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遍中國的服裝品牌被曝醜聞!「純欲風」極瘦審美正在危害中國女性……

BM

即使不關注時尚圈的人,應該也聽說過這兩年大火的BM風

BM,就是義大利快消品牌Brandy Melville的首字母縮寫,主打的是美式休閒少女「甜辣純欲」風,簡單的基礎款最能凸顯身材,也風靡亞洲,獲得不少人的喜愛。

而他們家的衣服最明顯的特點就是:他們家的衣服,基本只有小尺寸:從S碼到XS碼。

所有的衣服,只面向「BM女孩」。

所有的衣服,只面向「BM女孩」

 

作為時尚公司,這樣的作風招致大量爭議。但BM我行我素,把這當做了自己的特色,毫不在意這些所謂「風評」。

而在公司內部,更是變本加厲……

而在公司內部,更是變本加厲……

 

美國媒體Business Insider最近報道,有多個BM的現任以及離職員工聯合爆料,其中BM的前任高級副總裁更是爆出來很多BM的內幕:

在公司內部,對於女性的三六九等分級,達到了誇張的地步。

按照體型,按照種族,按照發色……不合格的女性,都不是BM的受眾!

 

BM的執行長Stephen Marsan,心中有完美的「BM女孩」標準。

「苗條的、金髮的、白人女孩。」

「苗條的、金髮的、白人女孩」

 

在2012年BM開設第一家門店的時候,執行長Marsan就表明了立場……

「服裝店,就應該吸引漂亮、富有的小女孩。」

「所以執行長Marsan不希望黑人或者胖女孩穿BM,讓不符合BM標準的女性穿著他‘精緻漂亮’的服裝,會有損品牌形象。」

 

為了讓品牌更符合這個標準,他們甚至將這樣赤裸裸地帶有歧視的BM標準,也推行到了BM的店員僱傭之中。

BM紐約前區域經理說:「BM從不遮掩自己的標準,瘦、白、金髮、漂亮——如果應聘者符合,那麼我們就會僱傭她。」

在招聘時,應聘者的照片會發給多位高管,而她的薪酬,則會直接由長相決定。

越貼近「BM女孩」的標準,薪酬就會越高。

而對於那些不符合標準卻已經僱傭了的員工……

 

而對於那些不符合標準卻已經僱傭了的員工……

執行長為了維護「純潔」的BM風格,他會持續要求門店提供商店內員工的全身照片。

「不符合他‘苗條金髮白人’標準的員工,最終都會被解僱。如果員工是黑人,或者很胖,那麼就不被希望出現在店裡。」

一個BM門店的員工說:就算真的人手短缺到了不得不僱傭不符合白、金、瘦標準的員工,她們也會被降級到庫房或者值夜班,而且一旦有了白人女孩出現,她們就會被立刻解僱。

 

前總裁爆料說:在他工作的九年中,執行長Marsan親自指示他解僱了數百名員工。

他還展示了一份2019年他與Marsan的聊天記錄:在Marsan收到一張黑髮女性員工的照片時……

他的回覆是:僱傭這些垃圾會毀掉這家店,趕緊把她趕出去。

 

事實上,BM店對於員工的「特殊要求」,並不是無跡可尋。在之前,就有兩起BM門店相關的訴訟。

有門店管理者因為拒絕解僱肥胖或者黑人員工,並希望能夠根據績效而非外表招聘,就直接被高層「連根拔起」,連帶著管理者一起解僱。

在2017年,Marsan有一次去加拿大BM門店時,因為店員不是清一色的‘BM女孩’而大發雷霆。

「當時他對員工的長相非常不滿,要求立刻關閉門店。」

還有很多在BM工作過的前店員都爆料道……

 

還有很多在BM工作過的前店員都爆料道……

「那裡的工作環境十分糟糕。所有人都被鼓勵極端節食,否則就可能工作不保。」

「門店經理甚至會鼓勵店員服用聰明藥,來保證大家在節食的情況下仍然有充足的精力工作。」

(聰明藥:Adderall,治療注意力缺乏多動症(ADHD)的處方藥,其主要成分為安非他明。)

一位馬薩諸塞州的BM員工直接罵道:

「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這家公司有多糟糕。」

「這是一家令人作嘔的公司,應該直接被關掉。」

但無論BM公司內部的風暴再洶湧,無可否認的是,他所推崇的「BM風審美」,成功地營銷了出來。

在東亞地區,這種對於極瘦身材的推崇與白幼瘦的審美一拍即合,也讓越來越多的女孩開始為了「穿進BM衣服」努力。

灰姑娘的姐姐為了穿進水晶鞋削足適履人人都不理解,但當它變成「為了穿進BM衣服而減肥」,就一下成為了普遍現象。

 

每個人都喊著減肥,社交媒體上關於減肥瘦身的內容鋪天蓋地,想要變得極瘦的願望在網際網路上無處不在。

如果是健康的運動減肥,倒也無可指摘。

只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為了更迅速地減下來,很多人都選擇了極端的節食減肥,甚至陷入焦慮、抑鬱之中。

 

隨之而來的,飲食失調這種曾經被認為很「西方」的病,也越來越多地出現在了中國。

這個現象甚至讓北美《VICE》雜誌專門寫了一期文章:

《對於中國女性來說,極瘦審美正成為威脅生命的時尚》

 

在中國第一家BM店開業之後,一個江蘇省的25歲姑娘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了這種純欲風照片,拎著行李箱來到了這家店朝聖。

但最後,她什麼都沒買。

她說衣服不合身,但並沒有責怪BM,而是怪自己:「不是衣服太小,是我太‘大’了。」

不是他們的問題,是我自己的問題,因為我不夠瘦。

在網際網路上,社交媒體對於極瘦的追求體現在方方面面,A4腰、鎖骨硬幣……越來越多的中國女性也裹挾其中。

不夠瘦的女孩子們,開始極端節食,嘗試讓自己再瘦一點。

而有些已經達到這些標準的女孩,則為了‘更進一步’,甚至不滿足於BM,而是將自己塞進童裝中,來追求更短、更幼。

文章中,作者指出

文章中,作者指出:

「在過去十年中,由於社交媒體的興起,對於女性的狹隘審美影響到了中國更廣泛的人群,甚至包括兒童。」

2018年,在一項針對廣州小學生的研究中發現,78%的8-12歲兒童都對自己的身材並不滿意。大多數體重處於標準範圍的女孩,都認為自己太重了。

一項針對女大學生的調查顯示,73%的受訪者表示她們在過去六個月內減肥過。

超過一半體重低於健康標準的受訪者,仍然希望自己變得更瘦。

與之相對應的,就是飲食失調的大量出現

 

與之相對應的,就是飲食失調的大量出現。

2002年,上海精神衛生中心開始使用電腦進行資料統計,那時全年僅有一例飲食失調的病患住院。

2019年,這個數字超過了2700人次。

最小的患者,甚至只有7歲。

最小的患者,甚至只有7歲

 

一位醫生說:「前幾年病房還有季節性特點,寒暑假住院得多,一開學病床就有了空餘。但最近兩年病例爆發式增長,已經不再受假期影響了,病人太多了。」

甚至有很多人,在治療過程中,還會因為對極瘦的追求「放棄治療」。

「有個病人體重恢復到85斤之後,說什麼都不肯再治療,她無法接受85斤以上的體重,因為某明星就是85斤……」

追求美是人的本能,但隨著網際網路的發展,人們對美的追求,已經走上了越來越極端的道路。

苗條靈巧的身材,當然是美的。

但當短視訊、朋友圈中被濾鏡與P圖處理得幾乎畸形的纖瘦身材充斥著我們的眼簾,審美也會被潛移默化地影響,甚至將閾值提高到不切實際的程度。

我們心中知道那都是P出來的,然而總還是想要朝著那個方向再努力一些。

 

想要更瘦一些的細腰,像BM風推崇的美好青春的形象一樣。於是有些人開始用極端節食的方式,甚至不惜切胃,只為了讓自己少吃一點。

想要更直一些的美腿,像社交媒體上那些街拍的女孩一樣又直又細,於是有些人切斷自己的腿部神經,阻隔肌肉生長。

 

因為人們有了越來越高的要求,於是整形手術也越來越多、越來越事無鉅細,從最開始的雙眼皮、隆鼻慢慢發展到任何一處都能整到‘完美’。

讓私處更漂亮好看的漂白、切除手術,讓耳朵更修飾臉型的精靈耳手術。

 

讓頭頂形狀更好看的骨水泥填充墊高顱頂手術,讓腳趾形狀更好看的足部整形手術……

 

發展得越來越壯大的醫美、整形行業,又進一步開始塑造人們的審美,正面宣傳人們為了追求美麗而付出的‘代價’。

正常的人也許無法長成社交網路上被精心處理後的圖片的樣子,但通過整形手術、通過傷害自己的身體,就能夠迎合這些被塑造出來的畸形審美。

或許,個人很難與整個社會對抗,當關於美的標準成為資本控制的產業,我們也很容易被裹挾其中。

我們能做的,大概也只是保證自己的健康。

社會對於美的標準或許單一,但美本身的表現絕不拘束於此。

每個人都能夠有自己的美麗——沒有任何一種審美,值得我們付出健康,作為代價。

source: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965913/Execs-teen-fashion-empire-Brandy-Melville-accused-discrimination-sexual-assault-racism.html

https://www.dazeddigital.com/fashion/article/54052/1/fashion-label-brandy-melville-accused-of-culture-of-racism-and-exploitation

來源:英國報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