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有多少財產

文: 西奈山峰 

1

頭腦混亂,一個重要標志就是雙標,或者自相矛盾。

比如對待國有資產問題。當國有化程度很高時,你會批評它國進民退不符合市場經濟;而當國有資產被某些人侵佔私有時,你又批評權力腐敗傷害民眾利益。

在號稱「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的西方,你去查查那些資本大戶的發家史,哪一個符合現代法治?最「文明」的英國,其皇家海軍也是海盜出身啊!

所謂三代養成貴族,第一代幾乎都是強盜侵掠財富,二代倉廩實而求禮儀,三代才養成了矯情奢靡的貴族病。

不雙標,就是要在評判這些現象的時候不能只看賊吃肉不提賊挨打,不能只強調貴族的高貴而不提他祖先財富積累時的下流。

2

普京接手時的俄羅斯,由於之前葉利欽按照西方口味實行改革,國民經濟全被控制在了寡頭們手裡,並且在最厲害的7大寡頭中,6個是猶太人。這7個人分別對俄羅斯的金融、銀行、傳媒、石油等重要經濟領域進行壟斷,他們就如同俄羅斯這些行業的風向標,同行經營者完全以他們馬首是瞻。

烏克蘭也是這樣,獨立之後的烏克蘭按照西方要求改革體制,國民經濟也被寡頭們瓜分,幾乎所有的寡頭也都是猶太人。「歐洲糧倉」烏克蘭的土地分屬西方四大糧商。

當今美國政壇的實權人物比如布林肯、安全顧問沙利文等等,都是猶太人。

當今歐盟700多名議員中,大多數都是猶太人,雖然猶太人在歐洲人口中只佔2%。

紐約時報,路透社等當今西方最「權威」媒體,老板都是猶太人。

普京前期的工作幾乎全部放在了收拾猶太寡頭上,把他們控制的國有資產收歸國家。

一個國家或許因為能力問題而無法充分利用那些國有資產尤其是能源和土地,但總比把它們交給猶太寡頭牟取私利更合理。

3

當年斯大林死後,赫魯曉夫想徹底把他批倒批臭,就搜查斯大林的財產,結果發現他的私產只有幾只煙頭和一些煙草,斯大林女兒為他下葬時想為他換件好衣服,在他自己的十幾件衣服中,發現他死時穿的是最好的一套。

限制想象力的不僅是貧窮,還有位置。拾糞人夢想自己如果當了皇帝就一定換一把金糞叉。

從普京收拾俄羅斯寡頭開始,西方就傳言普京自己富可敵國,他打的這場戰爭也是為了要保住自己的權力、財富這些「私欲」。這些猜測其實就是「金糞叉」。

在猶太人掌握了世界最有權力的各種機構的當代,一個獨當一面的大國領袖得罪了猶太資本及其推廣的價值觀,這就是與整個西方世界不共戴天的架勢了。

曾有美國記者當面問過普京這些問題,他輕蔑地笑笑,簡單否認。有些事情是無法自證清白的,不過西方連俄羅斯的貓狗都制裁了,至今卻沒有凍結普京在西方的財產的消息。

4

俄羅斯7大寡頭中逃到加拿大而唯一幸存的阿布拉莫維奇,最近被加拿大政府制裁了,加政府要通過法院沒收他的財產,並把這些財產交給烏克蘭用於重建。

以前是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現在那些私人豪宅是風不能進雨不能進FBI可以隨便進,還能沒收。

對阿布這類寡頭,雙標狗們也是一如既往雙標。他們不跑到西方而被普京們收拾時,雙標狗會說他們不夠聰明;他們跑到西方被西方收拾時,雙標狗又會說他們罪有應得。

雙標狗們在對比國家的好壞時總愛說「看看權貴們往哪裡跑就知道了」。

可是按照這些雙標狗的邏輯,阿布這種俄羅斯和西方都要收拾的權貴,是不是十足的人渣呢?這種人渣喜歡跑路的地方,是不是特朗普所說的那種「糞坑」呢?而崇拜那種糞坑的,又是什麼貨色呢?

雙標狗都罵商鞅,但對這些混帳的雙標狗,可能只有商鞅最適合他們。

 

来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