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祝賀對手,是真誠的嗎?

普京

文:西奈山峰 

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之一,是俄羅斯《新報》總編輯德米特裡·莫拉托夫,評委會說理由是為了表彰他為捍衞言論自由做出的貢獻。

莫拉托夫的這份《新報》已經執行多年,專門以揭露俄羅斯各種政治和政客醜聞著稱,其中包括傳播普京的私生活。

可想而知,在普遍擁護普京的俄羅斯,這樣一份報紙需要多麼大的勇氣,承受多麼大的壓力。事實上,據說這份報紙有6名記者先後被不明原因死亡,極有可能是被暗殺的,至於是誰幹的無從得知,但憑常人的習慣思維,肯定指向普京,至少是他狂熱的支持者們。

各國新聞界的人士們或多或少都有這類境遇,即使以言論自由自標二百多年的美國,近年來也不時曝出新聞人士遭各種打壓的醜聞。盡管,這些醜聞很快被左派掌控的傳媒界集體封殺,但從零星漏出的資訊來看,邪惡力量無不來自以民主黨為核心的左派。

左派崇尚自由,性解放、黑命貴、安提法、LGBT(性變態)等都是左派發起的,但事實上左派崇尚的自由只是在他們需要時的工具,不需要時他們就會鳥盡弓藏兔死狗烹,手段之露骨極端,甚至連川普總統的自媒體帳號都會被封。

為甚麼會這樣?偉大的哈耶克80年前就指出了原因:左派就是一群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的偽理想主義壞種,他們用天堂忽悠民眾,其實是用「自平博」的道德感把民眾綁架在駛往奴役之路的列車上。

馬丁路德金忽悠的平權運動就是奴役之路的一個裡程碑,他最重要的工具就是「自平博」。在一封名為《伯明翰監獄的來信》中,金用左派演講家慣用的排比句忽悠民眾平權的雞血,他說:「讓我們共同期盼種族偏見的烏雲很快散開,誤解的濃霧從我們不安定的社區消散;讓我們期盼在不遠的明天,博愛和兄弟情誼的燦爛星辰將以美麗的光華照亮我們偉大的國家。」連屬名都是——為和平和博愛事業奮鬥的馬丁˙路德˙金。

全球左派是一家,歐洲諾和獎評委會也是左派的一個重鎮,他們用諾和獎成功地把南非白人總統德克勒克忽悠瘸了,拱手讓出了白人的權利,同時成功把曼德拉忽悠成了世界聖人,忽悠得黃家駒都為其寫了「光輝歲月」,然後終於把非洲明珠南非忽悠成了艾滋病、毒品、恐怖暴力犯罪的天堂。

如今,他們又來忽悠俄羅斯,為甚麼?因為全球左派無不仇恨普京,他們想用諾和獎這個工具來羞辱普京,掀動更大的推翻普京的浪潮。

左是解放,右是保守。普京的忘年之交索爾仁尼琴,從保守傳統宗信的角度看穿了蘇聯和古拉格,也從保守傳統宗信的角度看穿了西方左派,早在他流亡期間,就在左派召集的哈佛演講中痛斥西方左派的墮落和自毀。而如今的普京,在看到歐洲滑向歐羅巴斯坦,美國大選都敢5B,和塔利班都能交流反恐的時候,豈能像德克勒克那個高尚的蠢貨一樣把民族交給左派?

聰明如普京當然知道左派這個諾和獎的意圖,那麼他是怎麼做的?克裡姆林宮獲悉這個諾和獎消息之後,第一時間向莫拉托夫祝賀,祝賀他因努力保護言論自由而獲得和平獎。普京發言人佩斯科夫說:他一貫按照自己的理想工作,他致力於他的理想,他有才華,他大膽。當然,這是一種高度的贊賞,我們向他表示祝賀。

本來的羞辱和挑戰就這樣逆轉了,普京的反應亮瞎了世界的眼睛,諾和獎的光輝在這條寬宏、得體、真誠的祝賀面前暗然失色。

普京的祝賀是真誠的嗎?如果你了解一些俄羅斯的宗信傳統和人文精神,就不會懷疑它是真誠的,但同時也不要懷疑普京會繼續對這個人及這份報紙管控打壓。俄羅斯历史上貴族之間決鬥,對對手完全尊重,但絲毫不妨礙決鬥時扣動手槍的扳機。這也是一種貴族精神。

有人會說,無限期連任也是貴族精神嗎?這個問題,看看德克勒克主動交權之後的南非就容易回答了。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