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峰的寂寞

喬峰 寂寞

文:六神磊磊、炎宸

喬峰這個人,一直很孤獨。這裡還不是指他後來孤獨。後來成了喪家之犬,換誰都孤獨。喬峰是在之前最牛逼的時候就孤獨。

他的這個丐幫幫主,當得孤獨極了,看上去在江湖上風頭無兩,炙手可熱,朋友遍天下,但其實沒什麼能交心的朋友。

你看結識段譽時,喬峰完全就是一個沒朋友的狀態。他在松鶴樓喝酒,估計喝的也是悶酒,一人飲到醉,找不到喝酒的伴。

段譽怎麼和他結交的?無非就是在人群裡多看了他一眼,兩人喝個酒、散個步就成兄弟了,磕頭結義還是喬峰主動提出的,過程順利得超乎想像。這固然是段譽性格爽快討喜,但喬峰內心不空虛能行麼。

並且喬峰還一心想認識慕容復,渴望能成朋友:

「我素聞姑蘇慕容氏大名,此次來到江南便是為他而來……我本來盼望得能結交這位朋友……」

他對阿朱也這麼說:「我跟你家主人慕容公子千里神交,雖未見面,我心中已將他當做了朋友。」

從這話裡你能感受到,喬峰對結交慕容復渴望到了什麼地步,明明一代豪傑,卻老是倒貼,都成了一種執念了。人家壓根不認識他,他就自來熟地以慕容復的朋友自居。

這種心態用一句話形容就是:寂寞喬峰在線徵友。

為什麼說喬峰孤獨?首先你看他的職場人際關係,就沒什麼朋友。

丐幫之中說起來有幾十萬員工,但從高層到基層一線,和喬峰能稱得上關係好的就沒幾個。

二把手馬大元就跟喬峰不對付,性格合不來。喬峰自己也直承和馬副幫主「交情不甚深,言談不甚投機」,寧願去找基層員工碰杯也不跟這個二把手喝酒。

那其它高層呢?長老們呢?他們普遍比喬峰大著一兩輪,雙方差著輩分,不好溝通。工作上相互協同可以,但要說玩,卻玩不到一起去。

比如徐長老,輩分比前任幫主還高,喬峰見了還要反過來行禮。比如陳長老,比喬峰大很多,從來自負年紀老、資歷深,加上性情乖戾,對喬峰不大尊重;奚長老半是同事,半是師父,當年指點過喬峰的武功,也不是同一輩人;宋長老平淡,吳長老愛喝酒倒是投契,但為人衝動浮淺,喬峰是個細緻人,大概也難交心。

整個一圈算下來,你就能想到喬峰在班子裡的狀態,註定和這幾老不會太親密。

再往下,就是中下層的首領和普通弟子了。喬峰倒是和大家打成一片,經常和一袋二袋的低輩弟子們喝烈酒、吃狗肉。可是玩鬧歸玩鬧,深入群眾可以,真要成知心朋友就不大現實了。

以喬峰的武功眼界,和一袋二袋弟子們掏心掏肺,能聊啥?討論丐幫發展方向還是聊江湖大勢?都不靠譜。

職場上沒有朋友,那家庭裡有朋友嗎?也沒有。養大他的喬三槐夫婦是地地道道的莊稼人家,文化層次不高,也不混江湖,回家看看聊莊稼可以,聊別的不行。

此外,喬三槐夫婦收養喬峰是帶著政治任務性質的,比普通的父母又多了一層隔閡。二老從小對喬峰不打不罵,尊敬客氣得過分。喬峰的心裡話顯然無法對養父母言說。

那麼師門呢?老師玄苦主要是上門授藝的,喬峰跟少林大家庭本來就不熟,明顯缺乏感情交流。因為身分、階層、歷史原因等種種,他和少林不是一個世界,雙方總隔著一層說不上話。

喬峰混幫會後,基本沒怎麼回過老喬家,也極少去少林寺拜會過師父。師父連他現在長啥樣都不知道,不然後來也不至於鬧那麼大誤會。

綜上,一間從小本來就隔閡的家庭、學校,到了後來,隨著他武功日高、威名日盛,便更沒有了交心的可能。喬峰事實上幾乎整個江湖都沒知己好友。和大叔大伯級的長老們共事時,他固然孤獨;而和一袋二袋的底層弟子們喝酒哄鬧時,他也是孤獨的。

聚賢莊大戰,他和人喝了四五十碗絕交酒,大部分都是假朋友,沒什麼交情。

身邊遍尋不著知己,只能對外求索,慕容復這個素未謀面的網友就此進入了他的視線。想到「北喬峰、南慕容」,喬峰便忍不住神往,單方面惺惺相惜。

後來遇到段譽,一拍即合,結為兄弟,說到底也都是缺朋友。

回顧他和段譽訂交的整個過程,先見到段譽連喝四碗烈酒,便「甚是歡喜」,連說「很好!很好!」有什麼好?無非是尋到了有趣的朋友,所以很好。

後來大家言談投機,喬峰更是歡喜無限,一路開心,先是「見了大笑」,然後是「又驚又喜」,繼而是「不勝之喜」。喜從何來?當然是意外收穫了好朋友了。

讀懂了他的這一大串歡喜,你才能明白,松鶴樓之前,更寂寞的那個人不是段譽,而是喬峰。
松鶴樓頭,知己相遇,更開心的那個人也不是段譽,而是喬峰。

後來,他的人生遭遇大變,俏立雁門,淚別阿朱,獨闖北國,固然是一直都很孤獨的。但事實上,遠遠在那之前,他就已經很孤獨了。

溫瑞安有本書,叫做「寂寞高手、天下有雪」,真的很適合喬峰。

人生真的是,寂寞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