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普京對烏克蘭的行動給中共出三大難題

普京
2月24日凌晨5點半,俄羅斯總統普京發表特別電視講話,宣布俄將在烏克蘭開展「特別軍事行動」。之後,俄軍不僅進駐烏東地區,而且對烏克蘭的一些重要設施發動了空襲。俄烏衝突終於演變成戰爭。

對這場戰爭的是非曲直,有待進一步評說。僅就普京對烏克蘭採取的行動來說,至少給中共出了三大難題。

第一,如何對待俄承認烏東兩個共和國獨立問題?

2月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宣布,承認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共和國和盧甘斯克共和國獨立,並根據這兩個共和國的「請求」,命令俄軍進駐這兩個共和國,開展「維和」行動。

烏克蘭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上述兩個共和國,在國際上,被公認為屬於烏克蘭領土的一部分。

任何一個外國政府單方面承認另一個國家的兩個地區獨立,無疑是侵犯這個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的行為。

正因為此,俄單方面宣布承認上述兩個共和國獨立,並派兵進駐,受到以美國為首的許多國家的強烈譴責,一些制裁措施正在出台中。

在此之前,2月19日,中共外長王毅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回答會議主席伊申格爾的提問時說:「任何國家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都應當得到尊重和維護,因為這是國際關係的基本準則,烏克蘭也不例外。」

但是,在普京正式對烏克蘭採取行動之後,在2月24日下午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迴避了超過11個有關俄羅斯在烏克蘭採取行動的問題。這些問題包括反覆詢問北京是否認為俄羅斯的行為是入侵,以及它是否侵犯了烏克蘭的領土完整。

華春瑩為何迴避這些問題?因為這些問題太難回答。

如果普京可以承認烏東兩個共和國獨立,並出兵「維和」,那麼,美國及其盟國是否可以承認台灣獨立,並出兵「維和」?

按照中共外長王毅在慕尼黑會議上的表態,中共無疑應該譴責俄侵犯烏克蘭的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但是,中共這麼做,必然要得罪俄。

目前,中共在國際上空前孤立的情況下,一直在設法全面加強跟俄的關係。就在北京冬奧會開幕之日(2月4日),中俄簽署了15項合作文件,俄獲得了5000億元人民幣的訂單,涉及石油、天然氣等中共緊缺的能源等。

在普京突然宣布承認烏東兩個共和國獨立、並派兵進駐後,中共在這個涉及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的重大原則問題上,不敢堅持,也不敢否定,只好環顧左右而言他。

第二,如何對待普京對共產主義深惡痛絕的問題?

2月21日,普京發表了一個近1小時的全國電視講話。

普京說:「蘇聯時期的事件已無法改變,但應當把這些事情直接說出來……對我們來說,烏克蘭不僅僅是一個鄰國:它是我們自己的歷史、文化、精神空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現代烏克蘭完全是由俄羅斯,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布爾什維克共產主義俄羅斯創造的……這個過程幾乎在1917年革命之後就立即開始了。列寧和他的同夥以一種對俄羅斯本身非常殘酷的方式,做到了這一點——通過分離、疏遠俄羅斯自己的歷史領土的一部分。」

「然後,斯大林將一些以前屬於波蘭、羅馬尼亞和匈牙利的領土,併入烏克蘭。1954年,赫魯曉夫出於某種原因,將克里米亞從俄羅斯手中奪走,並將其授予烏克蘭……這就是現代烏克蘭領土的形成方式。」

普京說,「革命後,布爾什維克的主要任務是不惜一切代價,確切地說,是不惜一切代價,繼續掌權。」

「布爾什維克領導人、蘇共領導層在國家建設、經濟和國家政策的不同時期犯下的歷史性、戰略性錯誤,導致了我們統一的國家的解體」。

在普京看來,如果沒有列寧、斯大林、赫魯曉夫在蘇聯搞共產主義那一套,就沒有現在的烏克蘭。

之前,普京多次表達對共產主義的極度厭惡。比如,

2017年10月31日,普京在紀念蘇聯政治迫害時期遇難者「悲傷牆」揭幕儀式上說:

「對於我們所有人,對於未來的世代來說,了解並記住我們歷史上這一悲慘時期是非常重要的。」「當時各個階層、全體人民:工人、農民、工程師、軍官、宗教界人士和國家公職人員、學者、文化界人士都遭遇了殘酷的迫害。大清洗不吝惜人才,不吝惜為祖國做出貢獻的人,不吝惜對祖國無限忠誠的人,每個人都可能以杜撰的、荒唐的罪名被指控。幾百萬人被控為『人民的敵人』,被槍斃或遭受精神折磨,飽受監獄、集中營和流放之苦。」

「這段可怕的過去不能從民族的記憶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謂人民的利益為名而正當化。

「政治鎮壓對於我們的全體人民、對於全社會來說都是悲劇,是對我們的人民的沉重打擊,包括它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認知。直到現在我們依然在承受著這種迫害的後果。我們的義務是——不忘記。」

「最後,我想請求娜塔莉婭-德米特里耶夫娜-索爾仁尼琴娜允許我引用她的話『了解,記住,審判,這之後才可能原諒』,我完全贊同這句話。」

普京要求全體俄羅斯人「了解,記住,審判」的蘇共的罪行,正是中共當政以來對中國人民所幹的事,也是中共千方百計讓中國人民忘記的事。

此次普京對烏克蘭採取行動,更清楚地表明了他對共產主義的真實態度。這對幻想與普京聯手達到自己目的中共來說,無疑是當頭一棒。

第三,如何處理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關係問題?

中共建政後,對蘇聯採取「一邊倒」的外交政策。中蘇經歷了短暫的「蜜月期」之後,陷入嚴重的對立之中。1969年,蘇共差點對中共實施外科手術式的「核打擊」。

1969年8月20日,蘇聯駐美大使多勃雷寧奉命在華盛頓緊急約見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向他通報了蘇聯準備對中國實施核打擊的意圖,並徵求美方意見。美國一方面反對蘇共這麼做,另一方面,將此消息泄露給媒體。

1969年8月28日,《華盛頓明星報》發表《蘇聯欲對中國做外科手術式核打擊》。文章說:「據可靠消息,蘇聯欲動用中程彈道導彈,攜帶幾百萬噸當量的核彈頭,對中國的重要軍事基地——酒泉、西昌發射基地、羅布泊核試驗基地,以及北京、長春、鞍山等重要工業城市進行外科手術式的核打擊。」此消息一出,舉世震驚。蘇共被迫取消核打擊計劃。

1969年9月16日,倫敦《星期六郵報》發表蘇聯自由撰稿記者、實為克格勃新聞代言人的維克多·路易斯的文章,稱「蘇聯可能會對中國新疆羅布泊基地進行空中襲擊」。蘇聯對中國實施外科手術式核打擊的陰雲再次籠罩中華大地。

美國再次向蘇聯明確表態,反對對中國實施核打擊。美國還用已被蘇聯破譯的密碼發出指令:一旦蘇聯對中國實施「核打擊」,美國將同時對蘇聯134個戰略目標發動核打擊。蘇聯被迫再次取消核打擊計劃。

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之後,中共開始改善與美國的關係。1979年1月,鄧小平訪問美國時,特別談到:「回頭看看這幾十年來,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起來了。」從此,鄧將發展中美關係放在了中共外交的最優先位置。

中美建交40多年來,正是藉助美國的資金、技術、人才、市場、服務等,中共才得走出文革把國民經濟搞到處於崩潰邊緣的困境,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但是,自從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中美關係持續惡化到建交40多年來最嚴重的程度。加上中共「戰狼外交」的影響,中共與日本、印度、澳大利亞、加拿大、立陶宛等許多國家關係也嚴重惡化。中共為避免外交上的空前孤立,一直試圖聯俄抗美。

但是,普京跟中共根本不是一路人,普京只不過是在利用中共實現俄利益最大化而已。

在烏克蘭危機爆發後,中共如果選擇站在俄羅斯一邊,對俄羅斯「一邊倒」,必然要與以美國為首的整個自由世界為敵。

結語

普京對烏克蘭採取的行動,令中共進退失據、左右為難,以至於在相關外交場合,不得不說一些似是而非、不痛不癢的話,例如中方高度關注烏克蘭局勢的最新發展;當前形勢下,有關各方都要保持克制,避免任何可能加劇緊張局勢的行動;中方歡迎並鼓勵一切致力於推動外交解決的努力,呼籲有關各方繼續開展對話協商,和平解決爭端。

對普京支持烏東兩個共和國獨立,對普京出兵到這兩個共和國「維和」,對普京對烏克蘭發動軍事打擊,這三個重大原則問題,中共不敢說是,也不敢說不是。

中共想兩頭討好,結果只是充分暴露了自己的真實面目。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