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王友群:秦剛任駐美大使面臨四大困局

秦剛

7月28日,新任中共駐美大使秦剛抵達美國,成為中共第11任駐美大使,而此時中美關係正處於建交42年來最低點。

秦剛,1966年3月出生,天津人;曾兩度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三度派駐英國;出使美國前,任外交部副部長,分管歐洲、新聞和禮賓事務。從秦剛的履歷看,他是中共外交系統中第一位沒有大使經歷,也沒有美國經驗的駐美大使。

作為新任駐美大使,秦剛肯定想有點作為,想在中美關係史上留下「閃光」的一頁。但是,秦剛上任時機大不妙,面臨的問題錯綜複雜,有些是很難辦的。筆者認為,秦剛至少面臨四大困局。

一、如何處理與習近平的關係

習近平是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秦剛上任伊始,有人就說秦剛是習的親信。我不完全贊成這個說法。習在外交系統親信極少。

長期以來,中共外交系統掌控在江澤民派系手中。從外交部到駐外使領館,大多是江派要員。習近平從2013年開始反腐打虎至今,外交系統查辦的最高級別的官員,只是外交部長助理兼禮賓司長張昆生。

現在,在習近平之下,掌管中共外交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外辦主任楊潔篪,中共外長王毅,前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都是江派人馬。

4月12日,原上海市長、與江澤民兒子江綿恆關係密切的楊雄去世。中南海高層無一人出面悼念。但在楊雄去世第二天,4月13日,身在美國的崔天凱親筆寫了一封信,向楊雄家屬轉達「深切的哀悼和誠摯的慰問」。

還有一個證明我的上述觀點的典型事例。2018年9月,幾名中國遊客在瑞典撒潑的醜聞發生後,從中共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到中共外交部,到中共黨媒,全都一哄而上,抗議、譴責、嚴正交涉、發旅行警告、罵瑞典警察、罵瑞典立法者、罵瑞典政府,罵聲震天響。

但是,同年10月7日,瑞典電視台播出一個專題節目《習近平想要的世界》。由於其矛頭直指習近平個人,從中共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到中共外交部,到中共黨媒,全都一聲不吭,沒有一個人說一句抗議的話。

現在,習之下管外交的幾個人,如王滬寧、楊潔篪、王毅等,在處理與習的關係時,「最厲害的功夫」就是沒有底線地吹捧。在王滬寧帶領下,這些人助習把中美關係搞到有史以來最壞的地步,還在吹捧習「英明偉大」。

比如,去年7月20日,美國限中共72小時內關閉駐休斯頓總領事館的前一天,中共外長王毅在「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成立儀式上說,習近平外交思想超越過去三百多年來西方傳統國際關係理論。

2017年4月6日,習近平曾當面對時任美國總統川普講:「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但在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之後,中美關係急轉直下。為什麼?

江澤民安插在習身邊最重要的人物王滬寧起了關鍵作用。中共十九大上,王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意識形態總管。王一方面不斷給習灌馬列主義迷魂湯,另一方面對習輪番上演「低級紅」、「高級黑」,「挖坑不止」、「毀習不倦」,徹底扭轉了習第一任期內中美關係總體平穩、向上的局面。

2013年至今,中共高層各派系之間的內鬥,最重要的是「習江鬥」,一直沒有停息過。明年中共將召開二十大,「習江鬥」可能進一步激化。

秦剛是站在江一邊還是站在習一邊?這是秦剛面臨的第一大困境。

二、如何處理戰狼外交與正常外交的關係

當今中共外交的底色是戰狼外交。中共外交官都像吃了火藥式的,比賽罵人,比賽看誰罵得更狠、更凶、更絕。

最近最典型的戰狼外交,要數7月25日至26日美國副國務卿舍曼訪華時,中共外長王毅、副外長謝峰、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三位戰狼的表演了。

此次中美天津會談前,就美方而言,雖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川普總統任內處理美中關係的大方向,但是,還是給中美關係改善預留了空間。

比如,美方一再強調處理美中關係的原則是「競爭、合作、對抗」。舍曼去中國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柯比表示,美國希望確保複雜而富有挑戰性的兩國關係存在「護欄」,以避免競爭演變為衝突。

但是,中共戰狼外交官把天津會談變成了「阿拉斯加會談的2.0版」。中共外長王毅要給美國「補上一課」,並給美國劃了「三條紅線」;中共副外長謝鋒竟然講出「美國壞事做絕」之類的話,並提出所謂「糾錯清單」;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不吃美國那一套」,並要求美國「四個停止」。這場「戰狼外交秀」,讓全世界看得目瞪口呆。

5月31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時,指示大外宣要「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中共戰狼外交官在天津會談中展示的是什麼樣的「中國形象」?是「可信、可愛、可敬」,還是正好相反?

拜登政府的初衷是,如果中共真想改善關係,美國將順勢而為;如果不想,就算了。這體現在舍曼出訪時,宣布的行程不包括中國,而是日本、韓國、蒙古,因為中美事先沒談妥。但是,當舍曼在日本訪問時,又臨時增加了訪問中國的行程。也就是說,習近平還是希望舍曼訪華,畢竟這是習改善中美關係的一次機會。

但是,三位戰狼外交官的拙劣表演,把改善中美關係的希望化為一縷輕煙。

八年前,崔天凱作為駐美大使抵達美國時受到美國外交官的接待,並受邀第二天向時任美國國務卿克里遞交國書。八年後的今天,秦剛作為駐美大使抵達美國時,美國國務院沒有派任何官員到機場迎接。這是中共在天津搞戰狼外交的直接後果之一。

中共戰狼外交是由馬克思的「鬥爭哲學」決定的。在秦剛就任駐美大使後,中共外交的這一特點是變不了的。

所謂「正常外交」,是指有人性的人的外交。中共外交官無疑都是黨性第一,黨性至上的。但是,除某些壞到不可救藥的人之外,中共外交官也有人性的一面。這種人性是搞「正常外交」所必須的。

秦剛上任後,如何在戰狼外交與正常外交中做取捨,是一大難題。

第三、如何處理中共和中國人民的關係

中共不代表中國人民。這既是一個理論問題,也是一個實際問題。

中共的老祖宗是西方的馬克思;中國人民的老祖宗是中華民族的列祖列宗。中共的理論源頭是1848年馬克思發表的《共產黨宣言》;中國人民的理論源頭是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中共是在「國外敵對勢力」——蘇聯共產黨的操控下建立的黨,中共黨員都是馬列子孫;中國人民是從三皇五帝到如今,一直生活在神州大地上的炎黃子孫;中共是無神論者,中國人民是信神敬神的。這些區別決定了中共與中國人民是根本對立的。

中共當政72年,從來沒有搞過一次「普通、直接、平等、無記名、單記、相對多數」的民主選舉。因而,沒有得到中國人民的授權。中共一直迷信「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把掌握「槍桿子」(軍權)和「刀把子」(專政大權)放在最重要的地位。在一手拿「槍」,一手拿「刀」的中共面前,中國人民都是「奴隸」。

中共從來沒有代表過中國人民的利益。今天的中共只是中共權貴利益的代表。

這幾年,常聽到一種說法,習近平是最後一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如果這個說法是真的,那麼,秦剛就是最後一任中共駐美大使。

如果這兩者都是真的,那麼,秦剛真的好好考慮一下如何處理好中共與中國人民的關係了。

蘇聯東歐共產黨政權全部垮台後,原蘇聯東歐地區的人民照樣在他們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共產黨可以沒有,人民一切照常。

秦剛當外交部發言人時,我還在中國大陸,我曾給秦剛寄過一封「關於審查江澤民」的信。因為是以掛號信方式寄出的,秦剛肯定收到了。江澤民何許人也?前中共獨裁者是也。信中專門談到了江澤民賣國的滔天大罪。這是大是大非問題。我沒有看到秦剛對我的信提出任何反對意見。

現在,秦剛到了美國,我到美國已經七年了。作為中共駐美大使,了解在美國的中國人的動態,是其職責範圍內的事。這裡,我建議秦剛有空看一看我2019年10月5日在大紀元上發表的文章《中共政法大騙局到了該收場的時候了》,那裡面有我關於江澤民的論述。或許,對秦剛如何處理中共與中國人民的關係有幫助。

第四、如何處理中共與美國人民的關係

6月30日,皮尤研究中心發布的民調顯示:全球17發達經濟體對中共的厭惡程度處於或接近歷史最高峰,高達69%的受訪者都對中共持負面看法,其中日本對中共的負面看法最高,達88%,瑞典80%,澳大利亞78%,韓國77%,美國76%。

美國安全政策中心7月初發布的民調顯示,63%的美國人認為,中共應該為「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的損害進行賠償。

美國人民對中共最直接的感受,是2020年由於中共隱瞞疫情、打壓講真話的醫生、散布「未發現人傳人」等假消息、聽任病毒攜帶者從武漢飛往世界各地等,導致大瘟疫從武漢傳到美國,傳到全世界。至2021年8月3日,美國已有3589萬人感染,62.9萬人死亡。

美國政府是民選政府。雖然美國的民主有這樣那樣的不足,但是,美國當政者絕對不敢像中共那樣不把民意當一回事。美國總統四年一選;435名眾議員,任期兩年,每兩年全部改選一次;參議員任期六年,每次大選及中期選舉時,改選三分之一。

美國總統也好,美國參議員、眾議員也好,無論他們的個人意志如何,都必須考慮選民的意願。美中關係走到今天這一步,對美國來說,不是哪一個黨、哪一個總統意志的體現,而是美國民意的體現。美國國會兩黨在許多問題上有分歧,在有的問題上甚至完全對立,但在對待中共的問題上高度一致。

如今,美國人民對中共的負面看法已成主流。在中美關係上的一個具體體現是,去年10月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離任至今,十個多月過去了,美國沒有任命新的駐華大使。臨時代辦成了當前美國駐華使館的最高代表。

美國人民與中國人民的最大區別是:美國人民都享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中國人民的「四大自由」全部被剝奪。長期享有「四大自由」的美國人民好騙,也不好騙。說好騙,是因為他們單純;說不好騙,是因為騙他們一次、二次,可能就沒有三次、四次了。

美國人民對中國人民是非常友好的。但是,美國人民與中共的矛盾不可調和。正如中共在香港搞的「一國兩制」一樣。「兩制」是根本對立的,中共統治下的「一國」是不可能讓「兩制」50年不變的。1997年7月1日前,香港人民已經獲得「四大自由」,但24年後的2021年,香港人的「四大自由」正在被中共剝奪,越來越多香港人正在逃到有「四大自由」的國家。

如何處理好中共與美國人民的關係,對秦剛來說,將是一大考驗。

結語

6月22日,秦剛的前任崔天凱發推文自行宣布將離任回國。之後,就沒有關於崔天凱的消息了。有一天,我上網查崔天凱到底是哪一天回中國的,查了半天,也沒有查到。美國沒有報導,中國也沒有報導。直到7月28日秦剛到任時,我才在中共駐美大使館網站上看到:「前任駐美大使崔天凱已於6月23日離任回國。」

也就是說,崔天凱是悄悄離開美國,悄悄回中國的。用中國老百姓的話說,有點灰頭土臉地回去了。希望秦剛結束任期的時候,不說風風光光,至少不至於像崔天凱那樣低調了。

來源:大紀元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