①《徐延旭呂春葳筆談》。中國史學會主編:《中法戰爭(二)》,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483-484頁。

②《清光緒朝中法交涉史料》卷一0,第28-29頁。轉引自廖宗麟《中法戰爭史》,天津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271頁。

③《一八八四年法國進軍越南記》。中國史學會主編:《中法戰爭(三)》,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371頁。

④《中國軍事史》第一卷,《兵器》,第208頁。

⑤《復黎召民廉訪》。《李鴻章全集33·信函五》,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11頁。

⑥《曾國藩全集》(一),嶽麓書社2011年版,第461頁。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